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饿狼扑食 娟姐小杨小说  国民男神 以婚之名,赠尔深情 猎艳 武侠之
爱上你 味道  梧桐 妻子的秘密 掌上玩物 熟妇的哀嚎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庸医】

发布时间:2021-07-22 18:42:31

霍浪这话堪称是语不惊人死不息。一席话,把老田吓住了,把白叶张涛刘明都吓住了。毕竟,最主要的,把田丽娟也吓到了。毕竟,反应时最慢的但是白叶。白叶的嗓子咕噜了几下:“一席话,把老田吓住了,把白叶张涛刘明都吓住了。当然,最主要的,把田丽娟也吓到了。。

>>>《医修浪少》章节目录<<<

《第12章 【庸医】》精选

霍浪这话堪称是语不惊人死不息。一席话,把老田吓住了,把白叶张涛刘明都吓住了。毕竟,最主要的,把田丽娟也吓到了。毕竟,反应时最慢的但是白叶。白叶的嗓子咕噜了几下:“一席话,把老田吓住了,把白叶张涛刘明都吓住了。当然,最主要的,把田丽娟也吓到了。。...

医修浪少

推荐指数:10分

《医修浪少》在线阅读

霍浪这话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一席话,把老田吓住了,把白叶张涛刘明都吓住了。当然,最主要的,把田丽娟也吓到了。

当然,反应最快的还是白叶。

白叶的嗓子咕噜了几下:“那个,那个谁,你胡说什么呢?什么中毒死亡伟大患者。这里是专家会诊,老朽希望你自重,不要参与我们医学界的事情。跟你说,你这种混蛋我见多了,为了出名,故意危言耸听,想踩着我们这些老辈人的肩膀抬高你自己的身份。这种小把戏,辣子在十几岁就知道了。”

张涛:“胡言乱语,不可原谅。”

刘明:“危言耸听,不可饶恕。”

这时候,田丽娟发话了:“你们几个够了,大家都是医生,凭什么得光听你们说,不许别人说啊?看来我刚才的话你们是当放屁了。”

白叶三人闻言一楞:“不敢不敢,田总,我们,我们就是一时冲动。实在是看不过这些小辈儿们嚣张,怕他耽误您的病情诊断和治疗。”

田丽娟翻了翻白眼:“得了,少跟我来这套。你们那是为我嘛。当我是白痴啊。分明是为了你们自己的面子,故意打压。不允许别人发出不同声音。”

霍浪闻言大喜,瞧瞧,瞧瞧,当董事长的人,这脑袋瓜子转的就是快呀,一眼就看得穿这些老家伙们的小人行径,阴损嘴脸。要不说贤臣得遇明君方得抱负呢。

霍浪微笑,白叶三人唯唯诺诺。

霍浪微笑着叹了一口气,继续给三人补刀:“哎,这年月,年龄小再加上证件没发下来,连话都不让说啊。这社会,哎……”

白叶等三人的脸更红了,但是碍于田丽娟的面子,也不敢再发作。

霍浪点了他们一句,然后接着道:“行啦,蛋就不扯了,说正经的。刚才那几味西药,白老先生说的都没错,的确是一般对症抑郁症患者的有效药。

有效的药副作用和毒性相对也较大,白老先生,我说的没错吧?”白叶哼了一声:“这是常识,谁不知道。你卖弄什么?”

霍浪实在懒得跟这老东西打嘴架,接着道:“是药三分毒,是人都知道。特别是这种西药中的特效药,毒性更是直接。如果,对症的话,还好说。以毒攻毒,以毒解毒。这个药物的毒性会减少相当大一部分,相当于酸碱中和,白老先生,我说的没错吧?”

