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章 父亲升迁

发布时间:2021-09-14 19:42:22

翟氏领着谢景衣三姐妹,在青山村,住了一整个正月。老家的青山绿水养人,大伯娘天天杀鸡炖汤,翟氏肉眼可见的圆润了起来,整个人的起色都比之前要多得多了。谢保林早早的去了县衙,谢景

>>>《衣手遮天》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父亲升迁》精选

翟氏领着谢景衣三姐妹,在青山村,住了一整个正月。老家的青山绿水养人,大伯娘天天杀鸡炖汤,翟氏肉眼可见的圆润了起来,整个人的起色都比之前要多得多了。谢保林早早的去了县衙,谢景...

衣手遮天

推荐指数:10分

《衣手遮天》在线阅读

翟氏领着谢景衣三姐妹,在青山村,住了一整个正月。

老家的青山绿水养人,大伯娘天天杀鸡炖汤,翟氏肉眼可见的圆润了起来,整个人的起色都比之前要多得多了。

谢保林早早的去了县衙,谢景泽与他同一日回了书院。

等回到杭州城谢宅的时候,天气已经微微有些春意了。谢景衣依旧骑着她的小毛驴青厥,咿咿呀呀的唱着歌,腰间明晃晃的配着剑,便是背上,也背着箭筒挂着弓。

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刺猬,颇有些可笑。

但她并不以未然,比起脸面,还是命重要得多。

到了府门口,谢景衣见翟氏久不下车,忙上前去,撩开了帘子,“阿娘莫怕,阿爹和哥哥都安顿好了。”

翟氏伸出手来,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原应阿娘护着你,现如今倒是你护着阿娘了。”

谢家原本下人就不多,在那次遇袭中,又有一批伤亡的还不及添补,看着空落落的,让人感伤。

“三娘子,你可算回来了,怎地住这么久,我都想要自己个去青山村了,可是大公子说,那头有人伺候,叫我别去。我一早就在这等着了,可算等到了。三娘子白了许多,好看了!”

谢景衣瞧着絮絮叨叨的青萍,心情也好了不少,“我也怪想你的。”

青萍激动得不行,忙伸出手去,扶了翟氏,“夫人夫人,大喜事,天大的喜事!咱们家老爷升官了,再也不用去富阳县了。”

“当真,那阿爹回来了么?”

青萍乐得露出了一口大白牙,“早上回了,这会儿去衙署了。咱们家老爷,日后就是谢通判了。”

谢景衣双手合十,“谢天谢地!”

翟氏也高兴起来,因着山匪的事情,他们还担心这升迁的事情,怕是八成要黄了,没有想到,竟然成了!

“杭州城都传遍了,说是齐国公,宋知州,还有徐通判都极力推荐我们老爷!”

“徐通判?”翟氏脚步一顿,惊讶的问道。

青萍点了点头,“可不是,大家伙儿都这么说,应该是没有错的。夫人夫人,这可是大喜事,奴厚着脸皮跟您讨赏钱了!”

翟氏一笑,摸了摸肚子,“赏!都赏!”

谢景衣眼角弯了弯,一扭头,就瞧见了站在墙角一处凹处的柴祐琛,他依旧穿着皂色的衣衫,像是泼在墙上的一团墨。

谢景衣往后退了退,翟氏几人都高兴得很,并没有注意她。

“你寻我有事?”谢景衣悄悄的走了过去。

柴祐琛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长高了。”

谢景衣眼睛一亮,比划了一下,“当真,哈哈,我自己个瞅自己,并未觉察出来。”

长得不够修长,是她的一大遗憾,这辈子要是能够长高一些,那就太好了。

柴祐琛伸出了个小指甲,“跳起来看看能打到了吗?”

谢景衣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你丫的怎么不去死?

“你在这里总归不是看风景的吧。”

“那群人的确是山匪,被人收买了,来杭州杀你阿爹同阿哥。具体是什么人,他们也不清楚,只记得买家的右手虎口上,有一颗红色的小痣。他们拿钱办事,按照行规,也不多问。”

谢景衣皱了皱眉头,“大约是什么时候?确定是到杭州来杀,而不是在杭州去京城的路上杀?”

柴祐琛点了点头,“按照我出发的日子算,应该是那个永平侯府的嬷嬷出发之后三日,派出来的。他们来杭州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没有寻到合适的机会。”

“要你们去的,同想你阿爹死的,应当不是同一批人。他们这一次被抓了个正着,你阿爹又升官了,短时间应该不会再来。你大可不必,吓得两股战战,就差把牙齿上镶铁了。”

谢景衣呲了呲牙,瞪了柴祐琛一眼,“老娘的命宝贵着呢!”

柴祐琛一听,竟然笑出了声。

谢景衣呆愣愣的看了一会儿,才把头别到一边去,不言语了。

“我已经展现了诚意,你啥时候开始赚钱,别忘记,我的药钱,你还没有给呢!”

谢景衣胡乱的摆了摆手,“你在正阳街可有铺子?”

“有一个同兴南街那个差不多大的,两层的。”柴祐琛说着,有些心虚,这铺子位置不太好,亏到哭,他正打算盘出去及时止损。

“那明日上午,那个铺子里见,我同你详细的说。卖粗布赚不了什么钱,你且放心,跟着我,保证你家财万贯。”

柴祐琛点了点头,“嗯,谢嬷嬷,我娶妻的万两聘礼,就靠你了。”

谢景衣袖子一甩,懒得理会他,眼瞅着就要走。

柴祐琛伸出手来,一把拽住了她的衣领,又将她拧了回来。

谢景衣那叫一个又羞又恼,狠狠的踢了柴祐琛一脚,柴祐琛半点没有动,压低声音说道,“你阿爹往京城去了一封信,是给韩江的。”

谢景衣收回脚来,韩江?她阿爹竟然认识韩江?

这韩江目前算不得什么名臣,但就在今年之内,便会名声大噪,倒不是他当真有多大的本事,而是因为他是王公的门生。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这个道理。

只可惜后来……谢景衣皱了皱眉头,“没有听我阿爹提过。不过你监视我阿爹做什么?”

柴祐琛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谢景衣见柴祐琛不说,也不追问,这是上辈子养成的默契。他们二人同时效忠于官家,然而一个在外,一个在内,行事手段作风完全不同。若是事事都要刨根究底,那怕是天天撕破头,也掰扯不清楚了。

总归是一个阵营的人,殊途同归。

“走了,我阿娘该等我了。”

谢景衣挥了挥手,看了巷子口守着的柴贵一眼。若不是有人守着,这巷子又只有他们两家子,她才不会上前同那个招蜂引蝶的人说话,溅自己一身腥臊。

一直谢家的大门已经关上了,柴祐琛方才收回眼神来,望了望天空,今日的阳光十分的好,出了正月,春天就要来了。

柴贵屁颠屁颠的上了前,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公子,不要怪小的多嘴,这谢三娘子……”

柴祐琛甩了甩袖子,“知道多嘴你还说?”

柴贵一梗,忙禁了声。

公子啊,我是想说,谢三娘子把你的黑袍子上踹出了一个脚印啊!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shouzhet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