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54章 显威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24

传统宋字刻工,大都都是熟能生巧练来的,只需比着板样字雕刻就够了,可这也容易让字失了活性,一板一眼,远倒不如手写的活泼生动。范冒技艺虽精湛,可太过讲求技巧,铭刻是挑不出毛病,然太过死板,看不出变化,白荼的铭刻却是公整里透着变化,起刀收刀各有相同。范冒技艺虽高超,可过于讲究技巧,刻印是挑不出毛病,然过于呆板,看不出变化,白荼的刻印却是工整里透着变化,起刀收刀各有不同。。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54章 显威》精选

传统宋字刻工,大都都是熟能生巧练来的,只需比着板样字雕刻就够了,可这也容易让字失了活性,一板一眼,远倒不如手写的活泼生动。范冒技艺虽精湛,可太过讲求技巧,铭刻是挑不出毛病,然太过死板,看不出变化,白荼的铭刻却是公整里透着变化,起刀收刀各有相同。范冒技艺虽高超,可过于讲究技巧,刻印是挑不出毛病,然过于呆板,看不出变化,白荼的刻印却是工整里透着变化,起刀收刀各有不同。。...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传统宋字刻工,大多都是熟能生巧练来的,只需要比着板样字雕刻就够了,可这也容易让字失了活性,一板一眼,远不如手写的生动。

范冒技艺虽高超,可过于讲究技巧,刻印是挑不出毛病,然过于呆板,看不出变化,白荼的刻印却是工整里透着变化,起刀收刀各有不同。

张良一席话,其他人也皆是赞同的点头,会刻容易,刻好也容易,然刻出灵活而让人忽略掉这只是一张依葫芦画瓢的刻板,就没那么容易了,这讲究的不仅是手法技巧,更多的是心性和悟性。

只可惜是个半成品,故而这宋板,确实是范冒更胜一筹的。

范冒听完这席话,脸上露出喜色,宋字于他,毫无难度可言,他甚至不需要仔细读稿,一笔一划,早就熟于心中,哪怕说他少了字的活性,可于刻印来讲,这非什么大事。

至于篆体,他本就擅长刁钻字体的雕刻,自然也是更自信的。

只见张良又拿起范冒篆体刻板,与其他四人细细看过之后,又取了各自意见,最后总结道:“手法灵活,如此刁钻字体,却并未缺横少勾,字体也未损,虽偶有弧线不够平整,但整体而言,已是难得。”

他又拿起白荼的篆体刻板,五人对着光线细细看过一阵后,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

张良惊的更是合不拢嘴,他自己也擅刻,可他却没这个自信能将刁钻篆体雕刻到如此细微地步,如同名家手写一般。

他举着刻板对着众人激动道:“此刻板,乃是我所见之最。

雕刻看不出任何刀工痕迹,一提一顿,古拙多变,曲笔弧线,体正势圆,厚重沉着,点画直画弧画一刀完成,角弧圆弧更是搭接自然不露痕迹。且,这是一张完整刻板。”

周围全是这行高手,听到张良如此高的评价,都纷纷往前凑。

“看看,递过来看看。”人群中有人喊道。

张良看了秦保一眼,秦保微笑示意,张良遂将刻板传递过去,片刻后,人群中惊叹声起。

范冒没看到实物,可从众人表现中他就知道,自己一定悬了,他不死心,挤进人群将白荼的刻板夺过来,这一看,却是脸色难看之极。

他也懂,张良说的,并无错。这不仅是一张完整刻板,还是一张精品刻板。而他的半成品与之比起来,就显得粗糙多了。

范冒一向是自诩手艺精湛的,旁人会刻的他会,旁人不会的他也会,这也是他心高气傲的原因,是他真有功夫。

可白荼的这张刻板,却让他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虽然宋板白荼并未刻完,可难度更大的篆板他却刻完了,且工艺精湛。

两相比较,谁优谁劣,一目了然。

这一刻,范冒知道,自己真的输了,并且他也知道,他心里,是输的心服口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他真的比不过。

