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三章 做戏

发布时间:2021-10-14 12:39:10

第二十三章做戏“羽儿,你怎么也没去找婉儿?”刚把祖父送走,陆涛羽便被着急的母亲叫到了跟前再次询问,而他的表妹黄婉媛也不在场,脸上带着温柔如水的微笑,坐在蒙氏教育身边,一副婉约很贴心的模样。要不然平时里见了这幅摸样,陆涛羽定是会觉得表妹是个温柔如水的姑娘,比自己刁蛮任性要是平日里见了这幅摸样,陆涛羽定然觉得表妹是个温柔的姑娘,比自己刁蛮任性的妹妹好太多,而现在……他觉得妹妹虽然刁蛮了一些,但却真实无比,不像眼前的表妹,似乎随时都戴了面具一般。。

>>>《名门正妻》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做戏》精选

第二十三章做戏“羽儿,你怎么也没去找婉儿?”刚把祖父送走,陆涛羽便被着急的母亲叫到了跟前再次询问,而他的表妹黄婉媛也不在场,脸上带着温柔如水的微笑,坐在蒙氏教育身边,一副婉约很贴心的模样。要不然平时里见了这幅摸样,陆涛羽定是会觉得表妹是个温柔如水的姑娘,比自己刁蛮任性要是平日里见了这幅摸样,陆涛羽定然觉得表妹是个温柔的姑娘,比自己刁蛮任性的妹妹好太多,而现在……他觉得妹妹虽然刁蛮了一些,但却真实无比,不像眼前的表妹,似乎随时都戴了面具一般。。...

名门正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二十三章做戏

“羽儿,你怎么没有去找婉儿?”刚把祖父送走,陆涛羽便被心急的母亲叫到了跟前询问,而他的表妹黄婉媛也在场,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坐在蒙氏身边,一副温婉贴心的模样。

要是平日里见了这幅摸样,陆涛羽定然觉得表妹是个温柔的姑娘,比自己刁蛮任性的妹妹好太多,而现在……他觉得妹妹虽然刁蛮了一些,但却真实无比,不像眼前的表妹,似乎随时都戴了面具一般。

“儿子从母亲这里离开之后就去了馨园……”陆涛羽笑着回话,他看似是看着蒙氏,实际上却小心的观察着蒙氏身边的黄婉媛,见她脸上闪过慌乱之色,不过很快就掩饰住了,但笑容却不自然起来,身体也有些僵硬,陆涛羽在心底暗叹,口中继续道:“可是在半路上遇到了临扬,他说祖父有事情找我,所以……”

“所以就没有去了?”蒙氏看着儿子,摇头叹气,道:“我就知道你会阳奉阴违,所以就让金蕊过去看看,果然……唉,你就不能听母亲的话吗?”

陆涛羽看着大松一口气的黄婉媛又紧张起来,露在衣袖外的手捏得紧紧的,甚至还在轻轻的颤抖,心里不知为何反而有种释然,他淡淡的一笑,道:“母亲,儿子知道您和祖父他们都不看好儿子此去南疆,都认为儿子别说是建功立业,就是平安归来都有问题,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儿子能够理解你们的苦心,但却不能赞同你们的做法。”

黄婉媛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她看着俊朗的表哥,心底很是矛盾。她是极愿意嫁给表哥的,表哥的家世、人品、相貌和才能无一不仅仅的吸引着她,牵动着她,在她的心里表哥是最完美的丈夫人选,她在姨母家这两年最期待的就是能够嫁给表哥。

当然,她也知道尽管姨母很喜欢自己,但自己的出身决定了自己不大可能嫁给表哥为正室,蒙氏自己也直言不讳的说了,表哥定然要娶一个出身高贵的姑娘为正室,一个强有力的岳家对表哥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对此,黄婉媛很沮丧,但也知道那是不能改变的事实,可是这并不能成为她要嫁给陆涛羽的障碍,她将目标锁定了平妻之位,而蒙氏也曾经隐晦的许诺给她,说一定会让表哥以妻礼娶她进门。

但是表哥的任性毁了一切!要不是他任性,就算有战事他也会依照惯例跟随侯爷和姨夫前往北疆,虽然同样是上前线,可有了身为主帅的祖父照顾,不但危险会被降至最低,还有不少立功的机会,可是现在呢?他连活着回来都不能保证!

