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亲疏远近

发布时间:2021-10-14 07:51:22

昨天是大年初十,人日子,是要吃面条的,寓意拴住寿命,健康长寿。沐沐家是不能够未能免俗的,正好爸爸昨天回去,沐沐擀了面条,面是沐沐上一次偷拿出的,又从空间掺了一些,家里六口人,活了一盆的面,卤子,沐沐切了两块腊肉,准备好做腊肉酱。擀面条是件太累人的活,足沫沫家也是不能免俗的,正好爸爸今天回来,沫沫擀了面条,面是沫沫上次偷拿出来的,又从空间掺了一些,家里六口人,活了一盆的面,卤子,沫沫切了一块腊肉,准备做腊肉酱。。

>>>《六零有姻缘》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亲疏远近》精选

昨天是大年初十,人日子,是要吃面条的,寓意拴住寿命,健康长寿。沐沐家是不能够未能免俗的,正好爸爸昨天回去,沐沐擀了面条,面是沐沐上一次偷拿出的,又从空间掺了一些,家里六口人,活了一盆的面,卤子,沐沐切了两块腊肉,准备好做腊肉酱。擀面条是件太累人的活,足沫沫家也是不能免俗的,正好爸爸今天回来,沫沫擀了面条,面是沫沫上次偷拿出来的,又从空间掺了一些,家里六口人,活了一盆的面,卤子,沫沫切了一块腊肉,准备做腊肉酱。。...

六零有姻缘

推荐指数:10分

《六零有姻缘》在线阅读

今天是大年初七,人日子,是要吃面条的,寓意拴住寿命,长寿。

沫沫家也是不能免俗的,正好爸爸今天回来,沫沫擀了面条,面是沫沫上次偷拿出来的,又从空间掺了一些,家里六口人,活了一盆的面,卤子,沫沫切了一块腊肉,准备做腊肉酱。

擀面条是件累人的活,足够一家六口吃的面条可不少,沫沫擀完胳膊都酸了,放下擀面杖,准备做卤子,等爸爸到家了下面。

五点钟,连国忠回来了,沫沫烧了火迎出去,身子却僵在了门口。

连国忠见闺女一直盯着连秋花,解释道:“秋花要来住一段时间。”

沫沫锁紧了眉头,狗皮膏药果然贴上来了,冷冷的转身回了厨房,顺道回了卧室,把该锁上的箱子,都锁了起来。

连国忠愣了,第一次见到闺女冷脸,看了一眼低眉的侄女,他是了解闺女的,一定是回老家闹了不愉快。

田晴就直接的多,她是女人敏感又细心,她不喜欢秋花,客气的点下头,帮闺女下面条去了。

兄弟三人一直都是以沫沫马首是瞻,互看了一眼,谁都不缠着连国忠讲见闻,都跑回了房间,客厅空荡荡的,只留下尴尬的连国忠和秋花。

连国忠锁着眉头,心里暗骂这几个孩子表面功夫都不做,对连秋花道:“你先坐会,我去找沫沫安排下住处。”

连秋花乖巧的点头,“麻烦大伯了。”

连国忠进了厨房,压低声音,“闺女,到底乍回事。”

沫沫搅动着面条,“背后说我坏话,被我听了正着。”

连国忠不信,“我看秋花乖巧的很,是误会吧!”

田晴是站在闺女这边的,“她说什么了?”

沫沫将当天的话重复了一遍,给爸爸打预防针,不要因为是侄女就往好了想,“爸,眼睛擦亮些,看人不能看表面。”

田晴气的直拧连国忠,“小小年纪,竟然这么恶毒,这是人说的话吗?”

连国忠嘶了一声,他是信闺女的,闺女从小不说谎,而且过年才见到秋花,以前是没矛盾的。

随后点了颗烟蹲下,吸了几口,“既然来了,我这个做大伯的也不能撵人,外人咋议论咱家?反正也住不了几天。”

田晴哼了一声,接受了丈夫的决定,可心里还是不得劲,“你侄女心里算计不少,她明明可以自己来家里,又不是没有地址,可非要去钢厂等你,你领进门,谁也不能撵。”

沫沫对妈妈有些刮目相看了,一阵见血!

