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九章深夜探病的人

发布时间:2021-10-29 22:58:57

这些都是她想不明白,也很很好奇的事情,明明她探口风了许久,母亲都装做听不懂似得,推搪了过去的……听见魏秋月的问话,风二娘有些洋洋得意的望了女儿,接着阴森森的笑了出来:“永远是让她站不出来的药,此外也会让她像个傻子像的药……哈哈,叶飘玲,老娘拿你懦弱为本就心虚的魏秋月慌忙的把头低了下来,深怕母亲看出她内心的恐慌。母女二人各怀心思,谁也不知道彼此都隐瞒了多少的事情……。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深夜探病的人》精选

这些都是她想不明白,也很很好奇的事情,明明她探口风了许久,母亲都装做听不懂似得,推搪了过去的……听见魏秋月的问话,风二娘有些洋洋得意的望了女儿,接着阴森森的笑了出来:“永远是让她站不出来的药,此外也会让她像个傻子像的药……哈哈,叶飘玲,老娘拿你懦弱为本就心虚的魏秋月慌忙的把头低了下来,深怕母亲看出她内心的恐慌。母女二人各怀心思,谁也不知道彼此都隐瞒了多少的事情……。...

这些都是她想不通,也很好奇的事情,偏偏她旁敲侧击了许久,母亲都装作听不懂似得,搪塞了过去……

听到魏秋月的问话,风二娘有些得意的望了女儿,然后阴森的笑了起来:“永远让她站不起来的药,同时也会让她像个傻子一样的药……哈哈,叶飘玲,老娘拿你无能为力,可你的女儿……”

说完,不由得露出一个阴沉的笑容,那胖胖的脸抖一抖的,看的魏秋月也有些心惊胆战。傻子的药?那不是——

本就心虚的魏秋月慌忙的把头低了下来,深怕母亲看出她内心的恐慌。母女二人各怀心思,谁也不知道彼此都隐瞒了多少的事情……

养心苑得知魏倾心昏迷不醒的消息时,瘫痪在床的老人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被人抬着来了晚心阁。

晚心阁中,叶飘玲在照顾着昏迷不醒的魏倾心,眼睛红红的望着床上还昏迷不醒的女儿。身侧的魏云则像个小丫头似得,时不时的给叶飘玲递杯水,递块毛巾,时而还嘘寒问暖,担心的不行……

目光又望着床上那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儿,不得不说魏倾心近段时间的运气真的是有点背,腿上的伤都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这又莫名其妙的昏迷了,别说飘玲受不了这个打击,就是魏云也有些受不了。

回神,接过叶飘玲手中的毛巾,转身看着被人抬进来的人,儒雅的脸上竟是震惊,不由得惊讶出声:“母亲,您怎么来了啊?”

赶紧放下手中的毛巾,帮忙把母亲从担架上放在了软塌上,软软的躺着。

“还没有清醒吗?梁太医没有去请吗?”望着越发消瘦的孙女,老人越发的心疼,急急的开口。

“找了,梁太医说心儿是受了惊吓,进入假死状态,至于什么时候醒来,他也不知道……”开口的是叶飘玲,说完也嘤嘤的哭泣了起来。

这症状极像金国的密门药,专门给皇室那些不听话的人吃的,解药是有,却一时半会拿不到。她身为金国公主,自然是知道这种药的。

她已经修书给了父皇母后,希望他们尽快的把解药送来。没错,这种假死的药,解药是有,却只有金国皇室才有。

梁烨虽是金国人,却配不出这样的解药来。最气人的还是这门禁药的药效只有七天,要是七天后,没有解药的话,那她的女儿……

必死无疑。

叶飘玲不敢想下去,要是心儿出事了,她还能不能继续活下去?偏偏金国皇室的事情,她又不能和她们说太多,唯有独自悲伤、担忧和害怕……

“我苦命的孙女诶……”听到连梁太医都没有什么办法,老人也伤心的哭了出来。

老人一哭,她身边的方嬷嬷,还有本就泪水没擦的叶飘玲、以及魏倾心的几个丫头都哭的稀里哗啦。晚心阁里哭成了一片,场面极为壮观……

魏云见到这,完全就不知道该安抚哪个,才能让几人停止哭泣。头疼的魏云,不由得递了个眼色给王治,一群女人一起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魏倾心已经死了呢。

他走到叶飘玲的面前,先是把叶飘玲抱到旁边去,好说歹说才让她停止了哭泣。转身,又走了毁了,跪在母亲的身边,好不容易才劝服老太太回了养心苑。

当魏云再回到晚心阁时,叶飘玲已经在软塌上疲惫的睡着了,也是,现在的她还是个孕妇,本就嗜睡,这两天累惨的她,还怎么熬得住?

魏云把人抱回了安心苑,既然睡了,就让她好好的歇息会。他可不想女儿好起来,他的妻子又倒下了……

夜渐渐的深了,一席黑衣的男子几个利落的起落,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魏府的晚心阁房顶上。

“守着!”男子说完,跳了下去,然后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了那个躺在床上的人。

走近,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这才短短十多天不见,她已经瘦得脸颊尖尖,本就小巧的脸颊,越发的小了。

男子冷意的眼中极快的闪过一抹心疼,弯下身子强力的掰开她的嘴,把一粒黑乎乎的药,喂了进去,可偏偏魏倾心就像是有意识似得,他放进去几次,她就退出来几次。

本就脾气不好的男子,俯身,蛮横的用嘴吹了进去,并且还在她耳边低声恐吓:“魏倾心,听说你见过北辰墨就变成这样了?你难道不该和本王解释解释?”

被强力灌了药的魏倾心,不知是药太苦,还是她的嘴太干,竟然难受的渴了起来:“咳咳……”

男子冰冷的眼中极快的闪过一抹笑意,然后在魏倾心醒来之前,便消失在眼前。若是细细观察的话,定会发现房间里还有一股极淡的薄荷气息,淡的风一吹便消失不见。

缓缓睁开眼的魏倾心,知道这是她的晚心阁后,放下了心。黑而亮的眼中还有一抹困惑,她感觉她睡了很长的一觉,不仅累,还很虚弱。努力了几次,才疲惫的爬了起来,仰着头朝外喊了起来:“秀玉?”

可喊了几声,竟累的她又倒在床上。她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身上那么的软?

“师父?你怎么来了?”抬头,望着一身黑衣的男子,认清楚这是谁之后,魏倾心有些震惊。

暗夜则端了一杯水,扶着她喝下,看着她脸色惨白的样子,难怪主子要亲自来了,就这幅模样怕是从阎王手里夺下来的吧。

只是,主子为什么不告诉她,暗夜想不明白。

“你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吗?”暗夜没有说的是因为她突然的病倒,他差点被主子拆骨。

魏倾心喝了水,嘴巴里面没有那么干涩,摇摇头,表示不知,她不就睡了一觉?

“你昏迷了四天四夜。”说完,暗夜都不想理她了,她倒好昏迷不醒,魏府的人都快为了她崩溃了。

什么?昏迷了四天四夜?她一直以为是睡了一觉……

望着师父,想说这不可能,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昏迷那么久?可望着师父那张冷冽的脸庞,她就知道师父他没有撒谎骗她的理由。难怪她会这么的虚弱,难怪她嘴巴里什么味都没有,不,其实还有股很苦的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母亲她们喂她的药?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iehuochongshengzhanwa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