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 冤枉

发布时间:2022-01-12 11:08:34

徐清欢撩起帘子,看见了仙流道骨的张真人,张真人身边是面色惨白的徐青书。卧龙凤雏低声道:“这人就要去抢谁的包子了。”张真人自此之后在卧龙凤雏心中就抢包子的歹人了,但是和张真人骗子的身份有些进出,但也差的不多。张真人这时此时此刻会出现,直接证明他是冲着这桩案子凤雏轻声道:“这人又要去抢谁的包子了。”。

>>>《齐欢》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冤枉》精选

徐清欢撩起帘子,看见了仙流道骨的张真人,张真人身边是面色惨白的徐青书。卧龙凤雏低声道:“这人就要去抢谁的包子了。”张真人自此之后在卧龙凤雏心中就抢包子的歹人了,但是和张真人骗子的身份有些进出,但也差的不多。张真人这时此时此刻会出现,直接证明他是冲着这桩案子凤雏轻声道:“这人又要去抢谁的包子了。”。...

齐欢

推荐指数:10分

《齐欢》在线阅读

徐清欢撩开帘子,看到了仙风道骨的张真人,张真人身边是面色苍白的徐青书。

凤雏轻声道:“这人又要去抢谁的包子了。”

张真人从此之后在凤雏心中就抢包子的歹人了,虽然和张真人骗子的身份有些出入,但也差的不多。

张真人此时此刻出现,证明他就是冲着这桩案子来的。

徐清欢想到这里,立即将帘子又掀开了些,向周围看去。

想到上次人群中匆匆一瞥的身影,她总觉得那人也在附近。

若说上次茶楼只是怀疑,现在看到张真人与徐二老爷在一起,她心中就已经确定,那人插手了凤翔的这桩案子。

难道他就是那个躲在背后暗中操纵一切的人?

徐清欢心中更生几分警觉。

此人奸邪狡诈、阴狠毒辣,行事却格外缜密,虽然就连太后都对他恨之入骨,也只能虚与委蛇。

她在京城为质时,与他暗地里周旋了几次,差点不能脱身。

没想到这么早就与他遇上。

现在让张真人进了徐家,下一步他准备做什么?算起来,那人的年纪比李煦还要小一些,十几年前暗通叛军藏下那笔银子必然不是他,可不能排除如今他身边没有叛军余孽。

这样推论,他来凤翔也是为了那笔税银吗?

“小姑娘,”张真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来,“贫道只是为有缘人度灾解难,你也不要对贫道心存恶念。”

徐清欢道:“那道长可要小心了。”

张真人不禁惊讶:“这是为何?”

徐清欢放下帘子,马车缓缓向前驰去。

“我观道长时运不佳,他日必有灾祸。”

一句话从马车中幽幽传出来。

张真人缩了缩脖子抬起头看天,仿佛有一坨鸟粪停在他头顶上。

时运不佳。

本该是他语带玄机,怎么被她抢了先。

这女娃娃。

张真人咂了咂嘴,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这辈子会栽在她手里。

……

徐家的气氛比曹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位曹氏一个死,一个进了大牢,徐三老爷也被带走审问,徐老太太听到消息就晕厥在那里。

虽说徐二太太之前有错,可如今人已经没了,一切就可以不再追究。

徐二老爷向族中长辈禀明之后,开始操办丧事。

多年的夫妻相濡以沫,徐二老爷虽然竭力遮掩,脸上还是能看出哀伤的神情,整个人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早知道,我应该将她接回家。”

“谁能想到亲妹妹会下此毒手。”

徐二老爷站在堂屋里,亲自迎送宾客,到了最后已经步履蹒跚仿佛没有了任何力气。

孟凌云将这些向徐清欢禀告:“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张真人也只是在外面做法事。”

