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南陈大帝 明末之热血太子 情定今生 夜色撩人 萝莉 丈母 
村少 支教 老吴 简爱 乞丐 和后妈一起的 柱子张三婶儿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凌云壮志难酬,壮胆雄心依旧

发布时间:2021-04-27 04:43:11

“这是你的东西么?”大壮赶了回来,一把将玉佩夺了过去的,老头也不干,竟要跟这个高头大马的壮汉撕咬。纪云见此,急忙制止,那杂技团里的人都聚了出来。在两边劝着,那老头娇嗔不饶,那大壮也誓死保卫不给,纪云地说:“倘若你们二位信我,我就帮你们占时收着,而

>>>《花坛葬》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凌云壮志难酬,壮胆雄心依旧》精选

“这是你的东西么?”大壮赶了回来,一把将玉佩夺了过去的,老头也不干,竟要跟这个高头大马的壮汉撕咬。纪云见此,急忙制止,那杂技团里的人都聚了出来。在两边劝着,那老头娇嗔不饶,那大壮也誓死保卫不给,纪云地说:“倘若你们二位信我,我就帮你们占时收着,而...

花坛葬

推荐指数:10分

《花坛葬》在线阅读

“这是你的东西么?”大壮赶了过来,一把将玉佩夺了过去,老头也不干,竟要跟这个高头大马的壮汉撕扯。纪云见状,连忙阻止,那杂技团里的人都聚了起来。在两边劝着,那老头不依不饶,那大壮也誓死不给,纪云说道:“如若你们二位信我,我就帮你们暂时收着,而且,昨晚的大火,非意外,而是有人为之。”之后纪云将自己的推断跟众人说一遍,众人觉得有理,就将玉托付给纪云扶苓他们,然后纪云将各个人隔开,挨个询问一遍。郑掌柜,乔县人,乔县是个杂技表演之地,郑掌柜家里也是干这个的,到郑掌柜这里虽说是继承家里的杂技团,但是早已经没有人了,道具也是破破烂烂,但郑掌柜是个精明的人,一点点发了家,并且一路表演到此地,打算到平鞍城,给皇上演出。郑掌柜和纪云说起往事的时候,那是一脸的自豪,颇有英雄盖世的样子。大壮,在乔县加入的杂技团,依靠身强体壮,表演举鼎而颇受欢迎,是一棵摇钱树,虽说郑掌柜很欣赏他,但是大壮向来不正眼看郑掌柜,两人也就没有什么话说。大蟒是马戏团表演柔体的,有缩骨功可以钻进很小的地方,大蟒说杂技团多大,他就来了多少年,可以说元老人物,而且郑掌柜对他也客气,他对大壮也很好。但前两天和掌柜的吵了一架,原因是掌柜的觉得大蟒超过了自己的管事范围,甚至跟掌柜的一样权利。义文、义武两兄弟是双胞胎,是大蟒捡来的,这双胞胎二人默契十足,两人的摔跤表演也是出神入化,令人提心吊胆,却又有惊无险,但是只跟大蟒好,对掌柜的也是横眉冷对。马耳,是这个杂技团里掌管伙食的,人如其名,他的耳朵如同马耳一般长,所以他也会个绝活,听音算命,也就是个假瞎子,用三寸不烂之舌也为杂技团拉了不少主顾,但是个墙头草,一会巴结巴结掌柜的,一会又说其他人的不是,众人也都不待见。金赖原先也是江湖上的人,但是总干偷鸡摸狗的勾当,后来被人打折了一只手,也是大蟒收留下来,给了他一份营生,他有个绝活叫做鬼手赖子,出手之快,难以捉摸,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偷鸡摸狗的毛病还是改不了,为此也受过掌柜的不少责骂。敬考,原先做过说书的,也在杂技团里,暖场时候说会书,写写字什么的,是一个随和的人。但因为手无缚鸡之力,掌柜的一直骂百无一用是书生。就这样转了一圈下来,真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都或多或少跟郑掌柜的有仇。但有仇却不至于杀人放火啊。情况陷入僵局。扶苓想起了那块玉佩说道:“为什么郑掌柜这么挂念这块玉佩,大壮也再抢这块玉佩?”“再问问。”纪云说道。“这块玉佩不简单,当年我们这里其实有另一个人和大壮一起来的。”大蟒说道。“对,大壮这人实在,那哥们也是英气非凡。”金赖说道,手里还不时把玩着核桃。“那人是谁,大壮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扶苓问道。“那人叫李樊双,是个……”大蟒犹豫一下,马耳接了话茬说道:“是个很不错的人”敬考说道:“没办法,这就是命,他本是一个武术世家的孩子,后来家道中落,李樊双就带着大壮一起,来到乔县,正赶上我们表演,那时候刚起家,正需要人手,那时候一切都那么的好,那么的蒸蒸日上,不过后来……”“后来怎么了。”“唉……三年前,因为表演事故李樊双就死了。”大蟒说道,众人都沉默了。“所以大壮恨掌柜的,要不是他也不会……”义文说道,义武也在一旁默默的擦眼泪。