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薄荷少年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别这样说哥哥

发布时间:2021-09-14 16:27:15

北宫,长春殿。廊下的伴生花淬了浓郁的魔力,生得缤纷妖艳,有风一拂过,带起花香,檐角下的玉铃铛也跟着啷当作响。随着玉铃清脆深远的声音飘荡开来,殿门前串着的一席珠帘“哗啦”一下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章节目录<<<

《第24章 别这样说哥哥》精选

北宫,长春殿。廊下的伴生花淬了浓郁的魔力,生得缤纷妖艳,有风一拂过,带起花香,檐角下的玉铃铛也跟着啷当作响。随着玉铃清脆深远的声音飘荡开来,殿门前串着的一席珠帘“哗啦”一下...

北宫,长春殿。

廊下的伴生花淬了浓郁的魔力,生得缤纷妖艳,有风一拂过,带起花香,檐角下的玉铃铛也跟着啷当作响。

随着玉铃清脆深远的声音飘荡开来,殿门前串着的一席珠帘“哗啦”一下被人掀开了一角。

探头出来的,是一个打扮稳重的女官,她负手在前,望着空旷的殿前,面色带上了些焦灼的神色。

“春姑姑——”

忽然的,一道软糯的声音由远及近,忽闪的光亮自女官的面前闪烁而起,很快的在她跟前显露身形的,是一个生得白白净净的锦衣小胖公子。

对方垂着脑袋,眉眼耷拉,显然兴致不高。

春姑姑在听到这个声音的那瞬间,就已经暗暗地松了口气,她那双锐利如鹰的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小胖墩身上被扯得歪歪斜斜的衣裳,上头摩擦的痕迹明显,更显得狼狈。

只一眼,春姑姑就将视线转投向了陆迟意身旁的侍女,小姑娘脸色煞白地垂着头,一声都不敢吭。

陆迟意人小鬼大,哪里还看不出春姑姑这其中的责怪,他便忙道:“姑姑莫要怪重花,是我求着她带我出去玩的,还不是这宫里着实无聊,娘亲又不陪我……”

他说到最后还颇有些委屈,春姑姑压下眼中的凌厉,拨开帘子温声道:“公子心软,是重花的福气。娘娘等公子许久了,您还是快些进去罢。”

陆迟意磨磨蹭蹭了一会儿,见逃不过,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进去了。

待他一走,春姑姑眼里的温柔一下便散去,她回头朝身子瑟瑟的重花看过去,眼中的光芒着实叫人不寒而栗。

“姑姑,你饶了我罢!”

重花撑不住身子,一下子跪倒在地,低低地啜泣着,却只得来春姑姑压低声音的一声厉喝:“住嘴!若是吵着了里头的主子,你有几个脑袋够掉的。”

她望一眼殿内的方向,随即往长廊尽头走去。

重花自知她意,只是想到之前那些待在小公子身边的侍女,无一都一身狼藉驱逐出了王宫,她便一张小脸更白了,两股颤颤地跟上去。

……

殿内摆置得金碧夺目,熏了香四鼎尖嘴兽炉散着袅袅青烟,金线锦绣屏风后的一席珠帘那头传来柔柔的声音:“是意儿吗?”

小胖公子本还有些忐忑,娘亲向来不喜他跑出去玩儿,而今天他一走就是好几个时辰……但他一听见那声音中并没有责怪的意味,陆迟意立即挥开了帘子噌噌噌地跑过去。

小嘴儿甜甜地喊:“娘亲——是我来啦!”

目光所及之处,是倚在美人榻上的一抹身影,腰肢纤细,艳丽的裙裳缀在她的身上,衬得她肤白如雪。

髻边金步摇的流苏长长坠至肩颈,听了声响,挽了妇人髻的女子微微偏头过来,那流苏轻摇曳,美人如画的容颜徐徐展开。

瞧见陆迟意虎头虎脑的模样,那双细长的凤眸中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笑意,池遥夫人放下手中的琉璃盏,冲人招招手:“意儿,来——”

娘亲与往常无异,陆迟意心下便安定了下来,他如乳燕捕食一般扑了过去,扑到那温暖的怀抱里,陆迟意便也跟着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池遥夫人怜爱地抚着他的黑发,倏地,她的眸光定格在陆迟意身上磨蹭得起皱了的袍子上,她眼底的笑微收,只余几分凉意。

这样的神色变化,埋在娘亲怀里讨乖的陆迟意看不到,他只能听见娘亲用那与往常没什么不同的语调问道:“意儿今日去了哪儿玩?”

听见这问话,陆迟意心下警铃大作,忙从池遥夫人的怀里挣脱出来,撒娇地道:“娘亲,意儿没有去哪里玩,意儿一直在学……”

他本不想承认自己同重花意欲跑出宫门去,反正春姑姑这般疼他,肯定会给他打掩护的,可池遥夫人的目光一寸寸冷凝了下来,敏锐察觉到母亲变化的小胖公子立即闭上了嘴。

“娘——”

陆迟意见撒娇无法,只得委委屈屈地认了:“孩儿这不是觉得整日在这宫中实在太无趣了,我又并非是要跑出魔域去,只出宫去玩为何也是不行……”

可面对他的委屈,池遥夫人仍旧板起了脸:“娘与你说过多少次?你是你父王最宠爱的小公子,那宫外居心叵测之人何其之多,各个都想踩着你父王上位!他们最直接的手段便是从你下手啊。”

“想想近些年来你父王的如履薄冰,意儿,难道你不该居安思危,好好在宫中学好本领,将来坐上魔尊那个位子时,不再受人处处掣肘吗?”

