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残忍

发布时间:2022-01-12 17:27:24

客人陆陆续续来了钱家,仅有钱老太如此一来就先屋里看了两眼重孙子,重孙女她瞟都没瞟几眼。后,不满意地回去打招呼客人了。她是除了吴氏和钱满霞外惟一能屋里看孩子的人。钱三贵和吴氏但是以程氏胆子小,敢见生人为名不给她出屋,也未经允许别人屋里看她。人们还我以为名于钱三贵和吴氏还是以程氏胆子小,不敢见生人为由不让她出屋,也谢绝别人进屋看她。人们还以为由于程氏是傻子,脸又像拉了鸟粪的白布,所以钱家人不好意思让她出来丢人现眼。。

>>>《农女锦绣》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残忍》精选

客人陆陆续续来了钱家,仅有钱老太如此一来就先屋里看了两眼重孙子,重孙女她瞟都没瞟几眼。后,不满意地回去打招呼客人了。她是除了吴氏和钱满霞外惟一能屋里看孩子的人。钱三贵和吴氏但是以程氏胆子小,敢见生人为名不给她出屋,也未经允许别人屋里看她。人们还我以为名于钱三贵和吴氏还是以程氏胆子小,不敢见生人为由不让她出屋,也谢绝别人进屋看她。人们还以为由于程氏是傻子,脸又像拉了鸟粪的白布,所以钱家人不好意思让她出来丢人现眼。。...

农女锦绣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锦绣》在线阅读

客人陆续来了钱家,只有钱老太一来就先进屋看了两眼重孙子,重孙女她瞟都没瞟一眼。之后,满意地出去招呼客人了。她是除了吴氏和钱满霞外唯一能进屋看孩子的人。

钱三贵和吴氏还是以程氏胆子小,不敢见生人为由不让她出屋,也谢绝别人进屋看她。人们还以为由于程氏是傻子,脸又像拉了鸟粪的白布,所以钱家人不好意思让她出来丢人现眼。

乡下人的嗓门大,说起话来像吵架。小钱亦绣有些吓着了,哼哼叽叽哭起来,小娘亲就把她抱起来哄着。

院子里的客人来得差不多了,吴氏就和钱老太进来抱两个孩子出去给客人们瞧。

程月见他们要把孩子抱走,不干了,伸手护住孩子。

一层水雾涌上眼帘,惊慌失措地说,“不要抢我的孩子。”

吴氏解释道,“客人们想看看孩子,等他们看一眼,我们就马上抱回来。娘的话你还信不过?”见程月还瘪着嘴,又说,“娘什么时候骗过你?”

程月听了才把胳膊收回来。

钱亦绣即使没出去,也能听到外面的人在不住地夸着钱亦锦如何如何,而钱亦绣连敷衍性的表扬都没捞到一句。真是过份!

特别是那个傻钱老太婆,别人一夸她的“重孙子”,她就敞开嗓门夸张地笑。

等吴氏和钱老太显摆完孩子又抱进来,钱亦锦倒是精神面貌十分好,还在咿咿呀呀吹着泡泡。而小钱亦绣明显是被吓坏了,哇啦哇啦哭得小脸通红。

钱老太抱着钱亦锦笑道,“还是重孙孙乖,长得好,又不怕人。哪像那个小丫头片子,瘦得像只猴儿,一见人就哭。”说完,还嫌弃地看了钱亦绣一眼。

程月是个好娘亲,一见女儿哭了。赶紧从吴氏手里接过来,掀起衣襟说,“绣儿不哭,吃奶。”

含着***的小钱亦绣止住了哭,乖巧地吃起奶来。从来都是先吃奶的钱亦锦不干了,妹妹怎么能先于他开饭,便扯开嗓门嚎起来,大嗓门像要把房顶掀开。

钱老太疼重孙子了,冲程月说,“快把那丫头放下,我重孙子饿了。”

程月一根筋,没理钱老太,继续温柔地注视着小钱亦绣。

钱老太生气了,吼道,“我说话你没听到?”

