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南陈大帝 明末之热血太子 情定今生 夜色撩人 萝莉 丈母 
村少 支教 老吴 简爱 乞丐 和后妈一起的 柱子张三婶儿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原来是这样

发布时间:2021-04-27 14:32:11

“家里的事情你就不需怕了,都有我呢。”叶敏博看了看时间,他也该离开了了,医院里面但是需他的。“好。”业冰菱了准备好要站起身去送他了。“有什么事情我相关通知你。”走到“好。”业冰菱已经准备要起身去送他了。。

>>>《风起云聚望君归》章节目录<<<

《第19章 原来是这样》精选

“家里的事情你就不需怕了,都有我呢。”叶敏博看了看时间,他也该离开了了,医院里面但是需他的。“好。”业冰菱了准备好要站起身去送他了。“有什么事情我相关通知你。”走到“好。”业冰菱已经准备要起身去送他了。。...

“家里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都有我呢。”叶敏博看了看时间,他也该离开了,医院里面还是需要他的。

“好。”业冰菱已经准备要起身去送他了。

“有什么事情我通知你。”走到门口的叶敏博还不忘对业冰菱说。

他只是担心如果业冰菱再去了,母亲还是会责骂她的。但是不让她去了,也会显得她不算是家里人一样。所以,叶敏博就一直强调着,有什么事情会告诉她的。

“嗯,我知道了,你去吧。”业冰菱也不想让哥哥再为她担心了。

“我走了啊。”叶敏博说了最后一句之后就走了。

房间里面又剩下了业冰菱一个人了,她机械的洗漱结束,躺在了床上。

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宁静的房间里面,突然被一阵手机声所打乱了。

“铃铃铃~”清脆的声音。

业冰菱躺在床上,把手放在了柜子上,摸了半天,才找到了手机。

看也没有看,就接通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电话那头竟然传出了蔺安载的声音。

她难以置信,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蔺安载的电话。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突然的收到蔺安载的电话。

业冰菱并不想和蔺安载说话,她已经做好挂电话的准备了。

“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报应!”电话里继续传出蔺安载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之后,业冰菱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都是你做的!?”业冰菱冷冷的说。

在刚才听到蔺安载的话后,她已经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儿了。

家里的事情一定是蔺安载在背后搞的鬼,难怪会这么突然的就发生了。

“这个时候你才知道啊。”蔺安载在电话里嘲笑着业冰菱。

“我就说了,你会为你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蔺安载继续的说着。

业冰菱紧紧的握住手机,把对蔺安载的愤怒都发泄在了手机的上面。

“你做的别太过分!”业冰菱咬牙切齿的说。

这一切都是蔺安载做的,那么,就像是养母说的一样。就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他们家里才经历了这样的事情。

本来业冰菱还可以在养母那里理直气壮的说与自己无关,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自己引起的。

“我希望你不要把我们两个人的事情牵引到别人的身上。”业冰菱继续对着蔺安载说。

“哈哈哈哈,如果你好好听我的话,这些事情都是可以避免发生的。”蔺安载的声音在此刻就像是刀刃一样,一点儿一点儿刺痛着她的心脏。

“你说我做什么了?”业冰菱努力的使自己保持冷静。

“你不就是出卖了我,所以才勾搭上了翟天逸吗。”蔺安载继续的说。

“我知道,你为了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靠山就出卖了我。但是,我之前明明有提醒过你的,不要做对不起我的事!”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开始警告着业冰菱了。

她握着手机,就像是握住了自己的心一样。

现在的蔺安载对她来说出了恨还是有爱的,毕竟蔺安载是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当时的自己会为了这个人放弃自己的一切,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会落到如此的地步。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可怜到不能再可怜了。

“我说过,我不会像你一样卑鄙的。所以,我从来没有出卖过你。”业冰菱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儿的颤动。

“没有吗!?没有的话,翟天逸为什么会看上你?”蔺安载在电话里质疑的问。

“是你的身材很好?还是你有着迷人的容貌?或者是他喜欢你在床上的时候?”蔺安载嘲笑着说。

业冰菱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这些都是十分私密的事情,但是却被蔺安载说得这么的无所谓。

作为一个女人,在自己的前夫嘴里听到这些,会有多么的悲哀啊。

“蔺!安!载!”业冰菱一字一句的叫着。

“怎么?和翟天逸在一起之后觉得我更好了?”这个声音听起来特别的猥琐。

“你为什么要这么的侮辱我?”业冰菱实在是想不明白。

“我说了我没有做就是没有做,我和翟天逸的关系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虽然这句话她已经说过无数次了,再说一次也无妨。

“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那是哪样?你们两个还会有什么样的关系?”蔺安载和业冰菱已经开始吵起来了。

蔺安载的话语也越来越卑鄙,说话一句比一句更加难听。

“难道你们两个并不是睡睡就能解决的关系?”蔺安载的话语就像是在讲述一个真实的事情一样。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来烦我了?”业冰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

其实她是不想和蔺安载吵架的,但是蔺安载说话太难听了,而且把她想的还很无耻。业冰菱只是在为自己辩解而已,虽然做这些是没有用的。

她不知道,自己跟了蔺安载这么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应该是清楚的。

但是这个时候,蔺安载却这个样子侮辱自己。

当时的她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看的上这样的一个人。

“你这是在求我?”电话那端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伪君子。

“求我你就跪着求啊。”还是继续的讽刺。

业冰菱大怒,直接挂断了电话,她不想再听蔺安载的声音了。

但是挂了电话的业冰菱,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哇哇哇。”业冰菱泣不成声。

一直努力坚强的她,这次还是忍不住了,直接崩溃到嚎啕大哭。

看着业冰菱挂了电话之后蔺安载却觉得有点儿的好玩儿了,把手机放进口袋之后就出卫生间出去了。

不料,申若男却一不小心翻到了蔺安载打给业冰菱的通话记录。

她也是对蔺安载不放心,会时不时的查一下蔺安载的手机,看有什么异常没有。

这不,这次就正好的看到了他们的通话记录。

申若男暗恨在心,她不知道两个已经离婚的人了,还有什么好联系的。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qiyunjuwangjungu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