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35章 敲定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15

白荼一直到走出书房的那一刻,还敢我相信他就这么有惊无险的出了。天明白他前番吓的手都麻了,要是这位王爷真的色|性大发,就他这小身板儿,更本豪无反抗意识的余地。更何况即使他有能耐反抗意识,别个是王爷,小指头随随便便一挥就能给安个莫须有的罪,到时候也不是灭九族是何况就算他有能耐反抗,别个是王爷,小指头随便一挥就能给安个莫须有的罪,到时候不是杀头就是自个儿洗白了送上门去,光是想想都吓人。。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35章 敲定》精选

白荼一直到走出书房的那一刻,还敢我相信他就这么有惊无险的出了。天明白他前番吓的手都麻了,要是这位王爷真的色|性大发,就他这小身板儿,更本豪无反抗意识的余地。更何况即使他有能耐反抗意识,别个是王爷,小指头随随便便一挥就能给安个莫须有的罪,到时候也不是灭九族是何况就算他有能耐反抗,别个是王爷,小指头随便一挥就能给安个莫须有的罪,到时候不是杀头就是自个儿洗白了送上门去,光是想想都吓人。。...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白荼直到走出书房的那一刻,还不敢相信他就这么有惊无险的出来了。天知道他适才吓的手都麻了,万一这位王爷真的色|性大发,就他这小身板儿,根本毫无反抗的余地。

何况就算他有能耐反抗,别个是王爷,小指头随便一挥就能给安个莫须有的罪,到时候不是杀头就是自个儿洗白了送上门去,光是想想都吓人。

不过虽然虚惊一场,白荼却一点儿也不放松,保不齐这次是试探,若还有下一次呢?总不能躲着不见吧,陈州就是凉王的地盘,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啊。

他一边思索一边往外走,迎面却碰到秦保朝自己走来。

秦保见着他也并不惊讶,只是表情看上去有些怪怪的。

若是从前,白荼也想不到,可自今日后,他突然就明白秦保看自己的眼神了,还有那付媒人的事,莫非也是秦保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秦管事。”面儿上,白荼还是客气的拱了拱手。

秦保不着痕迹的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才笑呵呵的道:“白掌柜,想必王爷已经说了,送去醒州的书册,由白掌柜负责运送,白掌柜若是得空,不若等等我,我去与王爷回个话,再回来与你细说。”

白荼也正想问这事儿,索性也就直言道:“这事儿我不是很明白,还请秦管事指点迷津,王爷为何会让我负责运送?”他是真的不想接这趟苦差啊。

秦保笑眯眯的看着他,“白掌柜聪慧过人,应该能猜到王爷的心思。”

“不敢不敢,王爷心思又岂是我一个草民可以揣测的。”白荼连连摆手:“那我便不耽误秦管事了,秦管事请。”

秦保让随从之一带白荼去客堂稍坐,自己则先进院。

书房内,铜雀已经不知何时又候在了角落,秦保看到铜雀在时,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王爷,会州文州的消息已经送回来了。”秦保呈上两卷被细红绳捆住的纸。

邢琰接过,看罢后道:“摘抄一份送去给巡按御史蔡景康。”

“是。”秦保应下,迟疑了一瞬,依旧说出了心存已久的疑虑:“王爷当真要用白荼?奴才看此人心思过于活络,恐不是那么好听话的。”

邢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秦保心下一惊,忙垂首恭敬道:“奴才多嘴多虑了,王爷您选的人,定有其过人之处,奴才这就回去与他细说。”

“本王真有那么可怕?”邢琰突然没来由的问道。

秦保微微一愣,越发谨慎小心:“那是王爷您神威,奴才们打心眼儿里恭敬着。”

邢琰觉得无趣,表情又沉下来,冷冷道:“退下吧。”

“是。”秦保再作揖,恭敬退下。

出了书房门,秦保才直起腰,一边回想自己刚才的话里是否有挑的出的毛病,一边止不住的疑惑:王爷为何有此一问?