程月吓了一跳,美丽的大眼睛又涌上泪来,她抬起头不知所措地看着钱老太,瘪嘴就要哭出来。

吴氏赶紧从钱老太怀里接过孙子,又低声劝着老太太,“婆婆,满江媳妇的奶水本来就不多,可别吓回去了。她有病,胆子又小,您别被她气着。”

钱老太拿这个白莲花孙媳妇毫无办法,也怕真的把程月的奶水吓回去,那样重孙子更要吃亏。气得骂道,“真是傻到家的傻子,锦娃长得这样好看,又讨喜,却只惦记那个猴儿一样的小丫头片子。”说完,便冲气走了出去。

这重男轻女的老太婆,太太太太气人了。墙角处的程亦绣向老太太甩了几个刀子。

钱亦锦还在吴氏的怀里嚎着,钱亦绣第一次对这个小屁孩有了意见,真是讨打的熊孩子,偏分的比正分的还理直气壮,有本事找你亲妈要奶吃去。她飘过来使劲瞪着钱亦锦,小家伙还以为钱亦绣在逗他,便止住哭,“啊、啊”地跟她说着火星语。

小钱亦绣吃完奶,抿了抿小嘴,乖巧地躺在程月身边。钱亦绣又飘到她面前,小妮子似乎也看到她了,很给面子地弹出了一抹微笑。

看着她澄彻的眼神,还有那甜甜的笑意,钱亦绣瞬间有了心虚的犯罪感。自己是在等她死啊。想到这里,她再也没有勇气坦然地面对这条柔弱的小生命,赶紧飘到他们看不到的墙角蹲着。

天呐,怎么会这么残忍,这个如花儿般美好的小生命将会在稚龄凋谢。而自己竟是在等着那一天,盼着那一天。

从这天晚上起,钱亦绣又开始出去到处游荡。现在她不止到山里看风景,也会在村里镇上晃荡,还会去县城和省城。不仅去亲戚家串了门,还造访了不少高官府第。

几年时间里,她把山里的许多角落都窥视到了,找到了一些能卖钱的东西,摸清了动物之家的一些规律,也知道了许多人家的秘密。

比如,憨厚的钱大贵是怎样背着汪氏攒私房钱的,其貌不扬的唐氏之所以御夫有术是因为某种功夫了得。范二黑子偷过他嫂子的肚兜,还跟村中一个寡妇暗通款曲。花癫子白天嘴花花,可一到晚上面对粗壮的花大婶,就双腿打哆嗦,等等等等。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看不到。

也知道了哪家是黑店,哪家信誉真正好,哪家空有好名声……

更见识到了谁是好官,谁是贪官,谁好色,谁好钱,以及一些官员家里见不得人的阴私……

还偷学了一些手艺人的祖传绝技,并且还在继续学习中……

村里镇上的人家再大动干戈也多是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实在不值一提。而省城县城那些高官巨甲就不一样了,往往一个举手投足就决定了别人的生死,笑谈之中就达成了一笔巨额交易……

最最重要的是,她已经完全领会了马面话中的意思。呵呵,钱亦绣灰常灰常感激他。

一天夜里,她正准备去深山看热闹。她平时很少去深山,因为那里是她变成人后将永远无法抵达的领地。

可这两天特殊,在深山里住着一群聪明的猴群,这几天一位强悍聪明的青年猴子纠集了一群猴子造反,想把老猴王撵下台,两群猴子打架打得厉害。没想到,猴子争王位照样是血腥而残暴的。

她飘到半路上,竟看见了好久没见的老熟人牛头马面。

也不是说这几年牛头马面没来这里勾过魂,勾过不少,但有时候是白天,有时候她上了山,都错过了。

现在好不容易看到老熟人,钱亦绣赶紧飘了过去。招呼道,“嗨,牛爷,马爷,你们又来勾魂了?”

牛头马面见她如此热情,竟是一愣。牛头乐了,“真新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对牛头马面这么热情的孤魂野鬼。你谁啊?”陌生的眼神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她。

钱亦绣说,“两位爷真是贵人多忘事,才几年时间就把我忘了,我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们哦。”

牛头说,“看来你认错人了。”又指指牛头下的牌子说,“看看这里,我们是一零一牛马组合。你认识的可能是别的组合。”

…………………………………………

谢谢米兰二号、赫拉@芊琳的荷包,谢谢亲的推荐票和留言。继续求点击、推荐、收藏,继续求支持。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ongnvjinxi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