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三章 琐事

发布时间:2021-10-14 12:39:22

怡昕也没关怀太后最后做了怎样的决断,那位云家的茉芸姑娘会以怎样的身份进陆家门,她现在的忙得了是脚不撑地了——她和三夫人齐氏忙着重新整理她的库房,那些都是太夫人留给我她的东西,是她的嫁妆。婚期定在了六月,巧的是司天监给他们可以选择的日子竟然是六月初十婚期定在了八月,巧的是钦天监给他们选择的日子居然是八月初七,而去年的八月初七正好是怡昕和齐云侯夫人在碧云寺见面的,算起来刚好是一周年,陆博涵拿到这个吉日之后微微一怔就笑开了——看来怡昕和羽儿还真是天合之作。。

>>>《名门正妻》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琐事》精选

怡昕也没关怀太后最后做了怎样的决断,那位云家的茉芸姑娘会以怎样的身份进陆家门,她现在的忙得了是脚不撑地了——她和三夫人齐氏忙着重新整理她的库房,那些都是太夫人留给我她的东西,是她的嫁妆。婚期定在了六月,巧的是司天监给他们可以选择的日子竟然是六月初十婚期定在了八月,巧的是钦天监给他们选择的日子居然是八月初七,而去年的八月初七正好是怡昕和齐云侯夫人在碧云寺见面的,算起来刚好是一周年,陆博涵拿到这个吉日之后微微一怔就笑开了——看来怡昕和羽儿还真是天合之作。。...

名门正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怡昕没有关心太后最后做了怎样的决断,那位云家的茉芸姑娘会以怎样的身份进陆家门,她现在忙得已经是脚不着地了——她和三夫人齐氏忙着整理她的库房,那些都是太夫人留给她的东西,也是她的嫁妆。

婚期定在了八月,巧的是钦天监给他们选择的日子居然是八月初七,而去年的八月初七正好是怡昕和齐云侯夫人在碧云寺见面的,算起来刚好是一周年,陆博涵拿到这个吉日之后微微一怔就笑开了——看来怡昕和羽儿还真是天合之作。

齐云侯回到侯府之后,和老夫人商量了一声,就将沁园收拾出来,当成陆涛羽和怡昕的婚房。沁园是齐云侯府最好的院子之一,整个齐云侯府有三个四进的大院子,齐云侯夫妻住的澜园,陆廷威住的徽园,以及一直空置着的沁园。

三个院子澜园最大,有一个园中花园,老夫人喜爱花草,气齐云侯额斥巨资为妻子修建了一个暖房,专门养她喜爱的各种花花草草,澜园还有齐云侯府最大的书房,陆涛羽幼年的时候大半时间就在这里度过。

徽园比澜园略小,但却有一个练武场甚至还设了一个跑马的场地,陆廷威每日晨起之后总是喜欢在这里练几趟,然后骑着最喜爱的马儿溜上两圈,所以,这里还有一个不小的马厩,齐云侯府的好马基本上都在这里。

沁园是三个四进大院中最小的一个,但却是最惹人眼球的一个,谁都知道,那必然会是齐云侯未来家主的住所。陆涛羽成年之后就希望自己能够搬进去住,而和他有同样期盼的还有已故的陆涛衡,当然,他是永远都不能实现这个愿望了。

选定了沁园作为婚房之后,陆博涵就把选定的婚期送给了怡昕现在名义上的祖父郭怀旭,同时也把婚房已选定的事情告诉了他,郭怀旭立刻派了人来量房子,他们的时间可不多,所有的家具都需要现做,必须争分夺秒。

拿到量好的房子尺寸的时候,郭儒名和齐氏都在,他们看了看那些尺寸,已经需要些什么养的家具的时候脸色都变了——比他们的长子郭谨予成亲的房子大了一倍有余,要把这四进的大院子填满,需要多少银子啊!虽然说没有夸张到非要最好的木材来打家具,可是楠木的书架,樟木的衣箱衣柜,黄花梨的大床、酸木枝的桌椅,那都是必不可少的,房子小,用料省,可现在房子这般的大,得用多少的上等木材,花多少银钱啊!

