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 坑里

发布时间:2021-10-13 20:13:49

王氏一一抬手矛头周青,“她说的,她当着大家面说另过的。”周老爷子气的快裂出了,抄起手边的扫把就朝周青抽去。他周秉德的脸,让这小兔崽子丢光了。“怎么?爷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人吗?爷怎么不去问问我为什么说,要也不是奶和大伯娘趁着我他不在抢了我辛苦买回去的东周老爷子气的快裂开了,抄起手边的扫把就朝周青抽去。。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坑里》精选

王氏一一抬手矛头周青,“她说的,她当着大家面说另过的。”周老爷子气的快裂出了,抄起手边的扫把就朝周青抽去。他周秉德的脸,让这小兔崽子丢光了。“怎么?爷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人吗?爷怎么不去问问我为什么说,要也不是奶和大伯娘趁着我他不在抢了我辛苦买回去的东周老爷子气的快裂开了,抄起手边的扫把就朝周青抽去。。...

王氏一抬手指向周青,“她说的,她当着大家面说分家的。”

周老爷子气的快裂开了,抄起手边的扫把就朝周青抽去。

他周秉德的脸,让这小兔崽子丢光了。

“怎么?爷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人吗?爷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说,要不是奶和大伯娘趁着我不在抢了我辛苦买回来的东西,我能说吗?”

周青一面躲开周老爷子的扫把,一面将自己那卷被孙氏糟践了的红纸丢到周老爷子面前。

砰!

红纸落地,荡起一片灰。

“我这纸是花钱买的,赔我!抢我东西还要糟践我的纸,爷,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吗?族长还没走远,要不再请回来问问他老人家!”

“我是买了肉买了白面没错,我花的是我辛苦赚来的钱,没道理因为我买了好东西你们就来抢吧!赔钱!”

“怎么,他们能抢东西我就不能说分家了?我要是不说咱已经分家了,今儿他们抢的东西我能拿回来吗?想要不让我说,有本事别抢啊,自己做了亏心事,还要堵别人的嘴!”

周青如同一头愤怒的小兽,盯着周老爷子。

周老爷子气的吹胡子,“不就是你奶和你大伯娘拿了你一点白面和肉吗?”

周青冷笑,“一点?爷,你最好问清楚了再说,要不然,我就去族长面前说清楚!”

周怀山拉了周青一把,“行了,闺女,别说了,你爷奶怎么会相信你不相信你大伯娘呢,算了,跟爹回去吧。”

周怀山弯腰将那破损的红纸抱起来,看了周老爷子一眼,拉着周青就走。

作为一个资深纨绔,神态语气拿捏的非常准——辛酸。

周老爷子一怔,看着老实巴交一身泥的周怀山,周老爷子只觉得心口疼,转头看向王氏。

王氏吓得肩膀一抽,朝后退了两步。

她撺掇孙氏抢东西的时候,是想到周青回来要发怒,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族长带着半个村子的人都来了啊。

而且,族长说,要给全村人一个交代。

她们拿了周青的东西,关全村人什么事!

这是她家的家事。

没见过谁家家事族长也要插手的!还带着一村子的人插手!

王氏脸色发白,不敢看周老爷子的眼睛。

周老爷子手里扫把直接朝王氏砸过去,“说!”

周平就道:“我奶和大伯娘把大姐骡子车上的东西全搬到正房啦,全村人都看见了,我姐拦还让奶打了一顿。”

周老爷子立在院里,气的眼冒金星。

“你不是说只拿了一点吗?啊?这就是一点?你们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吗?”

做公公的不好打儿媳妇,周老爷子咆哮完,捡起扫把就朝孙氏走过去。

孙氏吓得一骨碌爬起来就朝屋里跑,“老大,快拉住你爹,拉住你爹啊。”

周怀海哪顾得上理孙氏,一把拉住王氏的头发将她拖到屋里去。

“死婆娘,老子的脸让你丢光了都!”

想到一村人刚刚看他的眼神,想到族长刚刚冲他说的话,周怀海几乎要把王氏打死才甘心。

“早和你说了,让王强把青丫头弄走就什么都解决了,你偏不听,非要闹出这么些幺蛾子,有本事闹幺蛾子你倒是有本事善后啊!老子倒了哪辈子血霉娶了你这么个丧门星!”

骑在王氏身上,周怀海狠狠的打了几拳,一通发泄之后,咬牙切齿低低说完,起身离开。

王氏被周怀海打的鼻青脸肿,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偏偏她还不能大声哭。

大声哭了,大家就知道她挨打了。

大家知道了,难免传到远哥儿耳朵里。

正房,孙氏就没有那么多顾及了,被周老爷子用扫把抽了几下,哭的嚎天嚎地的,怕是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二房。

周青心疼的抱着自己那卷红纸,眼眶有些发酸。

这生活咋就这么不如意呢!

她咋就不能穿越到一个团宠的家里呢。

她不怕辛苦不怕受累,可这她在前方冲锋陷阵,正房和大房在后面使劲儿作妖......

真的心累啊。

周怀山打了水在井边一番冲洗,换了干净的衣裳进屋,看到周青坐在炕上一脸难受,周怀山小心翼翼探步过去,“闺女。”

周青抬眼朝周怀山看去。

“是不是让你读书让你写字你很委屈?”

周怀山立刻站的笔直,右手举到耳朵旁,竖起三指,“不,读书使我快乐。”

周青......

刚刚还烦躁的心,顿时有点想笑。

周怀山笑嘻嘻上炕,“闺女,别难受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谁家还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和他们置气气坏了自己,不值得。”

周青看了周怀山一眼。

周怀山继续道:“这世上没有对与错,只有强与弱。你行了,是人都巴结你,你不行,连狗都来踩你。搁咱家,一个道理,你爷你奶看不起咱们和三房,所以就敢欺负,可要是有朝一日咱们比大房出息了,他们就不敢了。”

“咱们咋比大房出息呢?大伯是童生,大哥也在镇上读书,过了中秋就要考试了。”周青幽幽看着周怀山,沉沉叹气。

“我这不是也在用功嘛,过了中秋,万一我也能考上呢。”为了安慰周青,周怀山拍拍胸脯,“闺女,相信你爹。”

周青立刻就道:“既然你也下定决心要考上,那为啥还去玩泥。”

周青简直不能理解纨绔的脑回路。

这么大把年纪的人,和一群孩子玩泥,真的就那么开心吗?

周怀山就知道,绕来绕去,周青最终一定会提这一茬,一脸无辜的叹息道:“都说读书人要不忘本心永葆初心,我这不是去找找我当年丢掉的初心嘛。”

周青......

“你初心丢泥里了?”

周怀山认真点头,“嗯啊,原主当年被迫退学,就去后山那里挖了个坑把初心埋了。”

周青......

我信你的鬼!

怀里那本《大学》往出一掏,周青将书拍在桌上,“既然找到了,那就开始吧!抄写并全文背诵。”

之前那本《论语》周青就发现周怀山根本背不下来。

古代考试,全文背诵是最基本的。

周怀山......

不是原主把初心埋坑里了,好像是他把自己推坑里了。

忽然好想像其他孩子一样,挨一顿胖揍啊!

一顿解决不了,两顿也行,他扛得住。

周青瞧着周怀山一脸深仇大恨的盯着那本书,咬牙道:“你以为他们挨了一顿胖揍,回家就不用学习了吗?”

周怀山......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dienijintiandoushulem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