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节 羡慕

发布时间:2021-11-01 16:49:54

“都在后院书房里看书学习呢。两个小的跟随你二爷爷家的小孙子放羊去了。”农家孩子,只要你能出门时,就能帮着家里干活儿。放羊的同时还能打点猪草。七寻出了门,让大伯娘回家去:“外头泥泞的道路着呢,别脏了您的鞋,且回吧。”大伯娘王氏笑道:“也不是出门时走亲戚,在家里谁还农家孩子,只要能出门,就能帮着家里干活。放牛的同时还能打点猪草。。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节 羡慕》精选

“都在后院书房里看书学习呢。两个小的跟随你二爷爷家的小孙子放羊去了。”农家孩子,只要你能出门时,就能帮着家里干活儿。放羊的同时还能打点猪草。七寻出了门,让大伯娘回家去:“外头泥泞的道路着呢,别脏了您的鞋,且回吧。”大伯娘王氏笑道:“也不是出门时走亲戚,在家里谁还农家孩子,只要能出门,就能帮着家里干活。放牛的同时还能打点猪草。。...

“都在后院书房里看书呢。两个小的跟着你二爷爷家的小孙子放牛去了。”

农家孩子,只要能出门,就能帮着家里干活。放牛的同时还能打点猪草。

七寻出了门,让大伯娘回去:“外头泥泞着呢,别脏了您的鞋,且回吧。”

大伯娘郭氏笑道:“不是出门走亲戚,在家里谁还穿好鞋?怕什么脏?”

又见七寻脚上的鞋都开了口,忙道:“你这鞋子哪里还能穿?想着你家也没现成的鞋底儿。刚好家里有纳好的鞋底,我去给你拿两双来,让你娘给你做新鞋子。”

有小堂弟和她年纪差不多的,为他们准备的鞋底,她倒是能用。

七寻也不想总穿着开口鞋出门,便应了下来:“回头我让小五给灵舟哥哥绣个笔袋,等明春童生试的时候用。”

明春灵舟打算下场,她爹说考上童生秀才的把握很大。

大伯娘一听这话果然开心:“那回头得叫你哥好好谢谢你去。”

等大伯娘拿了鞋底,七寻才往回走。

结果才到村头,遇上大爷爷家的孙子小九小十,还有二爷爷家的小孙子小八这三个娃回村。

小八小九一个牵着牛,一个背着筐,小十坐在牛身上。瞧着就悠闲的很。

见着七寻,小九冲着七寻叫:“小寻姐,你打哪来的?”

“从你家来的,这两天怎么没去我家里玩?”

牛背上的小十道:“我爷爷让我放牛呢。等我有空了就去寻你玩。”

哟,小家伙还挺忙。

七寻看着人家坐在牛背上,别提多牛气,心里羡慕的很,她马术不错,但没骑过牛,小牧童是个什么滋味,她不知道,可惜家里没有牛。

见她一脸羡慕,牧童小十很是得意:“小寻姐,你是不是也想骑牛玩?那你明儿和我一起去放牛啊。”

一边说,还一边掏自己的布兜,掏出几个干瘪野果,招呼七寻:“小寻姐,这是我们在山脚找到的果子,给你吃。”

小家伙还挺大方。

七寻笑道:“姐不吃,回头你们来家里,我给你们吃新鲜的枣子柿子。特别甜。”

小家伙们也不问这季节怎么还有新鲜果子,只管欢呼:“那你给我们留着,明天我们放牛路过你家的时候,你再给我们。”

成呢。

和三个小家伙告别,七寻回到家,去井边把黄豆绿豆洗干净,七斤黄豆泡了做豆腐,三斤黄豆和一斤绿豆用凉白开泡了发豆芽。

泡好豆子,她去井边提水,把家中的小石磨清冼干净,回头好磨豆子。

洗完又去左家,请左家阿爷帮她搓四根麻绳,回头吊纱布虑豆桨要用到。

左家阿爷笑道:“不用现搓,家里就有。”

又唤阿婆找了绳子,让七寻只管拿去。

七寻把绳子送回家,便去村里木匠家,让人给她做压豆腐用的木筐板模。

其实若是有工具,她自己就能做。左右这东西几块板子一钉就成,快的很。

木匠家也姓宴,叫宴雍会,虽出了五服,也是同族,且血缘关系并不远,他比七寻长了一辈份,四十多岁的年纪,七寻要叫声会堂伯。

他和大儿子外出给人干活去了,小儿子宴灵枫在家。

听七寻要做压豆腐的木筐板,看了七寻现场用木工用的炭笔画了图,宴灵枫道:“这个我就能做,一个时辰就能做好,回头你来拿。”

七寻还想问问一套木工工具需要多少钱呢,便道:“灵枫哥,我给你打下手。我没带银钱,明儿给你送来,这些筐板做好要多少钱?”

