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八章 拿着!噗!

发布时间:2022-01-12 19:04:08

苏小昭登时急了:“你好好的走你的,你打他干什么?他是一个垃圾,你犯不上以身犯险,你打了他,要是警察追究责任,你前途都毁了。”她是很非常讨厌郭伟和那朵大白莲,但是,把燕飞搭进来,这买卖交易赔得血本无归!燕飞望着她,那是一双什么眼睛啊,黑沉沉的,也没边际的她是很讨厌郭伟和那朵大白莲,可是,把燕飞搭进去,这买卖赔得血本无归!。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拿着!噗!》精选

苏小昭登时急了:“你好好的走你的,你打他干什么?他是一个垃圾,你犯不上以身犯险,你打了他,要是警察追究责任,你前途都毁了。”她是很非常讨厌郭伟和那朵大白莲,但是,把燕飞搭进来,这买卖交易赔得血本无归!燕飞望着她,那是一双什么眼睛啊,黑沉沉的,也没边际的她是很讨厌郭伟和那朵大白莲,可是,把燕飞搭进去,这买卖赔得血本无归!。...

苏小昭顿时急了:“你好好走你的,你打他干什么?他就是一个垃圾,你犯不着以身犯险,你打了他,万一警察追究,你前途都毁了。”

她是很讨厌郭伟和那朵大白莲,可是,把燕飞搭进去,这买卖赔得血本无归!

燕飞看着她,那是一双什么眼睛啊,黑沉沉的,没有边际的冰川。

他说:“法律没用。”

苏小昭明白他的意思,有时候,小人行径,如蛆附骨,膈应得难受,法律却无法制裁。

苏小昭着急道:“那也要克制,寻找证据和机会,一击而溃,让他永无翻身之地。”

顾绍安唇角勾起来,对燕飞说:“燕飞,我觉得苏小昭说的特别有道理,你应该听听。”

燕飞眼皮儿掀了一下:“你解决不了。”

他说得很直白,却是实话,弄得苏小昭很想说,你不要这么直接揭短好不好?

苏小昭为什么最终向苏爸爸和苏妈妈妥协,放过了郭伟和苏振棠?

不是苏妈妈拿15年养育之恩逼迫她,其实是苏妈妈的一句话打动了她。

“三丫,郭伟是郭家独子,他和振棠被抓进去,你大伯,你奶奶,木槿,还有郭伟的家人,会闹得我们永无宁日,你不可能天天去找警察,三丫,你是能人,早晚会做大事,你不能被他们毁了。”

其实,这是她放弃继续起诉的最终原因。

很多事,不是法律能解决的,尤其是,现在农村经济落后,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法律意识淡漠的他们,是无所畏惧的。

现在的她,不是前世的陆小昭,没有助理,没有保镖24小时贴身保护,她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应付这些胡搅蛮缠。

她不能由这几个极品亲戚,导致自己的大蒜计划胎死腹中。

可是放过了他们,她很郁闷,这几天一直闷闷不乐。

苏小昭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没有任何表情的人,试探地问:“打残好几天了?”

“嗯!”

“他不知道是谁干的?”

“嗯!”

简简单单一个字,顿时把苏小昭感动得想要大喊一声“欧耶”!

该死的郭伟,不是只有你会打黑棍。

虽然她不赞成以暴制暴,可是燕飞的做法,她怎么觉得这么爽呢!

她一口恶气终于出来,满心里都欢喜起来,伸手给燕飞:“谢谢!”

燕飞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葱白细长的手,陡然想到在烈士陵园打架那天,被她握住狂奔的时候,那个滑嫩的触感。

他伸出手,轻轻地握了握,还是一个字:“嗯!”

顾绍安看看俩人握着的手,有些怪异,但是也没有多想,他爽快地说:“苏小昭,你别怕,这个人他真不是个东西,你不是在和老耿做生意吗?”

苏小昭点头:“是啊!”

顾绍安说:“那个郭伟,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打听到你和老耿做大蒜生意,他去找老耿,老耿根本不搭理他,他又托了熟人联系老耿,他提出什么条件你知道吧?他说不管你价钱多少,他都降低5分钱。”

苏小昭倒吸一口凉气,为了压死她,这是下了血本啊,太小人了!

苏振华立即就恼了:“这还亲戚哩,明明知道我妹在做,这么挖墙脚,他怎么知道我们和老耿合作?”

