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生意

发布时间:2021-10-13 20:13:40

孙氏一抬手拧了周怀林一下,“你也要谋反?怎么和你大哥说话的呢!”周怀林红了眼,“明个要不然有人这么造谣诽谤我瑶儿,我无论他是谁,直接拿刀捅了他。”顿了一下,周怀林看向周怀海,声音又冷又讥笑,“大哥,你今儿个是追踪了青丫头吧,呵。”周怀海登时脸一热,目光顿了一下,周怀林看向周怀海,声音又冷又讥讽,“大哥,你今儿是跟踪了青丫头吧,呵。”。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生意》精选

孙氏一抬手拧了周怀林一下,“你也要谋反?怎么和你大哥说话的呢!”周怀林红了眼,“明个要不然有人这么造谣诽谤我瑶儿,我无论他是谁,直接拿刀捅了他。”顿了一下,周怀林看向周怀海,声音又冷又讥笑,“大哥,你今儿个是追踪了青丫头吧,呵。”周怀海登时脸一热,目光顿了一下,周怀林看向周怀海,声音又冷又讥讽,“大哥,你今儿是跟踪了青丫头吧,呵。”。...

孙氏抬手拧了周怀林一下,“你也要造反?怎么和你大哥说话呢!”

周怀林红了眼,“明儿要是有人这么造谣我瑶儿,我不管他是谁,直接拿刀捅了他。”

顿了一下,周怀林看向周怀海,声音又冷又讥讽,“大哥,你今儿是跟踪了青丫头吧,呵。”

周怀海顿时脸一热,目光闪开。

周怀林拉着妻女就走。

周老爷子眼看老三也红了眼,急的起身。

没被爹拉的周平上前抱住周老爷子的腿,仰头瞪着乌漆漆的眼睛,“爷,是不是我爹和二伯都是买来家里的长工呀?”

这话扎的周老爷子心窝疼。

然而,周平又补充了一句。

“爷,你让大伯给二伯道歉,到底是因为您觉得大伯错了?还是因为大姐说以后不给大伯钱了您怕大伯没钱花?”

周老爷子......

周平那双干净的眼睛,看的他老脸生疼。

转头朝周怀海怒斥一句,“亏你读了那么多年书,还没个孩子通透。”

其实周平说话那会儿,周怀海就反应过来了。

要是周青是认真的,那以后二房彻底撒手不管了,三房有样学样......

他们大房怎么办!

吃什么,喝什么!

他族学里的那点钱还不够他自己花呢。

这下周怀海知道事态严重了,“爹,我这就去给二弟赔礼。”

孙氏却一把拉住周怀海,“去什么去,只要有娘在一天,就委屈不到你。”

啪!

周老爷子一巴掌甩到孙氏脸上。

“你非要把这家闹散了才满意!?”

王氏吓得差点再哭出来。

她嫁进周家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公公动手。

周怀海见状,立刻拉着王氏就走。

背后听到孙氏嚎啕的声音和周老爷子的怒斥声。

周怀海去拍了二房的门,周青和周怀山谁都没理他,周怀海隔着门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离开了。

一场闹到此落幕,全村人都知道周家老二比周家老大字写的好了。

于周青而言,反倒是因祸得福。

这下她爹读书,更加理直气壮了。

连族长都鼓励了呢!

“闺女,我今儿表现还行吧?”周怀山一脸求表扬。

周青笑道:“辛亏没人注意你的腿。”

周怀山就得意道:“我闺女让人欺负,我就是断了腿,也得去打王八蛋。”

周怀山那句我闺女,叫的很亲热。

周青看了他一眼。

周怀山福至心灵,笑道:“我原先,家里有八个儿子,做梦都想要个闺女。”

周青......噗。

“闺女,你进城没让欺负吧?”

