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战事起

发布时间:2021-10-14 12:39:08

第二十章战事起“我看你和陆涛羽的婚事但是占时稍稍缓上一缓再议!”二老爷沉思了足足一个上午后,但是进了修心养性居。“出什么变故了吗?”顺姐儿波澜不惊的手拿花剪适当修剪着案几上的一株蟹爪,她平时里最不喜欢的就是于股花花草草了事,这是跟在生前的曾祖母身边培“出什么变故了吗?”顺姐儿波澜不惊的手持花剪修剪着案几上的一株蟹爪,她平日里最喜欢的便是玩弄花花草草,这也是跟在已故的曾祖母身边培养的爱好,闲来无事的时候修修剪剪也是一种乐趣。。

>>>《名门正妻》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战事起》精选

第二十章战事起“我看你和陆涛羽的婚事但是占时稍稍缓上一缓再议!”二老爷沉思了足足一个上午后,但是进了修心养性居。“出什么变故了吗?”顺姐儿波澜不惊的手拿花剪适当修剪着案几上的一株蟹爪,她平时里最不喜欢的就是于股花花草草了事,这是跟在生前的曾祖母身边培“出什么变故了吗?”顺姐儿波澜不惊的手持花剪修剪着案几上的一株蟹爪,她平日里最喜欢的便是玩弄花花草草,这也是跟在已故的曾祖母身边培养的爱好,闲来无事的时候修修剪剪也是一种乐趣。。...

名门正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战事起

“我看你和陆涛羽的婚事还是暂时稍微缓上一缓再议!”二老爷思索了整整一个下午之后,还是进了静心居。

“出什么变故了吗?”顺姐儿波澜不惊的手持花剪修剪着案几上的一株蟹爪,她平日里最喜欢的便是玩弄花花草草,这也是跟在已故的曾祖母身边培养的爱好,闲来无事的时候修修剪剪也是一种乐趣。

“南疆、北疆起战事,陆涛羽极有可能被派往南疆,我担心他会出事。”二老爷看着不慌不乱的修剪着枝叶的顺姐儿道:“齐云侯及长子镇远将军肯定会前往北疆御敌,南疆极有可能是忠武将军马海宁带兵平定。陆涛羽现在只有个从七品的翊麾校尉散职,他的庶出兄长陆涛衡却是从五品的游骑将军,那是陆涛衡两年前在北疆立功之后皇上封赐的。他要想建功立业,想要向世人表明除了嫡出的身份以外他也是有真本事的话,他必须上战场,而且不能在其父麾下,让人质疑他的能力,那么他只能跟随马海宁到南疆平定蛮族之乱。忠武将军和齐云侯素有间隙,自然不会对他特殊照顾,要是立了功劳,那就是实打实的,不会有人质疑。”

这是他刚刚得到的消息,北疆的羌族和南疆的蛮族都是天朝的隐患,每一两年就会有一场战事,不同的是南疆气候适宜,不定会在哪个季节举兵,也不会每年北上。而北疆则会在每年秋收之后南下,为的就是到天朝掠夺过冬的粮食,只有风调雨顺,相对很丰足的年份不会兴兵,今天的气候干燥,就连天朝都有不少地方出现旱情,影响了粮食的收成,羌族会兴兵是意料中的事情,而蛮族也跟着凑合则出乎意料。当然,这些消息仅有少部分人知晓,就连大部分朝臣都还没有得到消息。

“您是担心忠武将军会公报私仇,故意让陆涛羽受挫,甚至受伤或马革裹尸?”顺姐儿放下手中的花剪,上下左右打量着蟹爪,想找出让自己不满意的地方,再进行修剪。

“马海宁并不是一个心胸广阔的人,到了他能够控制的地方,他不大可能事事秉公办理。”二老爷看着顺姐儿道:“我不希望你的婚事有任何差错……”

“您合过八字了吧?”顺姐儿打断了他即将出来的长篇大论,她知道叔祖看起来像是无所事事,但实际上他消息却是相当的灵通准确,齐云侯及镇远将军的调令定然已经下了,可能不日就要带大军前往北疆,而陆涛羽的决定也是十拿九稳,不会有误,但那并不是她关心的。

“嗯!”二老爷点点头,道:“我是请钦天监的监正给你们合的八字,说你们俩极为匹配,你的夫星子星皆旺,旺夫益子之相,而他则是五行中和,不偏不倚之相,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相合,要不是这样的话,我定然直接将他给否定了。”

“您这一两天抽个时间问一问齐云侯家合八字的情况,如果他们合八字的情况与您相符,那么这门亲事就算是成了,否则也不用再谈了。”顺姐儿端详了一会,还是觉得不甚满意,拿起花剪又开始修剪起来。

“不行!”二老爷一口否决了顺姐儿的决定,道:“要是陆涛羽在南疆有个什么差错,你该怎么办?他要是死了倒还好,我自然会给你重新再选合适的对象,但万一他要是伤了残了呢?我可不能让你做那种糊涂事情。”

“叔祖,那日我与齐云侯夫人见面的感觉很好,我在她的眼中看不到歧视,她对我的右手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异常神情,这一点我很欢喜。”顺姐儿一边修剪,一边道:“但是我不敢肯定她的表情是不是装出来的,她走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还要多,她真要掩饰什么,我也不一定就能看得出来,我想要是他们在乎我的右手,那么八字不合是最好的理由,如果不然,他们合八字的结果定然和您是一样的。那样的话,这门婚事倒也合我的意,就定了吧!”

