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狡猾

发布时间:2022-01-12 11:08:26

整件事前后,徐二太太都没考虑过自己会有什么损失,但是现在的她却要付出过这样的代价。曹大老爷轻声劝解:“又也不是让你真的死,你上吊自杀而已要说明自己的清白,我和母亲自然而然将你救下,到时候你昏厥在床,衙门里的人还真能将你抬走不成?”徐二太太的目光与曹大老爷对曹大老爷低声劝说:“又不是让你真的死,你上吊只是要表明自己的清白,我和母亲自然将你救下,到时候你晕厥在床,衙门里的人还真能将你抬走不成?”。

>>>《齐欢》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狡猾》精选

整件事前后,徐二太太都没考虑过自己会有什么损失,但是现在的她却要付出过这样的代价。曹大老爷轻声劝解:“又也不是让你真的死,你上吊自杀而已要说明自己的清白,我和母亲自然而然将你救下,到时候你昏厥在床,衙门里的人还真能将你抬走不成?”徐二太太的目光与曹大老爷对曹大老爷低声劝说:“又不是让你真的死,你上吊只是要表明自己的清白,我和母亲自然将你救下,到时候你晕厥在床,衙门里的人还真能将你抬走不成?”。...

齐欢

推荐指数:10分

《齐欢》在线阅读

整件事前后,徐二太太都没想过自己会有什么损失,可是现在她却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曹大老爷低声劝说:“又不是让你真的死,你上吊只是要表明自己的清白,我和母亲自然将你救下,到时候你晕厥在床,衙门里的人还真能将你抬走不成?”

徐二太太的目光与曹大老爷对视,不知为何她就想到那天,大哥用刀子豁开那人的胸膛,鲜血喷溅了他们一脸,二妹目睹这些,发了疯似的挣扎,可大哥还是一刀刀地砍下去。

万一哥哥和母亲都在骗她,要让她来顶罪,她要怎么办?

“母亲,”徐二太太眼泪落下来,“您就不能疼疼女儿,二妹妹犯了那么多错,您都由着她的性子,当年若不是她与人私奔,我们家哪里会有今天的祸事。

如婉的死……虽然有我的错,可……我也是被人算计了,那凶徒是有人早就安排好的,故意引我上钩,定然是那徐清欢,从头到尾都是她在安排。”

“现在说这些又什么用,”曹大老爷道,“你真被送进大牢,名声尽毁,族中长辈也不会放过你,最好的结果也是去家庵受苦,你可要想明白,现在求死是为了将来求生。”

“我不同意。”

门口的管事妈妈喊起来:“姑爷,您……等一等,奴婢先通禀……”

徐二老爷推开下人走进屋来。

看到了徐二老爷,徐二太太立即像小兔子般扑入了二老爷怀里。

徐二老爷目光落在桌子上的白绫上:“真想骗过衙门,必然假戏真做,可施救晚了,就会丢了性命,更何况王允是个铁面知府,他要拿人即便是有伤在身又能如何,也照样公事公办。

这案子还有不少的疑点,那人为何杀如婉,为何又用如此惨绝的手段,我们没做过的事,衙门也审不出来。

岳母、舅兄放心,我宁可不做徐氏宗长,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走了绝路。”

徐二太太听到这话,鼻子一酸,眼泪顿时淌下来,到头来母亲、兄长都不能依靠,唯一可以信任的还是自己的夫君。

曹大老爷冷哼一声:“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上门来,我妹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可能会买凶杀人,我看这件事定然与你脱不开干系,你这样维护她,还不是想要她担下所有罪名,这些年我待你们如何?你们竟然向如婉下手,如婉……”

说到后面曹大老爷的眼圈也红起来,他咬咬牙接着道:“本来我不该管这件事,你们害了我女儿,还有脸来质问我。”

徐二老爷迎上曹大老爷的目光:“舅兄若真要为如婉诉冤,就该抓住那个真凶,不要让自己的亲妹妹背上这十恶不赦的罪名。”

听到这里,徐二太太忽然明白了什么,她脸上写满了惊诧:“大哥,你不是想骗衙门,是真想让我去死,我死了这桩案子就算了了,你们这样急于遮掩,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凶徒是谁?”

