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三章 她是天煞孤星

发布时间:2022-01-12 19:04:04

卫生院并不大,他们的声音都不低,苏妈妈早已听到了,她争扎着出来,对苏振国喊:“你把护士喊来,把针给我拔了。”她始终在打点滴,除了好几瓶子等着挂。苏振国宽慰她:“妈,您躺着,小玲在的,他们不能够把妹妹怎么样。”他心里也很心急,妈妈这边分不开,妹妹那她一直在输液,还有好几瓶子等着挂。。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她是天煞孤星》精选

卫生院并不大,他们的声音都不低,苏妈妈早已听到了,她争扎着出来,对苏振国喊:“你把护士喊来,把针给我拔了。”她始终在打点滴,除了好几瓶子等着挂。苏振国宽慰她:“妈,您躺着,小玲在的,他们不能够把妹妹怎么样。”他心里也很心急,妈妈这边分不开,妹妹那她一直在输液,还有好几瓶子等着挂。。...

卫生院不大,他们的声音都不低,苏妈妈早就听见了,她挣扎着起来,对苏振国喊:“你把护士喊来,把针给我拔了。”

她一直在输液,还有好几瓶子等着挂。

苏振国安慰她:“妈,您躺着,小华在的,他们不能把妹妹怎么样。”

他心里也很着急,妈妈这边离不开,妹妹那边他心里也担心。外面的雷声和风声,以及奶奶和大爷一家的争吵,他没有听见苏小昭挨的那一巴掌。

其实苏小昭也是愣住了,挨打也没有发出什么哭喊嚎叫。

苏小昭确实没有争吵,她的半边脸被苏国芳打得热辣辣的,耳边是苏奶奶、苏大伯、苏木槿一句又一句的对话,头上是一道又一道的霹雳。

豆大的雨点掉下来,苏振华拉着她躲在走廊下。

她一直没有吭气。

苏国芳被挑唆得脑子一热,伸脚就去踹苏小昭,苏振华有了防备,一把拉开苏小昭,自己被苏爸爸踹了一个趔趄。

苏妈妈担心苏小昭无法应对如狼似虎的苏家一家人,等不及护士过来,自己把针头拽下来了。

苏振国扶着她,走到廊下,苏木槿立即闭嘴,只有苏奶奶无所畏惧,她是长辈,没人敢把她怎么样。

苏妈妈大哭,恼怒地说:“你们都是狼,吃人的狼!三瞎子说三丫是天煞孤星,就准吗?她从小没有害过任何人!国芳你考不好是女儿害的?女儿掉河里差点死了,脑子糊涂那么多年,是谁害的?她被狗啃了满身伤是谁害的?我今天被打了,又是谁干的?”

大概气急了,她不管不顾地哭诉苏小昭的“人生悲剧”。

苏小昭第一次,听到了她脑子里并没有继承下来的成长经历。

苏小昭和苏振华出生时,苏妈妈是在家里生产的,农村里又没有钱去医院生孩子,所以苏爸爸就去老榆树村把接生婆接来给苏妈妈接生。

苏振华出生时倒还好,苏小昭出生后,雪白粉嫩,竟然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笑。

尤其是左肩靠近脖颈的地方带着一块淡粉色的胎记,苏爸爸看那胎记,四四方方,好像印章一样,不由地大喜。

对苏奶奶说:“娘,咱们家可能出个厉害的人物呢!您看,这多像一枚印玺。”

苏木槿那时候才5岁,本来随着齐大妮看小弟弟小妹妹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哇哇大哭起来,指着苏小昭说:“她是个妖怪,是个妖怪。”

齐大妮和苏奶奶立即觉得新生儿三丫特别不祥。

苏木槿生得非常漂亮机灵,小时候走乡串村的三瞎子到梧桐里村,齐大妮就招来三瞎子给她算了一卦。

三瞎子一算,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可了不得了。

“您这姑娘,将来是享福的命,手摸着楼板啊!”

