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求助

发布时间:2021-10-14 12:39:03

第十二章求计“箐姐儿来了啊!”看见箐姐儿笑意盈盈的进屋,小季氏绿韵眉头不为人察觉到的轻轻地一蹙,脸上却立马绽出了一个温柔如水的笑容,关怀的道:“怎么看出来不怎么高兴?是谁让姑娘不高兴了?”后面一句话问得自然是跟在箐姐儿身边的莺歌,当初郭儒启接小季氏进比起乃姐,她更漂亮,也更有耐心和心机,虽然恨不得立刻飞上枝头,但却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和年纪,没有对郭儒启表露出任何企图,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箐姐儿。直到进府两年后,得到了郭儒启完完全全的信任,自己也及笄,长开了之后才“一个不小心”的吐露了对郭儒启的仰慕之心,很顺利的开了脸,成了郭儒启的通房丫头。。

>>>《名门正妻》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求助》精选

第十二章求计“箐姐儿来了啊!”看见箐姐儿笑意盈盈的进屋,小季氏绿韵眉头不为人察觉到的轻轻地一蹙,脸上却立马绽出了一个温柔如水的笑容,关怀的道:“怎么看出来不怎么高兴?是谁让姑娘不高兴了?”后面一句话问得自然是跟在箐姐儿身边的莺歌,当初郭儒启接小季氏进比起乃姐,她更漂亮,也更有耐心和心机,虽然恨不得立刻飞上枝头,但却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和年纪,没有对郭儒启表露出任何企图,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箐姐儿。直到进府两年后,得到了郭儒启完完全全的信任,自己也及笄,长开了之后才“一个不小心”的吐露了对郭儒启的仰慕之心,很顺利的开了脸,成了郭儒启的通房丫头。。...

名门正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十二章求计

“箐姐儿来了啊!”见到箐姐儿笑意盈盈的进门,小季氏绿韵眉头不为人察觉的轻轻一蹙,脸上却立刻绽开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关心的道:“怎么看起来不怎么开心?是谁让姑娘生气了?”

后面一句话问得自然是跟在箐姐儿身边的莺歌,当年郭儒启接小季氏进府的初衷是为了箐姐儿有个可以完全放心的人照顾,小季氏对这一点十分的清楚。

比起乃姐,她更漂亮,也更有耐心和心机,虽然恨不得立刻飞上枝头,但却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和年纪,没有对郭儒启表露出任何企图,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箐姐儿。直到进府两年后,得到了郭儒启完完全全的信任,自己也及笄,长开了之后才“一个不小心”的吐露了对郭儒启的仰慕之心,很顺利的开了脸,成了郭儒启的通房丫头。

小季氏也是个颇有手段和心思的,成了通房丫头不过半年,她就有了身孕,十月之后,有惊无险的产下一个男婴,,这在郭儒启四五个通房丫头中算是独一份,本来就十分喜欢她的郭儒启不顾妻子的强烈反对,立她为妾室,自此之后,宠爱就没有间断过。

有了儿子、身份和地位之后,小季氏对箐姐儿自然就没有以前那么上心,不过,表面上的功夫还是没有落下,三天两头的还是会过问一下箐姐儿的作息,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大妥当的地方,箐姐儿身边的丫鬟婆子大多也都是她安排的。

“没有什么不开心,只是太阳大了,有些晒得慌!”箐姐儿笑着坐在小季氏身边,撒娇道:“我两三天没有过来看姨娘,想得慌,就走得快了些,可把我给累坏了!”

“这么大的姑娘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小季氏嗔怪的点了一下箐姐儿的额头,道:“说过多少次了,姑娘家,要稳重,就是不会听话!清音,快点给姑娘盛一碗冰镇绿豆汤过来!”

“在姨娘面前,箐儿永远都是小孩子!”小季氏带了些嗔怪的关心让箐姐儿很是受用,她往小季氏身边又靠了靠,笑问:“思哥儿念书去了吗?”

