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51章 孤舟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23

白荼向来起的晚,再加之昨晚睡的晚,又没了牛四叫,这一觉是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过来看见周围很陌生的环境,愣了几个神,才忆起时下的处境。再仔细一看时辰,急的一咕噜爬出来。匆忙穿好衣服,白荼抱着昨晚的成果就奔出房间,一打开门就被左右二人吓了个猝还来防,定眼一匆忙穿好衣服,白荼抱着昨夜的成果就奔出房间,一开门就被左右二人吓了个猝不及防,定眼一看原来是两个丫鬟,一个手里端着盆,一个手里提着食盒,显然是来给他送洗脸水和早饭的。。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51章 孤舟》精选

白荼向来起的晚,再加之昨晚睡的晚,又没了牛四叫,这一觉是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过来看见周围很陌生的环境,愣了几个神,才忆起时下的处境。再仔细一看时辰,急的一咕噜爬出来。匆忙穿好衣服,白荼抱着昨晚的成果就奔出房间,一打开门就被左右二人吓了个猝还来防,定眼一匆忙穿好衣服,白荼抱着昨夜的成果就奔出房间,一开门就被左右二人吓了个猝不及防,定眼一看原来是两个丫鬟,一个手里端着盆,一个手里提着食盒,显然是来给他送洗脸水和早饭的。。...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白荼一向起的晚,加之昨夜睡的晚,又没了牛四叫,这一觉是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来看到周围陌生的环境,愣了几个神,才想起当下的处境。再一看时辰,急的一骨碌爬起来。

匆忙穿好衣服,白荼抱着昨夜的成果就奔出房间,一开门就被左右二人吓了个猝不及防,定眼一看原来是两个丫鬟,一个手里端着盆,一个手里提着食盒,显然是来给他送洗脸水和早饭的。

白荼连连作揖道谢,胡乱抹了把脸,又让把饭菜先留着,然后匆匆跑去承心殿。

虽然早有心里觉悟,可来到承心殿外,白荼还是止不住的心虚,倒是守卫笑着道:“王爷说了,白先生来了直接进去便可,无需通报。”

白荼忽略掉那眼神里的几分异样,深吸一口气,一脚跨进大殿。

承心殿还是一如既往的只有几个侍立的仆从,护卫在角落站着。白荼问过秦保,知道这人叫铜雀,自王爷来了陈州后,就一直是贴身护卫。

偌大的殿宇显得有些空荡荡,看着正中央那个伏案的人,白荼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幅画,就像是无垠江上被浓雾笼罩的一叶偏舟,看不清,摸不着,空旷又孤独。

其实也难怪话少,周围能说上话的就没几个,话怎么不少呢。

白荼径直上前,捧着册子道:“启禀王爷,草民昨夜熬了一宿,一切事宜安排皆已拟定,请王爷过目。”

一边说一边来到案桌前,将册子轻轻搁下,又一想,如昨日那般站在了案桌一侧,若再换身儿衣裳,倒还真像个书童了。

“睡好了?”耳边突然传来淡淡的问声。

白荼嘿嘿讪笑道:“草民为王爷办事那必须得尽心尽力,晚点儿睡不碍事儿,王爷无需担心。”

“多话。”邢琰冷冷的撂了句,然后拿起册子仔细的翻看。

白荼侧目一瞧,看出这话只是随口一说并未真正指责,他偷偷一笑,从某方面来讲,这王爷其实也挺好相与的,也不似传说中那般真的冷血无情。

“王爷觉得如何?”他见册子被翻的差不多了,试探问道。

“可行。”邢琰放下册子,语气虽淡,但话里已是认同。

白荼面上一喜,“那草民现在就去找秦总管,时间不多不宜再耽搁了。”

邢琰淡然的换了个舒服的坐姿,“不急,工匠未齐,磨墨。”

白荼迟疑了一瞬,才呵呵道:“王爷名扬天下,工匠们一定会回来的。”

邢琰抬头看着他,似笑非笑:“本王已经命人去找,不计手段,如何不回?”

