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45章 茶馆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20

鸡啼晨起,朝霞初现,本我以为又是三日躁热,不想天却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一时间,路边小贩匆忙出摊,行人也争相躲在了就地的屋檐下。禧街的永福茶馆很难得的人满为患,掌柜赵喜站在门口望着雨水唰唰,就像是看见了银子哗哗,嘴角止忍不住的往直线上扬。“小二,再来福祥街的永福茶馆难得的人满为患,掌柜赵喜站在门口看着雨水唰唰,就好像看到了银子哗哗,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扬。。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45章 茶馆》精选

鸡啼晨起,朝霞初现,本我以为又是三日躁热,不想天却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一时间,路边小贩匆忙出摊,行人也争相躲在了就地的屋檐下。禧街的永福茶馆很难得的人满为患,掌柜赵喜站在门口望着雨水唰唰,就像是看见了银子哗哗,嘴角止忍不住的往直线上扬。“小二,再来福祥街的永福茶馆难得的人满为患,掌柜赵喜站在门口看着雨水唰唰,就好像看到了银子哗哗,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扬。。...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鸡鸣晨起,朝霞初露,本以为又是一日燥热,不想天却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一时间,路边小贩匆忙收摊,行人也纷纷躲在了就近的屋檐下。

福祥街的永福茶馆难得的人满为患,掌柜赵喜站在门口看着雨水唰唰,就好像看到了银子哗哗,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扬。

“小二,再来一壶茶。”大堂内有人喊道。

今日人多,小二忙不过来,赵喜也乐得多挣些银子,自然是高高兴兴的将茶水送上。

“我看还是不去为好,说不准呐,当年那件事儿我也是有所耳闻,惨呐,真的惨。”

茶馆最是闲话多,赵喜耳尖,听到这么一句莫名的话,心就被勾的痒痒的,一面放下茶壶,一面问道:“几位客官这说的是哪茬儿?”

一桌四人,都穿着麻布短衫,看模样像是做工的人,四人也不避讳,其中一络腮胡子道:“七年前钦天监那场……”他手在脖子上比了比。

赵喜也有些见识,立马儿就知道说的是何事了,赶紧挨着坐下,低声道:“怎的?当年那件事,朝廷下令不准百姓们议论,好些年没听人说起过了。”

开了这么多年的茶馆,直觉告诉他,这里面肯定有大文章。

络腮胡子神秘兮兮的道:“白明坊该知道吧?”

赵喜惊的眼睛一瞪,但凡是与白明坊有关的,那定不是小事,他忙不迭的点头:“知道知道,上次白明坊印出来的时候,还是侯蔡文那事儿。”

络腮胡子朝其他三人看了看,“果真是不知情的,看来这次是盯准了咱们。”

赵喜好奇极了,催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莫非你们又收到了?这次是为了何事?”

另一干瘦的中年男子开口道:“昨夜收到的,说的自然是现在陈州最大的事。”

赵喜略一想,现在陈州最大的事,也只有凉王府那件了,他惊的合不拢嘴,“莫非……白明坊这次盯上凉王府了?”

四人都是沉默,却是默认了。

赵喜呆了呆,又困惑道:“白明坊专门惩奸除恶,可凉王在陈州也没传出过恶待百姓的事,只除了一件…有那方面的喜好,莫非说的这事儿?”

其他四人显然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却是摇头,一胖子压低声音道:“是凉王与京中的关系。”

话虽点到为止,赵喜却明白了。

陈凉王手握重兵,又是先皇爱子,前朝时候就拥戴众多,如今虽然更迭两朝,但凉王在朝廷中的影响力,不减反增。

藩王若权利过重,没有哪个皇帝能睡的安稳,这是所有人都懂的道理,老百姓心里也多多少少会暗自揣测,陈州将来到底是会在凉王的庇护下欣欣向荣,还是会陷入万劫不复。

然这事儿与当年钦天监的事又有何联系?

赵喜想不通这其中关系,又抵不住心中好奇,起身给四人各倒了一杯茶,笑着又坐下:“今日这桌茶我请了,几位倒是与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人一听能免了茶水,顿时就高兴了,反正这事儿也会传开,他们不说也会有别人说,络腮胡子便开口道:

“朝廷与凉王的关系你也晓得,布政使在陈州的这两年,没少与凉王暗中较量,只是他们咬不动这块硬骨头。

那国子监经厂上千人,专门负责刻印,为何这次国策不交给在京中的国子监,反而让凉王负责?

你可知道当年钦天监那场冤案,连皇后和太子都没逃过被废,那些工匠何其无辜,却还是被满门抄斩,这背后真相如何不清楚,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若凉王府刻印国策有误,不仅凉王有罪,其他相关人等都得获罪。”

赵喜听到这儿就全明白了,看着四人道:“你们是要去凉王府参与刻印的工匠?”

四人皆是点头,胖子蹙眉道:“本来这是个肥差,我等能遇到这么好的事儿,也是祖上烧高香了,可若真如白明坊所说,这无异于拿命去赌啊。”

一直未开口的年轻工匠这时候说话了,不过意思却是与其他三人相悖的:“这也只是猜测,若刻印国策真是圈套,凉王怎会不晓得?知情又怎会甘愿接下?”

干瘦男子立即反驳道:“听说是太后懿旨,能不接么?不接就是抗旨。何况白明坊何时出过错?既有白明坊印,那说明这事是真的八九不离十了,反正我是不打算去了,我还想留着命照顾老母妻儿。”

胖子和络腮胡也认同的微微颔首,年轻的则抿着唇久久不语。

赵喜震惊良久回神,拍了拍旁边干瘦男子的肩膀,叹道:“平平安安就好哦,几位客官慢聊,我去看看别处了。”

*

雨一直下,直到快午时了才小了些。秦保撑着伞在斐搁院门口焦急张望,直看到雨中一小厮奔来,赶紧招手道:“快点快点……”

小厮浑身湿淋淋的,显然是在雨中跑了许久,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摇头道:“没来,门口没有人,告示四处都贴了,也敲了锣。”

秦保眉头一蹙,一面进院一面道:“雨下的大,再等等,下午看看情况再说。”

小厮殷勤的接过秦保手里的伞,仔细的给撑着。

回到斐搁院,秦保看着空落落的偌大刻坊,又忍不住急躁起来。

本来今儿一早就将选中的一百五十名工匠名字贴出去了,那会子还未下雨,也通知了大家辰时到凉王府报道。

可这都午时了,却只来了稀拉拉四十几人,王爷下午还要与工匠们训话,可现在人齐不齐秦保都难以保证。

正愁着,互听一声问:“秦管事这愁眉苦脸的,是出了什么事儿?”

秦保抬头一看,脸上表情松了些,笑着起身道:“白掌柜来了,快请坐,可叫秦某等久了。”

白荼歉意的拱手:“不知秦管事一早等着,莫怪莫怪,上午雨势太大,偏巧马车又坏了,不得不等着雨小些了才出门。”

秦保不在意的摆手,请白荼坐下:“无妨,你算是来的早的了。”

“哦?可看秦管事,似有难题啊?”

秦保无奈的叹气:“一上午了,一百五十名工匠,只来了四十多人,下午王爷要当面训话,若是人不齐,我如何与王爷交代?”

“这……”白荼想了想,宽慰道:“兴许是上午雨太大的缘故,秦管事也莫太担心,这雨也渐渐小了,估计匠人们也很快会到的。”

“哎……但愿如此,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啊。”秦保看着已经外面的绵绵细雨,不安的道。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