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蒙氏

发布时间:2021-10-14 12:39:07

“只说给羽儿看上了一门婚事,说是安国侯府的姑娘,可连究竟是安国侯府的那位姑娘都也没说,就得和安国侯府互相交换庚帖,合八字,父亲母亲这般做未免太也太让人难过了!”大夫人蒙氏教育抹着眼泪,她的丈夫齐云侯长子陆廷威皱着眉头望着她,但是父母也没和自己商议一声“羽儿已经十七岁,别说是订婚事,就算是成亲也不算早了。”陆廷威看着妻子,道:“母亲已经找机会见过那位姑娘,说不管是人才、品貌还是出身都是上上之选,要是错过了,再难找更好的对象了,所以才会急着想要定下婚事。”。

>>>《名门正妻》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蒙氏》精选

“只说给羽儿看上了一门婚事,说是安国侯府的姑娘,可连究竟是安国侯府的那位姑娘都也没说,就得和安国侯府互相交换庚帖,合八字,父亲母亲这般做未免太也太让人难过了!”大夫人蒙氏教育抹着眼泪,她的丈夫齐云侯长子陆廷威皱着眉头望着她,但是父母也没和自己商议一声“羽儿已经十七岁,别说是订婚事,就算是成亲也不算早了。”陆廷威看着妻子,道:“母亲已经找机会见过那位姑娘,说不管是人才、品貌还是出身都是上上之选,要是错过了,再难找更好的对象了,所以才会急着想要定下婚事。”。...

名门正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只说给羽儿看中了一门婚事,说是安国侯府的姑娘,可连到底是安国侯府的那位姑娘都没有说,就要和安国侯府交换庚帖,合八字,父亲母亲这般做未免也太让人伤心了!”大夫人蒙氏抹着眼泪,她的丈夫齐云侯长子陆廷威皱着眉头看着她,虽然父母没有和自己商量一声就给嫡子议婚他也颇有些怨言,但那不意味着他愿意听到妻子这么哭哭啼啼的埋怨。

“羽儿已经十七岁,别说是订婚事,就算是成亲也不算早了。”陆廷威看着妻子,道:“母亲已经找机会见过那位姑娘,说不管是人才、品貌还是出身都是上上之选,要是错过了,再难找更好的对象了,所以才会急着想要定下婚事。”

“我是他的母亲怎么会不知道羽儿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纪?”蒙氏抹着眼泪,道:“可那能怪我吗?我喜欢的是婉儿,你们也都知道,可我一提婉儿和羽儿的事情,你们就总是说羽儿还小,没有必要那么早就考虑婚事。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婉儿,我就不明白了,婉儿长得漂亮,性格温柔,谁见了不夸赞一声,却偏偏让你们这么嫌弃……”

“婉儿是个好姑娘,但她不适合羽儿,也不适合我们齐云侯府。”陆廷威眉头越皱越紧,这个问题他们谈过不止一次,为什么她就是听不进去,非要揪着不放呢?

“有什么不合适的?”蒙氏看着丈夫,道:“他们俩青梅竹马,从小就有感情的,八字也合得上,婉儿聪慧可人,温婉听话,又有旺夫之象,怎么不合适?就说出身,婉儿的父亲好歹也是庐州同知,怎么也是个正五品,又能差到哪里去?”

蒙氏口中的婉儿是她亲妹妹唯一的女儿,十二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后到京都投奔姨母蒙氏,蒙氏对这个侄女十分的疼爱,一直希望能够亲上加亲,把她变成自己的儿媳,但却被齐云侯父子一致否定,对此她颇有怨言。

“你要是真觉得很合适的话,怎么没有见你坚持?”陆廷威实在是不愿意再谈这个话题,直接丢了一句出来,蒙氏被说破心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放大了哭声。

“你不要哭了行不行!”陆廷威很想不耐烦的摔门离开,但是想到父亲之前和自己说的一番话他只能耐着性子道:“你到底要怎样?”