“可不是!”提起儿子小季氏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些,也真诚了几分,道:“昨个还被先生夸奖了一番,说他小小年纪,就能够耐得住性子认真读书,明白什么叫做不骄不躁。爷听了也很开心,给了他一块端砚,算是奖励。”

箐姐儿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凝,道:“父亲昨天歇在姨娘这里吗?父亲近来似乎一直都很忙,除了请安之外,我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和父亲在一起好好的说说话了……”

箐姐儿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父亲郭儒启最疼爱的孩子,她记得小的时候,自己的吃喝用度都是最好的,好得让身为嫡女的璐姐儿嫉妒,也让嫡母四夫人恨得牙痒。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待遇渐渐的变了样,虽然从来不会缺什么,也没有比以前差,可是……以前的安国侯府怎么能和现在比呢?那个时候的安国侯府虽然是功勋世家,可那个时候今上还只是身份尴尬的勤王,安国侯府不得不万分小心的低调处事。现在呢?勤王已经是皇上了,虽然一贯低调的安国侯府没有趾高气扬,可是比起之前的夹着尾巴做人已经是天壤之别了,她的吃喝用度却还是和以前相差无几——璐姐儿的用度她虽然不清楚,可光是从她几乎不重复的衣裳和首饰就知道,没有变化的或许只有她了。

好吧!她知道自己是庶出,又没了亲生母亲照拂,不能和璐姐儿这个嫡出的姑娘比,可是父亲对自己似乎也没有以前那般好了。记得母亲刚刚过世的那些年,父亲唯恐自己受了委屈,每天都会抽时间和自己说说话,看看自己做了什么,就算是忙得不能分身的时候,也会抽空过来看自己一眼。而现在,她虽然还是能够经常见到父亲,可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亲密。

小季氏眼睑微微一垂,挡住里面的冷意,嘴里却道:“你父亲最近一直都很忙,在我这里歇的时候也不多,每次都是很晚才过来,早早的就起身去了。我倒是想请也过去看看你,可时间总是不凑巧,总不能让你为了和爷说上几句话就熬夜吧!你现在虽然已经是大姑娘了,可还是在长身体的时候,熬夜对身子可不好!等我下次见了爷,一定会告诉他你有多么的想他,爷那么的疼你,一定会抽时间和你好好的说说话的!”

“姨娘可别忘了啊!”箐姐儿很满意小季氏的回答,而这个时候清音亲自端了两碗绿豆汤过来,殷勤的先给箐姐儿递上,她尝了一口,立刻笑弯了眉——是她最最喜欢的甜度,看来就算拿不准自己会不会来,在煮绿豆汤的时候姨娘也没有忘记照自己的口味来。

小季氏只喝了两三口就把碗放下了,轻轻地用帕子擦擦嘴,道:“箐姐儿再来的路上是不是遇到让你不痛快的人了?”

“我就知道瞒不过姨娘去!”箐姐儿这回倒没有再说什么掩饰的话,将基见底的碗递给清音,道:“过来的路上遇到了那个不祥的人,就得浑身都很晦气而已!”

原来是遇到了六姑娘!小季氏挥挥手,让丫鬟们退下,她知道箐姐儿对顺姐儿有很深的怨气,既记恨季氏的死与顺姐儿多多少少有些关联,又嫉妒顺姐儿的出身——当然,要是当年顺姐儿没有那么命大,活了下来,让她顺利的顶上了侯府嫡女位子的话,箐姐儿一定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恨,或许还会对顺姐儿报以同情。

可实际上,顺姐儿当年虽然大病一场,可还是活了下来,不仅如此,还入了已故太夫人的眼,由太夫人亲自教养,就算太夫人已经仙逝,她还住在太夫人生前的静心居,那可是四进的大院子,还是整个侯府最大的院子,就连大老爷和二老爷的四进院子都没有静心居那么大,那么好,不但羡煞了人,也让不少人恨得咬牙。

“她看起来怎么样,还好吗?”小季氏对顺姐儿没有什么印象,不管是太夫人生前还是太夫人去世之后,顺姐儿极少从静心居出来,偶尔出来也很低调,让人几乎无法察觉她的存在。事实上除了总是喜欢找顺姐儿麻烦的箐姐儿以外,侯府就没有几个人对顺姐儿有印象,有意无意中,顺姐儿就那么被众人忽视了,进府时间不长的奴婢甚至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主子的存在。

“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箐姐儿眼中的顺姐儿就是一副不死不活的样子,她恨恨地道:“我就不明白了,她那样活着有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早点死个干净,自己能够早日解脱,也不碍着别人的眼!”