她当然不愿意听从蒙氏的安排,在这个时候嫁给陆涛羽,别说只是许她平妻之位,就算是给她当正室她也不愿意,所以,一听陆涛羽的话她紧张到缩成一团的心一松,小心的将刚刚紧张的忘了呼出来的气缓缓吐出。

“你怎么就不能听母亲的话呢?”蒙氏没有留意侄女的表情,她失望的看着儿子,道:“婉儿为了你都愿意做出牺牲了,你怎么还那么执着呢?要是你真的有个好歹,母亲连个念想都没有,你让母亲怎么活下去啊!”

我可没有答应,是你自己想当然的自说自话!黄婉媛心里很着急,脸上也出现焦灼的神色,但她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一个着急,说出不该说的话来。

“母亲,儿子不能让别人因为儿子的任性受到伤害。”陆涛羽看着蒙氏,道:“不管是郭姑娘还是表妹都一样!”

“什么郭姑娘?”蒙氏皱眉,她根本就没有想起来安国侯姓郭,自然就没有反应过来郭姑娘指的是谁了。

“安国侯府那位正要与儿子议婚的郭姑娘。”陆涛羽将顺姐儿的身份隐去,陆博涵说过,除了他们老两口别的人都不知道与他议婚的是安国侯府的哪位姑娘,以前是担心蒙氏听说顺姐儿生有六指而反对,甚至闹将起来,现在则是不想让人知道,给顺姐儿留一个反悔的机会。

“这个关她什么事?”蒙氏眉头紧锁的看着儿子,道:“难不成她愿意现在嫁进门来?我才不信天下有那么傻得姑娘!”

你不信有那么傻的人却要逼我做那个傻子!黄婉媛心里恨极了蒙氏,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她的亲侄女,她怎么不为自己想想呢?

“她倒没有说现在嫁进来的话,最多六七天,大军就要开拔,时间上也不容许。”陆涛羽实在是不愿意看黄婉媛变来变去、宛如调色盘的脸,他努力地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母亲身上,道:“但是她说了一句让儿子感动至极的话,她说,只要儿子活着回来,她一定会欢欢喜喜的上花桥,要是儿子回不来了,她愿意为儿子守望门寡。”

“她说这样的话?”蒙氏有些不相信,却也有些感动,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祖父的眼光确实老辣,给你找了一个有情有义的姑娘,可惜……”

“儿子自然不能答应,所以,儿子托祖父转告郭姑娘,如儿子平安归来,必然以最隆重的礼节迎娶,但如果要与不能回来或者身残,那么这门婚事就当从来没有提起过,儿子不愿意让如此好的姑娘有一个身亡的未婚夫,影响她以后婚嫁,更不愿意让她嫁给一个身残之人。”陆涛羽将不久之前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又说了一遍。

“婉儿和她不同,婉儿和你……”蒙氏还是想说服儿子接受自己的安排。

“儿子与表妹只有兄妹亲情,而无男女之情,对儿子来说,表妹和卉儿一样,只是妹妹,母亲以后不要再说这样让人误会的话了。”陆涛羽立刻撇清两人的关系,他不希望母亲再一厢情愿下去。

虽然很欣喜陆涛羽在这个时候和自己划清界限,不让自己被姨母逼迫,但陆涛羽的话还是让黄婉媛颇感失落,忍不住用哀怨的眼神看着陆涛羽,脸上尽是失落伤心。

陆涛羽心底失笑,明明她也是不愿意的,怎么自己这般说话,将两人的关系归为单纯的兄妹关系,她却摆出这副自己是负心人的模样?要是自己说非她不娶的话,她恐怕也不会是高兴而是惊恐吧!

