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善恶图 凉风有信 科技王座 私密摄影 向往 洛紫湮 怒放
极道天魔 家族 二号红人 爱燃烧 流云 朋友 美女
首页 > 资讯

第5章 我照过的

发布时间:2021-06-11 09:33:06

上午睡了个好觉,吃过晚晚饭后,赶在暮色时分,苏诚慢悠悠的出了门。但是明白自己活将近九十九,但晚饭后百步走这个习惯,但是要能保持的。做人做事要悲观一点儿,明白命不久矣是一回事虽然知道自己活不到九十九,但饭后百步走这个习惯,还是要保持的。。

>>>《都市极品邪医》章节目录<<<

《第5章 我照过的》精选

上午睡了个好觉,吃过晚晚饭后,赶在暮色时分,苏诚慢悠悠的出了门。但是明白自己活将近九十九,但晚饭后百步走这个习惯,但是要能保持的。做人做事要悲观一点儿,明白命不久矣是一回事虽然知道自己活不到九十九,但饭后百步走这个习惯,还是要保持的。。...

下午睡了个好觉,吃过晚饭后,赶在黄昏时分,苏诚慢悠悠的出了门。

虽然知道自己活不到九十九,但饭后百步走这个习惯,还是要保持的。

做人要乐观一点,知道命不久矣是一回事,保持健康的作息习惯,又是另一回事。

毕竟还没咽气儿,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

走了没多久,苏诚就溜达到了一座公园的小树林附近。

远远的看到一帮人聚集在一起,好像还在乱嗡嗡的议论着什么,他不禁好奇的过去看了眼。

等走得近了才发现,原来是这里有人上吊死了,两名民警在保护现场。

天色尽管有些昏暗,但苏诚自幼就用清虚道人以秘方配制的药水洗眼,又苦修道门真传内功多年,眼力不是一般的好。

虽然离的不近,可一眼望去,他立时就看清了死者的形貌。

人还在树上吊着,红T恤、牛仔裤,长的普普通通,眼球暴突,舌头伸得很长,耷拉在下巴上。

这人……死的好像有点蹊跷……

下意识想仔细看看,但才刚往前迈两步,苏诚就停住了,因为有一条警戒线挡着。

他又不是警察,案发现场,当然不可能说进就进。

也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有几辆警车开了过来,不一会工夫,便有名身材高挑的漂亮女警,带着几个人走进了警戒线中。

两腿修长,三围饱满,五官精致,且比寻常女人多出几分英气,完全符合苏诚对于“警花”这个词汇的定义。

唉,怎么光顾着研究医术了,看相这门技能,也是可以涉猎一下的嘛,现在想搭个讪都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苏诚有些懊恼之余,尸体已经被个头发花白,年约六十左右的老头指挥着解了下来。

两耳微微一动,五感敏锐的他,顿时听到那女警对老头问道:“马老,这是自杀还是他杀?”

“现场没发现任何搏斗痕迹,死因是上吊窒息,应该是自杀。”

明显松了口气,女警道:“那就收队吧,尸体带回去,作进一步解剖。”

“还解剖?”

不悦的皱起了眉头,马老头哼了一声:“我干了三十多年法医,尸体解剖过几百具,这个就是自杀,不用再费事了。”

“可……好吧,先收队。”

“等等!”

眼见这帮人真要收队,苏诚眉头微皱,撩起警戒带,直接走了进去。

“先生,这里是命案现场,你不能进来。”

“我提供一下线索,说完就走。”

走到那女警面前,苏诚直接了当的说道:“你好,死者不是自杀,他是被谋杀的。”

“啊?”

总共就几步道儿的工夫,苏诚怎么过来的,女警当然看得清清楚楚,但她在听到苏诚的话以后,却是在第一时间,就用一种怀疑的目光打量起了这个奇怪的家伙。

还是那句话,大夏天包得这么严实,确实有点鬼鬼祟祟,不像好人。

但这位女警官还没说话,旁边的法医老头却先叫了起来:“你小子谁啊?这是命案现场知道吗?没你事儿,边待着去。”

“这是谋杀,不是自杀。”

“蛤?”

好笑的看着苏诚,法医马老头不屑道:“你也是法医?”

“不是。”

“那你看到有人杀了死者?”

“也没有。”

“草,那你扯什么犊子?别以为看过几部电影就能当侦探,赶紧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没好气儿的怪眼一翻,马老头把工具箱一合,就准备要上车。

见这人要走,苏诚叹了口气:“好歹是条人命,能不能麻烦你专业点?”

“你说我不专业?”

猛的扭过头来,马老头冷笑道:“一个小屁孩子你算老几?敢说我不专业,也不特么打听打听我是谁!”

“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

指了指地面担架上的尸体,苏诚道:“你忽略了几个细节。”

“啊?”

把袖子一撸,马老头呸了一声:“恶意误导警方对案件的调查方向,严重点得行政拘留,说话要负责任你知道不?”

“那如果我说对了呢?”

“草!”

马老头怒道:“你特么要能说的出来,我回去马上写辞职报告。”

“不用辞职那么严重,你给死者鞠个躬、道个歉就行。”

“马老……”

打断旁边那女警的话,直视苏诚,马老头怒极反笑:“行,你说。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我特么一会儿非得抽你俩大嘴巴子。”

“准备好道歉吧。”

苏诚伸手道:“医用酒精,胶皮手套。”

“哼!”

马老头两臂一环,仰头望天,权当什么都没听到。

反倒是那位女警,看了看两人,略微犹豫后,打开了工具箱,取出两样东西交到了苏诚面前。

“谢谢!”

除下两手套着的布手套,苏诚接过了这两样东西。

咦?

看清苏诚的两只手,十指修长,好似泛着白润莹光,女警心里不禁生出几分嫉妒。

好漂亮的一双手!

转瞬之间,这双手已经被一次性手套给包了住。

“哎,你要干什么?!”

眼见苏诚要动尸体,马老头又跳了出来:“尸体是你能随便动的吗?破坏了现场物证,这责任你担待得起吗?”

“可真有意思,你不说这是自杀么,这会儿还不让我碰尸体,那我说个屁。”

“你……”

“少废话,站那看着!”

从口袋里取出一只长条小包,轻轻一摊,顿时亮出一排长短不一,形状各异的针具。

撩开死者上衣,拿酒精点火,数枚毫针过火,立时便刺入尸体背部各处要穴。

给死人针灸?

这种场面,别说是看,简直连听都没听说过!

事实上,针具只是辅助,真正的手段,是真气。

共十八枚毫针,全部扎在尸体背部后,苏诚扯去右手戴着的手套,猛然吐气,五指并弹。

下一秒,被他弹中针尾的十八枚毫针,全部震颤起来,仿佛带有某种无形的韵律,发出阵阵嗡鸣声。

“这不可能!”

站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死者肩膀处浮现出两个手印轮廓,马老头两只眼睛险些瞪出眼眶:“不可能,我用紫外线灯照过的,什么痕迹都没有……”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doushijipinxiey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