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楔子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11

靖惠二年三月初六。向来宁静的钦天监刻坊,突然响了一阵噪杂之声。“快,给我团团围住,一个也别放人。”厉呵声突然闯进,紧然后,由大理寺卿魏长忠率领的数十名差役砰然一窝蜂的涌进刻坊,将所有门窗出路堵上。魏长忠冷着脸走到正前方,亮出自己手里的圣旨道:“圣旨一向安静的钦天监刻坊,突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楔子》精选

靖惠二年三月初六。向来宁静的钦天监刻坊,突然响了一阵噪杂之声。“快,给我团团围住,一个也别放人。”厉呵声突然闯进,紧然后,由大理寺卿魏长忠率领的数十名差役砰然一窝蜂的涌进刻坊,将所有门窗出路堵上。魏长忠冷着脸走到正前方,亮出自己手里的圣旨道:“圣旨一向安静的钦天监刻坊,突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靖惠二年三月初五。

一向安静的钦天监刻坊,突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

“快,给我围住,一个也别放走。”

厉呵声突然闯入,紧接着,由大理寺卿魏长忠带领的数十名差役应声一窝蜂的涌进刻坊,将所有门窗出路堵住。

魏长忠冷着脸走到正前方,亮出手里的圣旨道:

“圣旨在此。皇后曹氏勾结钦天监推算有误历法,疑其有谋反之嫌,现奉旨将涉事一干人等全数捉拿听候圣裁。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话一落,差役如虎狼一般冲上去,见人就或打或抓。后知后觉的工匠们这才开始东逃西窜起来,可所有出路都被堵死,偌大的刻坊,上百名管事、工匠困如瓮中鳖。

同一时刻,其余几处刻坊也没能幸免。不到两个时辰,钦天监两千多名匠人均被关进大牢。

一切发生的太快,牢房里冤喊不断,大多数人甚至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而等待他们的,却是翌日的处决圣旨:皇后曹氏及太子因谋逆被废,其余涉事人等,皆处以满门抄斩之刑。

圣旨一下,府州县各路火速下发,两千多个工匠,两千多户人家,近万人口,皆被牵连获罪,各处衙门奉旨出动,负责将自己地域上的逆党抓获并处决。

一时之间,靖国上下,哀嚎遍野。

南部泉州浮水县知县何平也收到了上面下发的旨意,好的是,他这里只有一户逆党名册,难的是,人住在河丘村。这河丘村在山里头,进出需得走蜿蜒盘旋的山路,十分险要和困难。

可圣旨不可违啊,何平不得不亲自带人前去河丘村拿人,只是他不多跋山涉水,行路十分缓慢,辰时出发,时至戌时才爬过山头,照这速度,下到河丘村恐怕都深夜了,何平一边埋怨,一边艰难的一步一步往下挪。

初春夜晚还带着寒意,除了林间的虫鸣,整个河丘山都显得静谧非常,坐落在山脚下的河丘村,也同样沉静在漆黑夜色中。

突然,一声孩子的哭声打破了静谧,幸而哭声不大,声音又突然被捂住,并未惊醒村里的其他人户。

片刻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黑暗中一点灯火领路,一大一小两个人影脚下急促的往后山跑。

河丘村的后山,除了大片的树林,就是大片的坟头,河丘村的祖祖辈辈都埋在这片坟头,以至于一眼望过去,阴寒中透着森冷,如乱葬岗似的令人心悸。

灯火停在一座看上去还有些新的坟头前,然后一把锄头和一把铁锹以及一条毯子被扔在地上,微弱的烛火照射下,是一张憔悴而苍白的妇人面孔,而妇人身后跟着的,是一个环抱自己、不安的看着四周的孩子。

妇人让孩子等在一旁,自己则跪在坟前磕个头,然后拿起锄头就开始没命的挖,一铲一锄,急促而用力。

无边的夜色和诡异的静谧中时而传来几声鸦鸣,孩子懵懵懂懂的站在不远处,虽然害怕的想哭,却咬着唇一声不吭的盯着挥锄的妇人。

突然,“呯”的一声,妇人面上一喜,顾不得去擦眼角的汗,扔下锄头开始疯狂的用手刨,很快就刨出一块约四尺长的木板,妇人忙取下腰间的凿子和锤子,一阵敲打后,木板被掀开。

一股恶臭难闻的尸臭味扑鼻而来,不远处的孩子眼泪已经哒哒的往下落,浑身颤抖着不自觉的往后退。

妇人却像没闻到似的,双手合十作了个揖,然后用毯子盖在棺中尸体的身上,一裹,就抱了出来。

急促的呼吸伴随着乒乒乓乓和铲锄的声音,扰的人心头慌乱。直到月上中梢,妇人将坟头一切恢复了原样,为了掩饰坟头被挖过的痕迹,她又去别处铲了干土铺上。做好这一切,才让孩子提着灯,自己抱着尸体迅速离开坟头。

