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32章 放弃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13

李德善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特别是栽在他最憎恶的人手里,心里就更郁积了,更何况白荼最后那番话,直叫他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去。“此人不除,无法解我心头之恨。”他一咬牙道。冯奇想了想,“他敢如此猖狂,不是自恃现在的有凉王府靠山么,我会觉得现下先缓一缓,现在的都“此人不除,难以解我心头之恨。”他咬牙道。。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32章 放弃》精选

李德善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特别是栽在他最憎恶的人手里,心里就更郁积了,更何况白荼最后那番话,直叫他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去。“此人不除,无法解我心头之恨。”他一咬牙道。冯奇想了想,“他敢如此猖狂,不是自恃现在的有凉王府靠山么,我会觉得现下先缓一缓,现在的都“此人不除,难以解我心头之恨。”他咬牙道。。...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李德善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尤其是栽在他最厌恶的人手里,心里就更郁结了,何况白荼最后那番话,直叫他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此人不除,难以解我心头之恨。”他咬牙道。

冯奇想了想,“他敢如此嚣张,不就是仗着现在有凉王府撑腰么,我觉得眼下先缓一缓,现在都知道德善坊与黑明坊结怨,若他当真在凉王面前得脸,这时候出手,矛头将直指我们。”

李德善阴着脸沉默了片刻后,忽然狞笑起来:“他想左右逢源,那我就撕下他那伪善的面孔。”

“当家的有主意了?”

“回去准备五千两白银,还有我那副郭敏之的夜宴图也拿出来,明日我去拜见布政使,另你带五百两银子去见罗素。”

商贾地位低下,可若是有官家做靠山,那办起事来就容易多了,从前被白荼不知用什么法子占了先,可这次,就像他说的,聪明反会被聪明误。

翌日,李德善带着五千两银子和夜宴图去拜见候迁。

昨夜方才罚了他五百两,候迁以为李德善想送银子赎人。其实彭七到底是不是受指使,候迁心里还是有数儿的,可既然没有明确证据,他也懒得麻烦,就没深究。

然李德善开口却不提这事儿,候迁心里狐疑,面上也就先端着。

“昨夜彭七之事给大人添了诸多麻烦,他毕竟也曾是德善坊的人,做出这样的事,草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遂今日特意来给大人赔个不是。”

李德善将夜宴图展开:“这是草民无意间寻到的郭敏之真迹,草民是个粗人,留着也是白白糟蹋,听闻大人爱收藏字画,此画唯有在大人手里才不会被埋没了啊。”

候迁笑了笑,“审理断案乃本官职责所在,何敢谈麻烦二字,不过本官向来心疼这些文人古画,你既有心,那就收下吧。”

随侍默默的将装银匣子和画一同带下去。

既收了东西,那就好说话了,李德善这才露出几分困扰道:“其实今日来,草民还有一事想禀告给大人。”

“哦?还有何事?”候迁知道李德善此番前来肯定有所图,他也不说破,面上笑着等着。

“哎......大人未到陈州之前,陈州百姓过的是水深火热,凉王虽镇守陈州,可到底是战将,哪懂民间疾苦,若非大人来了之后整顿民治,我们过的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日子呐。”

候迁只微笑着喝茶,一句话也不说。

李德善瞄了一眼,又继续叹息道:“草民以为,陈州的好日子都是大人您给的,可提起陈州,谁念大人的好?说的全是凉王的功,草民就是替大人有些不平。”

候迁原本平静的面色倏地一沉:“放肆,竟然背后乱议王爷是非。王爷镇守陈州乃百姓之福,你在本官面前搬弄是非,那就是对王爷不恭,对朝廷不敬,单凭这句话,本官就可治你个斩首之罪。”

李德善面上一惊,忙惶恐道:“大人恕罪,草民说话口无遮拦,可草民所言句句肺腑,草民只是替大人感到不公,大人可知那白荼,那就是个两面三刀的,当面对大人您恭敬有加,背地里却又攀附上凉王对您不敬,实在是枉费了大人您对他的颇多照顾。”

候迁面上一凝,蹙眉道:“此话怎讲?”

李德善心中一喜,布政使司和凉王府,就好比德善坊与黑明坊,都是水火不容的,白荼自作聪明,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黑明坊与布政使司刻坊有合贾,这事儿大人是知道的,按理有大人您的庇护,这白荼也该知足了,谁知他却贪心不足,竟使了龌龊手段勾|搭上凉王。

昨儿夜里他亲口告诉草民的,还颇为得意,这堂上您还替他做主,退堂他就翻脸不认人,实在是令人心寒。”

白荼能与凉王府扯上关系倒是叫候迁很惊讶,他并非在意白荼脚踩两只船,而是凉王,那人的性子,可不像是能与平民百姓打交道的,莫非这白荼还有其他可用之处?

“大人?”李德善观察着候迁的神色,虽未见怒气,但脸色并不是很好。

候迁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问道:“能得凉王赏识,亦是他的本事,本官何须在意?”

李德善讥笑道:“大人应该听过传闻,那白荼不过是一介书商,何德何能得凉王赏识,还不是他那张脸,大人您是见过的…”

侯迁一惊,终于重视起来:“你是指…...传闻凉王真的是......”

李德善确认的点头:“千真万确,这白荼居心叵测啊。大人虽无需将这种小人放在心上,可怕就在,此人心机深沉,又善左右逢源,虚伪至极,若被他攀附上,背后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捅刀子的事。

如今他只是与布政使刻坊有合贾,就能与外界说是大人您跟前的红人,借着大人您的好名声不知道办了多少龌龊事,我实在是看不过,这才斗胆来给大人您禀明。”

其他都是小事,可唯独与凉王关系这层,却叫侯迁不得不重视。

李德善看出侯迁的犹豫,又继续道:“大人,草民有一句话,这白荼显然已是凉王府的人,这时候再留用他,对大人您并无益处,草民斗胆自荐,想与大人的刻坊合贾,草民定会对大人您忠心不二。”

侯迁审度的看着李德善,他说这么多,不过就是为了抢黑明坊的合贾,可若白荼真与凉王有关系,那他也确实不能再用,别人兴许不知道,可他和凉王各自明白,二人暗中较量,只是还未浮出水面而已。

如今天下,侯姓与邢姓,注定水火不容。

“刻坊的事你去找罗素,就说是本官的意思,黑明坊不再合贾,改与德善坊,至于书价......”侯迁意有所指的看着李德善。

李德善心中大喜,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白荼既攀附上凉王,那布政使就再轮不到他了,只要能与官合贾,于他德善坊来说益处多多,他高兴的拱手:“草民晓得,草民自会去找罗素谈,大人肯给草民这个机会,那就是草民的福气。”至于价高多少,他已经无所谓了。

彼时另一边,白荼正在听刚回来的牛四报:“一大早就去了布政使司,冯奇走的后门,我估计是去找罗素了。”

白荼笑盈盈的将手里的铜板碰的呯呯响,悠闲的舒一口气:“总算摆脱侯迁这个蛀虫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