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八章 绝情

发布时间:2021-10-14 12:39:18

第三十八章绝义“这是什么?毒药吗?”顺姐儿望着璐姐儿一挥,就端着一杯不明白是茶但是酒到跟前的丫鬟,她头垂得低低的,看都敢看顺姐儿几眼,而不需要太仔细就能意外发现,端着杯子的手在颤抖着,顺姐儿讽刺的望着四夫人,这是她想让自己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这样吗?”顺姐儿看着柳月卿,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扩散到整个脸上,自己的一条命只能换来一句以后不再为难?她看着柳月卿道:“这不够!”。

>>>《名门正妻》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绝情》精选

第三十八章绝义“这是什么?毒药吗?”顺姐儿望着璐姐儿一挥,就端着一杯不明白是茶但是酒到跟前的丫鬟,她头垂得低低的,看都敢看顺姐儿几眼,而不需要太仔细就能意外发现,端着杯子的手在颤抖着,顺姐儿讽刺的望着四夫人,这是她想让自己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这样吗?”顺姐儿看着柳月卿,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扩散到整个脸上,自己的一条命只能换来一句以后不再为难?她看着柳月卿道:“这不够!”。...

名门正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三十八章绝情

“这是什么?毒药吗?”顺姐儿看着璐姐儿一挥手,就端着一杯不知道是茶还是酒到跟前的丫鬟,她头垂得低低的,看都不敢看顺姐儿一眼,而不用太仔细就能够发现,端着杯子的手在颤抖,顺姐儿嘲讽的看着四夫人,这就是她想让自己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砒霜!你敢喝吗?”璐姐儿瞪着一双吃人的眼睛,道:“你现在选择还来得及,是照母亲说的,大病一场,还是将这杯加了砒霜的茶水喝下,一了百了?”

砒霜?顺姐儿嘴角挑起一个笑容,她怎么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呢?她看着柳月卿,淡淡的问道:“为什么是砒霜呢?砒霜的毒性确实很强,但要是抢救的及时,也可能有的救,您确定不换药性更烈一点的?”

“要是这样你都能活下来的话,那只能说你命不该绝,从此之后我不会再为难你!”柳月卿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是觉得顺姐儿的存在很碍眼,也确实不止一次地想让顺姐儿永远的消失,但给顺姐儿一杯毒酒的事情她还真是没有想过,但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也不能说是璐姐儿自作主张,而她不过是依了璐姐儿的请求。

“就这样吗?”顺姐儿看着柳月卿,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扩散到整个脸上,自己的一条命只能换来一句以后不再为难?她看着柳月卿道:“这不够!”

“你想要怎样?”璐姐儿看着顺姐儿,道:“就算母亲不愿意接受,但谁都无法否认的是你是她生的,母亲要你死,但凡你是个有孝心的,你就应该自己去死,而不是让母亲费神,亲自动手。”

“璐姐儿,你别说话!”柳月卿极少对璐姐儿用那么冷冽的语气说话,但是她眼前的璐姐儿不但让她陌生,更让她感到莫名的寒意。

“是,母亲!”璐姐儿满心不甘,但看柳月卿的脸色黑的可以,也没有敢和柳月卿反着来,只能黑着脸退后一步,不再对顺姐儿步步紧逼。

“那你想要怎样?你说,我听着!”柳月卿看着顺姐儿,第一次没有带着厌恶的语气,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心平气和的和顺姐儿说话了。

“我的命是您给的,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事实。”顺姐儿淡淡的看着柳月卿,道:“但是,九年前我就已经还了一条命给你,那一年也是我命大才熬了过来,之后若不是曾祖母将我养在身侧,悉心照顾的话,并发的各种病症也足了要了我的命。我记得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每天都要很多药,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药味。曾祖母曾经打趣我,说我吃下的药比我还要重。所以,赐给我的那一条命我已经还给了您。”

璐姐儿心急,难道她不想听从母亲的话服下这个毒药?她向身边的霁虹使了个眼色,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是灌也要把毒药灌到顺姐儿嘴里。

“九姑娘不用着急,难道你的耐心这般的有限,连我话都不想让我说完?”顺姐儿察言观色的功夫是被曾祖母训练出来的,别说璐姐儿这么明显的小动作,这个屋子里每一个人有什么异常,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脑子里更是飞快的思索她们这些动作背后的含义。

“你说,我听着!”柳月卿瞪了一眼璐姐儿,这个孩子真的是被自己宠坏了,小小年纪,心狠手辣之处,连自己见了都觉得心惊,看来需要好好的敲打一番,否则还真的不知道她会闹出些什么事情来。

“但我想我还欠您一条命!”顺姐儿看着柳月卿,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是在鬼门关徘徊的时刻,我知道您生产的时候疼了两天两夜,差一点点就难产,一尸两命。您可以说是豁出性命去才把我给我生下来了,这样算起来,我还欠您一条命。”

柳月卿微微怔住,她以为这件事情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会记得,实际上除了宁哥儿以外,她在生两个女儿的时候都不顺利,不同的是生顺姐儿难产是因为头一胎,她在怀顺姐儿的时候又补得多了些,导致孩子太大,难以生产,而怀璐姐儿则是因为心情极度的沮丧,什么都不想吃,总是担心胎儿再有什么问题,结果到了生产的时候只疼了一小会就没了力气。可是,这些事情虽然知道的人很多,但却从来没有人为此说过什么。

“所以,这杯毒药我会喝的!”顺姐儿看着那杯毒药,道:“但是,喝下这杯毒药以后,我和您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死了,您当我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我活下来了,您也当我已经死了!”

