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斗法

发布时间:2021-09-14 19:41:21

谢景衣也不在意谢景泽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古人云坐井观天?为什么夫子说读完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谢景泽从进学到现在,都只是在读书,身边来来往往的,都是夫子书生,又何曾真正的经历过

>>>《衣手遮天》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斗法》精选

谢景衣也不在意谢景泽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古人云坐井观天?为什么夫子说读完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谢景泽从进学到现在,都只是在读书,身边来来往往的,都是夫子书生,又何曾真正的经历过...

衣手遮天

推荐指数:10分

《衣手遮天》在线阅读

谢景衣也不在意谢景泽有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古人云坐井观天?为什么夫子说读完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谢景泽从进学到现在,都只是在读书,身边来来往往的,都是夫子书生,又何曾真正的经历过什么事情?

没有阅历的人,就是容易被煽动,被感动。

“咱们家附近那个邓屠夫家的儿子邓娇娇十分爱慕大兄呢,每次我经过,他都非要塞我一块猪头肉,那心意让我十分的感动。前儿个他还同我说,若是大兄不娶他进门,他便拿杀猪刀抹脖子。”

“我原本想着,此事太过荒谬,便未说与大兄听,只是心底暗暗同情邓娇娇。今日听大兄一席话,小妹略有感悟,那邓娇娇一片痴心,为了大兄连性命都不要,真是让人感动。那么大兄,你可愿意娶邓娇娇?”

邓娇娇是谁?那是邓屠夫那五大三粗敞开褂子一肚子黑毛的大儿子,给他一根丈八蛇矛,他都能够当熊虎黑将军张飞!虽然名字女气,但当真是一个宛若铁塔般的男儿。

谢景泽光是一想,就脸色煞白,嘴唇发青,恨不得将此人从脑海中抠出来,“当当然不行。”

谢景衣认真的点了点头,“对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邓娇娇待你也是真心的,也很值得同情,一样以命相搏,你却不乐意。”

马车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谢景衣时不时的咬破栗子壳时发出的嘎嘣嘎嘣的声音。

“大兄,到前头的长亭巷,放我下来吧。画画的石黄和石青都缺了,我去配上一些。”谢景衣吃完了栗子,擦了擦手,对着还在沉思的谢景泽说道。

谢景泽有些恍惚的点了点头,“可要大兄陪着你去?”

谢景衣摇了摇头,“大兄还是快些回书院去罢,省得夫子恼了你,这里离家近,我走几步就回去了。”

“那你多加小心。”谢景泽看了看天色,他告假出来已经太久,是该回去书院了,这里离谢府,也的确只有一条巷子的距离。

谢景衣跳下了马车,对着谢景泽挥了挥手,见马车走远了,一个转身,朝着一家名叫大碗茶的茶楼里走去。

在三楼的一间雅室里,一个穿着石青色长衫的少年,正站在窗前,端着茶盏,看着楼下人的一举一动。

他五官深邃,不怒自威,眼睛毫无半点波澜,若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膛,还以为是泥塑的雕像。

听到门口的动静,他迅速的朝门口看了过去。

谢景衣推开雅室的门,一下子就撞入了那人的眼帘里,然后不停的打起嗝来。

“嗝~嗝~嗝~”

谢景衣有些恼,“说吧,嗝~柴二公子叫我来这里有何事?”

柴祐琛鄙视的看了谢景衣一眼,“与我同桌饮茶,竟然都激动到打嗝了。”

啥玩意?虽然不是第一次听柴祐琛说话了,谢景衣还是控制不住体内乱窜的洪荒之力。

“确实很激动。公子何日登门求娶?聘礼不用太多,来个十万八万两黄金就行了,我不嫌弃。嗝~”

柴祐琛深深的看了谢景衣一眼,看到她心中发毛了,这才抬起手来。

谢景衣忙往后一仰,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若动手我绝对还手!

柴祐琛的手在半空中顿了顿,提起了桌面上的铜壶,给谢景衣跟前的大碗里,沏上了半碗茶。

“在男子面前打嗝,太过粗鄙。把水喝了。”

谢景衣心中呸了一声,但实在是打嗝打得厉害,端起茶碗,毫不犹豫的喝了个一干二净。

柴祐琛鄙视的瞥了谢景衣一眼,“如牛饮水。”

“柴公子见多识广,可知这世间有一哑泉,喝了那些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人,就再也不能说话了。”

柴祐琛一梗,竟然不说话了。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谢景衣恨不得退回门口,重新再进来一次。她刚刚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徐通判手上唬来了一个优,这下子若是把齐国公府得罪惨了,那可就是前功尽弃了。

她想着,找补道,“我家那驴小二哥儿,总是嘶鸣,明明是头驴,却想学马叫,我实在是有些烦恼,故而有此一问。柴公子日理万机,时间宝贵,不知道寻小女来所为何事?”

柴祐琛一脸便秘之色,“叫小青马,不能叫小二哥儿。”

管天管地,竟然还管别人家的驴叫什么名字?

“指驴为马不太好吧?”

柴祐琛嘴唇抿了抿,“叫青厥,不能改了。”

谢景衣懒得理会他,不依不饶的问道,“柴二公子寻我来所为何事?”

昨日夜里,柴祐琛虽然没有说出声音来,但是她瞧他嘴唇瞧得一清二楚的,他是约她在大碗茶见。

“夫子说我,通经史懂诗文,于俗物务经济一窍不通,该如何?”

谢景衣的嘴巴张得大大的,真是难得,见到柴祐琛不对她出言嘲讽!

她也并非是个喜欢无事开怼之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所以你随你阿爹来杭州,就是为了来丰富策论的。公子好学,让人钦佩。只不过我一个闺阁女子,实在是对此一窍不通,公子问错人了。”

“若问经济,可问你那天布坊的大掌柜,他们是做买卖的,对于绢布是什么价钱,每个年头米粮的价钱,一个普通百姓家庭,需要多少花销,都知晓得一清二楚的。”

柴祐琛摇了摇头,“溜须拍马,语焉不详。”

“若问人情往来,府上的管事嬷嬷,执掌中馈的世家夫人,只要公子愿意,大家还不争先恐后的来为您解惑?我出门还没有公子出门的时日多,尚且来不及同我阿娘学习理家,便是连腊八节去山庙,阿娘都怕我失了礼得罪了大师。”

“实在是没有办法告诉公子该如何。”

拜师礼都不给,就想让我给你做夫子,美得你!

“都哭着跑了。”

啥?谢景衣一时之间有些哑然。

柴祐琛看着谢景衣张嘴一脸傻相,皱了皱眉头,“兵法问武将,诗文请文人。夫子说,我应该找一个底层的,会赚钱做买卖的人来问,这才最真实。”

底层商人真是感谢你了!

“听我说话不会哭。”

谢景衣站起了身,对着柴祐琛草草的拱了拱手,被你怎么虐都不会哭的底层商人再听下去就要提刀来砍了,罪过罪过!

“男女有别,请柴二公子另请高明。小女出来太久,母亲该担心了,便先走一步了。”

谢景衣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冷冷的传来一句,“通判姓谢。”

谢景衣一个激灵,心中呸了一句,贱人竟然拿捏她七寸!

一个转身,露出了用尺子量过的深宫嬷嬷的标准微笑,“公子算是找对人了。这经济庶务,人情往来,这杭州城中,没有比小女更懂之人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shouzhet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