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章五十 乌云蔽日,乱中求生

发布时间:2021-09-14 23:34:16

方寻佐怕献上宝物后,讨赏不成反被灭口,冲撞汾羽门弟子来了场闹剧,及至夜里,船上有一株紫罗琼枝的消息,已是举船皆知。迟嵩晓得他算计,心中微有怒气,后也叫灵物给抚平了。同乘之人不

>>>《她是剑修》章节目录<<<

《章五十 乌云蔽日,乱中求生》精选

方寻佐怕献上宝物后,讨赏不成反被灭口,冲撞汾羽门弟子来了场闹剧,及至夜里,船上有一株紫罗琼枝的消息,已是举船皆知。迟嵩晓得他算计,心中微有怒气,后也叫灵物给抚平了。同乘之人不...

她是剑修

推荐指数:10分

《她是剑修》在线阅读

方寻佐怕献上宝物后,讨赏不成反被灭口,冲撞汾羽门弟子来了场闹剧,及至夜里,船上有一株紫罗琼枝的消息,已是举船皆知。

迟嵩晓得他算计,心中微有怒气,后也叫灵物给抚平了。

同乘之人不过练气与筑基,收拾起来容易,他当下捏了口诀,使手段将整座大船罩住,彻彻底底底地封锁,免得叫有心之人往外递了消息出去。

夜间有个筑基弟子传讯宗门长辈,被迟嵩抓个正着,于众目睽睽之下,生生轰碎丹田,扔下了船!

此为杀鸡儆猴,告诫余下众人莫起了旁的心思。

赵莼呼吸微窒,不想他手段如此决绝残忍,后转念一想,若消息传了出去,那弟子宗门长辈前来袭击,到时丢了性命的,怕就是迟嵩本人了。

修士之争,本就关乎身家性命,难怪迟嵩如此谨慎小心。

只是如今,还有件麻烦事摆在她与蒙罕面前……

“我去问了船工,两面踏云梯都被人锁了,那位的意思,是想让大船直驶进东域。”蒙罕推门进来,如今迟嵩耳目通天,两人不敢在外多言,只能在厢房中略说上两句。

他给自己倒了碗茶水,润口道:“观这路线,应是要顺芳菁山过,直往的话,就是散修城池,那位应是里面的人物罢。”

“只是麻烦了咱们,还得从东域绕回来,平白多了几日路程。”

赵莼道:“这倒无妨,只要不生变故,让你我二人平安下船就好。”

就怕迟嵩杀心顿起,路途中将船上行人灭口,那才叫无妄之灾。

蒙罕点头,这厮手段狠辣至极,还真保不住要起坏心思,到时他与赵莼一个练气,一个筑基,哪防得住凝元期的手段?

只盼船行得越快越好,早日抵了东域,好放他们离开。

次日晨起,船工报了路,说是已过芳菁山,船上众人得了消息,百样心思憋在肚里,气氛愈加沉郁。

不知是否是天意相合,午后苍茫云海骤变,重重雾霭替了白云,大船转至慢行,惹得迟嵩更是心焦火燎。

赵莼厢房正在船沿,推开外窗便能瞧见云海,不过此时,赵莼只能看见黑云压境,隐约有些细雨落在探出的手臂上。

完全无法目及远处,略能察觉云层中屡有闪光。

雷暴来了!

赵莼心沉谷底。

第一声雷轰在了大船之顶,有声无形。

迟嵩若要护持大船快行,也非难事。可他恐有外敌伏击,不敢分神在此,端坐于厢房中养精蓄锐。

雷打过,雨便下来了,没落在船上,击打在笼罩船身的外屏,杂声四起。

外有天象之害,内有凝元作胁,众修士烦躁之心愈起,闷在船中,更引得人心惶惶。

赵莼关了房门,全不做打听,盘腿坐于蒲团上,默念静心之咒。

也不知多久时辰过去,轰天雷声炸响,大船猛地摇晃起来,她翻身而起,推门出去,正巧蒙罕也提了刀出来,两人对了个眼神,一齐往外走。

甲板之上,有人喊:“出了何事?”

