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饿狼扑食 娟姐小杨小说  国民男神 以婚之名,赠尔深情 猎艳 武侠之
爱上你 味道  梧桐 妻子的秘密 掌上玩物 熟妇的哀嚎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我没事

发布时间:2021-07-22 12:10:10

一切想来缓慢地,但实际上是电光火石间,眼见得清灵少女要消失了在窗口,众黑衣人中的一人,赶忙搭箭搭箭,瞄准白色倩影,猛的射去。琉菲一抬手将她接在怀内,安翰朗还未回过神来琉菲抬手将她接在怀内,安翰朗还未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少女,就在这时又一只泛着阴冷杀气的箭矢如闪电般飞射而来,快的不可思议。而少女的身影此时已跌落在地,消失在了窗口,只剩下琉菲还站在那里,惊恐的看着箭矢飞射而来。。

>>>《太师千金要逃婚》章节目录<<<

《第30章 我没事》精选

一切想来缓慢地,但实际上是电光火石间,眼见得清灵少女要消失了在窗口,众黑衣人中的一人,赶忙搭箭搭箭,瞄准白色倩影,猛的射去。琉菲一抬手将她接在怀内,安翰朗还未回过神来琉菲抬手将她接在怀内,安翰朗还未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少女,就在这时又一只泛着阴冷杀气的箭矢如闪电般飞射而来,快的不可思议。而少女的身影此时已跌落在地,消失在了窗口,只剩下琉菲还站在那里,惊恐的看着箭矢飞射而来。。...

一切说来缓慢,但实际上就是电光火石间,眼见清灵少女要消失在窗口,众黑衣人中的一人,急忙弯弓搭箭,对准白色倩影,猛的射去。

琉菲抬手将她接在怀内,安翰朗还未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少女,就在这时又一只泛着阴冷杀气的箭矢如闪电般飞射而来,快的不可思议。而少女的身影此时已跌落在地,消失在了窗口,只剩下琉菲还站在那里,惊恐的看着箭矢飞射而来。

然而,这一次她做出了迅敏的反应,快速的偏侧身子。但是她的动作,仍旧没有箭矢来得快,在安翰朗回过神来的时候,恰巧看到那箭矢猛的射入琉菲的左肩膀内,她脸色瞬间苍白,唇角溢出鲜血,箭矢上带着强猛的冲杀力将琉菲的身子托带出去很远,砰的一声撞在了背面的墙壁上,才停止下来。

安翰朗剑眉一冷,看了眼琉菲,转身从窗口内跃出,与黑衣人大战在一起。

这一切的动静早已经惊动了客栈内的众人,大家人心惶惶聚在琉菲等人所在的房间门口,不敢进去,议论纷纷。

清灵少女见连累了琉菲中箭,她脸上一阵的愧疚,急忙起身跑到琉菲身旁,给她服下一枚止血药,然后查看她的伤口。

突然,少女一愣,她的手掌此时正放在琉菲的胸口,感觉那里柔柔软软的隆起,少女皱了皱眉头,她心底已猜到琉菲的女儿身,但却没有说破,琉菲脸色苍白的看向她,少女心底一阵愧疚:“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我没事……”

琉菲虚弱的看了眼还插在自己肩上的箭矢“你快走吧……”

少女抬头望向正在与黑衣人激战的安翰朗,感激的对琉菲道:“你们的大恩大德,莜优此生难忘。”少女眼圈有泪光闪动。

琉菲轻咳了一声,牵动了胸口的伤痛,脸色又一阵的苍白。

少女踌躇着看了她一眼,然后蹲下身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少女将一个不起眼的物件塞进了琉菲腰间的荷包内,然后起身,对她陆仁一拜,转身从客栈的正门逃命去了。

琉菲摸了摸被鲜血染红的胸口,两眼一阵发黑,口中一甜,溢出鲜血来,似乎感觉生命在流逝,若是就这么死了,能不能回道原来的世界呢?

琉菲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路见不平,行侠仗义,帮一个初次谋面的人挡下了致命一箭……

短兵相接,刀光剑影,安翰朗身形凌厉,剑气袭人,出手果决。虽然是一人与十几人周旋,但是仍不落下风,刀起刀落间总有人负伤失去战斗能力,却不至于丧命,如此有分寸的出刀,完全可以一击毙命,但是他因为不想惹来事端,却一直在束缚着自己的手脚。

可黑衣人却不这么想,在他们看来,安翰朗只是能力堪堪而已。就这样,一个人杀的云淡风轻,十几个人杀的险象环生,却仍旧没有退走的意识。

在阻拦黑衣人脚步的同时,安翰朗的脑海中,总不受控制的浮现那清灵少女的模样,还有一幕幕破碎的记忆片段,频频交换的在他脑海中浮现。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倩影自古街路的另一头一闪而过,其中一个眼尖的黑衣人指着那个地方大喝一声:“她在那,别让她跑了,快追。”

话落,剩余的几个黑衣人,同时撤退,对着白衣少女所消失的方向追去。安翰朗只看了眼二楼的窗口,不做犹豫,转身追着黑衣人的踪迹离去。

房间内,躺在地上的琉菲感觉很冷,身体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她感觉到房间的门被人推开,然后一小厮的惊叫突然响彻在房间内,琉菲想对他笑一笑,告诉他自己没有事,但是却只能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正在这时,一个白衣飘飘的闲毅身影突然走了进来,排开众人将她抱了起来,放在床榻之上。

“贡新哥哥……”昏昏沉沉间,琉菲似是看到了任贡新。

“你不会有事的,睡一会,醒来就不疼了。”轻柔的声音自她的耳畔响起,随后琉菲便失去了知觉。

任贡新紧蹙着眉头,点了她的昏睡穴道,然后对身后围观的众人喝道:“都给我滚出去,谁在进来我就杀了谁。”正说着话,突然从腰间猛的拔出一柄银色长剑,射在门口。惊得围观的众人如见蛇蝎般蜂拥退去,有识相的还替他关上了门。

见屋内安静了下来,任贡新从怀内取出一个白玉瓷瓶,从内到出一半的晶莹液体在她的伤口处,然后将她肩窝处的箭小心翼翼的拔了出来,随着箭被拔出,琉菲肩膀漏了一个血窟窿,鲜血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染红了他洁白的袖口。

任贡新紧蹙着眉头略微松懈了一些,又将剩下的一半液体倒在了伤口处,血顿时就止住了,但是需要包扎伤口,任贡新放在她衣带处的手犹豫了一下,最后移开,从领口处,将衣衫退下一点,露出肩上的伤口,然后从自身的里衣内撕下一条纤尘不染的白布,替她包扎伤口,做好了这一切,任贡新又将琉菲的衣衫合上,将她平稳的安放在床榻之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了其身旁。

顿了顿,他从怀内取出一张黄纸,任贡新看着纸上所绘之人的容貌,又想到刚刚在门口见到的那位白衣出尘的清灵少女,思绪渐渐绽开……

不多时,琉菲醒了过来,缓缓的睁开眼,看着任贡新露出一抹舒心的微笑,唤道:“贡新哥哥……”

任贡新不着痕迹的将画像收回怀里,看着她虚弱苍白的面孔关心道:“还疼吗?”

“不疼了。”她摇头苦笑。

“傻丫头,要照看好自己,不要在为不相识的人挡剑了,知道吗?”他用宠溺的声音,像个大哥哥一般对她说道。

在一个琉菲看不到的角落,任贡新的双手不着痕迹的一合,然后抬起手掌,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琉菲笑了笑,好看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状,不过,那笑容马上僵住了,她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木讷起来。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taishiqianjinyaotaohu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