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九章 我不会水(补二)

发布时间:2021-09-14 19:42:34

谢景衣见他眉头微皱,又想打嗝了。“眼珠子都快粘在人家衣服上了,难不成还想帮人家刘小娘子替嫁不成?”柴祐琛说完,瞳孔猛的一缩,不自在的别过头去。谢景衣顿时就恼了,“柴二公子可

>>>《衣手遮天》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我不会水(补二)》精选

谢景衣见他眉头微皱,又想打嗝了。“眼珠子都快粘在人家衣服上了,难不成还想帮人家刘小娘子替嫁不成?”柴祐琛说完,瞳孔猛的一缩,不自在的别过头去。谢景衣顿时就恼了,“柴二公子可...

衣手遮天

推荐指数:10分

《衣手遮天》在线阅读

谢景衣见他眉头微皱,又想打嗝了。

“眼珠子都快粘在人家衣服上了,难不成还想帮人家刘小娘子替嫁不成?”

柴祐琛说完,瞳孔猛的一缩,不自在的别过头去。

谢景衣顿时就恼了,“柴二公子可不地道,人家落水等着你救呢,你却不去,真不是个东西。如今倒是可怜起人来,你若是放出话去,要娶刘小娘子过门,我想那王小郎是断然不敢与您相争!”

“我不会游水,旁人落水,干我何事?”柴祐琛闷闷的说道。

谢景衣一愣,惊讶出声,“你不会游水?不可能啊,那回……”

她说着,闷不做声了。

有的人一出生就站在高位,可她不是。那会儿她刚刚进宫,因为是托了裴少都的福,硬挤进去的,宫中不少人,都明里暗里的瞧她不顺眼,再加上她同永平侯府断亲绝义,彻底的惹恼了永平侯。

他不念血缘亲情,卖通了宫中人,要给她教训。

寒冬腊月的,她被老嬷嬷罚在一处偏僻的潭水附近浣纱,十根手指头都肿得根胡萝卜似的。这也便罢了,最可恨的是,有一捧纱,顺着水飘到了潭中央。

她原本就是被整的,若是少了一捧纱,还不知道要遭什么罪过。

于是一咬牙,脱了鞋子和外袍,就想下水去捞。

可还没有下去,柴祐琛就去帮她捞回来了,然后闷不做声的就走了。

事后她几次三番的想要感谢柴祐琛,可那个人,像是完全记不得了一般,完全不加理会。

久而久之,她便忘记了,想着这兴许不过是柴祐琛抬手做的一件小事而已。

可他说,他不会水。

她想着,有些复杂的说道,“不会水,你还下去?我会。”

柴祐琛淡淡的说道,“那水不深,也就到了我的膝盖,但是你,可能到了脖子吧。”

“你!”谢景衣气了个倒仰,什么人啊这是!

“倘若今日下水救人的人是你,你要如何破解?”

柴祐琛古怪的看向了谢景衣,脸色缓和了几分,“若是每个这样的我都要娶,那我家的湖,可能早就被填满了吧!”

谢景衣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柴祐琛,憋了半天,“真是不要脸!”

她还想学个破解之道,以免日后谢景泽中了招,可柴祐琛的招数,要脸的人,是万万学不来的。

两人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谢景衣将刘莹莹写的纸条翻了出来,递给了柴祐琛,“你看看这个,刘莹莹给我的。不知道为何选中了我,我不过是一个无权无势的黄毛丫头罢了。”

柴祐琛看了看,将那纸条细细的搓绒了,又撕碎了,方才揣进自己的袖袋里。

“可能看出你没有心,能下狠手吧。”

谢景衣翻了个白眼儿,不怼她会死么?

“我可没有柴抄家你狠。”她一说完,偷偷的看了柴祐琛一眼,见他并没有不悦,这才放下心来。

柴祐琛叹了口气,“上次你们在青山遇袭,被她瞧见了。我警告过她。可能她想接着你,让我去查。我会去查的,你就别操心了,离她远一些。一个连自己家人都整……”

柴祐琛说到一半,突然梗住了。

一个连自己家人都整的,可不止刘莹莹一个人。上辈子,这是套在谢景衣头上的大帽子,是她的专属。

谢景衣自嘲的笑了笑,“咱们扯平了。”

活得久了,谁身上没有几个伤疤。

她不喜欢刘莹莹,可她看着刘莹莹,像是看到了上辈子的自己。如果不是被逼到无路可走,谁想拿起屠刀,刺向血缘亲人。若有不同,那可能是她还有别的信仰,可刘莹莹,已经因为仇恨,找不到自己了。

她想着,摆了摆手,“我先走了,你过久一点再出来啊。我可不想被人抓了去给你家填湖。”

她说着,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裙子,若无其事的朝着谢景音走去。

柴祐琛靠着墙,余光尚且能够看到谢景衣的背影。

他决定,从今日起,开始讨厌王小郎。

……

“你又跑到哪里去了,我寻你好久都没有寻着。之前我瞧见有糖块儿,想着你喜欢吃,给你留了一点,握在我手上,都要化掉了,还生怕被人瞧见了。看你!”

谢景衣吐了吐舌头,“你别骗我了,一定是你自己个贪吃,抓多了一时没有吃完,又怕被人笑话,便说给我留的。我若是不来,你怕是塞自己嘴里了。”

谢景音呵呵一笑,“死三囡,你怎么跟姐姐肚子里的虫一样。不过我有好东西要送给你,慧知姐姐送了我四朵宫花,等回去了,让你先挑。对了,刚刚邑夫人问小娘子们都会些什么,我抚了琴,宋大娘子可劲儿夸你会画画呢,你快去画上一副,别让人说咱们吹牛。”

说话间邑夫人已经注意到了这边,对着谢景衣笑了笑,温柔的说道,“大家伙儿都说谢三娘子会画画,我初到临安并未见过,不知道三娘子可否为我画上一副春江渔歌。”

春江渔歌啊……上辈子她师从裴少都。裴少都擅长花鸟工笔,还有美人图,她一开始学得很快,但到了被人称赞为大师的那个地步的时候,却怎么都卡了壳。

最后还是柴祐琛点醒了她。

他说谢嬷嬷你这个人,就像画一样的,看着是规矩的,其实是最没有规矩的。

裴少都的花鸟,细致写实,适合他自己,却不适合她。

那天晚上,她画了一副春江渔歌图,裴少都只看了一眼,便说有了。

“三囡!”谢景音拽了拽她的衣袖。

谢景衣回过神来,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景衣献丑了。”

说起来,她的确是欠了柴祐琛一张春江渔歌图。

她想着,铺纸挥墨,认真的画了起来。

那是她小时候在富阳看到过的场景,大伯父撑着船,大伯娘坐在船头唱着渔歌。她的嗓音有些粗狂,并不动听,却很透亮,像是能够穿透夕阳,去到遥远的天边。

谢小花站在岸边,抠着沙子,时不时的挥挥自己的小手,奶声奶气的唤着阿爹阿娘!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shouzhet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