她们家一场大火烧没的事,如今全村都知道。

宴灵枫笑道:“不费什么事儿,打板子用废料就成,还收什么银钱?只管拿去用就是了。再说我还没出师呢,干木工活不好收钱的。”

宴灵枫是真没当回事,废木板真不值钱,也就是花点工夫的事儿。左右他现在闲着呢。

再说族里原说各家凑两斤粮给七寻家的,她家没要。他就全当这几个木筐板是顶那该出的几斤粮了。

族人自当守望相助,雍梧叔中举后,族里看不见的好处多着呢。若是雍梧叔明春能高中进士,他们宴氏别说镇上,就是县城府城,以后都能挺直腰板。

几个板筐他要是都收钱小寻妹妹的钱,那成什么人了?

七寻想了想,也没坚持,等做好豆腐,回头给灵枫哥送两块尝尝味道就是了。

宴灵枫挑好木料便开始动手。

七寻帮他拉墨线,一边问他:“灵枫哥,全套的木工工具得要花多少银钱啊?哪里能买着?”

“好些的,得需要七八两银子吧?镇上卖的不太好,要好的,还得去县城买。你问这个干嘛?小丫头还想学木工活?”

宴灵枫逗她。

“我就问问。”

她总不能说,其实自己木工活做的很不错吧?她空间里其实收着全套的电动工具呢。

有一段时间,她爱上手工活,自己做了很多模型。手艺不是她自夸,不比传统的老艺人差。

等攒了银子,就去县城买一套回来。先把纺车给做出来。

木板筐很快做好,一共做了两大一小三个模板外加一个吊豆浆用的十字吊架,宴灵枫见她小人儿自己也没法拿回家去,收拾好工具,自己拎了:“走,哥哥给你送回去。”

等回了家,公玉明溪才知道这丫头不声不响去找人做活去了,知道她身上一个铜子也没有,忙问宴灵枫:“枫小子,需得几个钱?婶子这就给你拿。”

其实家里现在统共就二十来个铜板了,还不知道够不够付人家木料和工钱。

宴灵枫摆手:“用废料做的,也就费了会儿工夫,我这还没出师呢,不能收钱的。要收您钱,叫我爹知道得骂我。算是我送给小寻妹妹的。婶子,我先回了,我娘出门去了,我得回去看门呢。”

公玉明溪哪能叫他空着手出门,忙拿了二十个鸡蛋用小篮子装上:“你昊弟昨儿去山里寻了一篮子,咱家也吃不了这些,你拿回去煮了吃。”

宴灵枫哪里肯收,推了半晌,见实在推不得,这才收了。

送走宴灵枫,七寻去把模筐板洗了,放去了风口晾,这才回屋里问公玉明溪:“娘,能先给我做双鞋吗?”

她被的鞋子开了口,丑不说,关健是走路真不方便。

公玉明溪笑道:“有你大伯娘送的鞋底,明儿早上半天就能给你做好。这天眼见着越来越冷了,直接给你做棉鞋吧。一双薄棉,一双厚实点。可成?”

很成了。

七寻便跟灵玉道:“大伯娘送我鞋底,我还说给灵舟哥做个笔袋子呢。不过一想布做的笔袋子更方便携带,小五你绣活好,得闲了能帮我绣一个不?”

绣个笔袋子而已,灵玉表示没问题。

家里碎布料倒是有,却没彩色丝线。但说出去的话就得做到。

公玉明溪道:“等有空去镇上买点丝线回来就让小五帮你绣。”

好吧,买丝线也需要银子。

银子啊。这真是个伤心话题。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shenghouwochengle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