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四章 愚昧闹山门

发布时间:2021-10-30 11:17:49

适才的她步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居然是传说中的大彻大悟!大彻大悟对于修士来说极其很少见也极其弥足珍贵,坊间传闻之称传言大彻大悟一次抵得上二十年苦修,但五百个修士中也不见得有一个在毕生精力修途中会不会产生大彻大悟。皆因其不但看天资也看运道,天资再好也没这么一丝运道也是不成的。当然只因其不仅看天资也看运道,天资再好没有这么一丝运道也是不成的。。

>>>《女配她又美又强》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愚昧闹山门》精选

适才的她步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居然是传说中的大彻大悟!大彻大悟对于修士来说极其很少见也极其弥足珍贵,坊间传闻之称传言大彻大悟一次抵得上二十年苦修,但五百个修士中也不见得有一个在毕生精力修途中会不会产生大彻大悟。皆因其不但看天资也看运道,天资再好也没这么一丝运道也是不成的。当然只因其不仅看天资也看运道,天资再好没有这么一丝运道也是不成的。。...

方才的她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竟然是传说中的顿悟!

顿悟对于修士来说极为少见也极为珍贵,坊间素有传言顿悟一次抵得上十年苦修,但一千个修士中也未必有一个在毕生修途中会产生顿悟。

只因其不仅看天资也看运道,天资再好没有这么一丝运道也是不成的。

至于十年苦修,姜妙芜感受到实打实的炼气六层修为唇角轻扬。

不错,这些几近裹成灵茧的灵气竟然帮助刚踏入炼气五层不久的姜妙芜成功迈入炼气六层,甚至修复了万阳山一行中留下的伤势。

不到十三岁便有如此修为,真是令人惊叹。

姜妙芜还注意到媚珠之上的紫蝶在壁垒上飞舞的姿态愈发灵活,明显在体质一路上也有所进益。

“这是向灵体又近了一步。”她低声轻喃,这实在是意外之喜。

顿悟果真珍贵,姜妙芜再次感慨,还没等她面露喜意就听一声清朗男声传来:“师侄果真天资卓绝!”

这可惜这颇为好听的声音却让她身子一僵,双眉微蹙。

莫非方才顿悟还是被人发现了?

无奈之下她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转身对来人行了个道礼,眼睛却悄悄扫了一眼那站在山势较低处距离她数丈远的男子。

一袭白衣加身的男子面如冠玉身形颀长,单手负于身后配上周身气场显得沉静平和,姿态宛若凡俗间的温雅书生。

最让人过目难忘的是他的一双眼睛,明亮清澈,不显天真更似纯粹。

好生俊俏的男子,这是姜妙芜的第一个想法;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是她生起的第二个念头。

“弟子怎敢当师叔的夸赞。”姜妙芜还是不确定此人是否真的看到了她顿悟的过程,难免心存侥幸,只可惜男子的下一句话立刻便把她打醒了······

“师侄不必谦虚,顿悟一途世间少有,师侄有此缘法必定资质非凡,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他轻笑一声周身温润气质更甚,“在下内门弟子廖修文,不如师侄如何称呼?”

廖修文?具有宗内第一美男之称的廖修文?

姜妙芜深深的讶异,脑中如走马观花般回忆起那一日鬼市之行,自己买完那一摊子的“宝物”后急于逃离现场,中途似乎撞到了一个人。

就是眼前这一位廖师叔了,当时她心中全是得到宝贝的喜悦,只是匆匆扫了一眼说了声抱歉,也许是这位师叔相貌过于出众,她还是有了一点印象。

听大嘴彭巧兰与她的那位同伴说过不少关于面前之人的闲话,这“第一美男”的名头倒也坐得住。

据传此人虽被一结丹长老收入门下传了品阶不错的双修功法,但此时仍是完璧之身不曾有过道侣,是少见的专情之人呢。

这也是为何那么多女弟子为他疯魔,想要夺得廖师叔身边的那一个位置。

可是别人削尖了脑袋都要见上一见的廖师叔怎么就这么巧的让她在最不希望见到别人的时候碰到了呢?