秦保见此情形,心下的石头终于落了地,适才他一直提着心,生怕白荼被比下去,毕竟这范冒也是凉王府的老工匠了,实力不低。

若白荼真的输了,年纪在那儿摆着,也不算丢人,难的是,他怕白荼丢了这督刻的差事,那就没法儿跟王爷交代了。

想到这里,秦保不由得感慨,王爷果真眼光独到,他起先没明白王爷用意,现在却突然明白了,这白荼,当真是深藏不漏啊。

范冒知道自己输了,虽然面子上过不去,可他更明白,输不起更丢人,遂来到白荼跟前,拱手恭敬道:“日后白管事让范冒往东,范冒绝不往西。”

白荼不在意的拍了拍范冒的肩膀宽慰:“言重了,不过是比试切磋而已,无需挂怀。”

范冒心中感动,这若是遇到个咄咄逼人的,那他今日只怕要被撵出王府了。

其他闹事者见状,也纷纷上前道歉,白荼一一受了,最后站在人群中央大声道:“若今日你们都服,那日后咱们就好好做事儿,有话好说。

刻印国策非儿戏,错上一丁点儿就可能惹来杀身之祸,更何况年底就要完工,时间更是紧迫非常,需得大家重视,如若不然,连累了家人,可就无处哭了。”

最后一句,却是警醒非常。

众人心中皆是一骇,都明白这言下之意为何,有人甚至已经面露骇色。

白明坊主分明已经提醒过他们,这之中有不少人本来都打了退堂鼓,可他们抵不过凉王府的亲卫兵,大多都是昨日被连逼带诱来的。

群恐更恐,人群开始嘀咕,渐渐喧哗,最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反驳道:“我们并非自己愿意来,是被凉王府亲卫兵逼迫而来。”

“是啊是啊,此事与我们何干?”

“我们要回去,放我们回去。”

喧闹声越来越大,人群躁动不安,大有失控之势,秦保赶紧让小厮悄悄去找戴忠,以防待会儿闹事才可压制。

他这边急的不行,白荼那边却一副泰然自若,直到有人集结并作势要离去的时候,他才站在了花台之上,也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瓷瓶,往地上用力一扔,“砰”的一声,声音尖锐刺耳,所有喧哗之声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众人皆望着他。

白荼站于高处俯视着大家,声音平缓道:“你们之中,有多少是世代生于陈州?”

工匠们面面相觑,不知为何有此一问。

“那我换个法子问:你们之中,有谁是七年前才到陈州的?”

等了片刻,人群中四处依稀传来几声附和。

白荼点了点头,正色道:“你们之中,大多都是陈州老一辈的,甚至更多是几代人都居于陈州,那么我问,从前的日子,和现在的日子比,孰好孰坏?”

众人虽不解他这话用意,可心知他这话的答案。

从前的陈州,地处边境,在贪官和夷国的内外双重压迫下,老百姓的日子水深火热苦不堪言,无数人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还要担惊受怕被夷国抢人。

若说日子从何时开始变好的,还是凉王到了陈州之后,是凉王带领着将士第一次将蛮夷击退,此后几年,也一直保护陈州不被蛮夷侵犯。

是凉王给了陈州安宁,自凉王治理陈州之后,老百姓有富粮,有衣穿,不必担惊受怕,日子与从前比天差地别。

工匠们都沉默了,虽然在老百姓的传闻中,凉王冷血无情杀人如麻,可也是凉王护了陈州百姓安宁,这点毋庸置疑。

陈州百姓无人敢质疑凉王,他们不仅畏惧,更崇敬。

白荼见状,义正言辞道:“你们都只道凉王杀人如麻冷血无情,却忘了若非王爷在战场上披荆斩棘,你们也不会有现下的安宁。你们更没看明白,一旦王爷失势,陈州的好日子,将不复存在。

刻印国策,是凉王府的事?不,这是整个陈州的事,你们需得认清这点:凉王府存陈州存,凉王府灭陈州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为一体。”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