白叶依然哼了一声:“哼,简单的药理知识,谁不知道。”

霍浪接着道:“但是,如果没有对症下药,那么,这个药物的毒性将会以最大限量的毒性发作。白老先生,没错吧。”

白叶:“哼,幼稚的问题。”

霍浪:“好,就算是你的肯定回答了。现在,白老先生,我们假设,你的诊断是错误的,那么,如果田丽娟董事长服药了。我之前说的,困倦、口干、视物模糊、便秘、心跳加快、排尿困难和体位性低血压,伴随严重的心血管、尿潴留和肠麻痹。甚至有可能致急性中毒乃至死亡,你说,会不会发生?”

白叶一楞,看向霍浪:“我的诊断是正确的!”

霍浪:“回答问题,我说的是假如!”

白叶又哼了一声:“90%以上会发生。”

霍浪:“白老先生,你不老实了。确切的医学数据说明,是95%以上,我说的没错吧?”

白叶闻言浑身有点不自在,他的确撒谎了。如果一切照霍浪所说,那么,发生霍浪所说的毒副作用,的确是95%以上。

白叶抵赖:“我……我记不清楚了。大概是吧!”

霍浪不谢跟他计较这个,接着道:“这个问题就这么定论了。结论就是:如果田丽娟董事长没有患抑郁症,那么服用了白叶老先生您提供的药方,那么田总就有95%以上的可能性会发生肾衰竭以及血液中毒,乃至死亡。白叶老先生,你有意见嘛?”

白叶:“哼,都是假设有什么用?”

霍浪:“回答问题!”

白叶:“哼……是又怎样,我的诊断没错!所以田总也断然不会发生你所说的那些状况。”

霍浪微笑:“是与不是,尚未定论。你别哼哼哼的太早。我们下面就讨论一下,田丽娟田董事长患的到底是不是抑郁症。”

白叶是抑郁症专家,这一科他搞了几十年将近一辈子,他对自己的技术十分肯定,于是微笑:“那,霍先生,你说,是还是不是啊?”

霍浪微笑:“是与不是,我们是会诊,讨论完了再说不迟。”

白叶娇傲的笑着:“好哇,你说,我们听听霍大夫的高见。”

霍浪淡然的笑着:“那,霍某就托大班门弄斧了,我且一说,诸位医学泰斗且一听。抑郁症,一般有两种病兆起因,第一,基因遗传。第二,后天刺激。白老,您是抑郁病专家泰斗,我说的没错吧。”

白叶不屑的点头,连话都懒得说了。

霍浪接着道:“白老您认可了对吧?那就好,我且问一下老田,你们家祖上有抑郁病家史嘛?”

老田连忙摇头:“开玩笑,我们家一个都没有。开玩笑嘛。”

霍浪:“好,这一个可能性排除。那,如果田丽娟董事长患抑郁症的病兆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后天精神受到刺激所致。

而后天精神刺激所患的抑郁症,需要至少有四个方面进行勘测全部成立才算确诊,1,那就是临床观测判断。2,脑神经递质检查。3,地塞米松抑制试验。4,促甲状腺素释放激素抑制试验。

白叶教授,我说的,对嘛?”

白叶闻言,使劲的咔吧咔吧眼睛,含含糊糊的哼了一声:“嗯!”

霍浪闻言微微笑着:“可是白教授,我们几个人现在都没有带合适的器械和仪器。所以,您老人家只凭着自己所谓的经验,仅仅是凭着第1条,临床观测判断,就大胆断言判定:田丽娟董事长患上了抑郁症,剩余的三条直接忽略,您觉得,这是作为一个治病救人的严谨医生应该有的态度嘛?”

白叶的脸色已经变的煞白:“我……我……我……我不会判断错误,我看了一辈子抑郁症……”

霍浪紧紧逼上:“事关人命,不是你以为什么就是什么的。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一个人就可能因此丧命。作为医生,作为教授,这点基本的东西,你应该懂吧。”

白叶依然死扛:“我不会判断错误的……”

霍浪也有点怒了:“好!你说你不会判断错误的是吧?那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你是怎么错的!我让你这个大教授知道知道,要是没有我在,你是怎么差点害死一个人的!”

霍浪喘了一口气,朝田丽娟喝道:“拿点水来,有这么对待客人的嘛?”