船工回:“有雷,轰断了一根桅杆!”

九帆大船共三根桅杆,如此便折了三分之一,船行之速又得慢下,赵莼蹙眉。

不对!

她猛地抬头,大船有凝元修士阻隔,怎会有雷击轰入?

还未待她看个清楚,便觉得肩膀一沉,原来是蒙罕也已察觉,携她往厢房之处躲避。

两人才离了原处一息不到,一束白光从天而降,直将船面轰穿!

周遭修士未曾反应过来的,被那白光一扫,顿时血肉横飞!

“何方宵小?欲在此生事!”

狂风猎猎,空中悬立一道身影,正是那得了紫罗琼枝的迟嵩!

他面沉如水,灵物一事应是半点风声未漏,不晓此人是为宝还是为仇……

“本座乃逢仙城坐镇供奉!敢在本座面前犯禁,怕是要掂量掂量自家的本领了!”

云雾中飘来一声嗤笑,由远及近,逐渐显出个细长身影,这人面若好女,观其面容,只如十七八岁的少年人,但顺脖颈望下,再到露出袖外的两只大手,黄斑密布,却是实打实的老人肌肤!

“掂量过,这才来了。”他声音细又柔,轻如蚊语,“挑的便是你有伤在身的时候……”

此人迟嵩不识得,蒙罕倒是认识,悄声道:“竟然是他!”

赵莼问:“师兄知道?”

蒙罕脸色凝重,道:“远远瞧见过一次,不晓得名姓,只听得旁人叫他‘皮相老道’,说他最喜俊俏少年,剥其脸皮练成己身皮相,故而有此称谓。”

既如此,就是邪修了。

横云世界以正道修士为主流,邪修手段淫邪狠毒,入不得正道,又因其对凡人出手,伤天道因果,名声恶劣,便说是人人得而诛之,也不为过。

迟嵩修行多年,结仇者数不胜数,见皮相老道眼中并无贪欲,反倒是盈满恨意,知晓其是寻仇而来。

当下心中微松,见皮相老道气息略有虚浮,怒气暴起,竟是刚入凝元中期,就敢对他出手了!

“好一个掂量过了!这回须叫你明白,便是凝元中期,在本座眼中,亦如蝼蚁!”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两人对而出手,余波威慑之下,大船也是有倾覆之危!

此是在离地数千米的天穹内,若大船崩裂,船上行客除却筑基修士能活,练气期几乎是必死无疑。

那皮相老道己身实力不如迟嵩,却是不计性命出手,要迟嵩陨落在此!

迟嵩刚得了灵物,心有顾忌,竟一时占了下风,愈是出手,便愈是恼羞成怒,先前倒还思量着船上有弟子随从,如今倒浑然不顾了,手段尽出,与皮箱老道打得天昏地暗。

“船要裂了!”

不知是何人在吼,赵莼看不清了,船上乱作一团,惊叫哀嚎此起彼伏。

一声轰响,仅剩的两根桅杆也倒下,四面狂风裹挟而入,练气期已然站不住脚,好在蒙罕相助,让赵莼不至于飞出船外。

“赵师妹!”蒙罕把住船上栏杆,“此时这两人斗得厉害,无暇看顾我二人,倒是个遁走的好机会!”

赵莼问:“师兄可有法子?”

他以单臂环住栏杆,伸手取出张符纸,在风中笑道:“我有个好东西!”

那符纸通体漆黑,怪异得很,不待赵莼细问,蒙罕将她往旁边一扯,竟是有个修士横飞了过去,落入云层中,观他练气修为,想是活路无多。

“不可再耽误了!”

蒙罕将符纸往外一抛,朦胧黑光将她笼进,几乎是跳下大船的一瞬,船身四散崩裂开来!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tashijianxi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