心中百转千回,姜妙芜如实回道:“弟子外门天香峰姜妙芜。”

廖修文又道:“不知师侄方才缘何会进入顿悟中?”似乎觉得自己如此问显得唐突他又道,“姜师侄若是忌讳尽管不说,在下不过因为好奇而随口一问。”

修者之间极为忌讳打探别人机缘一事,即便是修为高者也不会如此做,毕竟坊间一直流传着“夺人机缘如杀人父母”一句浑话,但也的确此行为必定引来旁人的仇视和怨恨。

可姜妙芜又能如何?她还能当场暴起把眼前之人怒骂一通么?怕是自己还没跳起来指责就被他一掌给拍飞了吧。

姜妙芜心中有些不喜,不错,她并不是一个注重外貌的人!并不会因为眼前之人相貌俊朗就觉得他做的事都是对的!

突然觉得自己很有内涵是怎么回事……

“弟子不过是在山间行走时偶然有感,到底是缘何顿悟却也说不上来。”姜妙芜挠挠脑袋似乎也有些疑惑,实则是在打马虎眼。

廖修文点点头,“既然如此师侄赶紧回去稳固一番修为,在下便不打扰了。”说完便利落的抛出飞剑打算御剑而去。

中途却回头高声道,“师侄如此天资不该被辜负,即将开启的两仪古境我会为师侄谋一个名额,师侄且先好生准备罢。”话音刚落已然消失在天际。

姜妙芜愣愣的站在原地,她好像又“惹”了什么事?

两仪古境是一处秘境,其为上古宗门两仪宗的遗迹,每十年开启一次且进去的名额有限。

自己若是得了一个名额进去历练一番也是难得的机缘,只是世间因果有道,自己承了这位不过几面之缘的师叔的情,往后又该如何去还呢?

“算了算了,不想了,说不定人家转眼就把今日之话给忘了呢。”姜妙芜扯扯嘴角回到自己的屋中稳固刚刚突破的修为。

山门口,守门弟子看着在玉阶之上哭闹不止的一家三口,有些为难的问他们几位中的为首之人,“席师兄,这该怎么办?已经劝过三回了,可他们就是不肯走。”

那为首之人赫然是与姜妙芜交谈过几句的筑基弟子。

席姓弟子的眉头狠狠皱起,却又无奈的挥了挥手道:“你再去与他们好声解释一番,没有灵根的人是不能拜入宗门的。”

虽然此话已经说了三遍了,但这一位守门弟子也知道大庭广众之下不得不顾念大宗颜面,这是一件小事却不只是一件小事。

他走到一家三口面前,妇人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苍天不公啊,不让我家小宝入仙宗却让那个没人要的死妮子去,诶呦喂,我们老姜家是造了什么孽哦。”

“你的儿子没有灵根,自然不能拜入仙门。”守门弟子压着火气的道。

关注这里的席姓弟子眉头皱起,想起那块留影石之中的景象,摊上这样的父母的确应该尽早断干净,自己也是错怪那位女弟子了,她并不是传闻之中那么的没脑子,不过也不是很聪明就是了······

“什么灵根不灵根的都是借口!我看你们就是为难我们,不想给我们小宝一步登天的机会,怕他以后超过你们收拾你们!”妇人瞪着眼前的弟子,一双眼睛满是怒火。

“呜呜呜,我要娶媳妇不要进宗门!”小胖子还没喊闹完就被枯瘦的汉子捂住了嘴。

“我告诉你,今天你们要是不让我儿子进宗,我就在这不走了,闹得你们天翻地覆!”汉子挑衅的道,似乎没人敢把他们怎么样一般。

进出山门的弟子通通往这边看来,甚至有几位携带家眷回“娘家”的女弟子,都用那种厌恶的目光看着那玷污宗门印象的三人。

不行,再这么下去宗门的名声都得被他们弄臭了,席姓弟子与那位守门弟子传音说了几句话。

只见后者狠狠的呼出一口气露出邪恶的笑容,他大声道:“尔等三人在我宗弟子再三警告之下仍坚持扰乱宗门秩序,在山门前作势粗鲁不堪,为维持我合欢宗名声必得惩处你们!”

说完不等哭的涕泗横流却愣住的一家三口回应袖袍一卷把他们带离了此处。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vpeitayoumeiyoujia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