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这是独处了吗?

发布时间:2021-10-14 07:51:36

向朝阳,“向龙?”向龙看见沐沐,突然笑了,“我等沐沐啊,你不明白吧,我在追沐沐,爸是需要支持的,等沐沐能扯证了,我们结婚了了,肯定请你喝酒时。”向朝阳站在沐沐身边,反讽的望着向龙自演自演。沐沐却火了,“向龙,人要脸树要皮,你这没脸没皮的,真的好吗?向朝阳站在沫沫身边,讽刺的看着向华自导自演。。

>>>《六零有姻缘》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这是独处了吗?》精选

向朝阳,“向龙?”向龙看见沐沐,突然笑了,“我等沐沐啊,你不明白吧,我在追沐沐,爸是需要支持的,等沐沐能扯证了,我们结婚了了,肯定请你喝酒时。”向朝阳站在沐沐身边,反讽的望着向龙自演自演。沐沐却火了,“向龙,人要脸树要皮,你这没脸没皮的,真的好吗?向朝阳站在沫沫身边,讽刺的看着向华自导自演。。...

六零有姻缘

推荐指数:10分

《六零有姻缘》在线阅读

向朝阳,“向华?”

向华见到沫沫,突然笑了,“我等沫沫啊,你不知道吧,我在追沫沫,爸是支持的,等沫沫能领证了,我们结婚了,一定请你喝酒。”

向朝阳站在沫沫身边,讽刺的看着向华自导自演。

沫沫却火了,“向华,人要脸树要皮,你这没皮没脸的,真的好吗?”

向华脸青了又紫的,他怎么把连沫沫不是善茬给忘了。

双胞胎放肆的哈哈大笑,老姐太给力了,这话可比拳头有用多了,直戳心窝子。

向华怎么允许在向朝阳面前丢脸,深情的注视着沫沫,“我是认真的要和你共同进步的,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但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沫沫,“......”

向华余光见向朝阳黑了脸,骨子里都爽了,再接再厉的道:“沫沫,你不是怕说闲话吗?我可以等你毕业。”

沫沫绷紧了小脸,向华压根不爱她,只是想征服她而已,看着向华透着的疯狂劲,她怎么手痒痒的想揍人呢?

向朝阳终于忍不了了,拎着向华脖领子道:“你们先回家吧,我今天中午不回去了。”

双胞胎追了过去,“朝阳哥,你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别让他在缠着我姐了。”

“交给我,回去吧!”

向华被向朝阳卡着脖子,白皙的脸成了关公,见沫沫几人走远了,气的要死,双手直扑腾,使劲的揪着衣服,“你松手,你给我松手。”

向朝阳嫌烦,直接敲晕了向华,拳头不客气的招呼向华,敢挖他墙角,本事见长,拳头实打实的,疼的向华直哼唧。

向主任家,是在医院大院,一套一居,五十多平,将客厅隔出了一个房间,给向华和小闺女向蕊住。

听见敲门声,吴敏以为儿子回来了,忙开门,向华直面跌入她怀里,“啊,向朝阳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向朝阳冷冷的看了一眼,目光看向坐在餐桌前的向主任。

向主任见到大儿子,半天没回神,干巴巴的问,“你怎么回来了?”

吴敏哭喊着,“老向你快看看儿子,他这是怎么了?”

向主任这才注意到小儿子,也不管向朝阳了,急的踢倒了凳子,忙扶起小儿子检查,“没事,就是晕过去了。”

吴敏搂着儿子的脑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向朝阳,你有什么怨冲着我来,别牵扯小华,他是你弟弟啊!”

向主任皱着眉头,“是你弄昏的小华?”

向朝阳嘲讽的看着吴敏演戏,大方承认着,“是我。”

向主任心里窝火,大儿子每次不弄出点事,他就不舒坦,“你这个逆子,是不是非要气死我才解恨。”

“你想多了向大主任,我不是为了气才你回来的,我听说你支持你儿子追人?”