徐青安也猜不透:“也许那个叫李煦的只是混口胡说,什么税银根本与这桩案子无关。”那个杂毛老道也是,就是骗点银子罢了。

方才他出去,又被杂毛老道一通乱喊,差点他就要停下脚步,找那老道卜算一卦。

那老道实在太贱了,竟然只要他两块酥饼,就能为他铁口直断终身大事。

弄得他心里一阵发痒,好像今天不去占这便宜,明天就没有了机会。

“我还想去趟石头家里。”徐清欢站起身吩咐凤雏去准备,她要去确认她的猜想是对的。

刚刚走出屋子,徐清欢一眼就看到了曹如贞。

“带我一起去行不行?”曹如贞试图露出个笑容,“我还没见过我哥哥。”

徐清欢点点头:“好。”

……

石头住的那个小院子里。

徐清欢将几个屋子又都看了一遍,衙差拿走了大部分东西,屋子显得有些空荡。

只要想想这人拿着尖刀虐杀了曹如婉,徐青安将剑柄握得更紧了,不管是谁,只要对妹妹不利,首先要过他这一关。

妹妹现在喜欢出入这种阴森的地方,他要想方设法学好拳脚才能保护她周全。

徐青安狐疑地看向徐清欢,难道妹妹是想要用这种方式督促他上进?

那可真是用心良苦,徐青安不禁心中感动。

徐清欢再一次走进柴房,那女人就是在这里吊死的,就像之前来看过的那样,这里没有什么不寻常。

砍好的柴禾一摞摞地放着,看起来十分整齐。

“哥哥,你说杀如婉的是什么样的人?”

徐青安道:“是个心狠手辣的凶徒。”

曹如贞仗着胆子走进屋,听到这话默默地低下了头。

徐清欢继续道:“认识石头的人怎么说他?”

徐青安看了看曹如贞,抿了抿嘴才道:“说他长得比一般人要高大,嗓子坏了不会说话,总是冲着别人支支吾吾,看着就有些凶相,年纪不大宰杀牲畜却是一把好手,开肉铺才两年,就在这附近小有名声。”

徐清欢道:“如贞姐姐的个子也比我们高一些。”

曹如贞的嘴唇嗡动,不知说什么才好。

徐清欢道:“周围的百姓听说这里死了人,都怎么议论?”

这事孟凌云知晓,但是碍于曹如贞在旁边,他迟疑半晌才开口:“都说是石头杀的,石头平时看着就不好惹。”

徐清欢淡淡地道:“这么说,石头是个心狠手辣,不近人情,暴躁易怒的人,这样的人本就心存恶念,犯案也是不足为奇。”

曹如贞的眼泪掉下来。

“不过,有件事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徐清欢指了指门口,“这柴房刚刚修葺过,看着简陋却很结实,这里有个矮柴垛,看那些柴禾留下的痕迹,可见这矮柴垛是常年就这样摆放的。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徐青安摇了摇头。

徐清欢伸出了手,手臂恰好能直接碰到那矮柴垛:“那吊死的妇人个子比我高不了多少,如果她站在这里,取柴禾就会很轻松。

常娘子与仵作一起验尸时,检查了那妇人的手掌,虽然手心也有些粗粝,却不至于生太多老茧,证明那妇人近年来没做太多粗重的活计,那么这满屋子的柴禾、后院那些田地、还有每日里宰杀、收拾牲畜应该都是由石头来做的了。

他不但做了这些活,还懂得为妇人着想,可见他不但细心而且善于照顾人。”

曹如贞惊讶地张开嘴。

徐清欢道:“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样截然相反的两种推断会出现在同一个身上。

很多人就喜欢人云亦云,捕风捉影到一些消息就会夸大其词,就算办案的衙差很多时候也会被表面上的事所蒙蔽。

凶徒并非都是看起来都高大凶狠,能宰杀牲畜未必就敢杀人,我相信石头没有杀如婉。”

“你说什么?”曹如贞颤声道。

“我说,”徐清欢声音清晰,“你哥哥没有杀曹如婉,他是被人冤枉的。”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前世死去的是曹如贞,石头不会杀自己的亲妹妹。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jihu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