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 再见

发布时间:2022-01-12 11:08:29

李煦本是个很俊美的男子,即使穿的普普通通的青衫,也看出来他英姿勃然。他的眉毛很长,一双眼睛分外的亮,犹如刚被水洗过般,颀长看出来略为有些明显消瘦的身材却是副好体魄,这才让他阵前奋勇杀敌,通常战无有利,少有人能出其左右。也许是外面下了雨的缘故,他进他的眉毛很长,一双眼睛格外的亮,如同刚刚被水洗过般,颀长看起来略微有些消瘦的身材却是副好体魄,这才让他阵前杀敌,往往战无不利,鲜有人能出其左右。。

>>>《齐欢》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再见》精选

李煦本是个很俊美的男子,即使穿的普普通通的青衫,也看出来他英姿勃然。他的眉毛很长,一双眼睛分外的亮,犹如刚被水洗过般,颀长看出来略为有些明显消瘦的身材却是副好体魄,这才让他阵前奋勇杀敌,通常战无有利,少有人能出其左右。也许是外面下了雨的缘故,他进他的眉毛很长,一双眼睛格外的亮,如同刚刚被水洗过般,颀长看起来略微有些消瘦的身材却是副好体魄,这才让他阵前杀敌,往往战无不利,鲜有人能出其左右。。...

齐欢

推荐指数:10分

《齐欢》在线阅读

李煦本就是个很英俊的男子,就算穿着普普通通的青衫,也显得他英姿勃发。

他的眉毛很长,一双眼睛格外的亮,如同刚刚被水洗过般,颀长看起来略微有些消瘦的身材却是副好体魄,这才让他阵前杀敌,往往战无不利,鲜有人能出其左右。

或许是外面下了雨的缘故,他进来时带着几分潮湿的气息,长袍卷着些许的凉意,让他整个人都有几分氤氲,像是刚刚晕开的水墨,明明就在眼前,却又让人看不清楚,捉摸不透。

李煦坦然地向她看来,清欢心中一笑,她又何惧他的目光。

李煦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徐大小姐了。

上次在孙冲捉拿谭大时,不其然和徐大小姐见面,她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在看到他之后突然就变得如同古井般沉寂而淡漠,仿佛有许多情绪被压制在其中,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一二。

现如今她却又变了,神情自然,如同在看一花一木,很快她就失去了兴致,淡淡地挪开视线。

如果不是他记性太好,就要怀疑自己上次是看错了。

他已经见识过她利落的手段,从中可知她的聪颖,这样一个人她在想些什么,也不是一两次照面就能明白的。

李煦也不准备在这件事上纠缠。

此时此刻安义侯府和他一样,都是想要知道此案的真相,只要将案子查清,之后就会分道扬镳,只要无碍大局就不必要去深究。

“知府这里,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来的吗?”徐青安的脸已经挡在徐清欢面前,虎视眈眈地打量着周玥,周玥瑟缩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李煦只是淡然一笑,上前向王允行礼。

王允笑着道:“李家九郎也不是旁人,你们的父母官苏怀的案子,若不是遇见了他,恐怕没有上京再审的机会。”

李煦道:“只怕苏大人的案子就算重审,也没有结果。”

王允不免惊讶,苏怀下狱之后,周玥引荐李煦前来找他,好不容易才让苏怀得到重审的机会,按理说李煦应该按部就班将后面的事做好,却不知为什么,李煦改变了初衷,没有启程去京城而是留在了凤翔。

王允道:“你不是已经核算了近年凤翔的税收,只要与户部核对明白,苏怀的罪名也就不攻自破。”

李煦目光平和,墨黑的眼睛映着桌子上的灯烛,仿佛将所有的光亮都收敛其中:“事情看似是这样,仔细一想又并非如此。”

李煦的话引起了王允的兴致:“哦,问题出在哪里?”

李煦道:“苏大人乃是‘忠直’之臣的表率,就算有人要陷害他,也不该用如此拙劣的手段,朝廷对此事也是讳莫如深,仿佛其中有见不得光的内情,皇上先后两次亲批训斥苏大人,若不是当朝老臣阻拦,已经下令将苏大人就地正法。

天子这样的怒气绝不会为了一笔贪墨银,我断定贪墨只是表面上的说法。”

王允道:“照你这样说来,苏怀另有罪名?既然如此朝廷何须遮掩?”

