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南陈大帝 明末之热血太子 情定今生 夜色撩人 萝莉 丈母 
村少 支教 老吴 简爱 乞丐 和后妈一起的 柱子张三婶儿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孟德献刀

发布时间:2021-04-27 01:42:30

哭出来,“哈哈哈哈哈!!!”却不知道有一人在那忍俊不禁,王允一看,就是那曹孟德,骂道:“曹孟德,你祖宗也食汉禄,如今不商议董之事,为何在此忍俊不禁?”孟德道:“尔等今痛哭,即使哭上三天三夜,能把董卓哭死乎?”王允倍感吃惊,从座位上坐了出来,道:“如一日,王允号召百官参加他的诞辰,文武百官应召纷纷赶来。本是高兴的诞辰,王允却在诞辰上大哭,以泪洗面,百官不解此举,其中一人问道:“子师为何哭泣?”王允道:“而今并非我的诞辰,现请诸位前来,只是想与各位叙叙旧,是怕那董卓生疑,特此推辞一日……”说完,又大哭了起来,众臣听完王允的话,想到董卓忤逆之事,都和王允一般,大哭起来,“哈哈哈哈哈!!!”却不知有一人在那发笑,王允一看,便是那曹孟德,骂道:“曹孟德,你祖宗也食汉禄,而今不商讨董之事,为何在此发笑?”孟德道:“尔等今哭泣,即便哭上三天三夜,能把董卓哭死乎?”王允感到惊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如此说来,孟德可有计策?”孟德道:“当下,操有一计可诛杀董卓。”王允道:“哦?”曹操看了看周围的大臣,王允会意,道:“孟德且跟我来。”。

>>>《穿越三国之三人组》章节目录<<<

《第八章孟德献刀》精选

哭出来,“哈哈哈哈哈!!!”却不知道有一人在那忍俊不禁,王允一看,就是那曹孟德,骂道:“曹孟德,你祖宗也食汉禄,如今不商议董之事,为何在此忍俊不禁?”孟德道:“尔等今痛哭,即使哭上三天三夜,能把董卓哭死乎?”王允倍感吃惊,从座位上坐了出来,道:“如一日,王允号召百官参加他的诞辰,文武百官应召纷纷赶来。本是高兴的诞辰,王允却在诞辰上大哭,以泪洗面,百官不解此举,其中一人问道:“子师为何哭泣?”王允道:“而今并非我的诞辰,现请诸位前来,只是想与各位叙叙旧,是怕那董卓生疑,特此推辞一日……”说完,又大哭了起来,众臣听完王允的话,想到董卓忤逆之事,都和王允一般,大哭起来,“哈哈哈哈哈!!!”却不知有一人在那发笑,王允一看,便是那曹孟德,骂道:“曹孟德,你祖宗也食汉禄,而今不商讨董之事,为何在此发笑?”孟德道:“尔等今哭泣,即便哭上三天三夜,能把董卓哭死乎?”王允感到惊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如此说来,孟德可有计策?”孟德道:“当下,操有一计可诛杀董卓。”王允道:“哦?”曹操看了看周围的大臣,王允会意,道:“孟德且跟我来。”。...

  董卓携天子令群雄,此废旧立新之举实属谋权篡位,袁绍发密信给王允,设计诛杀董卓。

  一日,王允号召百官参加他的诞辰,文武百官应召纷纷赶来。本是高兴的诞辰,王允却在诞辰上大哭,以泪洗面,百官不解此举,其中一人问道:“子师为何哭泣?”王允道:“而今并非我的诞辰,现请诸位前来,只是想与各位叙叙旧,是怕那董卓生疑,特此推辞一日……”说完,又大哭了起来,众臣听完王允的话,想到董卓忤逆之事,都和王允一般,大哭起来,“哈哈哈哈哈!!!”却不知有一人在那发笑,王允一看,便是那曹孟德,骂道:“曹孟德,你祖宗也食汉禄,而今不商讨董之事,为何在此发笑?”孟德道:“尔等今哭泣,即便哭上三天三夜,能把董卓哭死乎?”王允感到惊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如此说来,孟德可有计策?”孟德道:“当下,操有一计可诛杀董卓。”王允道:“哦?”曹操看了看周围的大臣,王允会意,道:“孟德且跟我来。”