连国忠多看了妻子几眼,“没想到,田同志还有这么睿智的时候。”

田晴边捞面条边翻白眼,“我听着,你咋是在埋汰我呢?”

连国忠哈哈笑着,走过去帮着端盆,“哪能呢,我这是真心夸赞田同志。”

沫沫可不信连秋花来只是走亲戚,要是走也应该是小叔一家一起来,连秋花来是有目的的。

连秋花听到连国忠爽朗的笑声,脸部有些扭曲,直到连国忠出来才恢复,紧忙起身,“大伯,我来帮你。”

连国忠客气的拦着,“不用,你坐着就成。”

连国忠听了闺女的话,心里到底有芥蒂,语气有些生硬,连秋花咬了下舌尖,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她要忍着。

晚餐是白面条,又是腊肉卤,家里多了个人,双胞胎呼呼吃的飞快,还不忘照顾青川,深怕吃不饱。

连秋花吃了一小碗就自觉的放下筷子,她知道大伯家没有人待见她,虽然白面条难得,她也很想多吃,可为了未来到底忍了。

沫沫一直看在眼里,心有些发沉,连秋花超常人的隐忍,这才是最可怕的。

晚饭后,沫沫是绝对不会和连秋花一起住的,她怕半夜梦游掐死连秋花,事情就大条了,拉着小弟回了房间。

连国忠张了张嘴,到底没开口勉强闺女,谁叫人心都是偏的,连国忠分得清亲疏远近,侄女和宝贝闺女差了好几个层次呢!

双胞胎的房间炕很大,在中间拉个帘,双胞胎住一头,另一头给连秋花住,反正是堂兄妹,没那么多的忌讳。

连国忠安排好,双胞胎脸臭臭的,没给连秋花好脸子,在双胞胎心里,连秋花就是闯进来的外人,哼了一声,找沫沫去了。

连秋花等连国忠拉了帘子出去,忙叫住,“大伯,我有话想跟你说。”

连国忠停下,“什么话?”

连秋花双眼积满了泪水,“我想承认错误,我因为嫉妒堂妹,诅咒了堂妹,是我不好,我已经知道错了。”

连秋花边说边哭,抽泣着肩膀,连国忠叹了口气,到底是后辈,能认识到问题就好,“行了,别哭了,你也走了一天的路,好好休息。”

连秋花就是拿准了连国忠的性子,喜欢敢作敢当的,等连国忠出去,她忍不住笑了,只有拿下连国忠,才能在城市留下来。

双胞胎脸色很差的坐在炕边,连青义直嘟囔,“粮食本来就紧巴巴的,这又来个大活人,好不容易吃几天饱饭,又要饿肚子了。”

连青仁更会抓重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

沫沫抿着嘴,这的确是个问题,要想办法赶走连秋花才行。

第二日一早,田晴刚起来,连秋花特意起了大早要帮忙,田晴推了出去,“你是客人待着就行。”

田晴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连秋花,田晴虽然不是很聪明,爷爷也未教过她多少文化,可她跟着爷爷一路来了东北,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心里明亮着呢!连秋花心思太深沉了,一点都不像小叔两口子,虽然贪便宜,可啥心思都在脸上。

连秋花站在客厅,阴沉着脸盯着厨房。

吃过早饭,田晴要上班,连国忠虽然不跑运输,可是也要去厂子上班的,两口子一起走了。

沫沫收拾屋子,连秋花讨好的上前,“沫沫上次是我错了,我也是气急了才会胡说八道的,我这里给你赔不是,你原谅我好不好。”

沫沫没吭声,连秋花凑上去拿过扫帚,“你放着,我来收拾。”

沫沫直起身,丢下抹布,“好,客厅收拾完了,记得把门外的雪也清了。”

连秋花恨恨的盯着走远的沫沫,她不是来当保姆的,深吸了几口气,才忍住没摔扫帚。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liulingyouyinyu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