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混混给她做保镖

发布时间:2022-01-12 19:03:43

这么一说,掉地上的蛋当然不吉利汽车,考生家长谁也敢买了。苏妈妈恼怒地说:“但是老师的家属嘞,你扒别人的生意,道德咋这么差?”郑琳自然而然要顾忌自己家丈夫的面子,她嘴巴麻利地说:“我在这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了,就也没没见过你这样的,抢我生意,还叫我给你请苏妈妈恼火地说:“还是老师的家属嘞,你扒别人的生意,道德咋这么差?”。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混混给她做保镖》精选

这么一说,掉地上的蛋当然不吉利汽车,考生家长谁也敢买了。苏妈妈恼怒地说:“但是老师的家属嘞,你扒别人的生意,道德咋这么差?”郑琳自然而然要顾忌自己家丈夫的面子,她嘴巴麻利地说:“我在这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了,就也没没见过你这样的,抢我生意,还叫我给你请苏妈妈恼火地说:“还是老师的家属嘞,你扒别人的生意,道德咋这么差?”。...

这么一说,掉地上的蛋肯定不吉利,考生家长谁也不敢买了。

苏妈妈恼火地说:“还是老师的家属嘞,你扒别人的生意,道德咋这么差?”

郑琳自然要顾及自己家丈夫的面子,她嘴巴利索地说:“我在这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了,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抢我生意,还叫我给你请个安?”

苏小昭对郑琳说:“郑阿姨,自从我们来这里卖茶叶蛋,你家包子是少卖了,但是豆浆比以前多卖了很多吧!咱们做点小生意,互相照顾不是更好吗?”

郑琳不客气地说:“你别给我套近乎,谁和你一个乡下人互相照顾?我与你说话都跌份。”

苏小昭笑了笑,懒得与她争长短。

各自凭本事吃饭,口舌之争无意义。

几个摊子自然站在郑琳那边,毫不掩饰地说:“呸,乡下人!”

苏妈妈狠狠地蹬着郑琳,觉得她格外尖酸刻薄,老师的家属不应该知书达理吗?

苏小昭拉住她:“妈,算了,老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咱们只管埋头赚钱就行了。”

俩人守到上午10点多,医院里也有来买的,她们把价钱降到了2毛。

隔壁那几个卖蛋的摊主,添油加醋地说:“这落土的蛋,生病的可不能吃!”

落土里不就是入土么?入土那不是挂了嘛!

所以病人家属都不买了,快要到中午了,只卖出去十来个。

苏小昭说:“妈,咱们不卖了。等会我哥出来,我先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胳膊,那一下摔的太狠,别骨折了。”

苏妈妈摇头:“不去,我这天天在地里摔来摔去的,这一下不算啥,我是举那个流氓把胳膊举酸了。”

正说着话,刘福宽和张俊骑着摩托车来了,到他们跟前,没好气地把一叠票子一丢:“数好了,200块,不要再找老子麻烦了!”

苏小昭说:“你们别走!我妈妈早晨被你扫堂腿摔骨折了,现在要去医院检查,你要不去,我就去派出所告你!”

刘福宽恶狠狠地说:“你去告?去啊,现在立马去!”

他被顾绍安逼着付了200块钱,恼火透了,打不过顾绍安和燕飞,还打不过这娘俩吗?

这次苏妈妈再没给他们机会,二话不说,马上冲过去,一把扯住他长发,反剪了胳膊,刘福宽竟然一下也动弹不了。

苏妈妈下了死手,不仅抓住了他的头发,还把他一只耳朵给抓住了。

那只手,简直像个铁钳子,疼得刘福宽脑子都无法思考了。

苏妈妈的力大无穷可不是浪得虚名。

张俊过来打苏小昭,苏小昭握着铁钎子,对他说:“警察就在那边,我只要大喊一声,你肯定被抓到派出所。”

刘福宽忍疼对张俊说:“别打,别打。”

今天中考,几个考点外面都有警察值勤,现在稍微一闹就会招来警察。

“不就是检查吗?去!”他阴狠地说,“咱可说好,我一分钱也没有!”

苏小昭看苏妈妈钳住他,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听刘福宽这么说,她故意大声说:“没钱就用力气抵!以后给我们守着摊子,只要有人捣乱,你就负责清理掉。”

隔壁那几个摊子眼睛都看过来,眼神很是复杂。

这是什么情况,刘福宽,街上的混混头子,不仅给这娘俩送钱,还要给她们做保镖?

正在拉拉扯扯,警察走过来,威严地问:“怎么回事?”

刘福宽侧了脸看着苏小昭,小声地恳求:“我都答应......”

苏小昭想着现在又不是严打,就算他被关进去,也关不了太久,他下面还有一帮子小流氓,以后天天捣乱,日子别过了。

她指着刘福宽和张俊,对警察说:“警察叔叔,他们吃我家鸡蛋不给钱!”

刘福宽明白她的意思,立即答应道:“你放开,我付钱,我付钱!”

警察教训了他们几句,说:“学生在考试,你们不要在这里大声喧哗。”

警察走了,苏妈妈说道:“如果你敢使坏,我就把你的蛋籽儿捏出来!”

刘福宽气得七窍生烟:“我说话算话。”

苏小昭给苏妈妈使个眼色,苏妈妈松了手,刘福宽使劲地揉着耳朵,果然,耳朵根被扯裂开,血流出来,可疼死他了。

苏小昭让刘福宽给看着摊子,自己带上钱,拉着苏妈妈去了医院,早晨摔的地方倒是没有骨折,可是后腰却检查出来有陈旧性骨伤。

苏小昭皱着眉头说:“妈,您这后腰怎么会有骨伤?”

苏妈妈恨恨地说:“还能有谁,我爹和那个女人打的。”

苏小昭的姥姥在苏妈妈7岁的时候病死,留下她和4岁的弟弟,姥爷又找了个女人,女人不仅带来一个13岁的儿子,还和姥爷又生了一儿一女,苏妈妈和弟弟胡启斌挨饿挨打是常有的事。

每次挨打,都是苏妈妈护着弟弟,一次姥爷被挑唆着拿了扁担打胡启斌,苏妈妈去护弟弟,被打在后腰上,躺了三个月,年纪小,也没在意,腰伤就是那时候落下的。

苏小昭听得眼泪汪汪,想到苏妈妈有名的力大无穷,可是谁知道她的腰受过严重的创伤啊!

回到摊子,刘福宽早就走了,只有张俊在这里守着,他看着苏妈妈就很害怕,指着苏振华说:“你问问他啊,我一个也没有吃,还给你卖了很多。”

把一叠毛票给苏小昭,苏小昭也不管他卖了多少一个,用夹子从锅里夹了两颗鸡蛋,递给他:“你回去吧,告诉刘福宽,我妈骨折了,但不严重,我不找他要钱了,但是希望他说话算数!”

张俊哪里敢要她的东西,又听说苏妈妈骨折了,头皮有点发麻,赶紧溜了。

苏振华问:“妈,你怎么样?”

苏妈妈摇摇手:“我没啥事。已经全部考完了,你考得咋样?”

苏振华笑嘻嘻地说:“放心吧,我会的都做了。”

苏小昭说:“走吧,今天说好,请顾绍安和燕飞吃饭,我们去晚了不好。”

苏妈妈收拾起板车,说:“你们去吧,年轻人在一起,我就不跟着了。”

有苏振华跟着,她一点儿也不担心了,苏振华可不是好惹的。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huibalingtuanchongt')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