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47章 身份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21

白荼正心里寻思着,前面突然间响了一声豪无起伏不定之音:“带他去书房,这府内的书许久无人日常打理,是时候重新整理翻晒一番了。”身侧的小厮应了“是”,走到白荼身边,垂首轻声道:“请随我来。”白荼怔了怔,果然让他当书童?凉王府的书房他也眼界过,里面的藏书没身侧的小厮应了“是”,走到白荼身边,垂首低声道:“请随我来。”。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47章 身份》精选

白荼正心里寻思着,前面突然间响了一声豪无起伏不定之音:“带他去书房,这府内的书许久无人日常打理,是时候重新整理翻晒一番了。”身侧的小厮应了“是”,走到白荼身边,垂首轻声道:“请随我来。”白荼怔了怔,果然让他当书童?凉王府的书房他也眼界过,里面的藏书没身侧的小厮应了“是”,走到白荼身边,垂首低声道:“请随我来。”。...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白荼正在心里琢磨着,前面忽然响起一声毫无起伏之音:

“带他去书房,这府内的书许久无人打理,也是时候整理翻晒一番了。”

身侧的小厮应了“是”,走到白荼身边,垂首低声道:“请随我来。”

白荼怔了怔,果真让他当书童?凉王府的书房他也见识过,里面的藏书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这得翻晒到什么时候?

转念又一想,这还不是最打紧的,现在关键是,王爷铁了心要将他留在王府,或者说,留在身边啊,看这态度,根本没什么回旋余地了。

白荼是纳闷儿极了,犹豫了一瞬,又问道:“王爷,草民初来乍到,府内书册珍贵非常,不知可有人指点一二?”

邢琰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冷淡,却并不言语。

白荼忍不住翻了翻眼皮,这是无声的告诉他:没有。

他心里开始算计,一趟至多三十册,就打一万册来估,全部搬出去他得跑三百三十趟,这来回就是六百六十趟。

这是想让他以身殉职啊,就算要他小命,也不必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吧。

白荼心里鄙夷,面儿上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邪问:“承蒙王爷看重,草民领命,只是不知这借用王府护卫,草民该找谁人?”

等了片刻,也未闻反应,显然又是无声的拒绝了。白荼不死心的再道:“草民人单力薄,凭一己之力实在费时,又不敢耽误王爷的事儿,不知王爷可否准许草民借用些王府的人。”

邢琰终于停下手头的事,略作思考后,淡淡道:“不急,府内也就十来个书房,你在今夏晒完即可。”

今夏…白荼嘴角一阵抽搐,十来个书房,少说也有十几万册,这都快七月了,至多九月就要入秋,这可真是够“宽容”的。

他脸上勉强挤出个笑来:“王爷可真是厚爱,这又是运书又是督刻又是当书童的,草民受宠若惊,只是不知这工钱是王爷您给定,还是草民去问秦管事?”

邢琰却一副被提醒的模样,问道:“本王倒把这事儿忘了,昨夜秦保已经将工匠名册送去了黑明坊,这人员分工安排、日程计划,你可拟好了?”

白荼心里那个火啊,蹭蹭蹭的就往上冒,他是有分身不成?这事儿一件件的安到自己头上,他还不是凉王府的奴才呐。

也不知突然哪儿蹦出来的底气,他咬了咬牙,仰着脖子硬气道:“王爷,草民虽身份卑微,可也是老实交税安分守己的靖国百姓。

能为王爷效犬马之劳本是草民之荣幸,万死不该辞。可做王爷的书童,却恕草民不能从命,草民非凉王府的奴隶,王爷您若真要将草民留下,那与外面的乡绅恶霸强抢民女有何区别?”

“本王何时说过要将你留在府内做奴隶?”

本以为会惹怒了这位爷,没想到后者只是淡淡的这么一问。

白荼有些摸不准,想了想,语气缓和了些,“可王爷您给草民安排的这些事儿,草民做不来啊。”

邢琰眼神一凛,语气冷冽的如腊月寒冬,“如此说,你是在戏弄本王了?万死不辞?你可知道,戏弄本王是何下场?”

“草民不敢。”白荼听出话中的寒意,忙不迭的垂首否认,“草民怎敢戏弄王爷,实在是草民分身乏……”

“既如此,那便去罢。带他去书房。”最后一句却是对小厮说的。

一旁候了许久的小厮,听出王爷对此人的态度,刚还以为一准成为王爷身边的红人,现在看来,不过是个打杂的,遂语气也不再友善,催促道:“走吧,赶紧的。”

“王爷,今儿才下过雨,今日不合适吧?”白荼最后挣扎,却只换来一室沉默。他等了片刻,终于还是死心,无奈的跟上了小厮的脚步。

正走出大殿门口的时候,却看到那冷面护卫迎面而来,白荼瞄了一眼,忍不住心中腹诽,果真是人以群分,凡跟那位冷峻王爷呆在一处儿的,全是一个德行。

正要收回视线,却被那护卫一瞥,白荼心中一动,为何这人看自己的眼神如此怪异?正待再细看的时候,护卫却已从他身侧走过,白荼想了想,觉得是自己多心了,便也没放心上,赶紧加快了步伐。

*

铜雀大步进入殿内。

“回禀王爷,白荼身份已经查明,黄册记载,此人并非良民,七年前青松馆老鸨去衙门给他做了龟奴的身份,直到现在也依旧是青松馆的龟奴。”

他顿了顿,继续道:“当年他从泉州逃荒而来,应当是迫于生计卖身给了青松馆,只是青松馆地位特殊,属下怕打草惊蛇,暂未去打探。”

邢琰停下笔,盯着一处沉思了片刻,才平静道:“他倒也说了几句真话。”

铜雀毫不掩饰的怀疑道:“他今日已经当了掌柜做了商人,早有机会替自己赎身,却迟迟不去赎身回籍,属下以为这其中必定有隐情,请王爷允许属下亲自去一趟青松馆打探。”

“青松馆背后势力众多,暂时不要惊动。”

“可是,王爷您既打算重用此人,他若还留在青松馆,这如何可用?何况此人身份成疑,属下以为还是先查清楚的好。”

对于白荼直接入王府的这件事,铜雀心里是极其不认可的,这人身份疑团重重,若是放在身边,难免惹出事端。

并且,就算要用,至少也先去青松馆赎身,才好用作己用啊。

却听王爷一副不在意的口吻道:“这事不用再提,本王自有安排。”

话已至此,铜雀也不好再说,只得恭敬应是。然他心里,却是疑惑又担心。

说实话,当初王爷看中此人时,他也惊讶非常。这白荼虽有些聪慧,然并无特别过人之处,且身份更可疑。

至于闯王府以及后来的诸多事,也足可见此人不是个安分的,这样的人,真的能纳为己用吗?

铜雀本以为知道了白荼的身份,王爷应当会改变主意,可眼下这么看,似乎王爷还有长远打算啊。

他压下心头的乱想,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既然王爷自有打算,那他只需遵命即可。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