周青摇摇头,把来龙去脉和周怀山说了,“......以后,你不要和人提起那首诗。”

周怀山听了,表情比周青还严肃。

“闺女,辛亏你选的是县城里最大的书局,否则,咱们这卖诗的银子还不够买命,那诗太招风了,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咱还是别卖了。”

在京都,他可见多了大店是如何打压小店的。

小店若是没有什么厉害背景,得了什么罕见的方子,都不敢独用,都要去和大店联手,唯恐大店动动手连方子带店给他秒了。

嘱咐了周青,周怀山笑道:“闺女进城一趟,又赚了银子,给爹带礼物没有呀?”

周青嘿嘿嘿一笑,摸出一本《论语》,“你看可好?”

周怀山顿时爆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闺女,我和你有仇吗?”

那样子,活像是小学生得了十套黄冈密卷作为生日礼物呢。

周青忍俊不禁,“我走之前,让你写论语,写完了吗?”

周怀山惨绝人寰的叫声戛然而止。

周青......

“作业呢,不是,论语呢?”

周怀山磨磨蹭蹭,磨磨蹭蹭,磨磨蹭蹭,终于翻出一张纸。

一天的功夫,他就在最上面写了两个字:论语。

周青顿时感觉有些呼吸不畅。

“一整天,你就写了这么俩字?”

周怀山低头搓着手指头,“我还没有适应读书的日子。”

“那你适应种田吗?”

周怀山一歪脖子,“你又威胁我。”

“知道是威胁就好,写!”

周怀山撇撇嘴,“凶巴巴的,小心要嫁不出去。”

周青就哼了一声,“放心,你当官之前,我不嫁人。”

言外之意,天天督促你读书。

周怀山顿时脑袋后仰,满眼绝望。

他到底为什么盼闺女啊!八个儿子不香吗!

绝望了一会儿,周怀山幽幽朝周青看去,“闺女,我今儿做梦梦见一个人,和我未来女婿长得可像了,他说他想请我吃叫花鸡......”

周青......

“写!我现在去找三叔说话,等我回来你要是写不完三张纸,今儿晚上不给你吃鸡,我吃,你看着。”

周怀山......

三房。

周青进去的时候,三房一家正坐在炕上说话,赵氏红着眼显然是哭过。

见她进来,周瑶立刻跳下炕。

“姐。”

赵氏抹了把眼泪,朝周青看来,“青丫头来了。”

“三叔三婶,我有事和你们商量。”

“分家的事?”赵氏立刻道。

三房一直想分家,也闹过好多次,可以前都是因为周怀山太过老实,被孙氏捏的死死的,这家三房怎么闹都分不成。

所以这次周青闹,三房才没有立刻跟着闹,而是暂时观望。

周青摇了摇头,“我想做点小生意,来问问三叔和我搭伙不。”

“什么生意?”周怀林有些意外。

“每年中秋地里收粮,家家户户都要在粮缸粮仓上贴大红字,我想卖大红字。这些天我一直在县城转悠,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合适的营生,想咱自己做点小生意试试。”

感谢原主有个好脑子。

这的确是原主的想法,只不过原主是打算批发了铺子里的大红字拉到村里卖。

赚差价。

现在她不用批发了,她爹就能写。

周怀林和赵氏对视了一眼。

大红字就是一张正方纸上写丰收的丰。

刚刚青丫头回来是抱着一卷红纸的,还让瑶儿帮着送回房。

至于字,周怀山能写。

周怀林苦笑:“这写字是你爹写,纸笔你都买回来了,三叔手里当真一个铜板没有,怎么和你搭伙?”

他是当真一个铜板都没有啊。

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急切的想分家。

他想攒钱。

周青就笑:“三叔,三婶,我一个女娃子,一个村儿一个村儿的卖红字,万一遇上坏人咋办。”

周平跪在炕上,一拍他爹的肩膀,“我爹保护大姐啊。”

周青点头,“就是这个道理,三叔和我搭伙一起卖,我爹写字,得了的钱扣除成本咱们三个平分。”

顿了一下,周青看向周平。

“我爹不是在教平子认字吗,明儿就让他先教平子写这个丰字,等平子写会了,写好了,也让平子和我爹一起写,这样平子也能分一份工钱。”

周平一听这话,二话不说,跳下炕穿了鞋就往出跑。

“我这就去找二伯。”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dienijintiandoushulem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