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015章 扭转

发布时间:2021-10-14 17:35:03

朱正被两名差役左右缠住往堂外拉,欲要施刑。其妻李氏立刻搂住朱正的腿,哭道:“大人,媒婆未曾上我家说媒,我家也未曾发来聘礼,我家男人理论几句,大人何故不分青红皂白就得打人?二十杖,这也不是要我们命么。”朱少安对着敖定佑叩头,“大人,请您说一句讨回“大人,媒婆不曾上我家说亲,我家也不曾收到聘礼,我家男人理论几句,大人何故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人?三十杖,这不是要我们命么。”。

>>>《有印凉聘》章节目录<<<

《第015章 扭转》精选

朱正被两名差役左右缠住往堂外拉,欲要施刑。其妻李氏立刻搂住朱正的腿,哭道:“大人,媒婆未曾上我家说媒,我家也未曾发来聘礼,我家男人理论几句,大人何故不分青红皂白就得打人?二十杖,这也不是要我们命么。”朱少安对着敖定佑叩头,“大人,请您说一句讨回“大人,媒婆不曾上我家说亲,我家也不曾收到聘礼,我家男人理论几句,大人何故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人?三十杖,这不是要我们命么。”。...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朱正被两名差役左右拖住往堂外拉,欲要行刑。其妻李氏立即抱住朱正的腿,哭道:

“大人,媒婆不曾上我家说亲,我家也不曾收到聘礼,我家男人理论几句,大人何故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人?三十杖,这不是要我们命么。”

朱秀莲对着敖定佑磕头,“大人,请您说句公道话,不能让我爹爹被打死啊。”

敖定佑蹙眉为难道:“公堂之上,自然是侯大人说了算,本官不过是奉王爷之命旁听而已,却是不好僭越,既有媒婆上门,想必是合了八字,你们又为何要诬陷知县大人啊?”

李氏一听,脑子一灵光,急忙道:“对,八字。”她瞪着何氏骂道:“你这泼妇无赖,你既说上门说亲,那八字呢,我家秀莲的八字,你可知道?”

候迁抬手示意差役暂且放了朱正,又问何氏道:“朱秀莲的八字你可知道?”

本以为何氏会惊慌,不想她却笑呵呵道:“自然是知道的,秀莲姑娘的八字我可还带着。”

何氏递上一纸,李氏不解又微微不安,他们自然是没给过八字,可何氏态度又让他们不安。

候迁看罢,又问李氏:“朱秀莲八字为何?”

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了,李氏遂道了八字:“丁丑葵丑丙午丁酉。”

候迁眉头一拧,冲何氏大声道:“为何与你给的八字不合?”

何氏怔了怔,急道:“这不可能啊,当初分明是给了我辛丑葵酉乙酉丁卯啊。”

她眼珠子转了几转,怒向李氏道:“好啊你们,你们是早打算要反悔,这才拿假的八字给我,好让我今日无话可说是吧。”

朱正一家听的愤怒不已,原来打的这算盘,不知道生辰八字也无妨,反咬一口是他们给了假的,反正也无人可以作证。

“你颠倒黑白,他们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把良心丢去喂狗,要这般置我们于死地。”朱正破口大骂。

侯蔡文看了这出好戏,心情极好,可他面上装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事到临头还想狡辩,你们欺骗本官在先,又诬陷本官在后,其罪当杀,可既然你们不肯承认,那本官就让你们死的心服口服。”

他又对候迁道:“大人,下官还有人证物证,可证明朱正一家豺狐之心。”

候迁又道:“传人证物证。”随后,里正等五名朱家村人上堂,另有两箱聘礼也被抬上了公堂。

朱正一家惊愕的看着里正众人,他们实在不敢相信,这些做了几十年的邻舍,竟会替恶人作证。

里正一行人根本不敢去看朱正一家,只能垂着头等堂上问话。

“堂下何人?”

里正答:“草民绍县朱家村里正,其余人等皆朱家村民。”

“里正,本官问你,何氏是否上朱正家替知县保朱秀莲的媒?朱正一家是否有收到聘礼?”