好吧,郭怀旭定然不会让他们两口子来负责这么大笔开销,会拿出银钱来补贴,可是就算是有钱,一时半会他们也不一定能够买到那么多的木材啊!

“看来齐云侯还算是明白人,也知道我们怡昕不习惯住小院子!”郭怀旭则笑着点点头,道:“家具的木材一定要用最好的,你们先去联系好的匠人,木材的话就去怡昕自个的库房里搬,要是不够的话再想办法买一点……唔,我看除了核桃木以外,楠木、黄花梨什么的她的库存应该是足够了。”

齐氏微微一愣,她还没有说话,郭儒名就惊讶的问:“父亲,怡昕的嫁妆用她自己的东西?您不给她置办嫁妆吗?”

“我当然会给她一些嫁妆的!”郭怀旭瞪了儿子一眼,道:“就算怡昕一定不稀罕我给她置办的东西,但那也是我的一份心意,她一定会喜欢的。”

“难道祖母已经给怡昕准备了足够的嫁妆了?”郭儒名恍然,要知道太夫人手里可是有不少的好东西,她一定给怡昕准备了嫁妆。

“那是自然!”郭怀旭点点头,道:“这些家具就算全部用最好的木材打,怡昕那里也是有足够的木材的,不过,她不会喜欢太过张扬,还是照规矩来就好了。她的陪嫁庄子、铺面,还有古董字画,珠宝首饰,放三分之一在明面上也就足够了,不要全部都摆给人看,没有那个必要。”

“是!”齐氏立刻应声,知道郭怀徐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而她现在比较好奇的是太夫人到底给怡昕准备了多少嫁妆,让恨不得为怡昕准备一个最盛大的婚礼的郭怀旭说这样的话。

“那件金丝软甲齐云侯亲自还回来了,那本来就是怡昕的东西,那东西倒是很有必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是怡昕的嫁妆。”金丝软甲是在元宵灯会之后陆博涵带着陆涛羽上门拜访的时候还回来的,陆涛羽很想借此机会再见一见他一见之后就再也忘不了的怡昕,不过郭怀旭哪里会让他如意,自然是吃了闭门羹,他有些悻悻的样子,让陆博涵都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齐氏再次应是,而第二天,她和郭儒名就开始为了怡昕的嫁妆开始忙碌,也就是那个时候,两个人才惊愕的发现,原来安国侯府最富裕的除了郭怀林和郭怀旭之外,就到了怡昕这个小姑娘。

在齐氏印象中,见到怡昕的次数寥寥无几,每次她都是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裳,首饰都是简单的几样金银首饰,可是在整理库房的时候,其实才愕然发现,这个刚刚出炉的“女儿”还真的是很富有!

齐氏不知道安国侯府的库房里到底有些什么好东西,但在侯府忙碌的时候,她也曾经进过库房取东西,当时粗略的一眼,就让她感慨侯府的好东西真多,而现在看来,怡昕的库房虽然小了很多,东西也不过是侯府库房的十之一二,可是精品之多,却令人咂舌。

怡昕的库房中上好的贡缎都是以匹论,难得一见的皮毛都是整张的,发钗,簪子都是论盒的,手镯都是论串的,怡昕喜欢珍珠,而她的珍珠都是上好的走盘珠,除了那些已经镶嵌好的走盘珠首饰以外,还有用专门的盒子装好的珍珠,刚刚打开的时候,那温润的色泽让她的瞳孔都大了一倍,迎着光线观看,几乎每一粒都能够看到七彩虹光,而怡昕平日里在屋里穿的软底鞋自上,经常会缀上这么一颗上好的走盘珠。

怡昕库房里还有各式的摆件,翡翠的、寿山石的、紫檀绿檀的……凡是能够叫得上名字的,都有那么一两件,件件都是精品,每一件都有它自己的故事,怡昕说那些都是太夫人生前的珍藏,大部分都留给她了。

