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27章 争执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10

付氏无功而返后,并不彻底死心,那可是一百两啊,眼瞅着肥肉就得到嘴边,她怎肯轻意选择放弃。便乎,接下来的几天,她日日都去黑明坊,且次次都可以带几张相同的画像,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她还就不信邪,这偌大陈州,自己找将近一个白荼心仪已久的。“……我是被她缠的没怎奈于是乎,接下来的几天,她日日都去黑明坊,且次次都能带几张不同的画像,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她还就不信邪,这偌大陈州,自己找不到一个白荼心仪的。。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27章 争执》精选

付氏无功而返后,并不彻底死心,那可是一百两啊,眼瞅着肥肉就得到嘴边,她怎肯轻意选择放弃。便乎,接下来的几天,她日日都去黑明坊,且次次都可以带几张相同的画像,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她还就不信邪,这偌大陈州,自己找将近一个白荼心仪已久的。“……我是被她缠的没怎奈于是乎,接下来的几天,她日日都去黑明坊,且次次都能带几张不同的画像,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她还就不信邪,这偌大陈州,自己找不到一个白荼心仪的。。...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付氏无功而返后,并不死心,那可是一百两啊,眼看肥肉就要到嘴边,她怎肯轻易放弃。

于是乎,接下来的几天,她日日都去黑明坊,且次次都能带几张不同的画像,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她还就不信邪,这偌大陈州,自己找不到一个白荼心仪的。

“……我是被她缠的没奈何了,才不得不躲到柳姐姐这里来。”白荼吃了一口米糕,嘟哝道:“还是柳姐姐这儿的米糕好吃。”

柳枝儿虽然睡意惺忪,但面上却是极高兴的,给白荼倒了杯茶,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道:“叫你得意,我看不出几日,你白荼的名字能在闺中传个遍。”

白荼嘿嘿一笑,得意洋洋的摸着自己的小脸:“我这模样,怎么着也算个翩翩佳公子了,若不是......哎,抱个美人归也成啊。”

柳枝儿瞪他一眼:“你还嫌闹的不够大么,这付媒人我可是听说过,是陈州有名的媒婆,你被她盯上,往好了说,给你说门好亲事那是一定的,可往坏了说,得罪了她,你这名声恐也毁了,将来......”

“我还能真娶个媳妇不成?”白荼哈哈笑起来,“毁了不正好,省的我麻烦。”

柳枝儿欲言又止,良久,才轻声问道:“你真的不打算......”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罢。”白荼看着自己一身布衣,咧嘴一笑:“现在也挺好的。”

柳枝儿没好气的捏了捏他的脸颊:“你还有心情说笑,我问你,那付媒人之前也没见过你,怎的这般热络的要给你说媒?你说的那些姑娘,各个儿都是顶好的,她为何选这么多女子给你挑?好像势必要给你说成了才肯罢休?”

白荼也一脸疑惑:“我只道她是给谁家姑娘来做说客,没想到她竟是让我挑选,这说来也怪,她与我非亲非故的,这么关心我终身大事为何?”

“这可得问你了。”柳枝儿凤眼一挑,审视的看着白荼。

白荼一本正经的举手发誓:“我可没去外面招蜂惹蝶啊,这陈州的姑娘,哪个比得上柳姐姐这般绝色。”

“消失一个多月,还好意思说这话。”柳枝儿嗔怪一声,说完顿了顿,又正色道:“我让人去查查,看她到底存了什么心眼儿,兴许背后还有人指使。”

“查查也行。”说媒这事儿白荼并未放在心上,他捏着米糕闻了闻,淡淡的酒香,浸着一点槐花的清香,忽然道:“最近米价涨了不少啊。”

柳枝儿叹了口气,“可不是,陈州米价本来就比别处贵,每年开春到秋收更贵,可有什么法子,陈家垄断米行,是高是低还不是陈家说了算。”

白荼默默的吃着米糕不语。

柳枝儿看了他一忽儿,眉头突然一拧:“你可别胡来,你知道陈家背后是谁,别给自己找麻烦,你可别忘了,你这么拼命的活着是为了什么。”

白荼咽的太急被米糕噎着,灌了口水才顺过气,笑看着柳枝儿道:“我省得。”

“次次都这般说,没一次让人省心的。”柳枝儿打了个哈欠,责备又关切,白荼放下未吃完的半块米糕,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扶着柳枝儿的胳膊:“柳姐姐你快歇着,我出去转转,下次得空再来看你。”

做柳枝儿这行营生的,那都是白天睡晚上醒,她也确实困顿得很,一面往床边走,一面叮嘱道:“你这次听姐姐的,别给自己惹祸。”

“我知道了,快睡吧。”白荼将柳枝儿按上床,头尾掖了被角,然后放下帘子出去。

铃儿在门口候着,白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姐姐刚歇下,你也别进去了,歇着吧。”

铃儿恭敬的福了福:“公子慢走。”

*

白荼在集市上晃了一个多时辰才回黑明坊,只是还未走近就看到牛四着急的在门口张望,他以为是付媒人还未走,立马想转头离开,可牛四眼尖,瞅着他就扯开嗓子喊:“掌柜的,你可回来了,出事了。”边喊边往他跟前跑。

白荼脚上一顿,牛四看似咋咋呼呼,实则也是个及有分寸的,他这么着急忙慌,那事态不轻啊,他急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啸天叔跟德善坊的人起了争执,听说还打了人,毛先生已经过去了。”牛四边说边往回走,“马车我备好了,去不去?”

“去啊怎么不去,毛遂那人除了脸臭些啥用都没有,让他跟德善坊那些泼皮理论,我只怕他被气出病来。”

二人边说边关门,然后从后院出去。

路上,牛四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啸天叔原是约好了今日采木,结果却跟冯奇撞上了,原本我们选好的梨木,全被冯奇砍了去,那农家只认钱不认人,说谁给了他钱木头就归谁。

你说这气人不气人,准是德善坊知道了我们今天要去采木,他们就提前去砍了,啸天叔辛辛苦苦选了半个多月才选到的好木料,白白便宜了德善坊。”

“那定金呢?我们不还给了定金么?”白荼问道。

“定金是退了。”

白荼皱着眉沉吟了片刻,“定金既退了,那这事儿便不好说了,德善坊定是出了高价,又抢在了我们前头,不好说。”

牛四想不过:“那不能就这么算了啊,这德善坊处处跟咱们做对,掌柜的你往日都不与那李德善计较,他以为您好欺负呐。”

白荼噗嗤笑了一声:“他以前那些小伎俩,我懒得与他计较。”

“就你心大。”牛四不乐意的嘟了嘟嘴,“可这回不一样,啸天叔跟他们闹上了,掌柜的你可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我人这不是在这儿么。”

牛四这才满意的笑了笑,鞭子一扬大喝一声,半个时辰后,马车停在了李家村口。

白荼还在马车上就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仔细听,谁还说着要见官的话。他赶紧跳下马车,就看到迎面一群人闹哄哄而来。

牛四一眼就看见了啸天和毛遂,“掌柜的,他们在那儿。”

白荼理了理衣服,笑盈盈的走了过去。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