“我知道你担心你有什么意外的话会辜负了婉儿……”蒙氏怎么可能相信儿子会对温柔美丽贴心的侄女确实无意,只以为是儿子的推托之词,看看正一脸伤心难过,幽怨的看着儿子的黄婉媛,再看看英武却不失文雅的儿子,怎么看都是一对璧人,她叹了一口气道:“婉儿对你的心意就连我都能够深切的感受到,你又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让她伤心难过呢?婉儿,你也别总是这样沉默不语,有什么想说的话趁着现在和羽儿说说。”

黄婉媛看看陆涛羽,再看看一脸鼓励的蒙氏,垂下头,低声道:“婉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啊……”蒙氏恨她不争气,都到了现在还在害羞,她干脆直接问道:“你愿不愿意听从姨母的安排,在羽儿随大军离开之前和羽儿完婚?”

还要逼我么?黄婉媛的眼中尽是恼恨,心底也涌起怒火,她很想跳起来驳斥蒙氏对自己的无情,但她不敢,她以后还有很多地方要依仗蒙氏,她捏紧手,从嘴巴里发出蚊子般大小的声音道:“姨母从来都是疼爱婉儿的,姨母的吩咐婉儿自当听从,只是……”

陆涛羽先是一愣,以为黄婉媛是不是要迫于无奈的顺从了母亲的安排,他眉头一皱,不过听到了表妹的“只是”之后,他摇摇头,看来她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已经有了应付母亲的适当理由,用不着自己出面将母亲的馊主意挡回去了。

“只是什么?”蒙氏一愣,儿子会反对她心里早有谱,但侄女居然也不赞同就大出她的意料了,不过她立刻就想到了侄女定然是担忧儿子出了问题她的处境艰难,她眉头紧锁,眼神里的怜爱也不知不觉的淡了许多。

“婉儿现在还在孝期……”黄婉媛用力的掐了自己一把,疼得眼泪汪汪的时候抬起头,看着蒙氏和陆涛羽,这是她在来之前想到的最好的借口,她的母亲去世不足三年,谁都不能逼一个还在守孝的女子嫁人吧!

蒙氏皱紧了眉头,她还真的没有考虑这一点,可是……看着眼泪汪汪的黄婉媛,她心里很憋闷,要不是她一直表现出一副恨不得马上嫁进门的态度,她会连这个都忘记了吗?

还真是很聪明,这么快就想到了一个任何人都不能强迫她,也不会因此生恶感的好理由!陆涛羽忽然发现原来女人也不简单,要不是他不小心听到了表妹的心里话,听了这番话定然会有些感动,而现在,他只想叹息一声。

“这个确实不大好办,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蒙氏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她得好好的想想有没有化解的办法。

看着黄婉媛紧张的看着蒙氏,陆涛羽觉得很无趣,他清了一下嗓子,道:“母亲,你不用多想,我刚刚说过了,表妹对我来说就是亲妹妹,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一样,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我也绝对不会娶什么平妻、侧妻的。”

“羽儿~”蒙氏看着儿子,想要他将话收回去。

“母亲,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希望您不要再提起。”陆涛羽看着蒙氏,一脸的严肃,道:“儿子向您保证,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来的。”

“可是……”

“儿子知道母亲的苦心,但与其给儿子增添负担,母亲还不如高高兴兴的给儿子准备行李,高高兴兴的为儿子送行,好好的照顾自己和卉儿,让儿子不要担心。”陆涛羽看着母亲道:“母亲能够做到这些就是对儿子最大的帮助了!”

“表哥,我……”黄婉媛很想跟陆涛羽表明一下自己的心迹,她可不能让表哥因此对自己起了隔阂,毕竟表哥还是有可能平安回来的。

“表妹什么都不用说了。”陆涛羽打断了黄婉媛的话,道:“等表妹除了孝,我一定会请母亲为你张罗一门让姨夫点头的好亲事。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羽儿……”蒙氏的叫声没能阻止陆涛羽离去的脚步,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忍不住的责怪了黄婉媛一声:“你啊,就不会先把羽儿说通了再提什么孝不孝的吗?”

黄婉媛低声认错,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担心,万一表哥能够平安归来却恼了自己该怎么办呢?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ingmenzheng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