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章 小偷是三丫的相好?

发布时间:2022-01-12 19:04:01

小孩子之间吵架之后打群架,一会儿好,一会儿歹,大人掺合打别人的孩子就不行啊了。苏妈妈对苏小昭说:“你别回去了,你也不是要写公司收购大蒜的广告吗?你写去吧。”苏小昭就也没回去,大蒜都熟了,各村都所以刨出了,她要赶快去收一下,找一找各村的干部,把公司收购的标准说苏妈妈对苏小昭说:“你别出去了,你不是要写收购大蒜的广告吗?你写去吧。”。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小偷是三丫的相好?》精选

小孩子之间吵架之后打群架,一会儿好,一会儿歹,大人掺合打别人的孩子就不行啊了。苏妈妈对苏小昭说:“你别回去了,你也不是要写公司收购大蒜的广告吗?你写去吧。”苏小昭就也没回去,大蒜都熟了,各村都所以刨出了,她要赶快去收一下,找一找各村的干部,把公司收购的标准说苏妈妈对苏小昭说:“你别出去了,你不是要写收购大蒜的广告吗?你写去吧。”。...

小孩子之间吵架打架,一会儿好,一会儿歹,大人掺和打别人的孩子就不行了。

苏妈妈对苏小昭说:“你别出去了,你不是要写收购大蒜的广告吗?你写去吧。”

苏小昭就没有出去,大蒜都熟了,各村都应该刨出来了,她要赶紧去收一下,找找各村的干部,把收购的标准说说。

苏妈妈大步流星地拉开门,大喝一声:“小四?”

苏振宇被来旺娘打了一个耳光,疼得正哭呢,听到苏妈妈的喊声,就更加委屈了,哭着说:“妈,她打我!”

苏妈妈顿时怒了,立即撕扯住来旺娘:“你一个大人,怎么能打孩子?”

来旺娘恼火地说:“小四先打来旺的,俺过来时,他正骑在来旺身上捶头,头能打嘛?打傻了你赔啊?”

苏妈妈拉住苏振宇,凶狠地问:“你为啥打他?”

苏振宇一遍抹泪一边说:“他说前段时间到咱们家来的不是小偷,是我姐在城里找的相好。”

苏振宇这话一出,不要说苏妈妈,就是来旺娘都恼了,使劲地扯着来旺的耳朵:“你说,这混账话是谁告诉你的?你咋胡说八道?”

来旺吓得张口结舌,指着朱琪说:“是她说的。”

朱琪早吓得想溜,苏妈妈一把拉住她,却没有当众审问朱琪,拉着来往娘说:“走,你跟我去找她娘。”

一进朱琪的家,苏妈妈二话不说,顺手捞起把铁锨,把大水缸直接拍碎了!

朱琪娘一看是苏妈妈,哆嗦了一下,苏妈妈的凶悍谁不知道,她有几颗脑袋,敢和苏妈妈对阵?

“三丫妈,你这是干什么?有事说事,你砸东西干什么?”朱琪娘怂得不行了。

来旺娘不高兴地说:“你家朱琪到处说,前几天去国芳家里的小偷,是......唉,这话我都说不出,别说是二婶子,俺也忍不了。”

朱琪娘害怕苏妈妈,却不怕来旺娘,她马上矛头指着来旺娘:“你跟着瞎翻翻什么?”

来旺娘一把拉住朱琪,朱琪吓得哭起来:“我娘给我大娘说,三丫姐在城里有相好的,那个男的晚上偷着来她家,被人看见了,就说是小偷......”

朱琪娘顿时如五雷轰顶,她确实和妯娌之间私下在说的,哪里知道这事被朱琪听见了,小孩子不藏话,竟然直接说在苏振宇的跟前了。

苏妈妈此时的恼恨像火山爆发,直接扑过去就捏住了朱琪娘,朱琪爹看到媳妇被苏妈妈钳住,他拉开苏妈妈,一个巴掌打在朱琪娘脸上:“你就整天碎嘴子,到底咋回事,你给三丫妈说清楚。”

朱琪娘脸上热辣辣的,苏妈妈也捏的她几乎透不过气来,她恳求地说:“三丫妈,这,这事是你老大家的木槿说的。”

苏妈妈松开手:“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朱琪娘又恨又气,心说:你养的好女儿,出了丑还有脸来找我?