“好!”柳月卿看着顺姐儿点头,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听到顺姐儿这番说辞没有觉得如释重负,反倒在心里浮起淡淡的愧疚和心酸,但她告诉自己,那只是错觉,只是多年以来一直让她寝食不安,让她尝尽酸楚滋味的元凶就要消失的错觉。

“姑娘~”玳瑁挡在顺姐儿面前,怎么都不肯让开,她长顺姐儿两岁,十岁进府就一直陪在顺姐儿身边,对这个主子有敬有爱,但更多的还是仿佛不应该有的怜惜,她怎么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顺姐儿做傻事,就算眼前的这个丫鬟她看着顺姐儿安排到四夫人身边的,她手上的毒药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或者只放了一丁点也不行。

“玳瑁,这是我最后能为生我的人做的一件事情,你就让我任性这么一次吧!”顺姐儿摇摇头,坚定地推开玳瑁。

“姑娘~”玳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顺姐儿拿起那杯毒药,脸不改色的一饮而尽,然后再平静的将杯子还给那个丫鬟。

“你……”柳月卿心里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而璐姐儿脸上却浮起笑容,她不相信顺姐儿能够像猫一样,有九条命——就算她有九条命,也一样得死了给她让路。

“我已经如你们所愿,喝下了你们准备的东西。”顺姐儿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阴晴不定的柳月卿,再看看一脸兴奋的璐姐儿,微笑着问:“请问,我是在这里等到毒发再离开,还是现在就可以走了。”

“当然是……”璐姐儿自然想亲眼看着顺姐儿毒发,就如顺姐儿说的,只要抢救及时,砒霜也不见得就能要了她的命,还是耽搁一下时候更妥当。

“璐姐儿,闭嘴!”柳月卿声音提高,是平时的好几倍,她呵斥住璐姐儿时候,看着顺姐儿,道:“你现在走吧!或许,你还能逃过这一劫。”

“那么,我告退了!”顺姐儿给柳月卿行了一礼,然后没有任何留恋的带着满脸焦急的玳瑁和盈儿转身离开,她没有为自己腹中的毒药而感到忧虑,只觉得身上又从未有过的轻松。

“姑娘,我背您回去吧!”出了柳月卿住的院子,盈儿就急急的道,她习过武。就算是背着顺姐儿飞奔也比顺姐儿走回去要快得多。

“不,你先回去,让琥珀准备二两绿豆,捣碎之后用五六个蛋清搅拌了等我回去服用。”顺姐儿摇摇头,道:“你让人用轿子过来接我,那样的话不会比你背我回去慢多少。”

“是!”盈儿听顺姐儿的话已经是习惯了,也不问为什么,立刻撒腿就跑,速度果然是顺姐儿望尘莫及的。

“我们在这里等一会。”顺姐儿转身躲到树背后,现在天气很冷,没有差事的下人都躲在房里取暖,她不用担心自己的样子被人看了去,扶着树干,一根手指就伸进了嘴里,毫不犹疑的往喉咙深处掏了两下,立刻就哇哇的呕吐起来。

玳瑁力度适中的在顺姐儿背上拍了起来,帮助她多吐一些出来。

盈儿的速度很快,没有等顺姐儿将胃里的东西吐空,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就和脸色通红,大冷的天跑出一身汗来的盈儿就回转过来了,玳瑁扶顺姐儿上了轿,两个明显也是练过一点把式的婆子抬着轿子就飞奔而去,已经没有了力气跟上的盈儿和压根就跟不上的玳瑁在原地稍微站了一会,让气喘吁吁的盈儿喘了口气之后,才加快脚步会静心居。

等王太医和闻讯的郭怀旭赶到的时候,顺姐儿已经催吐了好几次,吐得胃里全都空了,蛋清拌了的绿豆粉也咬着牙喝下了,整一身无力的躺在床上,苍白的脸上浮现淡淡的黑气,而双唇也泛着吓人的黑青色。

“是中了砒霜之毒!”王太医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又是看着顺姐儿长大的,自然也没有避讳什么,直接给她诊了脉,看了舌苔,眼珠,又看过顺姐儿让丫鬟们留下来的呕吐之物,道:“不过量不多,顺姐儿也及时的催吐和服下了蛋清绿豆粉,现在身体内的余毒已经不多了,我给她开两服药,吃过之后好好的休养三五天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郭怀旭谢过王太医,看着琥珀请王太医到另外一间屋子写处方去了,他才沉下脸来,看着神色淡然中带了些解脱的顺姐儿,道:“你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

“叔祖,我只是想把我们之间最后的一丝牵绊斩断而已,从此之后,我不再是她生的顺姐儿,而是曾祖母和您捡回来的郭怡昕。”顺姐儿微微笑着,道:“从现在开始,我不是那个背负了母亲怨恨的顺姐儿,我要过属于郭怡昕该过的生活,我会挺起腰杆,过属于我自己的幸福生活。”

“你啊~”郭怀旭叹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你心里深埋的眷念是不是真的已经没有了,但是我会让她不能再用母亲的名义伤害你了!我希望你这一次一定要听我的安排!”

“我听您的!”顺姐儿,不,是郭怡昕微笑着点点头,她愿意听这个一直都为她考虑的亲人的安排……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ingmenzheng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