想着想着就来到了客堂,白荼正在吃着点心,见他进来,赶紧放下手里的糕点起身行礼:“秦管事。”

秦保回了一礼,请白荼坐下,然后将运送的相关事宜一一告知。

话说了一盏茶,白荼终于清楚明白了,可有一个关键问题他却想不通:“为何王爷要我亲自运送?我坊里还有个伙计,从前也是他负责运送,醒州的路线他也最熟悉,却是比我更合适,只是人还在回陈州的途中。”

秦保无奈的摇摇头:“王爷说的话,我们做奴才的都只有听从的份儿,至于王爷是出于什么考虑,却不是我们该问的,不过王爷既说了要白掌柜亲自送,那肯定有你不得不去的理由,白掌柜也无需太急,到时候自然就会明白了。”

白荼心里呵呵,不急才怪。你们是王府的奴才,我可不是,把我当奴才使唤,还不准我问个明白么。

何况他上个月才去见了陈福海,这次又以什么名义拿什么脸去见?他虽不在乎这些小节,可总得给个合理的说法儿啊。白荼直觉这次运送不会如表面那般简单。

“王爷可还有交代其他?”他又问道。

秦保想了想,该说的都说完了,遂摇头道:“没有了,最重要的是白掌柜人在,还有箱子一定不可打开。”

白荼面上点着头,心里却打着小九九,就算他没得选择要亲自去送,这一路他多的是机会开箱一看究竟,还可以保证不被察觉,毕竟他可不觉得自己是个老实人。

“那这一路往返的路资和人力,我是找秦管事支么?”白荼抛出最后一个他最在意的问题。

秦保表情一顿,王爷没说到这个细节,可这银子,若是换了其他人,谁还敢开口说银子的事儿。

何况只是路资,这人力大多还是凉王府出,开口就要银子,还这么坦荡,让秦保一时倒觉得自己不够坦荡了。

不过转念一想,既是凉王府的事,也确实不该让黑明坊出路资,遂也就应下道:“路资自然不用白掌柜出,我会给白掌柜支一百两银子。”

白荼这才稍满意了些,要他出力,总不能还让他出银子吧。

他笑的和煦:“那成。”

最后敲定了出发时间,定在这月二十七,白荼就与秦保告辞了,不过临走的时候,他想起一事,对秦保道:“付媒人的事多谢秦管事了,只是我现在还无心考虑这些儿女情长,还请秦管事给付媒人说说。”

秦保念头一转,就明白过来,高嬷嬷那边的事他多少也知道些。

他尴尬的笑了笑:“白掌柜放心,我会与付媒人说清楚的。”

白荼再次拱手作别。

回到黑明坊,牛四见他安然无恙,不禁奇怪:“莫非真是讹传?”

白荼没好气的揪住牛四的耳朵:“敢情我安然回来,还让你失望了啊?”

牛四疼的龇牙咧嘴连连求饶:“掌柜的饶命,我没这意思。”

白荼又拧了拧才松手:“看你下次还会不会说话。”

牛四摸着发红的耳朵,又惋惜起来:“那可是凉王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连皇帝都忌惮的主儿,说是凉王容貌靖国难有可比的,被他看上那也是福气。对了,掌柜的你见过,王爷到底长什么样儿?”

白荼恨恨的剜了他一眼:“把你掌柜的卖了对你没好处。”

牛四嘿嘿的吐了吐舌头,转头去做自己的事儿了。

入夜后,白荼找了毛遂,同样给他带了一塌纸,毛遂看罢后,一脸的凝重和不确信。

“你当真要走这一步?此事若稍有差错,殃及的不止你我。”

白荼正经道:“我想了许久,这一步是迟早的,我们只需抛个引子,我相信,一定会有有心之人借势而动。”

“你是指凉王府?”

白荼笑了笑,“他想利用我,我又何尝不想利用他。”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