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小鱼 邻居的乳 虚拟 快穿之boss你拿错剧本了 gl 百合 我的30岁后妈
组织 王者 超神 危婚 公媳欢情 饿狼扑食 娟姐小杨小说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震惊四座】

发布时间:2021-07-22 18:42:39

天哪,怎么会这样,到底突然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傻了眼了。水洪噌的一下子就从座位上坐了出来。他旁边的水韵脸上露着不可思议的惊诧之色。旁边数家的公子小姐们统统目瞪口呆。田水洪噌的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医修浪少》章节目录<<<

《第27章 【震惊四座】》精选

天哪,怎么会这样,到底突然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傻了眼了。水洪噌的一下子就从座位上坐了出来。他旁边的水韵脸上露着不可思议的惊诧之色。旁边数家的公子小姐们统统目瞪口呆。田水洪噌的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医修浪少

推荐指数:10分

《医修浪少》在线阅读

天哪,怎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傻眼了。

水洪噌的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旁边的水韵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惊愕之色。

旁边数家的公子小姐们全都目瞪口呆。

田丽娟的脸上也面露震惊。

至于王小雪,直接傻掉了。

展台旁边的那个拍卖小姐,被霍浪猛的一摔这花了200万买来的玉佛时还吓了一跳。但是,现在,她再次又被吓了一跳。

这简直,是神一般的转折……

霍浪从一堆粉碎的玉末中,拿起了那尊青铜犀樽。脸上带着春风一般的和煦微笑,朝向水洪:汉武大帝一生放荡不羁,杀人无数也御女无数,然一生最终钟爱者四人,阿娇、李妍、钩弋夫人、还有就是最喜欢的不以美色为引而得大帝敬重的卫子夫。

汉武大帝以玉裹铜下葬卫子夫,不叫史官录入此事。当然同时代的司马迁撰史记也不屑录入此事。所以,正史之中不可见这段往事。此事出处为《古今说海》一句话:帝思卫,玉裹犀而葬。

太多的人对这没来由的一句话似懂非懂。恰好,本人向来喜欢读史,特别喜欢野史,因为可以窥私。于是,在另一本野史《汉武帝故事》里看到另外一段:帝思卫后,剖玉佛为心葬,以念子夫。彘记!

所以,历史上,整个关于此玉佛裹犀樽的事情,就只有这么22个字,还分布在两本书里。《古今说海》提出了玉裹犀,却没说玉是什么造型的玉。所以世人即便见到此物,也无法判断此事。除非一不小心摔碎了此玉才能见到。但是还未必想到。

而《汉武帝故事》不但说明了玉造型为佛,而且明确指出:剖玉佛,就是把玉佛剖开了。所以,这玉佛必然是有一条通天裂缝。至于是用什么方法粘合的,我就没有兴趣去追究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此犀樽被汉武帝留下了一个‘彘’字。在座的想必未必知道这‘彘’何意吧?我告诉,他是汉武大帝的小时候的名字。刘彘,后来改成了刘彻。

好啦,故事讲完了。哈哈,各位,听的可还过瘾。要是过瘾过完了,就给本土鳖这尊犀樽开个价吧。本土鳖最近手头很紧哪,急需现金哪,哈哈……

霍浪举动和才识,无一不震动了在座的各位。毫不犹豫的一下砸碎玉佛,已是震动全场。这样的举动,需要的过人的鉴别力,胆识,聪慧,魄力和对自己强大的自信。才敢毫不犹豫的一下子砸碎200万买来的东西。

而适才霍浪一番高谈阔论,更是让在座豪门子弟,世家大小姐们惊叹不已。就这么一个人,所学之杂,涉猎之深,博闻强记之厉。简直,少有人及。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顺水推舟应水洪羞辱他的‘土鳖’自称,你叫在座的人都成了什么?啊,我问你,你是土鳖,我们是什么?我们难道是鳖孙嘛?事实上,霍浪心里就是这个意思。

羞死你们,臊死你们。叫我土鳖,靠,那你们就是井底没见过天的鳖孙!

霍浪手里拖着那尊犀樽,无限嚣张:“啊?什么情况啊,怎么都不说话啊?本土鳖以脑袋担保,这绝对不是赝品哪,没有人买嘛?哎呀,真是太让人伤心了,算了,拍卖官小姐,给我拿着,给我先拍卖一下吧,百分之十的红利,我一定照掏……”

“800万,我要了!”

座位上的田丽娟,淡淡的丢出了这么一句。

拍卖官小姐闻言,连忙接茬:“田小姐800万,一次……”

“900万!”

水家座位上,水家大小姐水韵淡淡的来了一句。

田丽娟:“950万!”

水韵:“一千一百万!”

水韵直接将价格提高了一百五十万:“嘻嘻,田姐,不要跟小妹争了嘛。一百万给木玉抽水,剩下1000万让霍兄弟赚,您就成全了我,成全了霍兄弟吧。嘻嘻,田姐……”

田丽娟耸耸肩:“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哎,可惜了,如此精美的造型、纹饰,工艺铸造技术水平。而且还有确切出土地点,最终要的是还有上刻铭文,汉武真笔书法‘彘’字,这简直是犀樽极品中的极品。以后的升值空间简直不可限量。”

水韵:“嘻嘻,姐姐就让妹妹一回嘛。人家欠你一个人情还不行嘛?”