“要不是他,就怎么着。”扶苓问道。“算了,陈年旧谷子的事,提他干嘛呢?”大蟒说道。扶苓刚想问,被纪云拦住了。“诶,咋掌柜的还不报官?”金赖问道。“难不成你小子又偷东西了,怕连你一块带走?”敬考说道。一时间哄堂大笑,可扶苓却笑不起来,这里面一定还有事。众人散去,扶苓对纪云说道:“昨晚发生了这些事,他们还有所保留。”“你竟然看出来了?”纪云很惊讶的看着扶苓,扶苓也没理他继续说道:“那现在怎么办?”“那个李樊双还在就好了,好像他在这里混的很好。”纪云喃喃道。“也就是说李樊双是这个事件的关键?”扶苓说道。“对啊,很明显么,不过也不可能了,都死了那么久了”纪云说道。“我可以下地府把他找来。”扶苓说道。“下地府?别啦吧,万一你不小心走错路了,就会到三界之外的无限之地,那里是谁也管不了的地方,而且这个事情与咱们也没有太大关系……”纪云还想说什么,扶苓却早已经开始施展法术说道:“道士,给我引路。”“你……真要去?”“幽冥而已,我天上地下,有求必应的”扶苓说道“真不明白,你求人还那么自豪。”纪云喃喃道。“你嘀咕什么呢?”扶苓说道:“还不赶紧引路!”“好好好。”纪云从包袱里拿出了一堆符纸,糯米,红线等道具,摆起了法坛。扶苓看着他忙乎半天,说道:“凡人就是麻烦”说罢,将红绳系于手腕,脚下凭空出现一个深坑,幽幽寒气,从洞中传来,纪云说道:“你到时候听我的,只往影子反方向走,别回头。如果觉得不对,你就沿红绳倒退着回来,我会拉你上来。”扶苓深吸一口气,说实话以前都是从书籍里知道冥府,这回走一趟,那地府里的人,脾气好不好呢?也来不及没想那么多了,扶苓看了一眼道一,道一也很担心扶苓,说道“扶苓姐,我给你祈福,你要小心啊。”扶苓敲了道一的脑瓜,一跃而下,纪云在后面喊道:“一定记住我的话啊!”身边的劲风呼啸着,纪云的话早已经埋没在风声之中。待到扶苓睁眼之时,已经到了地面,这里四周是都是树,还有很多人影,大家都朝一个方向走去,自己影子朝向队伍的反向也就是说,自己也要随着死人队伍前进?身边的这些鬼魂什么样子都有,有咳嗽不止的,老态龙钟的,七扭八拐的,身首异处的,各种各样,身上都有一种闻起来很压抑的气味,绝对不想闻第二遍,也许那就是死亡的味道。扶苓不同于这些鬼魂,飞着向前,道路由林子变成窄窄的小石板路,直通到一处石桥,桥下的河水奔腾不息,无数魂魄在里面煎熬着,桥头排满了鬼,扶苓从一旁走了过去,桥头有一女子正在发汤,那些鬼或哀嚎,或叹息,或骂骂咧咧,喝过汤之后皆是沉默不语,埋头赶路。桥头牛头马面正守着,见扶苓直闯闯的走过来,就拦下说道:“什么人,敢擅闯地府!”扶苓停下说道:“我是天庭特遣的人,我叫扶苓,去跟你们的阎王通报一声!”“扶苓?”牛头马面一对视,“不认识也没听说过”扶苓见状说道:“你们自然没有听说过,我是天庭来的,玉帝亲笔诏书在此!”说罢就从乾坤袋中掏出诏书的盒子,孟婆见扶苓有乾坤袋,心里明白一二,就按下扶苓的手对牛头马面说道:“你们二人前去通禀一声。”牛头马面倒是听她的话,转身传话去了。那孟婆又转过头对扶苓说道:“这些个下贱玩意(指魂魄)哪里看得了玉帝的圣旨,我们也不得见,不然就是这圣旨上的灵气,都得打散几千个灵魂。”扶苓心想,这个东西这么厉害,早知道当初打厉鬼直接掏出它就好了。不一会儿牛头带着两个人回来了,带的谁呢?黑白无常。这两人又蹦又跳的,浑身叮叮咣咣铁链子响。上前行礼道:“有闻扶苓上仙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失敬失敬。”那牛头马面也道:“有眼无珠,恳请上仙恕罪。”扶苓也没多说什么,这里的阴气太重,感觉很不舒服就问道:“我来只有一事,要一个人的魂魄,借一会儿就还回来。”“额……敢问这人何时死去?”白无常问道。“三年前”扶苓说道。“额……”这几个大鬼面露难色。“怎么了?”扶苓问道。“上仙,常言道,一年烂肉,两年烂筋,三年白骨。这尸首都没了,这灵魂怕不是……早已经投了胎吧。”白无常说道。“额……没有,我听说他总是经常托梦给他哥们呢。”扶苓说道,心说不查查怎么行,于是就撒了一点谎,这本领,胡玉山教的。“额,既然如此,您跟我来,在我们地府之中稍等片刻,我叫判官大人给您查查。”白无常说道。于是黑白无常引路,扶苓走进上了桥,白无常眼尖,一下子就瞧到了红绳(一般的鬼见不着红绳)说道:“上仙,您有我等引路,就不必携带这红绳。”“可是……”还未等扶苓说完,那黑无常已经将红绳去除。“算了,应该很快就会回去吧。”扶苓心想,随众鬼一同进入地府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huatanza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