苏奶奶和苏国修,甚至苏国芳,从此把苏木槿顶在头上,可劲儿地宠。

如今,家里的小祖宗说苏小昭是个妖怪,那必定是看见什么了。

苏奶奶立即抱了苏小昭要在水缸里溺死。

“国芳,这个孩子不能要,咱大人看不出来什么,小孩子的眼是开光的,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木槿肯定看见脏东西了,否则不会这么哭。”

齐大妮立即把木槿带出去了,木槿一直大哭:“叫俺叔出来,叫俺叔出来。”

苏奶奶特别感动:“唉,亲闺女怎么样,还是俺木槿贴心,这个三丫绝对不是善茬,俺木槿怕她叔被害了。”

然而,苏爸爸和苏妈妈都半信半疑,不舍得丢掉,因为苏小昭实在太可爱了,很爱笑,水汪汪的桃花眼,和苏国芳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渐渐地,苏小昭显示出惊人的学习能力,苏妈妈和苏爸爸都忘记了什么脏东西附体的谣言,又开始对苏小昭寄予很大期望。

北岱人,谁不希望家里出个大学生啊!

不到五岁,苏小昭竟然把小学三年的课程都学完了,苏爸爸高兴地天天把苏小昭架在肩膀上,一个女儿把三个儿子都比下去了。

但是有一天,苏奶奶的房子好好地半夜着火了,把苏珊珊的头发都点着了,差点把苏奶奶烧伤。

本来就一直心里疑惑的苏大伯,再次提起苏木槿说苏小昭是妖怪的事。

苏奶奶总觉得家里诸事不顺,就去请了三瞎子,专门给苏小昭算了一卦。

这一算可不得了,竟然命犯天煞孤星!命象穷凶极恶,能把身边的人都克死,给周围的人带来了灾祸,搞得鸡犬不宁,家无宁日。

苏奶奶当时就叫他们把苏小昭立即送人,反正家里儿孙不缺,她又是个女孩子,要不要无所谓。

苏妈妈又难受又害怕,又不舍得。

苏爸爸本来也不信,但是架不住不顺心的事太多了,苏奶奶、苏大伯家也隔三岔五出事,不是厨房着火了,就是鸡蛋被偷了。

他没有想把苏小昭送人,更不会打死她,只是看见她很心烦,再也不想搭理她。

苏木槿倒是求情,一直说不准丢妹妹,苏奶奶一直说木槿善良。

后来,苏木槿去哪里都带着苏小昭,直到她掉池塘里,淹成了傻瓜!

她傻了之后,齐大妮又去请了一次三瞎子,三瞎子还是说:“她成了傻子,也是家里的祸害!”

可不是,因为她是个傻子,家里说个亲,人家都嫌弃,生怕和他们结亲,后代出现傻子。

只有苏振华,每次都拿着大铁叉子,护着自己妹妹,谁要送走就和谁拼命,才叫她在这个家里呆了下来。

整个事理顺了!

她生命里的每次坎坷,和眼前这个穿着白底绿叶连衣裙的苏木槿都分不开。

苏小昭十五年的悲剧,包括刚才这一巴掌,都拜这个人所赐,她有什么好退让的?

在大雨倾盆的这个夜里,她很认真地看着苏妈妈:“妈,如果,我叫您和爸爸分开,您肯吗?”

苏妈妈惊骇地看看苏国芳,后者面部狰狞扭曲,看着她好似随时要咬死她。

苏妈妈为难地说:“三丫,离婚,很丢人......妈,年纪大了,会被人笑话。”

“可是,爸爸只学会了愚孝,却没有学会爱自己的家人。妈妈,他从来没有爱过我们,也没有爱过您。”

“你这孩子,这种话别说了,人家笑话。”

苏妈妈不想离婚,可她也知道苏小昭在帮她出头,她看见自己女儿倔强冷漠的眼神,也看到她白皙的脸上红红的指痕。

她犹犹豫豫地哀求:“三丫,妈不疼了,咱算了吧......”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huibalingtuanchongt')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