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明末之热血太子 情定今生 夜色撩人 萝莉 丈母  村少
支教 老吴 简爱 乞丐 和后妈一起的 柱子张三婶儿 和后妈一起
首页 > 资讯

剧场版——双面偶像特别篇

发布时间:2021-04-28 00:15:52

走到了身边。  “现在的开门营业么?”听见来者的询问,中年人人一脸吃惊的抬头来,凝望了对方片刻后,才笑着站直了身子,朝酒吧内驽了下嘴巴,“进来吧,吧台里的酒随便喝,顺道给我倒一杯……”  舌兰配上冰块,让午间的阳光在金黄色酒液的折射下变的斑斓在人群外侧不远处,有个小小的酒吧,平时客人不多,老板也好像并没什么打理的念头一般,不起眼的门头在热闹的明洞街面上有些扎眼,一个中年人满脸微笑的靠着大门站在那里,没有注意到有人走到了身边。。

>>>《星梦制作人》章节目录<<<

《剧场版——双面偶像特别篇》精选

走到了身边。  “现在的开门营业么?”听见来者的询问,中年人人一脸吃惊的抬头来,凝望了对方片刻后,才笑着站直了身子,朝酒吧内驽了下嘴巴,“进来吧,吧台里的酒随便喝,顺道给我倒一杯……”  舌兰配上冰块,让午间的阳光在金黄色酒液的折射下变的斑斓在人群外侧不远处,有个小小的酒吧,平时客人不多,老板也好像并没什么打理的念头一般,不起眼的门头在热闹的明洞街面上有些扎眼,一个中年人满脸微笑的靠着大门站在那里,没有注意到有人走到了身边。。...

星梦制作人

推荐指数:10分

《星梦制作人》在线阅读

  首尔,明洞商业区的一出街角,行人来来回回,不时的会有人被临时设立在此处的小舞台上四个少年的表演吸引停下脚步,站在最前排的是一群表情激动地少男少女,他们随着音乐节奏晃动着身体,嘴上不停地喊着“F4”这个简单而响亮的名字。

  在人群外侧不远处,有个小小的酒吧,平时客人不多,老板也好像并没什么打理的念头一般,不起眼的门头在热闹的明洞街面上有些扎眼,一个中年人满脸微笑的靠着大门站在那里,没有注意到有人走到了身边。

  “现在营业么?”听到来者的询问,中年人一脸惊讶的抬起头来,凝视了对方片刻后,才笑着站直了身子,朝酒吧内驽了下嘴巴,“进去吧,吧台里的酒随便喝,顺便给我倒一杯……”

  龙舌兰配上冰块,让午后的阳光在金黄色酒液的折射下变得斑斓起来,来着笑着晃了晃酒杯,做出闻香的样子说道:“陈年Tequila,满了5年份的顶级好酒,难得你还有这样的品味去搜罗好久……”

  “得了吧……”中年人咧了下嘴巴,随意的喝了一口杯中的龙舌兰,被凶烈的酒水顶的眯起了眼睛,可眼神依然放在那处舞台之上,淡淡的说道:“这么好的酒还不是被你当作一般威士忌来喝?你和我都没有那种享受的命……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这里出状况了?”

  “没有……”来者学着中年人的样子倚在来门框上,随着对方的视线看向了在舞台上表演的四个年轻人,笑着慢慢说道:“只是想起退休多年的老朋友,就特地来看看你……怎么样,在这里过得还好吧?你现在给自己起了个什么名字?”

  “张秉煦……”中年人发牢骚一般的说道:“名字这东西,对咱们来说就跟时间一样不值钱,我在这里过了四十多年的悠闲日子,倒真没改上几次名字……说说你吧,最近接的活怎么样?有没有遇见个让你头疼的主儿?现在你应该升职了吧?”

  “我现在已经是三号了……”话语中带着笑意,但是脸上的淡然神色依旧,仿佛这个“三号”并没有让他多么的高兴一般,倒是那个酒吧主人吃了一惊,瞪着眼睛看向了对方问道:“这么快就做到‘三号’了?”

  “什么快不快的……时间这东西对咱们来说什么意义都没有……”三号语带无奈的说道:“你在这里活了40年,可我已经忙了很久很久了……有时候真羡慕你能提前退休,不用一直这么忙下去……”

  “那是因为我这一辈子连三号的边儿都没见过,自然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动力……”张秉煦话语中带着稍许揶揄,似乎这个三号的职务已经高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当初领你这个新人入行,我就发现你不是个一般的家伙,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破了记录,局子里面的那帮老人估计眼睛都哭肿了吧?以后要跟在你这样的小家伙下面干活……”

  “那倒没有……”三号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说道:“老家伙们好像故意的一样,非要把我推到三号这个位子上来,说什么局里缺的就是活力,我倒是真有点儿好奇,整个管理局还有比我更缺乏活力的人么?”

  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张秉煦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最后实在坚持不住,他转身走进了酒吧里面,不再观看舞台上的表演,“过来坐吧!跟我说说看,心里有什么烦心事。”见对方没有应声,他忍不住笑骂道:“领你入行的可是我,你小子心里面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如果没事你会来这里看我的话,我就脱光了衣服去跳埃菲尔铁塔!”