里正跪在地上嗡嗡的听不清说了什么,候迁再呵:“大声答话。”

“是…确如大人所言。”里正声音都在颤抖。

朱正气的眼眶泛红,被同邻之人背后插刀,他愤怒的同时更难过非常,指着里正的鼻子痛恨道:“你说这话,就不怕遭天谴么?”

里正却像是豁出去一般,咬牙闭眼大声道:“朱正一家贪图聘礼,却又不想将女儿嫁给知县为妾,所以才诬告知县大人。

上月初五,我们亲眼见着何氏带人抬了两箱聘礼上朱正家,离开的时候并未抬走聘礼,堂上这两箱,便是那日何氏带去的箱子,草民身后众人皆可作证。”

身后其他朱家村人都闷声垂头不说话。

李氏气的浑身颤抖:“朱农,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我们家从未得罪过谁,你们睁眼说瞎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会遭|天|谴,会下地|狱的。”

朱秀莲哭的呼吸不过,跪着挪到敖定佑的面前恳求道:“大人,您要替我们做主啊,这些人都是串通好的,王爷不是答应过会替我们做主吗?大人……”

朱正红着眼咬着牙,冲上去就揪住里正的领子,抡起拳头就要作打:“你们合谋害我们全家,我们一家纵是做鬼,也会找你们去索命。”

里正也是泪流满面,他是愧疚不已,可他没办法啊,这些人都是准备好的,即便他不说,还有其他人。朱正要告的是县令,这堂上之人更与其是一家,怎么敌得过,他若不站出来,那下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甚至是整个朱家村的人。

“放肆,朱正屡次扰乱公堂秩序,来啊,把此刁民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候迁下令,立马有人拖着朱正往外走。

“他爹……”李氏拦在差役的前面,却被无情的推开,朱秀莲看看爹娘,再看看敖定佑,哭嚎不已。

“大人稍等。”一直旁观的敖定佑这时候终于开了口,模样看上去很是镇定,叫候迁防备又疑惑。他知道敖定佑不会安分守到最后,却不知他会出什么招,现在看来,一切板上钉钉,还能有回旋余地?

敖定佑平静起身站上大堂,躬身拱手行礼道:“大人,此案如今看来,已是朱正诬陷朝廷命官无疑了,不过下官既奉王爷之命,也不敢辜负王爷所托,遂也寻了几位证人,还请大人让证人上堂。”

侯蔡文狐疑的看着敖定佑,李氏与朱秀莲像抓住救命草似的抱作一团哭泣,候迁虽有狐疑,面上却不动声色:“既有证人,带证人上堂。然朱正藐视公堂之罪,本官亦不能不罚。”

敖定佑微微一笑,“既已有人证物证证明朱正一家诬告知县,大人何不先暂缓朱正藐视公堂之罪,待结案之后,再一并处罚。毕竟朱正乃是原告,若是他一直喊冤不认,这外面听者众多,万一有人嚼舌说出什么屈打成招的话,岂不坏了大人您一世英明。”

候迁皮笑肉不笑,他倒也不惧,如今人证物证都在,还能推翻不成?

“左长吏思虑周全,既如此,你们先退下,请证人上堂。”

又一群红衣护卫拥着五名女子进入大堂,这些红衣侍卫都是王府亲卫兵,可这些女子都绾了妇人髻,又是何人?

堂上之人有如候迁不解和疑惑的,亦有如朱秀莲惊喜的,还有如侯蔡文惊恐的,因为这五位妇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妾室,亦是他使手段抢过来的。

候迁见侯蔡文脸色就猜到这些人是谁,顿时脸色难看至极。可他又疑惑,这些人都已作他人妇,这时候就算要讨公道,于她们也没有任何好处,总不能都去改嫁罢,她们愿嫁,可被穿过的破|鞋,谁还愿娶?

五位女子上堂,看向侯蔡文都是怨恨不已,可想而知她们过的并不如意,在五位女子之后,又是十多人进入大堂,堂内一下子显得有些拥挤。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ouyinliang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