李煦道:“如果事关先皇的颜面呢?我一直忽略了一件事,苏怀大人被朝廷捉拿之后,曾为自己辩驳,直到京中来了密使审讯,苏怀大人才变得沉默,大人离开凤翔被压赴京城时,嘴中一直喃喃自语两个字‘税银’。

我一直以为苏大人说的是凤翔上缴户部的税银,现在查验下来,这笔银子由户部记录应该清楚无误,凤翔还会跟什么“税银”联系起来,那就是当年叛军攻入凤翔时丢失的税银。

叛贼赵冲曾供述,有人与他里应外合攻下了凤翔,藏匿了那笔银子,只等他日东山再起,当年叛军入凤翔时,苏怀恰好任凤翔知县,是凤翔城守城的官员之一。叛军破城,苏大人带着人誓死抵抗,直到身边的兵卒全都阵亡。苏大人也身受重伤,最后被百姓从死人堆中发现,才留下一条性命。

若说有人与叛军串通,那么当年侥幸活下来的官员岂非嫌疑最大。”

李煦解释的很仔细,登时将所有线索串接在一起。

王允道:“这些说得通,可是与曹家的案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李煦接着道:“徐大小姐相信指使凶徒杀死曹如婉的另有其人,其中一个原因应该是曹如婉死状凄惨,一般来说只有背负深仇大恨,才能下手如此残忍,案发后曹家对此事的表现也十分反常,没有想着追究到底,反而准备就此偃旗息鼓,有什么会比曹家小姐的性命,徐二太太和曹家的名声更重要的,除非曹家是怕继续追查下去,会对曹家更不利,所以宁可糊里糊涂的遮掩过去。

这就让我更加相信,杀死曹如婉的人与曹家有仇,这个仇若是在人前揭开,会将曹家拖入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

李煦说着看向徐清欢:“从表面上看,曹家名声在外,诗书礼仪传家无可挑剔,其实曹家有许多事都透着蹊跷,曹老太太的二女儿在凤翔一战后卧病在床多年,之后虽然嫁给了徐三老爷也足不出户,曹四老爷突然多了个遗腹子,这孩子的来历不明不白。曹、徐两家还有什么内情,徐大小姐这些日子应该看得更清楚。”

徐清欢微微一笑,李煦还是这样心思缜密,不会浪费任何一个助力,她的身份,她的手段早就被他考虑在其中。

也好。

她不如投桃报李,也将李煦这个人算成价值,各取所需,这才公平。

她想要查清案情可以被人利用,李煦岂非也是如此,如今这柄利刃递在她手中,她随便耍一耍又何妨。

徐大小姐目光微变,忽然深沉了几分,让李煦仿佛望见了镜子中的自己,只不过她毫不掩饰那算计和筹谋。

徐清欢道:“要说苏知府在凤翔一战中安然无恙,应该被怀疑,那么几乎全家人得以存活的曹家,就更值得盘查。

县志记载叛军在曹家搜查了一天没有找到密道,曹家的密道竟如此的隐匿。既然密道安全,曹家何以在叛军还没离开凤翔时,就逃去了城门口,正好遇见前来攻打叛军的朝廷兵马,在朝廷的保护下幸免于难。

如果说有人了解当时的战局,知道朝廷兵马会从城门口进入,那自然可以帮助曹家逃脱,可曹家人在密道之中早就失去了外面的消息,曹家两位老爷,怎么能让那么多的女眷冒险在城中穿行,这与曹家之前躲藏在密道的作为完全不符。

曹家女眷到底是怎么逃生的?曹家人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凶徒杀死曹如婉时,尸体正对着曹家的两座牌坊,他已经在告诉我们当年的事另有隐情。

这个复仇的人已经等待了许久,现在时机成熟,终于可以动手,不但要为自己报仇,还要让曹家失去所有,他知道曹家不敢声张,更不能请朝廷来帮忙,但是想要向曹家复仇不容易,因为曹家里里外外人手太多,他只有让曹家乱起来他才能有下手的机会。”

孙冲摇摇头:“只是听说曹老太太病了,曹家请了几位郎中上门诊治。”

王允道:“怎么才能让曹家乱起来?”

徐清欢刚要说话,只听外面一阵熙熙攘攘。

紧接着徐青书走了进来:“曹家出事了。”

王允面色一变:“怎么回事?”

徐青书直到现在还没有从惊慌中回过神来:“曹大老爷和二老爷在郊外遇到了凶徒,二老爷被砍了一刀,大老爷被凶徒掳走了。”

曹家再次出事,王允立即站起身:“走,与我一起去曹家看看。”

……

眼看着衙门的人都前往曹家。

徐清欢让凤雏扶着上了马车。

“徐大小姐不准备去曹家吧!”马车外李煦清朗的声音传来,“徐大小姐对凶手的猜测没错,曹家乱起来,凶手会趁机动手,只要凶手有所动作就会留下蛛丝马迹,徐大小姐想必已经知晓了凶手所在。”

李煦已经表明了立场,既然同属一路人,目的相同,他也会帮忙。

可她却对一盘残羹剩饭没有兴趣,虽然是她吃剩下的。

“走吧!”马车里传来女子清脆的声音。

“唉,你怎么……”周玥有些不悦,李煦是来帮忙的,徐大小姐却将他们当成仇人般看待。

李煦却并不在意:“当年有可能与叛军往来的人并不多,可安义侯却在其中。”

听到这话,本来已经上马的徐青安,立即从马背上顺下来,上前就对李煦横眉泠对:“你说什么?”

李煦微笑地站在那里,脸上并没有半点的惧怕:“徐大小姐仔细想一想便知。”

当年父亲被拖入这桩案子,难不成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清欢撩开帘子,目光说不出的冷冽,旁边的周玥打了个哆嗦。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jihu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