但是她哪里敢说出来,便一五一十地竹筒里倒豆子:“前几天,你老大家的木槿,在池塘那边淘草,她给我们说的,那个不是小偷,是,是三丫在城里找了个混混......三丫妈,你别瞪眼,这事真是她说的,不信你去问赵三麻子,她也在。”

农村妇女不会有什么道德观念,生活又枯燥又沉闷,有人讲这种桃/色事件,管她是真是假,她们都有兴趣听,并且添油加醋地传播。

这几天已经半个村子都传遍了,怪不得苏妈妈总觉得有人避着她窃窃私语。

苏妈妈扯着朱琪娘:“走,你跟我去找那个浪蹄子对质,如果她不认,我就和你没完。”

朱琪娘硬撑面子:“你没完能咋着,还想杀人啊?”

苏妈妈哼笑了一下:“你都往我闺女身上泼脏水了,我有什么可怕的?你也有闺女......”

朱琪娘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苏家穷,苏妈妈又凶悍,在朱琪娘看来,苏妈妈无所畏惧,这世上什么事她都能干出来。

朱琪爹听得很不舒服,半威胁地说:“三丫妈,你也不用在俺这里放狠话,冤有头债有主,是黑是白都能说清楚,实在说不清楚,还有警察呢,谁怕谁,大不了,二斤半不要了。”

岱南人说的二斤半,就是指脑袋,

苏妈妈痛快地说:“那就好,我也押上这二斤半,一定要把事搞清楚。”

苏妈妈带着来旺娘、朱琪娘,又喊了赵三麻子,气冲冲地往苏国修家而去。

苏妈妈看着苏国修一拉溜的五间瓦房,东西配房齐全,心里就涌起来说不尽的难受。

两家分家时,所有的东西都归了苏国修,因为他说:“你们家的那一份都被国芳读书用掉了,一根草也没有你家的。”

这些年,苏国芳一发工资,苏奶奶就上门了,那几个钱,她胡启琴就没有看见过。

来旺娘其实很想把事闹大,现在这事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她的儿子竟然被打了,所以她有理由借着这个委屈把火给拨得旺起来。

朱琪娘也是这么想,她被苏妈妈砸了水缸,还被男人呼了一个耳光,她恼恨苏木槿,也恼恨苏妈妈,最好,这两个人打死一个,枪毙一个。

赵三麻子纯粹就是看热闹的,打呗,又没有什么娱乐,打死打伤都无所谓,可有热闹看了。

所以,苏妈妈看着苏国修的院子愣神的时候,这三个女人都气势很足,争先恐后地喊起来,一个个气愤填膺,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又好似替天行道。

“苏国修家的,木槿在哪里?”

“苏木槿,你嘴长,害俺儿挨打,你给俺说清楚。”

“木槿,她到底是你堂妹,你怎么能这样泼脏水?”

齐大妮不知道咋回事,她吓了一大跳,从屋子出来就看见苏妈妈怒容满面,像一只豹子盯着她。

“你又找事?”

齐大妮才不怕苏妈妈,苏妈妈凶,有苏国芳镇着,不敢把她们家怎么样。

苏妈妈不搭理她,直接进东屋苏木槿的屋子,一脚把关着的门踹开。

嗬,顿时,仇人相间分外眼红。

郭伟,正和苏木槿黏在一起。

啥都不说,直接上前,“劈里啪啦”给苏木槿几个耳光。

苏木槿哭起来:“你为啥打俺?”

郭伟还穿着厂里的制服,半敞着衣衫,头发有点凌乱,大晚上还戴个墨镜。

他一看苏妈妈打木槿,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了,立即冲过来,拳头砸向苏妈妈。

苏国修一家早就跟来了,哪里允许苏妈妈打宝贝女婿,全部围殴苏妈妈。

双拳难敌四手,恶虎架不住群狼,苏妈妈哪里能打得过这么一群人,被苏振棠从后面一扁担拍在后背上,前面又被郭伟一拳砸在脑袋上。

身子软软地倒下来。

赵三麻子立即大喊:“不好啦,老天爷呀,木槿的女婿把国芳家打死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huibalingtuanchongt')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