吴敏弄明白了,咬着牙,“你为了一个外人,竟然对自己弟弟下手,你的心有多狠。”

向主任反应过来,“你是为了连沫沫?你怎么会认识连沫沫?”

“我怎么认识的不用你管,管好你儿子,今天只是个教训,如果再敢纠缠,别怪我不客气。”

“哦,对了,向主任,你怎么降成主任的,你自己没忘了吧,难道向主任现在想当普通医生了?”

向主任手气的直发抖,他怎么降的主任,当然知道,都是因为恨他的好闺女,这是他心里的刺,“逆子,你给我滚,给我滚。”

向朝阳冷笑,“我是逆子,总比人渣要好,向主任。”

向朝阳起身,整理好帽子,向华已经醒了,向朝阳弯下腰,“你要是认为你的脖子比铁硬,你就继续纠缠。”

吴敏戏也不演了,被吓到了,“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是犯法的。”

向朝阳冷笑,“我做什么了就犯法,有时间好好学学法律,别到时候诬告人,你可是要担罪名的。”

楼房不隔音,住户虽然听的不真切,但是知道向主任家传出来的哭声,见向朝阳出来,大伙了然,一点都不稀奇,纷纷讨论,都是向主任自己作的,要是好好的没出轨,现在也不会混成这样,说不定市医院的院长都当上了。

晚上放学,双胞胎高兴坏了,“姐,今天向华请假了,一定是被朝阳哥教训了。”

“真的?”

双胞胎点头,“当然是真的,胜利打听的,据说请了三天的假呢!”

沫沫好奇了,向朝阳到底干了什么?

姐弟三人回了家,小弟在院内咋咋呼呼的,“向大哥,你好厉害,比我爸爸都厉害,你是怎么抓到的,教教我好不好。”

沫沫一看,好家伙,两只野兔子,一直野鸡,兔子已经拨好了皮,正清洗着呢。

“你是怎么抓到的?”

向朝阳放下手中的兔子,“昨天发现兔子长走过的路,挖了几个陷阱,今天去看看还真有收获。”

双胞胎拎着野鸡,野鸡早就被气死了,“姐,咱们晚上吃小野鸡炖蘑菇。”

沫沫拎过野鸡,估计有三斤沉,“那还不去烧水。”

“哦,哦,烧水了,晚上吃野鸡了。”

沫沫把书包递给小弟拿进屋,让青仁拿盐出来,她要给兔子腌制上风干。

“向朝阳,你打猎是不是很厉害?”

向朝阳不动声色的靠近了些,“还可以,馋肉打牙祭的时候练的。”

“你最大逮到过什么?”

“野猪,不是我一个人,是四个。”

向朝阳说着又靠近了些。

沫沫没注意,“野猪?天啊,野猪可凶了,獠牙很长,红眼的时候据说不要命的,你们没受伤吧!”

“没有,引到挖好的坑里,放血放死的。”

向朝阳见沫沫一直低着头,胆子大了些,终于到了满意位置,这回不动了。

“野猪有多大?”

向朝阳忍不住翘着嘴角,“两百多斤,不过据说有见过三百多斤的。”

沫沫到抽了一口凉气,真是大家伙,竖了竖大拇指,“厉害。”

沫沫不吭声了,心里琢磨着,向朝阳会挖陷阱,她是不是可以学学,不仅能时常给家里添添肉,也可以存入空间,风声紧的时候也不会断了肉,而且有急事也能容到,越想越可行。

沫沫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那个,我想学陷阱,你能教我吗?”

“你要是家里缺肉可以给我发电报,我给你邮寄。”

沫沫翻着白眼,“你跟我又没关系,我凭啥要你的东西,再说了,你敢常邮寄肉?还不查你,给句痛快话,你教不教吧!”

向朝阳一想,的确太引人注意了,“教,可要去野外实践,这里可不行,陷阱有很多的门道,不是挖个坑就可以。”

“这个简单,你不是还有两天走吗?我这两天请假,咱可说好了,你可不许藏私。”

向朝阳心里有些飘,这是独处了吗?忍不住笑了,“不会藏私。”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liulingyouyinyu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