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36章 没那么不要命

发布时间:2021-09-14 16:27:28

侍女们涨红着脸争执不休,在一旁当个隐形人观摩了许久的郁泽君,突然出了声:“都拉下去,废尽她们的修为,鞭笞一百,就当是给魔渊处的魔犬添餐了。”此言一出,顿时静了一瞬,侍女们反应过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章节目录<<<

《第36章 没那么不要命》精选

侍女们涨红着脸争执不休,在一旁当个隐形人观摩了许久的郁泽君,突然出了声:“都拉下去,废尽她们的修为,鞭笞一百,就当是给魔渊处的魔犬添餐了。”此言一出,顿时静了一瞬,侍女们反应过...

侍女们涨红着脸争执不休,在一旁当个隐形人观摩了许久的郁泽君,突然出了声:“都拉下去,废尽她们的修为,鞭笞一百,就当是给魔渊处的魔犬添餐了。”

此言一出,顿时静了一瞬,侍女们反应过来迭声求饶,却见阿染连眉都不曾挑一下,竟就这般默认了郁泽君的处罚。

脸色煞白的红玉跌坐在地,方才被她指认的非芸,冷眼瞧着她又去拽着菁菁的裙角低卑地求着,说什么“刚才姜芙姑娘偷跑一事都是出自非芸之口,她全然是无辜之人……”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知心的好姐妹居然就这样把她给卖了,亏她在同少主禀报姜芙姑娘失踪之事时,她还怕红玉恐慌,所以自己一个人在少主面前说完了姑姑吩咐的台词,却不想,这倒成了她红玉求生的一条路!

咬了咬牙,非芸郑重地跪起身来,冲面前冷然而立的少年遥遥一拜:“少主容禀。待奴言明真相,是死是留全凭少主一念间。”

阿染偏眸看她一眼,未置一词,却也未让祝已将她们拖下去。

非芸松了口气,头抵着青石地面,不敢起身:“姜芙姑娘是被北宫的女官大人带走了。”

“是李池遥。”

阿染陡然往前迈了一步,眼中情绪复又酝酿而起,他的指骨已攥成了拳,非芸道:“奴不知是何人指使那女官,只是奴受她所胁迫,若不按照她的话来做,奴的妹妹便要丧命了……”

说到最后,非芸的腔调中,已然止不住地带上了哭音。

“菁菁,去把陆迟意给我带过来。”菁菁看了眼拉着自己裙角的红玉,目光复杂地扯开她的手,领命而去。

阿染将视线落在伏地的侍女身上,他的声音淬然冷冽:“祝已,按照郁泽君说的,将这背主的奴才丢进魔渊。”

黑衣侍卫领命,轻松地提起吓到浑身发软的红玉,如影般离去,看着他们离开而自己却无恙的非芸,陡然舒出一口气。

她白着一张脸,冲阿染连叩了几个响头:“奴多谢少主、奴多谢少主不杀之恩!”

阿染不再看她,一双浸满寒凉的眸子紧攫着远方,郁泽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伫立的巍巍宫殿的位置,正是北宫。

……

稍稍恢复了些元气后,姜芙在这片白色空间里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叫人失望的是,这儿真是连个屁都没有。

一屁股挨了地坐下来,姜芙努力睁着眸子张望雪白的“天”,试图寻找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可她看了许久,愣是什么都没发现,姜芙泄了气一般躺下来,她虽然没有进过自己的那只乾坤袋,可也知道储了物的袋子里头绝不会是这样空荡荡、白花花的一片。

这能纳人的器物功效若是与乾坤袋一样,那应理说,其他的作用等等,应当也相差个八九不离十才对。

姜芙沉吟了许久,最后唤出系统和它商量:“我如果用打开乾坤袋的法诀,能打开这玩意儿吗?”

“我不是同你说了吗,现在你……”系统气得不行,只是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姜芙接过了话去:“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是不能动用灵力。可把我困在这儿的人也不将我带出去审问些什么,他图啥?他若不是有事耽搁了,就是想戏弄我看着我活活饿死在这儿!”

“而且,谁知道这东西会不会像乾坤袋一样,时间久了就会攫取人的灵识,我若不想些自救的法子,到时候等阿染找到我,我可就成一具白骨了。”

她神神叨叨的,理由颇多,堵得系统还不上来嘴,只得气愤愤地道:“你现在是修士,早就辟谷了,哪来的饿死。”

“好歹搏一搏,就算是神识重伤,也比守着漫无目的的死亡要好得多。”

姜芙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看不见的尘土,她吐出一口气,指尖微绷,默默地念了这么一句,听得系统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星辰乾坤,拂如浩瀚……解——”

在运转起灵力的那瞬间,姜芙的脸色就抑制不住地白了,豆大的汗珠从她额际滚落,最后一个字落下时,她勉力掐着诀的指尖都是在颤抖着的。

“姜芙你怎么样了……”