  只见曹操随王允进了一间密室,王允从暗格里取出一卷密信,孟德接过此信,看了一遍,道:“本初居于渤海,却叫别人行刺董卓,说来轻巧。”接着说:“吾除董卓,不费一兵一卒。闻听司徒有七宝刀一口。此刀吹毛削利,锋利无比。”王允道:“莫非孟德是要暗中行刺,这使不得使不得。且不说董卓麾下二十万铁骑,又有吕布奉先随身护卫,实在难以近身。”孟德道:“董卓为人粗犷而不精细。可其提防者是谁,自然是与他为敌之人。若亲信之人行刺,则未必不成。”经曹操一点拨,不禁大喜,道:“对对对。”于是,从袖中取出七星宝刀,道:“此乃七宝刀,可助你诛杀董卓。”

  许昌,吴永峰从2015穿越过来(话说主角好久没客串了,你们是不是等急了--),知道曹操会在这一时段诛杀董卓不成,要写讨董檄文。吴永峰把杨雨叫来,说:“军师,这个时候,曹操诛杀董卓不成功,一定会写讨董檄文,我命你写出一篇讨董檄文,要十八份,尽量赶在曹操之前。”杨雨随即回帐中赶写讨董檄文。

  次日午时,曹操来到董卓府。

  刚走进府中,正看见迎面走来一个人,此人衣衫褴褛,有着白面书生的气派。曹操恐其人问之来意,上前问好,道:“儒兄。”李儒一听,不禁觉得奇怪,这曹操何时变得这么客套了,算了,臣相差遣我有事,此异样且放一边,于是,作为礼仪,回了一句:“孟德。”两人就此背道而驰。曹操一步一步的走,很是小心,恐行迹败露,忽闻一声“小畜生,你往哪走!”不禁愣了一下,以为行迹暴露,转过身去,却是一女子,看其服饰,像是侍女。原来是侍女看到一只猫向后院窜去,这才唤小作畜生追了上去。曹操像是一块石头掉了下去,舒坦了许多。于是,继续往长廊前进,终于,曹操到了内院,看董卓也不在内院,不由的动张西望,内院中一书童看到窗外有人,于是探出头去,道:“你是来招臣相的吧?”曹操道:“正是,不知你家臣相现在何处?”书童一听,打了一个寒蝉,道:“臣相正在花园小舍中,你去那找吧,我还要睡会。。。”曹操见那书童说完,道:“那你且休息吧。”之后,便慢慢向花园走去。

  走了几步路,曹操终于来到了所谓的花园小舍,上台阶,接着掀开帘子。看到董卓此时正在翻阅奏折,走上前去,拱手,道:“曹操拜见恩相。”董卓一看是曹操来了,大喜至极,道:“原来是孟德啊,唉,你我二人相见,何必行大礼,快快起来,快快起来。”待曹操起来,董卓也觉得奇怪,不由得一问:“孟德你平日来见老夫,都是早些时辰,今日为何来迟?”曹操知道董卓会这么问,早就想好了怎么应对,于是就说:“今日不知将那马儿喂到饱食,怕是饿着了它,马儿乏力,故而来迟。”董卓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笑了笑,道:“孟德你我二人什么关系?既是马儿瘦弱,何不早说,老夫这良马多,老夫赠你一匹。”于是,向站在帘后的吕布招了招手,道:“奉先我儿。”这吕布是随叫随到,董卓一声唤,一下来到董卓面前,速度可谓是神一般。道:“在!”董卓回之:“奉先,孟德马儿瘦弱,你去牵一匹良马,赠于孟德。”吕布道:“是!”于是乎遵循命令去牵马了。吕布走后,曹操松了一口气,最大的障碍终于走了,眼下,就是坐等时机刺杀董卓。曹操看董卓现在的举动,十分疑惑,董卓的力气大,但为什么他要轻动。曹操看到了董卓校舍有里的酒壶,心生一计,曹操假意上前为董卓添酒,道:“恩相平日待某不薄,来,某敬恩相一杯。”董卓看曹操这样的举动自然是毫无戒心,将这酒饮尽,曹操欲再倒一杯,董卓摆手拒之。过了一会,董卓打了一个寒蝉,曹操料定其要睡下,于是上前,道:“恩相若感疲倦,即可安心就寝,某在此服侍。”曹操扶董卓躺下。董卓终于嚎声大气,熟睡过去了。曹操想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曹操慢慢的从刀鞘中拔出七宝刀。就在曹操对面,有一面铜镜,曹操拔出的刀刀面反光,光反到了董卓脸上,本还可以趁董卓没完全清醒之时,将董卓刺杀,可就在此时,吕布回来了,曹操情急之下,马上装作假意献刀,曹操道:“某今得七宝刀一口,特此献给恩相。”董卓道:“是把好刀,奉先收好。”曹操便将七宝刀给了吕布,之后将刀鞘交于吕布,吕布有些疑惑,若想献刀,为何刀锋出鞘?董卓道:“奉先已牵来良马,孟德去看看吧。”曹操见行刺不成,觉得此地不能久留,假意说告辞,实则逃亡。