齐氏一边整理一边很慎重的和怡昕商议,哪些东西摆在明面上,让人知道,哪些东西不用摆出来,只要造册就好,这么一删一减,到最后摆在明面上的不过是四分之一,可就算是这样,也已经是一份令人惊讶不已的丰厚嫁妆了,侯府已经出嫁的姑娘没有哪一个能够有这么一份嫁妆,别说是怡昕这一辈子不可能花完,就算她成亲后多子多孙,子孙们的花销也够了。

收拾怡昕的库房花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整理完之后,怡昕和齐氏的关系已经很融洽了,怡虽然不可能和这个半途得来的“母亲”很亲热,更不可能像真的母女一样亲密无间,但她很尊重她,对她的给予的意见和建议也充分的接受,而齐氏虽然一开始存了一些小心思,但见识到了怡昕到底有多么富有之后,她就明白了,怡昕不但在郭怀旭心里有与众不同的地位,郭怀林对她也很好,要不然她就算得了那么多好东西,也不一定能够保存到现在。

当然,怡昕能够在得到侯府两个大巨头的暗中支持还这么的低调,说明她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一个十五岁的姑娘,能够有这种隐忍的功力,本身就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这样的人不能拉拢也就没有什么大碍,但绝对不能得罪。

在双方都有意识的和对方交好的时候,关系自然会突飞猛进,这也是郭怀旭希望看到的,半个月之后,他找了个理由,赏了齐氏好几样好东西,齐氏知道这是公公对自己的赞许,也没有推辞,欣然接受了下来。

就这样忙忙碌碌中,就到了四月。在皇后的暗示下,安国侯让三子陆续为几个年纪不小的孙女张罗亲事,长房的玟姐儿定的是礼部的一个小吏,家境中等,是郭儒行好不容易才为最疼爱的庶女找到的对象。对方虽然是个小吏,但胜在年轻有为,还是大家族的旁支嫡子,过上一两年混个员外是没有问题的。

二房的沅姐儿定的是国子监祭酒张大人的嫡次子,虽然没有什么功名在身,但也是个知书达理,有几分文采的后生,在京都的社交圈中也不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沅姐儿虽然很不满意,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好的夫婿,但婚姻大事,也轮不到她来说话,这桩婚事暂且定下。

玫姐儿就没有那么好的对象了,虽然江氏对这个庶女也还算和蔼,但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为她找什么好人家,预备将她嫁到江北去,也已经写了信,托娘家的嫂嫂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最难找夫家的却是箐姐儿,嫡母厌恶不喜,生母早逝,平时视为依仗的小季氏到了这个时候全然无用,郭儒启自己找了半天,却发现箐姐儿想要嫁出去很简单,但想要嫁一个好人家却很难,除非是当偏房或者继室,而那两样,别说箐姐儿不依,他也觉得膈应,干脆托了江氏顺带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箐姐儿又哭又闹,却没有改变郭儒启的决定,于是她想法设法的靠近怡昕,仍然想要跟在怡昕身边,嫁到齐云侯府为妾。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璐姐儿也定下了一门亲事,对方是在春闱中展露头角的新科榜眼赵秀文,现任翰林院编修。

这门亲事是柳月卿想方设法为璐姐儿谋划到的,璐姐儿想要嫁一个不比陆涛羽逊色的,但京都适龄的男子她都看不上眼,新科状元又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半老头子,自然更不能让她满意,挑来挑去,现年二十,出身淮南书香世家,没有成亲的赵秀文就入了柳月卿的眼。她还找机会让璐姐儿暗中看了一眼,璐姐儿对温文尔雅的赵秀文印象不错,也就点了头。柳月卿再找人探了赵秀文的口气,赵秀文只说婚姻大事需要父母之命,他的父母在淮南,他必须修书一封,征求父母的意见,并让他们亲上京都主持。他这般说辞显然是十分愿意的,虽然只是说说,还没有最终敲定,但只要不出意外,这门婚事也就差不多能定下来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ingmenzheng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