系统那带上了焦切的机械音在这一刻,忽然让姜芙在半晕半沉间,生出了些些的错觉,就好似……是阿染是那个反派少年在喊她一般。

……

出鞘的利刃“唰”地一下便划破了空气中的寂静,黑色的剑柄握在少年手中,而那抹寒光正对着的,是榻上妇人的眉心。

“是你……”

池遥夫人眯着长眸看去,她眼中的情绪变幻莫测,最后定格在一抹轻蔑的不屑上:“原以为你早该在那些刁奴手中折磨得不成样子,却不想,你的命倒是大。”

妇人压根不将他放在眼中,黄毛小子罢了,出世不过百来年,便是手握绝世神器也发挥不了大作用,更何况他这拿着的,不过是魔族中一把普通极了的长剑罢了。

“姜芙呢?”

阿染眼中犹如古井无波,可他每吐出一个字,自上臂蔓延开来的魔焰便熊熊腾起,使得那柄不起眼的长剑周身绕着十足的魔气,实在煞人。

“放肆!是谁教你的目无尊长!”面对阿染径直上来的质问,池遥夫人眉一横,面色难看。

“说——”

少年手执长,利落地催动魔气,冲面前横眉冷对的妇人劈剑斩去,他手段狠厉,丝毫不见心软之色:“今日被你抓来的人呢!”

阿染手中的长剑在滔天的魔气催动下,犹如霜冻天里揠长的冰刃,烈烈绽放出耀眼的霜冷,无数的寒光直冲池遥夫人的心窝子处捅去。

池遥夫人哪里料到他手中的剑有这般威力,只下意识使出半分力道抵挡的她,连连倒退间,一下不支便直接被那寒刃刺入胸膛。

长剑在嗜血过后,剑身光华愈盛,竟开始有了“嗡嗡”的剑鸣,铿锵傲骨的少年手执着它,轻一攥紧,那剑不安的躁动声响便登时被抚平。

池遥夫人看着那剑身上因光华大作,而变得格外熟悉的纹路,又望向那身姿挺立的少年,她的眼中恐惧分明:“你……你竟收服了万钧剑……”

难怪,刚才那一记的力道这般威猛,那可是魔族的镇族至宝啊,是始祖传下来庇护魔族族人的宝贝!

“我不杀你,但你一日未交出姜芙,我便一日割他一块肉。”阿染冷眼看着这个全然没了方才高贵姿态的妇人,一手将万钧归鞘,在他话落的那瞬间,身后的祝已便将一人带了上来。

看向他的身后,池遥夫人的瞳孔陡然震缩,被祝已押着的小胖墩挣扎了几番,抽噎起来:“娘!娘!救救我——”

池遥夫人一下扭过头来,死死地盯着阿染:“他可是你的亲弟弟!意儿当初是如何替你求情,你难道没有心,都忘了吗?!”

阿染不答她的话,只将目光往殿外看去,暮色微垂的天边下,彩云飘摇,正染上灿烂的绯红。

日头下了山,这一天快要过完了。

他这一个轻微的举动便径直不言而喻,池遥夫人阴沉着脸,她无法视意儿于不顾,而且……

“你放开意儿!本宫不认得什么姜芙,也从未命人去绑她,你找错……”池遥夫人那矜傲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她自己便直直顿住了——少年一只手正搭在陆迟意的脖颈上,另一只正慢条斯理地抽出祝已身侧的剑刃,雪白银亮的剑可见有多锋芒毕露。

只见下一刻,他将剑随意地挽了个剑花,尔后负在身后。

那一瞬,池遥夫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都不会跳动了,她一急切,声音便如剑鸣般尖锐:“不许动他!本宫给,本宫把人给你就是!”

……

“……姜芙”

“姜芙……”

额边的隐痛万分难忍,姜芙没忍住轻哼了两声,她艰难地睁开眼眸,耳边系统还在焦急地喊着她:“快醒过来——”

姜芙挣扎着坐起身来,可她一动,额边的虚汗便止不住地渗出来,她费劲地抬手捂住像是得了脑震荡的脑袋,撑着力气打量着四下,黑黢黢的一片。

终于不再是那刺目的白色了,姜芙松了口气,虚弱地问:“我们这是……出来了吧?”

“出来了出来了。”

系统仿佛是看到姜芙死而复生一般老泪纵横的语气:“你先别乱动,从封灵囊硬出来让你的神识受了伤,你现在是真的一点灵力都不能用了,否则会死的!”

“封灵囊……”姜芙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封锁住人的灵识,光听是名字,就知道是魔界所有的宝贝了。

听着系统的话,姜芙又努力笑了一下,安抚它:“你放心,我还没那么不要命。”

在封灵囊里时,她是觉得还有一己之力能够发挥得出来,可现在……姜芙看着眼前因眩晕而有些花乱的景象,弯起的唇角泛着苦味,要不是系统没有发出强烈警报,她都以为自己这具身体要到强弩之末了,怎么可能还动用什么灵力?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tachenglefanpadebaiyuegu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