田丽娟已经被霍浪咄咄逼人的演讲和质问白叶给震惊了,这时候,被霍浪一叫:“啊,啊啊,好的好的。饮料可以嘛?”

霍浪:“是水就行!”

田丽娟小跑着拿来几瓶苹果醋,霍浪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撸着袖子道:“白老先生,后天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被动的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是心境障碍的主要类型。

临床可见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可有自杀企图或行为。

甚至发生木僵;部分病例有明显的焦虑和运动性激越;严重者可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我说的,对也不对?”

白叶此时此刻已经有点动摇了,但是人死嘴也要硬:“这用你说?谁不知道?”

霍浪:“哪那么废话,回答问题。对,是不对!”

白叶咬牙:“对!”

霍浪:“你知道就好,还有白老先生,后天抑郁症患者,因为神经刺激,导致神经元受损。所以,患者表现出来的所有症状,是一种不受自己控制的被动表现,对不对?”

白叶狠狠的咬牙,现在,他的身体有点微微发抖,但是依然硬撑着:“对!”

霍浪闻言,猛的抬手,朝田丽娟比划着:“但是,田总是有抑郁症那些症状表现。但是,你看她现在,她完全控制的了自己的情绪,动作,表现。在家里,在公司,只要是有外人需要应酬,她都表现的非常完美,就是一个正常人。

而她那些所谓的抑郁症临床表现,则全是通过老田传递给我们的信息。通过这些,我们基本可以判断,田丽娟,田总,田董事长,她是能主动控制这些情绪的。对也不对?”

白叶听到这,已经彻底有点崩溃了。

他身体微微颤抖,脑门子上的汗流下来:“对!”

霍浪裂开嘴微笑:“事到如今,一切已经很明朗了。抑郁症,所有动作和临床表现,都是被动的。而田丽娟田董事长,她的那些所谓临床表现,都是主动的。一个主动,一个被动。所以,我可以初步判断,田丽娟田董事长,患的不是抑郁症!

白老先生,白叶教授,您说,我说的,对,是不对?”

到了这个时候,白叶已经彻底无语。

他咕噜一声吞下一口唾沫,身子抖的厉害,嘴唇哆嗦着:“这……这……这……”

霍浪上前强势逼问:“说,我说的,对,是不对?”

白叶:“……对……”

“啪……”

田丽娟一把把茶几上的一个茶杯摔的粉碎,杏目圆瞪,冲着白叶、刘明、还有张涛三人一声大喊:“庸医!庸医!你们……你们给我滚!”

老田也在旁边摇头叹气:“唉……真是,好险哪。差点害死我闺女……”

白叶三人的面子彻底算是扫了。不但面子没了,里子都没了。赶紧起身朝老田和田丽娟挽尊:“对不起老田,对不起田总……”

三人再也待不下去了,转身要离开,但是,走了几步,白叶忽然转身,朝田丽娟道:“田总,能求您个事儿嘛?能让我把这位霍先生的话听完嘛?”

老田:“唉,坐吧坐吧。闺女呀,给爹个面子。”

田丽娟:“哼……庸医误命,还教授?怎么当上的呢。不会是踩着多少人的命爬上去的吧?”

白叶已经彻底没有了脸皮,但是依然看向霍浪:“小兄弟,老朽无知,狂妄自大。但是,我心有一惑。田总症状,如此相像抑郁症却不是,那,到底是什么病啊?”

霍浪闻言:“啊?这个呀?我,我不好意思说啊!”

老田:“小霍,说!病还怕说嘛?”

霍浪闻言,看向田丽娟:“田董事长,那,我可说啦?”

田丽娟一楞:“你……你……你是医生,你自己看着办。”

霍浪:“噢,那好,有你首肯就好。嗯,田总的病啊,不是抑郁症,是……相思病!”

“啥?”

白叶,刘明,张涛,还有老田,一起瞪圆了大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霍浪!彻底的惊掉了下巴。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xiulangshao')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