白荼眨巴着眼:“王…..王爷您是迫不得已,非常时期非常手段,百姓们会理解的。”

“这还得多亏了这白明坊的坊主,只一张纸,就能让本王变得臭名昭著,本事不小啊。”邢琰笑意更深,拿出一张纸摆在桌上,正是白明坊印。

白荼瞥了一眼,笑容僵硬,“这……这白明坊,草民也听过,大抵是……”

“事出有因?”邢琰直直的盯着他。

白荼咽了口口水,干笑点头:“大抵是事出有因,既然工匠能找回,那便是最好的,王爷放心,草民既得您信任,那一定肝脑涂地不负王爷所望。”

“你字识的如何了?”邢琰忽然问道。

听上去很是随意,白荼却心中一跳,怔了怔才笑道:“草民自得了王爷您的教诲,日夜不停习字,近日觉着长进不少,王爷若是得闲,不妨考考草民。”

邢琰举着笔,白荼会意,拿起墨锭就一阵可劲儿的磨。

殿内很是安静,只有偶尔的磨墨声和书页翻动的声音,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突然,“咕~~”的一声,偌大安静的殿堂响起一声怪异的声音。

白荼抿了抿嘴,不着痕迹的往边上挪了挪。

“咕~~”

声音再起,白荼悄悄往旁边瞄了一眼,然后眼观鼻观心,越发恭敬的垂首数起脚面纹路。

邢琰嘴角不由得一扬,手上的折子看的更仔细了。

过了正午,白荼与秦保商量了工匠安排等事宜,又将刻坊重新布置了一番,共计四百八十人,其中写样二十名,刻工一百五十名,印工六十名,装订五十名,又有制墨、走墨、上板样、裁纸、打纸衣等共计二百人,悉数安排完,便只等匠人入府。

而负责去找人的戴忠常淼,也是办事极快,申时刚过,便陆续领着工匠入府,秦保依次点名,竟是一人不落。

最后,所有工匠集合在斐搁院,由白荼点名,细细的说完各自分工,直忙到亥时才一切妥当。

工匠们自是听命行事,可这上面的管事,对这突然出现发号施令的人却疑惑非常,自然不服气的也多。

这其中,又以杨万有最为明显,原因便是,那彭七认出了白荼,正是当时说他闲话的“白管事”。

当初那事儿,后来杨万有也明白了,根本没什么白管事,是有人私闯王府。

按理讲,这白荼便是那日私闯之人,后来听说逃跑了,可为何如今却成了督刻?还要他们听命行事?

杨万有是个藏不住情绪的,心里有气,便去找秦保说论,不想秦保却将他呵斥一顿,说是身为王府管事,什么话该问,什么时候该装聋作哑,早就该学会了。

杨万有吃了个瘪,心里对白荼也就越发记恨起来,深夜后,召集了二十多个老工匠,如是这般的怂恿一番,最后一致决定必须给白荼一个下马威才行。

于是在第二日清早,白荼正带领众人敬天神祈一帆风顺的时候,二十多个姗姗来迟的工匠大摇大摆的走进斐搁院,看着甚是不驯。

昨夜白荼便提前与众人说过今早辰时会敬天神,任何人不得晚到。如今二十多个人如此明目张胆的用行动来反驳他,这显然是故意给他难堪。

底下已经有人小声嘀咕,白荼回头一看,虽然面孔不甚熟悉,可他知道,大多都是王府的老工匠,也只有这些人才会自视甚高,那些新来的工匠,多是听话。

他并不理会,领着其他人依礼拜了三拜,然后开始训话。

其实训话的事,本来该这王府的主子来的,可这事儿最后交到了白荼头上,他没得法,只能顶着各种异样的眼光自己上。

白荼知道自己出现的突兀,也知道在这些人眼里,他不过就是有凉王庇护而已,可他也不是那拘小节的,自然对那些眼光恍若未见。

然有些事可不计较,有些事却非得重视才行。

譬如这一群明显要给他下马威的人。

今日若是不驯的这些人服服帖帖,日后出幺蛾子的多了去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