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五章 我们才是您的亲生儿女

发布时间:2022-01-12 19:04:13

苏建华的话一落,苏妈妈登时心一提,本能地要破口大骂,却看见苏小昭似笑非笑的小脸。她突然间嚎啕大哭了出来:“三丫,国芳,我真的都忍了,这些天,我心像在火上烤,你们俩我谁也丢不开。三丫是我亲生的,我们愧欠她!国芳,我也不能够和你复婚,我自小也没娘,有她忽然大哭了起来:“三丫,国芳,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些天,我心像在火上烤,你们俩我谁也丢不开。三丫是我亲生的,我们亏欠她!国芳,我也不能和你离婚,我从小没有娘,有了后娘,爹就相当于没有了,我就想有个家......”。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我们才是您的亲生儿女》精选

苏建华的话一落,苏妈妈登时心一提,本能地要破口大骂,却看见苏小昭似笑非笑的小脸。她突然间嚎啕大哭了出来:“三丫,国芳,我真的都忍了,这些天,我心像在火上烤,你们俩我谁也丢不开。三丫是我亲生的,我们愧欠她!国芳,我也不能够和你复婚,我自小也没娘,有她忽然大哭了起来:“三丫,国芳,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些天,我心像在火上烤,你们俩我谁也丢不开。三丫是我亲生的,我们亏欠她!国芳,我也不能和你离婚,我从小没有娘,有了后娘,爹就相当于没有了,我就想有个家......”。...

苏振宇的话一落,苏妈妈顿时心一提,本能地要破口大骂,却看到苏小昭似笑非笑的小脸。

她忽然大哭了起来:“三丫,国芳,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些天,我心像在火上烤,你们俩我谁也丢不开。三丫是我亲生的,我们亏欠她!国芳,我也不能和你离婚,我从小没有娘,有了后娘,爹就相当于没有了,我就想有个家......”

她哭得厉害。

苏小昭其实心里不恨她,虽然苏妈妈站在了苏国芳那一边求她撤诉,但是苏妈妈也是为了不叫那些人缠磨她。

说到底还是为她着想。

苏爸爸叹口气说:“你也别哭了,这事都怪我,我娘年纪大了,她糊涂,我不该跟着糊涂,所以三丫,爸爸给你道歉,爸爸说再也不打你,是真话,因为爸爸真后悔了,非常后悔。”

苏小昭低头闷着往前走,他道歉,“苏小昭”也活不回来了。

“你妈妈被打伤了,一直没有好利索,你们多体谅她。我以后再也不偏听偏信,我只信我的儿女,我也要打起精神,对这个家负起责来。三丫,你原谅爸爸吧!”

他鼓起勇气,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在那么优秀的儿女面前,他哪来的底气自高自大!

苏振华说了一句:“爸爸,只要您记着,我们四个才是您的亲生儿女就行了。”

苏振国早就巴着这一天了,马上说:“那妹妹,我等会儿去把爸爸妈妈的被褥扛过来吧!”

能不扛过来吗?

话都说这份上了,整个牛棚和宅基地都是她的,她如果坚持不叫他们过来,除非想永远断绝关系。

苏振宇说:“大哥,爸爸总是喜欢木槿姐和振林哥,叫爸爸去大爷家住好了。”

苏妈妈顿时一巴掌打下来:“闭嘴。”

苏小昭心里的一口郁气出来,也没有接苏爸爸的话,伸手搭在苏振宇的肩膀上:“说吧,你那个弹弓能射中什么了?”

这些天下雨,牛棚又大,苏振宇无聊,就拿弹弓天天练习“射击”,苏小昭嫌弃他打鸟,就给他一个靶子叫他打靶心。

“姐,我能每一发都射中靶心。”苏振宇高兴地说。

“吹吧?”