妇人脚下健步如飞,好似背后有洪水猛兽追赶,孩子看上去不过七八岁,提着灯笼跌跌撞撞的小跑跟着。

二人飞速奔回家,孩子已经冻的脸皮发紫,妇人却不管,而是急匆匆的从柜中取出一套厚衣服,小心仔细的给尸体穿上。

尸体已经腐烂不堪,要套上一件衣服并不容易,然妇人做的仔细,孩子捂着鼻子躲在角落里,愣愣的看着灯下的一人一尸。

很快,妇人给尸体套好衣服,然后将尸体放在床上,再盖上被子,做完这一切,她朝角落的孩子招了招手,“阿荼,你过来。”声音沙哑的像是割据一般刺耳。

被唤作阿荼的孩子迟疑着站起来,却不肯朝妇人走去,她睁着泪汪汪的眼睛,怯怯的喊了一声:“娘。”

妇人忍了许久的眼泪倏地就决堤而下,她跑过去一把死死的抱住孩子,哭道:“阿荼,你永远记住娘说的话,你阿爹是钦天监的刻工,因刻印历法有误而被判了满门抄斩,这是那些当官的说的,可娘不信,你要好好儿活着,长大了才能替你阿爹伸冤。”

这些话,在一个孩子听来,并不十分懂,可孩子却因娘亲的哭也跟着哇哇哭起来,“娘,我害怕,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不许哭。”妇人突然厉呵一声,自己也擦干了眼泪,咬着牙一字一句狠狠的道:“阿爹死了,回不来了,可你要活着,一定要活下去。”

孩子被吓得一抖,噤了声,只是无声的掉眼泪。

妇人心疼的摸着孩子的头,“以后的日子,只能靠你自己。记住:不要轻信于人,不要轻露锋芒,不要吃眼前亏,活下去才最重要,一定要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孩子懵懂的哭着点头,妇人因为急迫而紧紧抓住孩子的肩膀,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厉声道:“你说一次,娘怎么说的。”

孩子又疼又怕,呜咽着断断续续的重复:“不要...轻信于人,不要轻露锋芒,不吃...不吃眼前亏,活下去...才最重要。”

“对的对的,你要记住了,永远记住了。”妇人一把抱住孩子,一边落泪一边叮嘱:“人活着,比什么都强。”

“娘......爹爹,回不来了吗?”孩子哭问道。

妇人并不作答,放开孩子,又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木箱子,从里面取出一捆被牛皮仔细包裹的物件,揣在孩子胸口的袋子里,严肃道:“这是你阿爹的遗物,也是最重要的东西,你收好了,你从小跟着你阿爹学手艺,出去之后,想办法养活自己,还有......“

她捧着孩子泪迹斑斑的秀气小脸,看了一会儿,将孩子披散的头发绾在头顶:“从今日起,你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孩子摸着头顶的发,哽咽道:“娘,我要去哪儿吗?我不想去,我想和娘亲一起。”

“爹和娘,都会保佑你的。”妇人最后再紧抱了抱孩子,然后决绝的放手,提着灯匆匆出门。

“娘...“孩子跟了出去,却见妇人抱着一堆柴堆在门口,如此跑了数次,主屋内外都堆满了柴,孩子很是不安,拽住妇人的衣服想让她停下来,妇人却一把甩开,沉着脸厉声道:

“娘今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你活下去,你不能辜负了娘的一片苦心,娘让你跑的时候,你就要没命的跑,拼命的往前跑,不能回头,听到没有。”

“娘.....“孩子哭腔里都是颤抖,可见吓的着实厉害。

”听到没有。”妇人声音又严厉了几分。

“听...听到了。”因为妇人严厉的呵斥,孩子终究是害怕的小声点头。

夜过子时,安静的河丘村突然被一阵敲锣吵醒,却是何平终于到了,一路上的奔波磨灭了何平所有的耐心,他命人敲锣开路,直奔逆党白家而去。

村里的人被惊醒,大家一开始都奇怪,可认出那些官差后,又都害怕的不敢出门,然而没多久,他们就看到村里有一处冒了火光,渐渐的,火势越来越大,村民们这才急着出门一看,发现着火的竟是白家。

何平才走到一半就看到远处火光渐起,心道不好,赶紧催促:“快点。”

可不等他一行靠近,那小小的茅屋已经化为一片火海,火海中有一妇人,手里举着火把,高声唱着歌,时而发出几声大笑,笑声癫狂而怨恨。

阿荼,跑,快跑,一定要活下去。

那如催命符一般的魔咒,催促着八岁的孩子在冷夜中没命的往前跑,背后火光点点,孩子的双眼已经被泪模糊的看不清,可脚下却如生风一般,攀过山丘跨过河流,跌跌撞撞,一路向北。

大火足足烧到天亮,何平命人去查,最后得出:屋内有一大一小两具烧尸。左右都是死,何平便在册子上记下。

靖惠二年三月初五始,一场屠杀,万人遭难,此后几年再有人想起,都觉寒颤,不忍回首。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