“要是陆涛羽死了或者是残了呢?”二老爷脸色阴沉的看着顺姐儿,他现在很后悔为什么那么着急了,要是再缓上一个月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形势了。

“只要他活着,这门亲事就不会有任何的变化,他残了废了我都会快乐的嫁过去,要是他死了,那么我愿意为他守望门寡。”终于满意了自己的作品,顺姐儿放下花剪,示意在一旁侍候的玳瑁把它给搬回花房,自己接过另一个大丫鬟琥珀递上来的湿毛巾,擦了擦手,道:“您应该清楚,嫁不嫁人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但如果要嫁的话,我一定要嫁一个不会对我的手侧目的人。我不敢肯定陆涛羽是怎样的态度,但我想他既然是齐云侯的嫡孙,那么品性应该是一脉相承的。”

“要是我不去和齐云侯商议呢?”二老爷看着顺姐儿,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现在他的已经到来即将爆发的边缘。

“您不去的话我自然能够派别的人去!”顺姐儿不以为意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润润嗓子,道:“您应该知道,我偶尔也会向您一样不守规矩的。”

“你……”二老爷叹气,他知道就算是自己发脾气也极难改变顺姐儿的决定,他只能悻悻的道:“我明天一早就和齐云侯碰个面!”

“希望叔祖不要让我失望!”顺姐儿的话让心中另有打算的二老爷心里咯噔一下,摇摇头,这个丫头太了解自己的秉性了,要在她面前玩点什么花样的话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羽儿一定要去南疆吗?”与此同时,齐云侯府的主院也正在商议这件事情,老夫人一脸担忧的看着陆博涵,道:“身为将门之后,羽儿上战场是分内之事,可是为什么不能和你们一道前往北疆呢?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们父子两个在旁边看着我也能放心啊!”

“这是羽儿自己的决定,而且他没有和我们商议就请战,我们要是在这个时候插手,将他调到麾下,对他的前程定然会有极大的影响。”陆博涵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他叹了一口气道:“羽儿从小就是个心高气傲的,我应该知道他会做这样的决定。衡儿随我们出征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自然不愿意和衡儿一道,更不愿意在归来之后让人说他是靠着我和他父亲的照顾才能下功勋……这个羽儿啊,有的时候就是太……唉~”

“要不是因为衡儿的话他用的着这样做吗?”老夫人也忍不住的叹气,嫡子不长,长子不嫡对他们这样的公侯人家最是致命,尤其是长孙陆涛衡不是那种平庸之辈,打小就很出色,陆涛羽做什么都会被人与长兄比较,他能没有压力吗?再说,陆涛衡看起来倒是甘愿做一个辅佐弟弟的庶出兄长,可事实呢?傻瓜都不一定会相信他!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陆博涵看着妻子,摇头叹气,道:“现在也不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明日和郭怀旭找时间见个面,羽儿和六姑娘的事情暂且放下,等羽儿回来之后再谈吧!”

“为什么?”老夫人一惊,看着他问道:“你到底还有什么没有与我说的?外人都以为羽儿没有上过战场,可是实际上他十二岁以后每次你们父子出征都会带着他,他也是流过血,见过死人的,不是不知道战场残酷的愣头青。南疆战场没有你们照应,是没有在你们身边那么让人安心,可是北羌族的强悍不畏死也是南蛮族无法比拟的,怎么就让你担心成这个样子了?”

“南疆的主帅是忠武将军马海宁。”陆博涵的话一出,老夫人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上更添了些青色,这无疑是在她的心上狠狠的插了一刀。

“不行,我和羽儿说,让他改变主意!”老夫人噌的站了起来,道:“马海宁在你麾下的时候犯错被你严惩之后一直记恨在心,他又是个心胸狭窄之人,他要是不给羽儿小鞋穿才是怪事,我不能让羽儿那么任性。”

“没用的!”陆博涵看着妻子苦笑,道:“任命出来了,只是还没有下达到每个人而已,我是看到了任命才知道羽儿居然做了那样不理智的选择。”

“我们该怎么办啊~”老夫人颓然的跌坐回去,说话已经带了哽咽声,仿佛已经看到了孙儿惨遭不幸。

“还能怎样,只能听天由命了。”陆博涵看着老妻脸上一片死灰,叹气,道:“你也不用太悲观,外人都说衡儿很不错,是将门虎子,可我们都清楚,羽儿比衡儿更强,只要马海宁不使绊子,阴羽儿,他也不会有什么的,挺多就是立不了多少功劳,受点伤而已。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安插了一些信得过的老部下前往南疆,有他们照应,马海宁不敢胡来的。”

“他是主帅,还用得着用什么阴谋诡计来算计羽儿吗?他只要将最难啃的骨头丢给羽儿就足够了!”老夫人不是完全不晓战事的内宅妇人,她年轻的时候跟着陆博涵到过边城,见识过战争的残酷和惨烈,明白在战场上人命有多么的脆弱,更清楚在那样的环境中想要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有多么的简单。

“我知道!”陆博涵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已经不见一丝悲伤,道:“我会主动的和郭怀旭说明延迟议婚的缘由,他要真的是很喜欢羽儿的话,他定然会暗中向马海宁施压,让他心存顾忌不敢乱来,不过,我们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什么打算?”老夫人看着陆博涵道:“给羽儿安排通房丫头,给他留下血脉?羽儿一定不会答应的,他自己受的苦怎么会让自己以后的嫡子再重复?”

“你先安排吧,至于羽儿愿不愿意答应又再说。”陆博涵也知道这样并不好,但这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他也只能重复错误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ingmenzheng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