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45章 弟子保证

发布时间:2021-09-14 16:27:35

虽然姜芙觉得怪异,但菁菁不肯说,她便也不好逼问,只道:“原是我急着要赶回来,路上碰见那蛇——”提到那黑蟒,姜芙的脸色又抑制不住地白了一瞬,顿了顿,她继续说下去:“那本就是谁都不能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章节目录<<<

《第45章 弟子保证》精选

虽然姜芙觉得怪异,但菁菁不肯说,她便也不好逼问,只道:“原是我急着要赶回来,路上碰见那蛇——”提到那黑蟒,姜芙的脸色又抑制不住地白了一瞬,顿了顿,她继续说下去:“那本就是谁都不能...

虽然姜芙觉得怪异,但菁菁不肯说,她便也不好逼问,只道:“原是我急着要赶回来,路上碰见那蛇——”

提到那黑蟒,姜芙的脸色又抑制不住地白了一瞬,顿了顿,她继续说下去:“那本就是谁都不能预料到的,再如何怪也怪不到你的头上。”

这本就是事实,当时还是她求着菁菁带她出山,如今她犯了险,又岂能说是菁菁的错呢。

“要是奴随同姑娘一起,便能知道那洞口的景象,都是那条蛇兽布置好的,便也不至于让姜姑娘你遭受这样的罪……”

菁菁低声说着,瞥见姜芙仍旧煞白脆弱的小脸,她言语中满是自责。

“好了。”

姜芙拉着她的手,冲人笑了笑:“我说不是你的错,便用不着把责任把自个儿身上揽。再说了,经历此劫,也不是什么好处也没有不是?”

见菁菁困惑地朝她看过来,姜芙便笑着掰指头数给她看:“这一呢,自然是能又见到你了,那时一别,我还以为以后再见便难了;二呢……”

姜芙顿了两顿,轻轻翘了下唇角接着道。

“第二呢,就是我同你们少主啊,算是和好了罢。”

说是他们两人闹了不快,倒不如说是姜芙单方面的冷战,她当时陷进阿染对她下了追引术的死心眼里,担心阿染可能会真的继续走剧情中反派的路,脑子一时扭不过弯来,便同他闹得僵了几天。

偏生那些天,阿染也恐再触怒她,也避着不见她,日子这么一晃就到了他让菁菁送她出宫的时候。

而如今,再回来,又无故遭蟒蛇此劫,两人的冷战在她的受伤中不言自愈。

听她这么说,菁菁不由也笑了笑:“真替你和少主高兴。”

她说得言语含糊,姜芙一时没弄明白她话中隐晦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迟疑了下便道:“是了,总归他不气了,宫中的下侍们要好过许多。”

听出她还尚且懵懂不自知的语气,菁菁只笑笑,不敢再在她面前说道什么。

肩胛骨处的疼痛感还在袭来,扯动得全身都疼,鞭子抽下来的一鞭鞭惩戒尤历历在目,菁菁不敢再忘记少主所说的忌讳。

“姑娘要奴做什么?”

话题扯回正题上,姜芙忙把自己要擦擦身子的需求一一同菁菁解释了一番,看着她似乎不舒服的面色,姜芙问不出缘由,只能凭感觉觉得是菁菁肩胛处有伤的缘故。

故而她又道:“你再叫上其他的侍女一起,别一个人受累。对了,菁菁你再帮我把少主唤进来罢。”

“是。”

菁菁温顺地应喏了一声,冲姜芙福了福身,便退下了。

姜芙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直至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她的那颗心也犹坠寒窖一般冰凉刺骨。

阿染很快进了殿内——每每他都是如此,但凡姜芙有情况,他便是头一个跑得快的。

看着少年那张如旧的青葱面容,姜芙有一瞬的怔神,说起来,他俩真正认识不过是两个月前而已,那时……

那时的小黑小白心心念念着,要摘了他的这张好皮囊,而那时的他亦如赤子纯真,不染尘埃,她这才想到给他取名——便叫阿染好了。

如今,他的面容依旧如故,少年的意气风,只是他那颗心,似乎早就不如从前那样一尘不染了。

随着阿染的一声低唤,姜芙回神过来,眼前的少年金冠高束,一身绣金黑袍,属于魔族王室的繁复纹样嵌在领口,让他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沉稳而内敛,蜕变得不像个尚意气风发的少年。

只是,他在面对姜芙时,总是将脊背微躬,虔诚而卑恭的姿态令姜芙突然有了丝丝的不适从。

——以前阿染刚失了忆,全然没有剧情中反派的性子时,她还能真的把他当作自己的小徒弟来看待,可现今……

“阿染。”

姜芙想到刚才碰到菁菁肩处她吃痛的模样,她的眼眸中便浮现一点点的纠结,她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是不是阿染惩责了菁菁的缘故。

迟疑几番,姜芙还是没能将话吐露,到嘴边的话转了个圈:“你方才救我之时,没受伤罢?”

听着她关心的言语,少年原本黯淡无波的眸子陡然间亮了亮,若是姜芙此时抬眸细看他的神情,定能发觉原还颇为沉妥的少年,已然笑得像只叼到了肉骨头的小狗,只差冲她连连甩尾了。

“没——”话才开了个头,阿染忽而停顿了下,语气变得满不在乎:“没有受什么重伤,都是些再轻不过的内伤而已。”

“内伤?”

姜芙警铃大作,她还记得当初阿染在反叛那位业夷君中时,就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后来伤得太重也不知怎的就失了忆,这次要是内伤和那时一样严重,按照这种言情剧本的定律,岂不是就把这人的记忆给找圜回来了?

心惊之下,姜芙更多的是忐忑,她不断回想着这几个月来,应该没有什么待反派不妥当的地方吧?若要说,那便只有……

她在口头上和一小些举止上占了反派的便宜——被他一直喊了几个月的师尊,还毕恭毕敬地待着她。

阿染观着她突然唰地变白的脸色,尤以为她这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缘故,他不敢再闹,忙道:“其实这内伤并非什么难治愈的,届时让底下的人找些药,喝上两三日便能好妥当了。”

姜芙的脸色仍旧持疑:“两三日就能好全?”

这什么灵丹妙药?

阿染忙点点头,岔开这个话题,缓声说道:“先前是弟子冒失,没问过师尊喜欢什么样式的屋子,您既不喜弟子安排的那院子,那便先继续住在西宫。”

自然什么都要先以她的喜好为主,先前没经过她的同意,便让人带她过去,如今弄成这幅局面,是他的不是。

“像地道内一事,弟子保证,以后再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少年沉凝着声,言语中的语气信誓旦旦,犹如在指天发誓一般,察觉出什么的姜芙不由便是一怔。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tachenglefanpadebaiyuegu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