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那个球竟是县令

发布时间:2021-11-02 14:34:10

就像是身上压了一座大山,让他呼吸的节奏困难。与公孙青离对望的那一一瞬间,赵大厨觉得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待公孙青离目光离开了,赵大厨深深地地呼了口气。这个男人很可怕的。十分可怕的。而已一个目光,就给他备感压力。这个男人跟沈娘子是什么关系?是来给沈娘子与公孙青离对视的那一瞬间,赵大厨感觉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陌上柔桑有佳人》章节目录<<<

《第26章 那个球竟是县令》精选

就像是身上压了一座大山,让他呼吸的节奏困难。与公孙青离对望的那一一瞬间,赵大厨觉得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待公孙青离目光离开了,赵大厨深深地地呼了口气。这个男人很可怕的。十分可怕的。而已一个目光,就给他备感压力。这个男人跟沈娘子是什么关系?是来给沈娘子与公孙青离对视的那一瞬间,赵大厨感觉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就好像身上压了一座大山,让他呼吸困难。

与公孙青离对视的那一瞬间,赵大厨感觉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待公孙青离目光离开,赵大厨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这个男人很可怕。

非常可怕。

仅仅一个目光,就让他倍感压力。

这个男人跟沈娘子是什么关系?

是来给沈娘子撑腰的?

李锦宁怎么没来?

还是说这个男人是李锦宁找来的?

“赵大厨,东西都准备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赵大厨回神:“嗯我去看看。”

公孙青离哪也没去,就站在沈青依身后看着沈青依忙活。

起初沈青依还没觉得怎么样,可随着身后的视线越来越无法忽视,沈青依忍不住了。

“你有事。”

“没有。”

“你有。”

“没有。”

沈青依气结:“公孙青离,你到底有什么事就直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事?你知道你看我的目光像什么么?”

“什么?”

“像深闺怨妇。”

公孙青离:“……”

他……像深闺怨妇?

见公孙青离不说话,沈青依无语,继续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身后那不可忽视的目光消失了,这让沈青依觉得轻松了不少。

距离比试的时间越来越近,周围的百姓越来越多。

把天香酒楼附近给围的水泄不通。

随着敲锣声响起,九黎县县令张仁杰挺着肚子像是球一样,带着十多名衙役滚了过来。

“那个球是谁?”

公孙青离目光复杂的看向沈青依:“九黎县县令张仁杰。”

“???”

那个球是县令?

天!

身高好像比他大儿子高不了多少,身材肥胖,整个身躯都圆了。

尤其那个大脑袋,胖的五官都快看不清了。脸上竟然还留了一撮胡子。

再看看那小短腿。

人家走一步的距离,他估计得走三步。

像只胖胖的柯基。

不对柯基比他好看。

这人长得,估计是结合了他爹妈的所有缺点,长得有点潦草。

“张仁杰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官。他以前并不是这样。”

“肥胖症?”

她就说这个县令看起来怎么胖的这么不正常。

公孙青离闻言看向沈青依的目光变的幽深。

这个女人果然会医术。

不过肥胖症是什么?

“如果能治好他,会有意想不到收获。”

公孙青离点到即止。

他相信沈青依能懂他的意思。

同时他还能确定沈青依到底有没有那个能耐。

“哦。”

沈青依淡淡的哦了一声。

公孙青离挑眉,这是几个意思?

正如公孙青离说的那般,张仁杰确实人不错,一点架子都没有。

来了之后坐在事先准备好的椅子上,就开始安静的喝茶。

县令已到,比试正式开始。

沈青依和赵大厨面前分别有一百斤的米饭。

他们要做的就是把米饭做成炒饭,然后由百姓品尝,谁的炒饭最先被吃光,谁就赢了。

一百斤的米饭,配上材料,一锅肯定是炒不下的,但两锅可以。

为了能赢,沈青依在家把花椒八角桂皮给磨成了粉带过来。

还用竹筒装了半碗的灵泉水。

这灵泉水具体的功效沈青依还没搞懂,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

喝了可以让人浑身轻松,疲乏消失殆尽。

赵大厨见沈青依把米饭放进两个锅里炒,心中冷笑。

女人就是女人,上不得台面。

做菜好吃点又怎么样?

连具体的常识都不懂。

炒饭讲究配菜调料与米粒充分的融合。

这么一大锅下去,搅都搅不均匀,到时候炒出来的饭能吃?

沈青依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她只管做自己的炒饭。

本来打算做扬州炒饭来的,但想到没有火腿什么的,沈青依就放弃了,最后选择做蛋炒饭。

蛋炒饭,炒饭之中看似最简单,实则最难做的一种炒饭。

蛋炒饭谁都会,但做出来的味道却不一样。

蛋炒饭之中有一个必须要注意的事项,那就是不能加水。

加了水的蛋炒饭并不好吃,非常影响口感。

沈青依把灵泉水混合到了鸡蛋里面,同时还放了一些自制的香料,然后开始炒鸡蛋。

鸡蛋炒好放入米饭。

沈青依这边金黄的蛋炒饭出锅,赵大厨才炒上第二锅米饭。

赵大厨炒完两锅米饭,沈青依这边已经开始分给百姓吃了。

赵大厨见状继续不慌不忙。

那么简单的炒饭怎么可能好吃?

等着瞧吧,那炒饭绝对食不下咽。

沈青依饭炒完,先给公孙青离装了一大盘。

看着沈青依递过来的蛋炒饭,公孙青离面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让他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端着一个盘子吃炒饭?

有辱斯文。

冬青利索的接过炒饭,然后象征性的问向公孙青离:“主子,要不要品尝一下?”

本来公孙青离是不打算吃的,但奈何蛋炒饭太香,金黄的颜色也很是诱人。

一把接过冬青手中的盘子,优雅的吃了起来。

还真别说,看着公孙青离吃饭,还真是一种享受。

“沈娘子,你不担心么?”

冬凌见沈青依一点参加比试的觉悟都没有,忍不住开口。

两大盆金黄冒着香气的米饭就那么放在桌子上。

之后竟然就不管了。

“你要明白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道理。这炒饭将会是他们人生中最好吃的炒饭,也是他们人生中唯一一次吃到。”

用灵泉水炒饭给外人吃,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正当冬凌想着要不要帮忙吃一些的时候,再次去看那装着炒饭的盆,冬凌呆住了。

刚刚还冒尖的两大盆炒饭,这么一会的功夫,竟然没了。

冬凌下意识跑到饭盆旁边。

里面竟然干净的能看到他的脸。

这是什么操作?

蛋炒饭这么好吃?

冬凌看向所有吃着蛋炒饭的人们,各个狼吞虎咽,就连县令也是不顾斯文的大口吃着。

再看自家主子。

那么大一盘子炒饭,这么快竟然吃完了,此时正优雅的擦嘴呢。

冬凌:“……”

他怎么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此时再看赵大厨的炒饭,正可怜兮兮的躺在那里。

有人吃,但也只是吃了几口。

由此可见高下立判。

“赵大厨,这场比试你输了。”

县令的业务很繁忙,张仁杰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耗着,之所以来,还是看在李锦宁给九黎县捐款一千两白银的面子上。

两人的炒饭都吃了一些之后,再看沈青依的炒饭连一个米粒都没剩,张仁杰就已经可以确定谁输谁赢了。

既然赢了,沈青依也不愿意多呆了。

剩下的事情就跟她没关系了。

刚想问公孙青离要不要一起走,一回头,哪里还有公孙青离的影子?

这还真是来的突然,走的更突然。

这让沈青依不得不怀疑,这家伙是抽空特意过来给她撑腰的。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oshangrousangyoujiar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