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55章 结果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24

“凉王府存陈州存,凉王府灭陈州灭。这话,也仅有他敢说。”邢琰语气里难掩笑意,听上来似除了几分骄傲。铜雀台诧异道:“王爷既想器重此人,何不去青松馆给他赎身?”白荼确实令他吃惊。可这样一个很难得人才,迄今还被困于青松馆,他产生怀疑是有严禁已的苦衷。若有铜雀不解道:“王爷既想重用此人,何不去青松馆给他赎身?”。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55章 结果》精选

“凉王府存陈州存,凉王府灭陈州灭。这话,也仅有他敢说。”邢琰语气里难掩笑意,听上来似除了几分骄傲。铜雀台诧异道:“王爷既想器重此人,何不去青松馆给他赎身?”白荼确实令他吃惊。可这样一个很难得人才,迄今还被困于青松馆,他产生怀疑是有严禁已的苦衷。若有铜雀不解道:“王爷既想重用此人,何不去青松馆给他赎身?”。...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凉王府存陈州存,凉王府灭陈州灭。这话,也只有他敢说。”邢琰语气里难掩笑意,听上去似还有几分自豪。

铜雀不解道:“王爷既想重用此人,何不去青松馆给他赎身?”

白荼确实令他惊讶。可这样一个难得人才,至今还被困于青松馆,他怀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若有凉王府出面替白荼摆平,白荼心中感激,岂不是更忠于凉王府了。

“你以为他今日所作所为是为何?”邢琰突然笑问道。

铜雀被问的一愣,今日不是那范冒带头闹事么?白荼处理得宜,也安抚了工匠么,他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请王爷明示。”

邢琰轻笑道:“用人心存疑,不得善用。他对本王并非信任,本王又如何能得他忠诚?

此人心思缜密才思敏捷,加以善用,一人抵十,可若不得善用,便会自损一千。此事不急,待到水到渠成之时,他自会心甘情愿为本王效力。”

铜雀垂首道:“王爷英明。”语气里已满是认同。

其实在前一天,铜雀对白荼还怀疑非常,他并不认为那个油嘴滑舌之人会有什么过人之处,甚至暗暗觉得王爷将如此重要的刻印之事交给此人,太过冒险。

可经过范冒一事,他对白荼看法改观不少。王爷这识人辨物的本事,果真是从不会出错的。

*

彼时斐搁院,工匠们听了白荼一席话,都沉默不语,可白荼知道,他们心里是认同的。

若是没了凉王府,陈州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若凉王府在刻印国策上出了问题,朝廷怪罪,凉王手握重兵又怎肯坐以待毙,到时候,说不定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相比起来,唯有国策刻印顺利,让朝廷找不到话说,陈州才可能安然无恙。

“好了,时辰不早了,各自忙去吧。”白荼最后道。

工匠们还有些恍惚,抬头一看,日头已经当顶,早就过了巳时。大家彼此看看,有人带头离开,陆陆续续的越来越多的人跟上,却是已经忘了适才的怨气。

范冒几乎是走的最早的,可依旧抵不过被秦保唤住。

他讪讪来到秦保跟前:“秦管事,小的这……您看这一上午就没了,还有工累着……”

秦保厉声道:“胆敢藐视王府规矩,此罪不可不惩,随我去审理所领罚去。”

审理所乃王府刑法审理之处,送去审理所的,轻则皮肉之苦,重则性命不保。范冒虽知自己犯的事儿不足以丢命,可皮肉苦也是难受的。

他惶惶跪下求饶道:“还请秦管事饶了小的这一次,小的以后一定严守王府规矩,发誓再也不犯。”

秦保冷着脸毫不心软道:“坏了规矩便是坏了规矩,我身为大总管,有人坏了王府规矩,我岂可不罚?今日我若对你网开一面,那日后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要网开一面了?”

范冒这才后知后觉的怕起来,王府规矩森严他是清楚的,他连连磕头求饶道:“秦管事,小的知道错了,小的也是受了杨管事的挑唆,这才犯了错事,还请秦管事念在小的是初犯,饶小的这一次。”

“杨万有?”秦保眉头蹙起来。

“正是正是,是他昨夜找了小的,说了诸多白管事的坏话,小的也是糊涂,没禁住挑唆,就……就着了他的道。”

秦保眉头紧拧,越发厉色道:“受人挑唆,罪加一等。这审理所的罚你也别领了,回去收拾东西,王府不留你这样的人。”

范冒急的大呼:“秦总管,秦总管,小的知道错了,求您再给小的个机会,小的宁愿去审理所领罚,您也知道小的家上有老下有小,若是没了营生,一家几口子可都得饿死啊。”

他见白荼立于一旁,又赶紧对着白荼跪道:“白管事,是小的不自量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小的一般见识,请您给求求情,小的真的不能离开王府啊。”

白荼在他朝着自己跪的时候就立马侧身让开了,他也不过是个低贱草民,受不得这样的大礼。

不过范冒确实不能离开王府。

他来到秦保跟前道:“眼下正是用人之际,范冒也是肩负要任,一时半会儿要找合适人选也不容易。

何况他也是王府多年的老工匠了,本来这些匠人都人心惶惶的,这时候再将老人撵走,恐令人寒心。不如罚一罚便过了,秦管事以为如何?”

秦保看了白荼一眼,沉吟良久,才道:“既有白管事替你说情,那不撵出府也可,这刻印乃是体力活,我便只罚你两月工钱,只望你记得这次教训,用心做事才好。”

范冒喜的连连磕头:“一定一定,多谢秦总管,多谢白管事,小的一定用心做事,那小的就先退下了。”

似生怕被反悔似的,得了允许后,范冒脚下生风跑的飞快。

匠人们都走完了,白荼与秦保进了斐搁院,小厮送上了茶水和点心,二人这才安心的坐下吃茶。

“秦管事是想问,我为何要挑起工匠的怨气。”白荼笑道。

秦保哈哈一笑,“起初我确实是怀疑过白掌柜,也不知你是有意无意,不过听了你后面一席话,我却是明白了。

工匠们对凉王府心存怨怼,就算今日不说,日后也有机会迸发,届时更耽误事儿。

可今日当众挑明了,白掌柜又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工匠们不再对凉王府心存芥蒂,虽不一定能一劳永逸,但确实解决了日后隐患。白掌柜思虑甚远,秦某实在佩服。”

白荼吃了满嘴的点心,嘟哝道:“秦管事可莫要谦虚了,你三言两语就让范冒供出了那挑唆之人,不用审也不用逼,姜还是老的辣啊。”

“你这白脸唱的也甚好,范冒对你感恩,又是王府老工匠,能起带头作用,工匠们岂不是对你心服口服了。”

“彼此彼此。”白荼哈哈一笑,喝下最后一口茶,起身拱手道:“我还有事要找王爷,就先走了。”

秦保也跟着起身,“我也得去找这始作俑者算算账了。”

二人作别,白荼去了承心殿。

他现在身上好歹挂了个书童的差,平日得空的时候,会晒晒书,或者就去王爷身边磨墨,总之也没约束他的行动,那承心殿更是他想去便去。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