“当魔尊……”

陆迟意愣愣的:“可是、可是哥哥不是已经被立为了少主,魔族将来理应是他……”

也不知是那句话触动了池遥夫人,她面色一冷,厉声呵斥:“住口!”

“你哪来的什么哥哥?”池遥夫人越说神色便越激动:“本宫从来都只生了你一个,陆隐笑算什么东西,也敢与我的孩子相提并论?!”

陆迟意完全呆住了。

他说不出话来,明明重花偷偷告诉过他,他有个不受宠爱的少主哥哥,那是同他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可娘亲……现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

万一被哥哥听见了,他该有多难过?

未等陆迟意再说些什么补救,池遥夫人便蹲下了身子来,染了蔻红的指尖死死地捏着他的肩,她的语气又恢复了从前的温柔,只是那隐有疯狂的神情有些出卖了她。

“意儿,听娘说。”

池遥夫人眼睫一眨,忽然垂泪:“陆隐笑与你根本就不是亲兄弟,他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东西!你要信娘亲的话,万不能听了旁人的挑拨之言,娘知道,你都是被一些坏蹄子所累,才这般淘气和叛逆……”

被她揽入怀中,轻轻抚顺着发间,陆迟意忽然觉得困意袭来,听见池遥夫人最后那句意有所指的话,他本想为重花辩驳,但意识却渐渐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陆迟意只来得及呢喃一句:“娘亲,别……”

别责罚重花,也别这样说哥哥。

……

搞了半天,姜芙才从菁菁的口中打听到,原来昨日阿染的脸色那般的不好看,是因为柳柳与北宫的人暗报阿染与郁泽君来往过甚,这才引得那边派了人过来探听消息。

了解真相后的姜芙有些哑然,难怪,昨日不过是她与郁泽君第一次碰面,就被人监视了。

还有她告知阿染这事时,他面色也没有什么异样,原来他早便知晓了。

“少主可说了如何责罚柳柳?”

姜芙突然想起来,问了句菁菁,菁菁一副大快人心普天同庆的模样:“还能是如何啊,当然是把她赶出我们西宫了!这儿可容不下这么一个叛主的大佛!”

“那少主哪儿去了?”

一大早的,也不见阿染,平日里他要么是在书房温书,要么是要过来与她讨教术法的,今日又没听魔尊那边宣他,怎么就不见人影了?

菁菁骂得意犹未尽,见姜芙问了她便高兴地笑道:“是去了北宫面见尊上去了呢,少主许是想让尊上惩治惩治柳柳。”

听了这话,姜芙却是微蹙了眉来。

去面见魔尊是为了再惩柳柳?怎么想这都不大可能是阿染会做的事来,只是……这是他头一次这般主动去见这个便宜父亲,在外人看来颇有些怪异。

只怕,有心人会拿他私下与郁泽君相交之事做文章为难。

看着姜芙不言不语,还忧心忡忡的样子,菁菁不解得很,西宫撵走了个叛徒,少主又开始上进了起来想去博得尊上宠爱,这不该是件大喜事吗?

姜姑娘向来是个聪慧的,又很为少主着想,怎么会看不透这其中的利处呢?

想来想去,菁菁都理解不通,却见面前的姜芙按捺不住,“唰”地一下站起了身,步子迈得急促地往外走。

菁菁连忙追了几步,喊她:“姜姑娘,你去哪里?”

听见她呼唤声的姜芙冲身后摇摇手,回应她一句:“别管我,你好生待在殿内等少主回来——”

菁菁挠挠头,只觉得这句话分外耳熟,暗自回忆了半天,才记起来,在盟誓大会那日她被少主遣返回来时,她看见姜芙待在宫里也是这般嘱咐了她一句,如今倒好,换姜姑娘来叮嘱她了。

菁菁再一抬头,殿前空旷的院子里早已没了姜芙的身影。

……

姜芙想要过去瞧瞧情况才能安心,那日盟誓大会她便就是不知晓会发生什么,这才知道阿染受伤失踪时才那么地猝不及防。

而这一次,再不会重蹈上回的覆辙了。

寻了处隐蔽的地方,姜芙晃晃手中串了妖丹的链子,掐诀唤过那两只鼠妖来,它们同姜芙结了契约,自然一唤便能感知。

“姑娘,您让我守着北宫的宫门,不久前我远远地瞧见了阿染!”小白鼠一来便捧着姜芙裙摆,讨好地奉上自己的情报。

黑鼠自不甘示弱:“姑娘姑娘,南宫宫门许久未开啦,那个小胖墩似乎日日睡在北宫,都不曾回去过。”

“你们可都有听到宫人议论什么?”

姜芙皱皱眉,她怕的就是阿染会在冲动之下,因为那魔后使人监听阿染的言行,同魔尊争执起来,到时候只怕讨得魔尊信任的任务难上加难,更会致阿染在魔族的地位越发不利。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tachenglefanpadebaiyuegu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