她们两个女人有说有笑,霍浪不干了:“诶!别呀,别呀,继续叫价啊。哪有你们这样的?这事儿咋还能和谈呢?”

田丽娟翻了他一个白眼儿:“想让我们两斗起来给你抬轿子,想的美啊你。”

“1100万一次!”

“1100万两次!”

“哐,成交。”

尽管霍浪豪赚了一笔,但是依然晃荡着自己的脑袋:“哎,套路哇,套路,到处都是套路啊。我的人生,真是一场悲哀……”

田丽娟翻了他一个大白眼:“赚了800万你还不满足,贪心不足,小心撑死你。”

霍浪瞪眼:“钱多也不咬手。凭什么我不能赚一千万。再说了,你们这些都是上马一提金,下马一提银的豪门阔少,让俺这被别人一口一个称作小土鳖的屌丝赚点不义之财那也是情理之中的嘛。你看你,真不开面。”

这时候,那边那个水洪又窜了起来:“说什么呢臭小子,谁那是不义之财,你说话给老子注意点。”

霍浪瞥了他一眼,却是看向田丽娟:“瞧见没,赚了八百万,土鳖立马升级臭小子了。虽然升级档次不高,但好歹也是升级。这就是金钱的魅力,田总你耽误我人品和逼格升级了。”

田丽娟:“……”

水洪:“你……”

说着话,霍浪的手机吱的一响。霍浪掏出来一看,1100万居然全款到账。原来,早就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用监控录像看着屋子内发生一切的木玉吩咐打款的人,霍浪10%的手续费,就不要收了。这一百多万,当时送人情了。

霍浪一看手机信息全款到账,稍微一想,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儿。霍浪何许人也,精奸如鬼。抬头一踅摸,就看到了一个不大的摄像头。霍浪朝那个摄像头一拱手:“谢了啊木兄。”

在另外一个房间的木玉见状,顿时哈哈大笑:“这个霍浪,还真是有点意思。”

这时候,站在木玉旁边的一个老管家,被霍浪坑了张大千赝品图的木图的哥哥木龙在旁边微笑:“少爷,这小子,有点邪门的手段。不可小觑呀。”

木玉闻言微微笑着:“我早就看出来了。不然也不会把他领到这来,搭上我木家的人情。你以为我是兴致使然,随便什么人都勾搭啊?”

木龙:“少爷聪慧,老奴不可揣测。”

1100万元到账,霍浪的嘴产点咧到了耳朵丫子,加上之前的五百万,嗯,花掉二百万,现在就算是等于有了1400万!

这真是让人振奋的一天哪!我说今天出门怎么门口的喜鹊喳喳喳的叫呢?感情老子今天是要鸿运当头,财神降身哪。丝毫也不掩饰自己换了心情的霍浪,惹来在座各位豪门子女的不屑和撇嘴。

水洪的一张脸扭曲的差点变成梯田:“土鳖……”

一向保持着冷静的水韵此时也是俏脸绯红,钱的事儿暂且不说,霍浪识宝鉴宝的能力,还有他的专业知识,很明显已经远超在座自视甚高的豪门子弟们。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霍浪,这么一个怎么看都不起眼的屌丝,在这等群英聚会的场合,在他们这些古玩界精英聚于一堂的情况下,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硬生生的挖走了这么一个莫大的宝贝。

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这是脸面问题。

霍浪这样,几乎是在等于赤裸裸的打在座各位的一个响亮的大耳光。

看霍浪那嚣张放肆的笑容,已经完全不把他们这些豪门精英子弟放在眼里。那笑容里,是放荡不羁,是嘲笑,是蔑视,是瞧不起……

在座各位豪门大少大小姐,皆是暗暗的隐忍着愤怒。怒视霍浪。

可惜,霍浪这货完全直接自动屏蔽这些不善良的眼神,依旧我行我素的大笑,跟田丽娟碰杯喝酒:“田总,看到你我就高兴啊。今天是个好日子,来走了一个……”

王小雪已经彻底失去了存在感。但是别人忘了她,她自己可不能忘了自己。也端着酒杯:“还有我……”

玉裹犀樽的拍卖,就此过去。

这时候,拍卖官小姐又端上来一方砚台:“此砚台为清代之物,具体所属,已不可考。但是,从其做工,可判断为清代御制澄泥虎伏砚。拍卖底价:10万元,每次喊价一万起步。”

这时候,正在嘻嘻哈哈的霍浪猛的站了起来,带着一脸的惊异之色,快速走到了这方砚台。瞪圆了眼珠子,仔仔细细的把这个砚台瞧了三四个来回。最后,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

他一脸的紧张,神情肃穆。惹的在座的人都狐疑起来,都紧张的注释着霍浪的一举一动和面部惊愕的表情。

不等拍卖小姐说开拍,霍浪直接激动的摸着砚台:“这难道是乾……”霍浪忽然一下把嘴捂住。然后回到座位,神情继续肃穆庄重。伸手高喊:“50万!”

“啊?”

“什么?”

“这……”

“这这……”

这小子是不是他妈的疯了……

不对,这砚台,一定有说道。众人心里开始打着小九九。他们被刚才霍浪鬼斧神工一样的古董鉴定本事震了。如今,他居然露出如此惊异的神情。此砚必有古怪。

一定有古怪。

“50万一次!”

“50万两次!”

“50万三……”

拍卖官美女的三次没有喊出来,水洪噌的一下站起来:“100万!”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xiulangshao')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