小季氏端起渐凉的茶水喝了一口,小心的掩饰住眼中的嘲讽——就算是顺姐儿不在了,她就能够冒名顶替,成为侯府的嫡出姑娘了吗?九年前倒还有可能,那个时候,阖府上下就没有几个人知道顺姐儿的存在,只要将那为数不多的人封住了口,自然就可以来一招移花接木。可是现在不一样的了,就算忽视顺姐儿在已故的太夫人身边养了七年、府上的老人大多数知道有这么一位半隐居的嫡出姑娘的事实,也不可能让一个人尽皆知的庶女一夜之间改换身份,箐姐儿想要改变自己的身份不过是痴心妄想而已!

“我一见到她就恨不得掐死她!”箐姐儿没有看到小季氏掩盖住的嘲讽,带了一些殷切的神情看着小季氏,道:“姨娘,你说,要是没有她的话一切是不是会更加美满?”

要是没有她你还能有机会出生吗?小季氏心里默默的问了一句,要不是因为生了这么一个有缺陷的女儿,原本感情甚好的四爷和四夫人之间不会骤然之间冷淡下来,姐姐轻红不会有机会爬上四爷的床,更不会有箐姐儿的出生——就算姐姐有机会成为爷的妾室,也不可能在四少夫人生下嫡子之前有孕,功勋世家最忌讳的就是嫡子不长,长子庶出,哪怕不是长房也不能发生这样的情况。

当然,那样的话小季氏是不会说出来的,她放下茶杯,含笑对箐姐儿道:“姨娘知道你对她有诸多的怨气,可是……箐姐儿,听姨娘一句劝,该放开的要放开,不要总是沉浸在怨恨之中,那样的话对你的不好。”

“姨娘,我时常在想,要是当年她没有熬过来的话,该多好啊!”箐姐儿靠着小季氏,声音放得很低,道:“父亲当年已经说通了祖母,让我以嫡女的身份教养……那个时候,四夫人自己做错了事情,为了她自己的名声着想,她只能忍了,可是偏偏她命大……姨娘,我知道我这样说有点狠,可是,没有了她对所有的人都好。四夫人不用担心有一个怪物般的女儿夹在她和父亲之间,父亲不用因为这个不该存在的人烦恼,我不会因为自己庶出的身份自怜,璐姐儿也不用因为她而感到丢人,就连她自己也不用因为天生的残缺遭罪……可为什么她偏偏就活了下来呢?不是我太自私,而是……她这辈子要么出家,要么一辈子被圈养在侯府里,嫡女的身份对她而言不过是可有可无,对我却是锦上添花,要是我能有嫡女的身份,能为父亲争光不说,也能给自己某一个好前程,不管是对家族、对父亲还是对弟弟都好。”

箐姐儿的这番话是思索了很久之后才决定和小季氏说的。她也知道想要顶替顺姐儿的名分是件艰难的事情,可是她已经十三岁了,侯府比自己年长的几位姑娘都是在十三四岁的时候议婚的,现在侯府未议婚的姑娘最年长的是顺姐儿,其次就是她了,要是自己不趁着现在改变自己的身份,等到明年就晚了。长房的玟姐儿,二房的沅姐儿、玫姐儿,四房的璐姐儿今年都是十二岁,沅姐儿和璐姐儿是嫡女,她们的婚事家中长辈自然会很谨慎,玟姐儿的生母最得大伯宠爱,她的婚事大伯自然会上心,最不济的是玫姐儿,可就她也比自己强,生母尚在,嫡母对她也很不错,婚事也不会太马虎,可自己呢?生母已亡,嫡母又视为眼中钉,能够帮自己的也只有这个有着血缘关系,又深得父亲宠爱的姨娘了。

小季氏心底微微一动,是啊,要是箐姐儿能嫁一个好人家对自己、对自己最宝贝的思哥儿都是很有利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很棘手啊!

“姨娘?”看小季氏在沉思,箐姐儿脸上闪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只要小季氏愿意站在自己这边,给自己出主意,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了。

“我需要时间好好地想一想……”小季氏挤出一个笑容,这件事情不是小事,一定要仔细想清楚,然后更小心的谋划才行,尤其是不能让自己给陷进去……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ingmenzheng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