“要我同意这件婚事也行,但是婉儿要一起进门。”蒙氏立刻不哭了,看着陆廷威道:“不是妾室,是平妻。”

“不可能!”陆廷威冷冷的看着妻子,他就知道会是这样,蒙氏很喜欢她的侄女黄婉媛,也一直想将侄女变成儿媳,但要是让黄婉媛嫁给羽儿当正室的话,第一个跳起来反对的就会是她。她一直想要给羽儿找一个出身功勋贵族家族、能够将大儿媳比到尘泥里的贵女为正妻,让她能够在家中扬眉吐气,不再担心长子的岳家会为女婿撑腰,然后将对她言听计从,孝顺听话的黄婉媛嫁给羽儿为平妻,儿子能够左拥右抱,她这个婆婆则能够左右逢源,面子里子都好,可是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就算有,又怎么能让她遇上?

“为什么不可能?”蒙氏跳了起来,脸上的泪水还未干,就显露出一副泼妇的样子,嚷嚷道:“我们羽儿多优秀,以他的人才和出身就算是娶公主也不为过,安国侯府的姑娘能够嫁给我们羽儿,那是修了几辈子才修来的福气。我不过是让婉儿与她一起侍候羽儿,又不是要夺她的正室之位,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连妾室都不能容忍,却要人家忍受一个平妻?”陆廷威看着无理取闹的蒙氏,冷冷地道:“我也不是和你商量,只是想要告诉你,只要安国侯府的那位姑娘生辰八字和羽儿相匹配的话,这门婚事就定了。至于婉儿,她是回庐州还是早点给她找门合适的婚事你自己好好的考虑!”

“你什么意思?”蒙氏一愣,难道他不是为了和自己商量儿子的婚事才来的吗?

“告诉你儿子即将与安国侯府的姑娘议婚是一件事,让你尽快把婉儿安置了是另外的一件事。”陆廷威看着妻子,道:“在羽儿成亲之前,你必须给婉儿找一门合适的亲事,要是你觉得没有合适的或者不能做主的话,就让她回庐州去,她的婚事由她的父亲做主更合适。”

“你们不愿意接受婉儿还要将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儿赶出去?”蒙氏不可思议的看着丈夫,道:“我绝对不会这样做,也绝对不会让你们那样做的!还有,如果不让婉儿一起嫁进来,这门婚事我也坚决不同意!我会和羽儿表明我的态度,我相信羽儿不会像你们这样,完全不顾我这个当母亲的想法!”

“同意不同意不是你说了算,这件事情你主动去做最好,要不然我会送信到庐州,让连襟派人把婉儿接走!”陆廷威失望的看着她,知道她愚蠢,但没有想到她居然蠢到这个地步,冷冷地道:“当然,你也可以把你要将自家侄女嫁给羽儿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让世人都知道羽儿有那么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但是在那之前你要考虑清楚,那样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你是在威胁我吗?”蒙氏从来没有那样的念头,但是面对陆廷威失望的眼神和带讽的口吻,让她有种不顾一起的冲动。

“我没有威胁你,羽儿不光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嫡子,更是齐云侯府的嫡孙,我比你更希望他能够有一门好亲事,有一个好妻子。”陆廷威起身,道:“你自己想清楚,要么让羽儿娶一个出身高贵的好妻子,要么就如你的愿,娶了婉儿进门,只能选择其中一。”

“你要去哪里?”看着陆廷威出门,蒙氏着急的问了一声,他已经有一个月都没有在自己房里歇了。

“我去秦氏房里歇息,你自己冷静的想想。”陆廷威脚步顿都没有顿一下,直接出了蒙氏房间,往妾室秦氏住的小院去了。

蒙氏气愤地抓起茶杯就砸在地上,陆廷威听见茶杯摔碎的声音,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回头。

“我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啊~”蒙氏气得又哭了起来。

“夫人,又出了什么事情?”蒙氏贴身的尹妈妈一边安慰她,一边示意一起进来的丫鬟婆子出门候着,连地上的碎片都没有让收拾。

蒙氏带着哽咽声把陆廷威和她说的话说了一遍,末了,恨恨地道:“你说说我这是过的什么日子啊,他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人,我的儿子交换庚帖,订婚成亲都是他们说了算……我这个正室就是个招牌……”