顾绍安说:“这你不要去追究了,你们经常去城里送蒜,有心人查出来并不难,你看,我都知道,哈!”

苏小昭点点头,虽然知道老耿不会和别人合作,但是这事也提醒了她,要赶紧和老耿把合同签下来。

她销案不是白销案的,在派出所,郭伟给苏妈妈跪地磕头道歉,赔了所有医疗费,还被苏小昭逼着喝了一大锅茶叶蛋酱油汤子。

回去,郭伟就和苏木槿疯狂报复苏小昭。

苏小昭很好奇,看着又沉默不语的少年:“燕飞,你是怎么打残他又顺利脱身的?”

闷棍?

顾绍安笑嘻嘻地替燕飞回答了:“郭伟托关系找了一个人,那家伙大包大揽说一定能搞定老耿,郭伟大喜,请他去好运来舞厅,俩人蹦迪斯科,摸了人家姑娘屁股,所以,出门就挨打咯!”

姑娘当然是顾绍安塞钱的,郭伟被那姑娘抓花了脸,慌慌张张跑出歌舞厅,一出门,就被穿着雨衣的燕飞,一个劈挂腿直接劈晕了,使劲一踩,后半辈子只能是个跛子了。

那姑娘不依不饶去纱厂又哭又闹,告郭伟耍流氓,纱厂领导对这种道德败坏的行为零容忍,当天就把郭伟开除了。

郭伟死也不会联想到苏小昭,更没想到是顾绍安和燕飞配合着打的黑棍,他只以为是舞厅里的混混趁乱打的。

被打残也不敢报警,他先耍流氓,被警察抓进去没好,83年开始严打,打的就是流氓罪。

顾绍安说:“这样解决了最好,不然没完没了地恶心人。至于你那个堂姐——”

他看看燕飞,笑着说:“要不是我拦着,燕飞也把她废了。”

苏小昭点点头:“叫她好好地待嫁吧,咱们都别打扰她!”

苏振华也高兴得眼睛闪闪发亮:“木槿还不知道,还在那做春秋大梦,嫁入城里做干部家属呢!”

“既然出事那么多天,苏木槿还欢快地备嫁,估计郭家一直瞒着苏家,先把人给娶了。”

像郭伟干的事!

苏小昭不是圣母,她没有那么善心对待一对心如蛇蝎的贱人。

燕飞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苏振宇:“你随时可以去看电视。”

嗷,苏振宇简直高兴极了。

苏振华警惕地看燕飞那张面无表情的棺材脸,这人在想什么?钥匙给小四,叫他去看电视?

小四去得了吗?

只有妹妹才会经常去城里吧!

这人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有傻子小四才真以为是叫他去看电视。

他惦记的,分明是三妹!

他心情复杂,燕飞帮了他们,他很感谢,但是不代表要搭上自己妹妹。

燕飞这人看上去阴森森的,打架又那么内行,不由得让人想到,他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小流氓。

这人做朋友挺好,做男朋友就差点意思。

妹妹才15岁,还是个小姑娘,可不能被他惦记了。

他从苏振宇的手里把钥匙夺过来,塞到燕飞手里说:“你可别给他,他本来就不好好学习,天天想着去城里看电视,这哪行。”

燕飞没接钥匙,只看着苏小昭。

苏振华说:“你别看我妹妹,这钥匙不能拿,再说,那是你的家,你不在家,我们天天在那里晃,这不行。”

主人不在家,哪能随便去人家里!他们穷是穷,但是规矩都懂,这事儿他们干不来。

顾绍安笑着说:“你们拿着呗,那个小院子,燕飞也可能不回来了,空着也是空着,苏小昭你去城里办事,万一晚上回来晚了,就住那里。”

看啊,果然是这个心思。

燕飞只看着苏小昭,固执、倔强,不容置疑。

苏小昭也觉得不是很合适,她说:“燕飞,我哥说的对,你不在,我们真不合适随便去你那个家,不管你回不回来,都不合适。”

燕飞不接钥匙,黑黢黢的眼睛看着苏小昭,嘴皮一动,还是那俩字:“拿着!”

苏小昭还要拒绝,忽然脑子里一阵叽哩哇啦,晶蓝色的大屏幕不断地数据滚动,现出旺财那张虚拟的脸,机械地催促道:“拿着!”

噗!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huibalingtuanchongt')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