“没有,我回去表演给你看。对了,姐,今天妈住过来,你做年糕吃吧?我馋了!”苏振宇笑嘻嘻地说。

苏小昭爽快地说:“好,今天咱们吃年糕。”

乡里办事效率高,很快给苏小昭又是做家具又是刷墙,一下子,苏小昭家跃居整个生产队最宽敞的住家,没有之一。

有人羡慕有人酸,苏珊珊撇着嘴说:“有啥了不起,住牛棚。”

她和木槿关系好,姑侄俩天天挤在一起商量木槿出嫁的事。

郭家送过来200块钱办嫁妆,还给苏奶奶送来了一担山药,苏奶奶顿时神气得不行:“俺木槿就是家里的福星。”

顺带着再骂一通苏小昭。

苏小昭根本听不见,她都快忙死了。

大雨终于停了,关嘉祥把整个乡下属的村干部都叫来,开了个会,苏小昭也参加了,连写的征收大蒜的启示都不用贴了,直接给各个村干部说了要收今年的新蒜。

各个村干部自然高兴,3毛5的价钱虽然没有零售价高,但他们也卖不出去呀!

不用耽误农活,直接送过去一次卖完,多好。

不到两天,苏小昭牛棚各屋里就堆满了大蒜。

乡里派了一辆大卡车帮助苏小昭往城里送货,老耿看着这批货,可高兴了:“闺女,你把关挺严。”

苏小昭笑了一下,这次把关的可不是她,而是苏爸爸。

苏爸爸拿出治学的态度,把这个大蒜征收搞得和中考一样,辫子太长的不要,太短的不要,须子不整齐的不要,铲子刨伤的不要......

大家急赤白脸地和他争执,他也不在乎,严肃地说:“养成严格的习惯,对你们没有任何坏处。”

他是真心想帮助苏小昭,这么多大蒜,邻居周元辉和他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周元辉过磅,他把质量关,记录数据,忙的饭都顾不上吃。

两天下来,他瘦了一圈,眼神却亮起来了,一种脚落地的踏实感。

这一批大蒜,老耿给苏小昭只结算了一半的钱,另外一半半个月后结算。

苏小昭已经很感谢了,按照双方的约定,是月结,现在能这样结算,老耿已经很照顾了。

苏小昭数出来自己应得的单独揣起来。

买了一条大前门,又去秦阿姨那边买了一些熟食,秦阿姨听说她把整个乡里的干部都发动起来了,顿时很激动。

她就没有见过这么有天分的孩子,除了给苏小昭多拿了一些熟食,还邀请她参加杨科长的婚礼:“小昭,你哥这月26号结婚,你也来吧,县里的领导都在,你也认识一下他们。”

苏小昭摇头:“阿姨,不了,我要给人补习英语,这两天就开课了,我哪里也去不了。”

在地位不足以支撑与高位的人平等对话时,认识高位的大人物不仅奢侈,而且多余,还不如认识村里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农民,能帮忙收个知了猴,顺便赚1块钱来的实惠。

秦阿姨便遗憾地作罢了。

回村把钱准备好,先把本村的钱给结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眼前的人很要紧。

苏爸爸自告奋勇,根据记录本上登记的本村村民的大蒜数量,通知领款。

全村送过大蒜的人,在苏小昭家的外面场地上欢欢喜喜地等着领钱,那夸赞的漂亮话不要命地往外倒。

当所有人的钱都领完,苏爸爸已经累得倒在餐桌前睡着了。

他体弱,能干这么多活,真的是拼尽全力了。

苏妈妈说:“三丫,你,别记恨他了好吧,我感觉到了,他真后悔了......”

苏小昭没有接她的话,而是把香烟和熟食都给苏妈妈:“妈,您拆出一包香烟,给辉哥送去,熟食也给他一包,不能叫他白帮忙。”

苏妈妈心疼地说“三丫,给他这么多肉,是不是多了点儿?”

苏小昭:“妈妈,不要心疼这点小恩小惠,不然,下次没有人跟你搁伙计。”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huibalingtuanchongt')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