“夫人~”尹妈妈压低了声音,不让外面的人有听得到的可能,道:“这件事还是依了侯爷和老夫人吧,你就依照大爷的吩咐先安置了表姑娘,然后欢欢喜喜的看着少爷成亲,千万别和侯爷老夫人置气。”

“我怎么能那样对婉儿呢?让她给羽儿做平妻已经是委屈她了,现在连平妻都不能做……”蒙氏也放低了声音,当初婉儿来投奔她不就是为了这桩婚事吗,要是这婚事不成的话,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妹妹啊。

“夫人,少爷重要还是表姑娘重要?”尹妈妈严肃的口气让蒙氏的哽咽声顿住,尹妈妈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夫人是心疼表姑娘,四姑娘没有给她定下一门合适的婚事就去了,四姑爷又被妾室迷了心眼,完全就不顾表姑娘的死活,表姑娘投奔您也是无奈之举。好在您念在和四姑娘的姐妹情分上,收留了她,更看她善解人意,想要把她配给少爷。可是夫人,她真的不是少爷的良配。”

“我知道,婉儿也是明事理的,也没有说非要为正室。”蒙氏忿忿的道:“她都已经不贪图正室之位了,他们怎么还容不下婉儿呢?”

“夫人,您怎么这么糊涂啊!”尹妈妈叹气,不过她也习惯了蒙氏的脾性,道:“不是能不能容的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不管是哪一家的姑娘,要是知道少爷有这么一个等着做平妻的表妹,再满意少爷也都会打退堂鼓的,谁愿意一进门丈夫就有了平妻?”

“婉儿那么温柔善良,谁见了能不喜欢啊?”蒙氏语塞,却仍旧强词夺理。

温柔善良?要真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就不可能在母丧期间和父亲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迫不得已,只好投奔姨母。尹妈妈腹诽着,但却没有说那位表姑娘的坏话,而是劝慰道:“夫人,为了少爷您一定要做出抉择,要是让人知道了表姑娘的存在,别说和安国侯府的婚事要告吹,就连以后也定然波折不断啊!为了少爷,你必须做好取舍!”

“就不能兼得吗?”陆廷威说这个话蒙氏还会反驳,但说这话的是和自己相扶相持了二十多年的尹妈妈,蒙氏就开始认真的考虑了,只是她真的是很不甘心啊!

“夫人,如果您一定要让表姑娘进门也不是不可以!”尹妈妈叹气,知道蒙氏要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话一定会把好事搅混了,只能想一个安抚她的主意。

“怎么办?”蒙氏眼睛一亮,她就知道天无绝人之路。

“先把表姑娘安抚下来,等少爷成亲以后才提表姑娘嫁给少爷的事情。”尹妈妈出着馊主意道:“你想啊,那个时候安国侯府的那位姑娘已经成了三少奶奶,她就算是不愿意还能闹翻天去?”

“要是纳妾她一定不敢说什么,可要是娶平妻……尹妈妈,安国侯府可是皇后娘娘的娘家啊!”蒙氏也没有糊涂到家,要是婉儿愿意委屈为妾她也不用费那么多的心思和口舌了。

“我的夫人啊,表姑娘和少爷的情分在那里,就算是为妾,少爷也一定不会委屈了表姑娘的。”尹妈妈道:“要是表姑娘自己再争气一点,给您添个大胖孙子,她在这个家还能站不稳,还能受委屈吗?”

“这倒也是!”尹妈妈的话让蒙氏最后的一丝不安和愧疚完全消失,点头道:“婉儿是个聪明孩子,就算是为妾也一定能够过得很好,再说,还有我给她撑腰,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她的。”

“就是!”尹妈妈终于舒了一口气,道:“所以啊,您就先把表姑娘安置好,千万别给侯爷老夫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我知道了!”蒙氏很不甘愿的点点头,为了儿子,她就暂时咽下这口气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ingmenzheng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