  三号被对方戳穿了心事,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了对方对面坐下,含糊的说道:“倒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遇上了两个麻烦的家伙,所以到你这里来讨个清净……”

  “还是韩国这边的案子?”张秉煦眯着眼睛看向了对方,一谈起案子,整个人都不见了平日里的慵懒气息。“我说你怎么升了三号也出一线,原来还是跟旧人有关……不过这次的扮相不错,看上去倒没什么显眼的地方……”

  “嗯……特地换成了中年人的模样,免得自己又被搅合事情里面……”想起了之前自己做过的乌龙事,三号忍不住笑着说道:“但是做的太过了,我这两次都差点儿饿死在街头……那该死的物价!”

  张秉煦没接话,只是自顾自的喝了口酒,慢慢地说道:“我在这边倒是活的挺滋润,以前案子接多了倒是学会了点儿商业上的手段,当初在你旁边看多了娱乐圈的事情,到这里来还学着开了家公司,签了一批稳赚不赔的艺人,干到最后也没看出这玩意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想想一辈子的时间说长不长,总不能全浪费在这上边,干脆就开了这个小酒吧……”

  “哦?那刚才那群孩子是你栽培的?”想起之前舞台上的表演,三号笑着说道:“里面倒是有几个能出彩的苗子,看来你这行干的也算有模有样了……”

  “哪能跟你这个经纪人出身的专业人士比……”张秉煦笑着说道:“那群孩子不是我找来的,只是巧合聚到了一起,我看着有点儿意思,便给他们安排了这么个舞台而已……”看着舞台上似乎正在与人比试的身影,他笑着说道:“你看看那个小子,可是很有潜力的一个啊!”

  “嗯?”三号好奇的转身看去,之间舞台上有两个年轻人正在比试着舞技,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三号才开口说道:“一个我当初还做经纪人的时候见过,另一个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小子哪儿来的?”

  “你也没见过?”被三号这么一说,张秉煦脸上的表情认真了起来,要知道作为时空管理局的资深工作人员,能被对方确认第一次见的人就属于绝对的异数了……看着那个年轻人过分俊秀的面部线条,他默默的问道:“你觉得这小子的成就能有多大?”

  “说不定能做个顶级巨星呢……”三号玩笑般的说道:“你跟我都是专业的,要知道就算有潜力也不一定会成功,一切都还要看他自己的机遇了……怎么,你想要帮他?”

  “跟你一样……中国来的……”张秉煦默认了对方的说法,“这个小子很不错,我退休后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能帮的就帮吧……你也知道,我这人就是心善……”

  三号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看着那个少年,过了好久之后才说道:“我动用了高级权限……就是刚才提到的那两个麻烦的家伙……”

  “哦?你做了什么?”

  “总之是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这三号不知道还能做多久……大概我也快跟你一样退休了……”三号的话让张秉煦无法应对,最后索性不再纠结,笑着对他说道:“你在帮我好好看看那个小子……”然后便朝着正准备结束演出的四个小子招呼着,三号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似乎其中并没有自己的事情一般。

  “小子,你先别急着走……”跟四个小家伙聊完天后,张秉煦留住了急着离开的那个中国男孩,笑着说道:“龙至言,今晚上还要去打工么?”

  那个秀气的男孩儿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总要赚点钱吧!”

  “就没想过做点正经的事情?”张秉煦继续问道:“他们三个都是大公司的练习生,我看你也并不比他们差,就没想过出道做个艺人什么的?”

  “艺人哪有那么好做啊……”龙至言嘿嘿笑着,“我也并没有什么做艺人的念头,看他们三个那副样子,我可没傻到再给自己找麻烦……”

  “声音不错,如果要出道的话,你要比他们更有机会一些……”突入起来的话语声让龙至言吓了一跳,转身看向了坐在一旁的那个男人,只见对方笑着走了过来,一边打量自己一边咂嘴说道:“远处看还没什么,这靠近了一看,你长得简直跟小姑娘一样么……你叫龙至言?”

  对方的评价显然让龙至言不是很开心,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不冷不热的说道:“我是男的……”

  “谁也没说你是女的不是……”三号一改之前的沉闷模样,笑容之中也带上了一些市侩的模样,“要不要唱两句来听听?”

  “行了……”张秉煦一看三号这架势,就知道事情没法说下去了,只能笑着打断了二人的对话,交代了至言几句之后便让对方离开了。转身看着三号,他无奈的说道:“你做人要是有这样子的一般精神,大概也不会只有我一个朋友了……”

  “没办法……工作和生活总是要分开的……”三号的脸上再次回归平淡,慢慢地走向了门口,“行了,聊得差不多了,我还要回去收拾烂摊子,最近的工作一次比一次麻烦,我想多休息一下都不行……这个小子很不错,你要是想培养就早点儿出手吧!要是我那里那个家伙有这小子一半的老实,我也能多休息一会儿了……那个该死的金卓旭!”

  “等等……”见对方这就要走,张秉煦赶紧追了上来,认真的说道:“大概还有一二十年的样子,我死之前再见个面吧……就你这么一个朋友,我不想孤孤单单的就那么离开……”

  三号的背影顿了一下,似乎被张秉煦的感伤情绪影响了一般,没有转身,他再次迈开步子慢慢地朝前走去。

  “到时候我来送你……悼念稿会提前念给你听得,你想叫什么名字?”

  “随便……”老张笑着说道:“倒是你,记得落款要写真名——或者就叫当初那个外号也行……”

  “你要不说,恐怕我自己都要忘记了……”三号摆了摆手,“走了,到时候准备点儿好酒,咱们不见不散……”

  “一言为定……老凡。”张秉煦默念着对方所谓的快要忘掉的外号,微笑着回到了酒吧之中……

  “至少,也要看到龙至言那个小子成功才行啊……”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xingmengzhizuor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