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43章 负责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18

白荼屁颠儿屁颠儿的快速跟进了大殿,眼珠子很好奇的左右转着。殿内辉煌的历史华美,六根红漆涂金祥云雕花的柱子并立两侧,正中央的王座更是庄严神圣,仔细一看是议事的大殿。他心里暗自揣摸,面儿上规规矩矩的回到正中央跪倒,等着吩咐。左右垂手抱着一垒折子搁在桌上,又默默的的他心里暗暗揣摩,面儿上规规矩矩的来到正中央跪下,等着吩咐。。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43章 负责》精选

白荼屁颠儿屁颠儿的快速跟进了大殿,眼珠子很好奇的左右转着。殿内辉煌的历史华美,六根红漆涂金祥云雕花的柱子并立两侧,正中央的王座更是庄严神圣,仔细一看是议事的大殿。他心里暗自揣摸,面儿上规规矩矩的回到正中央跪倒,等着吩咐。左右垂手抱着一垒折子搁在桌上,又默默的的他心里暗暗揣摩,面儿上规规矩矩的来到正中央跪下,等着吩咐。。...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白荼屁颠儿屁颠儿的跟进了大殿,眼珠子好奇的左右转着。殿内辉煌华丽,六根红漆涂金祥云雕花的柱子分立两侧,正中央的王座更是庄严,一看就是议事的大殿。

他心里暗暗揣摩,面儿上规规矩矩的来到正中央跪下,等着吩咐。

左右侍立抱着一垒折子搁在桌上,又默默的退至一边。

另有人也抱着一垒书来到白荼跟前递上,白荼莫名,接过一看,最上面一本,书皮上赫然写着「国策」二字。

这是新国策。

他心里咯噔一声,手有些颤,顿一顿,才俯首羞愧道:“王爷,草民识字不多自感羞愧,王爷放心,草民一定谨遵教诲,自今日起认真习字。”

邢琰看了他一眼:“本王可不知你不识字。”

白荼露出个苦笑:“草民年幼家贫,父母又早亡,没有机会上私塾,后来为了混口饭吃,习了些简单的字,这才不至于在这行贻笑大方。王爷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草民几斤几两,草民惭愧。”

“王府有学堂,既你一心向学,那即日起每日来王府念学。”

淡淡的声音是那么自然的传入耳中,白荼心头一慌,忙不迭的道:“黑明坊的账房毛先生是位秀才,教草民识字还是可以的,不必麻烦王爷,草民跟着毛先生学便可。”

邢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既如此,带回去也无妨。”

白荼怔怔的看着手里的书,像是捧了千斤铁一样重。这不是普通的书啊,虽然是手抄本,可这是一国之法,立国之本,如此重要的东西却交到他手里,王爷此举深意让人捉摸不透啊。

他惶惶道:“王爷,草民那地儿实在简陋,放不下如此贵重的东西。”

“起刻之后,你便搬入王府,日常起居皆与工匠同行。”

起居与工匠同行?白荼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响,惊愕道:“王爷,草民……不明白。”

邢琰一边看着手里的折子,一面不急不缓的说明:“黑明坊两年就能发展到如此地步,本王对你很是欣赏,此次刻印国策,你便负责督刻事宜,府内人员你皆可调用而无需禀于本王。”

白荼错愕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急道:“王爷您太看重草民了,草民大字不识几个,黑明坊能有今日也非草民之功。草民不过是个甩手掌柜,坊内一切事宜皆是毛先生管。

况草民也不懂刻印,这事儿兹事体大,草民也有自知之明,实在难当此大任,请王爷收回成命。”

邢琰抬头,就看到一双圆溜溜的焦急双眼瞅着自己,他依旧不为所动道:“督刻一事,你与秦保商量,本王会让他一切听你。”

虽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却是板上钉钉的意思。白荼一瞬间如坠入寒潭一般,即便是炎夏也依旧觉得浑身冰冷。

督刻督刻,以监督为主,其次还得安排工匠分工,督促每日进程,并做最后检验,可谓是刻印中最高负责人。

如此重担,他怎敢挑?稍有差池,第一个出来受罪的就是他。

白荼暗暗捏了捏拳,努力平复内心的慌乱,思绪急转。

王爷为何将如此重任交到自己手上?刻印国策不可儿戏,王爷不可能不知这其间厉害。可即便如此,却还是说出了这样在任何人听来都觉得荒唐的话,为何?

难道是还在怀疑自己当初窥探到凉王府秘密,所以想他拉上船?可若真对他还有怀疑,直接杀了他岂不更省事?

白荼努力思索,忽然想起一事,心下一喜,面上却为难道:“草民这月底得去醒州,这来回一趟就是四五月,回来就是年底了,草民实在是分身乏术啊。”

邢琰终于停下手中的事,认真的想了想,最后道:“明日你便入府,刻印之事紧迫,先行拟个章程,工匠名册本王会命秦保送去黑明坊。”

“王爷......”白荼扬声悲壮道:“能替您办事,草民本该万死不辞,然此事非草民不愿,实在是草民年小又见识浅薄,何德何能担此大任?

草民本是极愿为王爷您效犬马之劳,可草民不能服众啊,惹人妒恨算计事小,让别人说王爷您用人不察,那草民罪过就大了。”

“流言蜚语不足为惧。”

“可……”白荼跪着往前挪了些,委屈巴巴的道:“督刻之责重大,不仅要独具慧眼,更要能号召百人,草民年纪小胆子也小,岂敢对那些老把式指手画脚?

何况草民说了,人家也未必就听,就算草民端出王爷您的架子,也难保不会背后给草民使绊子,草民恳请王爷体恤,若是换个草民做得来的差,草民一定万死不辞。”

邢琰看着他,“你想得个什么准?”

白荼眨巴着眼,试探道:“若是事儿办砸了......”

“提头来见。”

白荼面色一正,无比认真道:“王爷,草民这事儿做不来,您另请高明吧,或者您干脆现在就摘了草民这颗脑袋,也省的草民给您惹麻烦。”

邢琰哼笑了一声,忽然话音一转:“你敢违抗本王命令,那本王现在就能摘了你这颗脑袋。”

“王爷......”白荼磕了个头:“草民想明白了,万事开头难,虽然草民现在什么都不懂,可草民多学着些,总是能办事儿的。”

邢琰心里发笑,当真是要说些狠话这人才会听话的。他面上冷冷,又做起了手头事。

白荼悄悄往前看了看,又垂下头,恭敬道:“王爷,未时快到了,您若没有别的吩咐,草民就先退下了。”

“去罢。”

白荼起身退了几步,才转身往外走去,而脸上的表情也终于纠结的一览无遗。

怎么就遇到这事儿了呢?这可如何是好?他近乎急躁的走出了大殿。

王爷金口已开,他也没本事说服王爷改变主意,更不可能入府与那些工匠同起同住,这可真是左右为难。

白荼心里乱得很,咬牙一想,若是实在逼急了,那他只能先自保了。一面心中确定,一面走出王府。

王爷,对不住了,您若是执意如此,那也怨不得草民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