徐二老爷道:“舅兄在大牢里到底听到了什么?现在还不肯说吗?”

曹大老爷脸色阴沉就要否认。

徐二太太忽然一笑:“你不说,我来说,本来我要将那件事烂在肚子里,事到如今我也顾不得了。”

曹老太太一掌拍在桌子上:“大丫头你疯癫了,你大哥都是为了你好。”

“我不相信,他连救命恩人都能杀,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徐二太太看向徐二老爷,“老爷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们到底怎么躲过了叛军,今天我就都告诉你。”

曹大老爷上前就要去抓徐二太太,徐二老爷却早就有准备,将徐二太太护在怀里。

徐二太太“咯咯”笑个不停:“是官府通缉的叛军将领赵善,是他救了我们,不但如此,我二妹还与那赵善一起私奔,生下一双儿女。老爷不是还觉得奇怪,如贞的年纪算起来,怎么也不该是我四弟的遗腹子,我母亲为何就此认下了她。

当然不是,如贞是那叛军将领赵善和我二妹的女儿,我二妹根本不是受了惊吓性情大变,而是眼睁睁地看着亲人杀死了她的男人,心中愤恨才会如此。本来我母亲和兄长说好了要为赵善向朝廷说项,证实赵善是被骗入了叛军,他对叛军早就有了背离之心,三番两次冒险救人就是明证,可他们却怕被赵善牵连,最终起了杀人之心。如果说谁跟曹家有仇,那必然是赵善和我二妹。

对,一定是这样,我二妹还想在花园里掐死我,那些仇恨她根本没忘记,而是在等一个报复的时机。”

徐二老爷看向曹大老爷:“舅兄,这是不是真的?事到如今你还想隐瞒下去?”

话已经说到这里,再也遮掩不住。

曹大老爷坐在椅子上:“是,他说,有人要向我们曹家报仇。”

徐二太太仿佛看到了希望:“我就说,是有人在其中作祟,不抓住这个人,我们曹家上下永无安宁之日。

将二妹带回来问,无论那人是谁,都和她脱不开关系,只要撬开她的嘴就能真相大白。”

曹老太太闭上眼睛,好像不愿意去回想那些过往:“这件事不宜操之过急,依我看也不一定是她。”

徐二老爷道:“我们要想一个法子,又不透露当年的秘密,又能将人捉住。我们动作要快,不能被人察觉出蹊跷,若是有人赶在我们之前抓住了人,当年那些事都要被翻出来,整个曹家也就完了。”

曹大老爷紧锁眉头:“你是说安义侯一家。”

徐二老爷安抚好了曹家人,才出门上了车,坐在车厢中,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虽然中间出了些差错,还好并没有完全脱离他的掌控,希望这次能顺利。

拿住了曹家的软肋,曹家就只能受他摆布,如果不将当年的事揭开,曹家绝不会承认拿了那笔银子,死也不会将银子交出来。

现在一切就绪,就等收网。

……

徐清欢坐在酒楼上,看街面上的盛况。

王允大人刚到,凤翔就抓住了一个凶徒,可见王允大人是凤翔百姓的福星,凤翔百姓热情地欢迎这位青天大老爷,苏知府被抓时引起的民愤仿佛也平息了许多。

“信送出去了?”徐清欢看着气喘吁吁的徐青安。

徐青安点点头:“让父亲小心着些,管住自己一张嘴,不要给家里惹事?这段时间最好哪里也别去,什么人也别见。”

徐清欢撇过去:“这就是你写的家书?”

徐青安道:“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两个人正说着话,徐清欢忽然从人群中看到一个身影,想要看清楚,那人却立即转身走远了,而她能肯定的是,那个人方才也在看她。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jihu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