  出门时,又与李儒相遇,虽装作淡定从容,但李儒更加疑惑了,平日曹操来见臣相都有一段时间,今日为何回去如此之早,很是反常。等李儒和董卓会面,曹操早已快马飞奔而去。吕布将自己的疑惑与董卓说明,道:“曹操今日之举似有行刺之迹,莫非被揭破假意装作献刀!”董卓也觉得奇怪,李儒说“曹操老家并非在京城,我们可向城门门吏询问,若他回答回老家探亲,便不是行刺,若不是这般回答,皆是行刺。”于是,董卓派人询问门吏,结果探子回报,说曹操回答臣相派他急事。知道后,董卓叹息,自己如此重用他。

  话说,曹操在李儒得到消息前,早已骑着董卓给的马出了城,飞奔而去。不知赶了多少路程,曹操赶到了中牟县,本以为可以在这歇脚一阵子,却发现,城门内外早已布满卫兵,走到墙边,看到上面贴了告示,发现画像上的模样正是自己。情急之下,只得躲在一边不出声,正在琢磨要怎么蒙混过去,突然,从城门外走来一队人,当中有个小孩,曹操想,我就此混在这队人马中,以便骗过那些门卫。于是,曹操走到那小孩面前,道:“来,爷爷扶你上马,好不好?”话完,便将那小孩扶上马,可惜,小孩天性纯正,看到那画像,道:“爷爷,那不是你吗?”这话被门卫听到,之后,两三个人将曹操围住,将他押走。

  不一会儿,曹操便被押到知县衙门内,曹操略显挣扎,道:“尔等抓错人了,我复姓皇甫,尔等抓错人了。”终于,曹操来到上堂,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此人戴着官帽,体格精悍,像是当过将员,又不失学者风范。他看到曹操,似乎有点顾虑,想:“我若将他拉上去行赏,那高官厚禄,后半身基本就不愁了。只怕天下人都要骂我,可要是将他放了,可我的前程。。。。”,抽搐了一整子,最终决意将他放了。他来到曹操身前,道:“倒是有几分相像。”曹操连忙说:“我想你们是抓错人了,我复姓皇甫。”衙门小差问陈宫:“大人,您看?”陈宫说:“暂且先押入大牢。”曹操恐自身难保,被押入前,道:“你们一定是抓错人了,抓错人了。。。”

  监牢里,曹操想,现已被抓,如今只有投机取巧,从这逃出去,看到那桌上的画像,不由得用手抓的皱成一团,曹操向前走了几步,突然间听到一声:“曹操!”曹操不想被陈宫带到董卓处,于是,继续装作自己不是,道:“你认错认了,我复姓皇甫,不是你们说的曹操。”陈宫一听,笑道:“曹操,你不必再装了,当年我去京城求官时,便已经认的你曹操了。”曹操道:“既然你已认得我,我也不便说什么了,带着我去董卓那领赏吧!加官进爵岂不妙哉!”陈宫道:“曹操,我若要带你去论功行赏,那白天为何不将你认出来?”曹操听闻陈宫话里有话,道:“某非你要放我?”陈宫道:“加官进爵我的官职前途无量,万户侯跟是梦不敢求。”曹操听了这话,百思不得其解,道:“那你到底想作甚?”陈宫笑道:“我只想知道为何背叛董卓?”曹操道:“扁雀安知鸿鹄之志。”陈宫听了这话,某非你曹操还是个有抱负的人(笑)道:“你怎能把自己比作鸿鹄,把被人比作扁鹊。”曹操笑道:“我祖宗也食汉禄。今董卓谋权串位,欺压百姓,逆天而行。大丈夫不思报国枉为一生!”陈宫听了曹操这番话,被打动,在曹操面前跪下:“此乃大丈夫也!”陈宫继续问道:“那曹公下一步该怎么做?”曹操看陈宫来了兴致,道:“我有一故友本初,乃是四世三公,我接下来要散尽家财,会群英,集十八路诸侯。共商议,起兵讨伐董贼。”陈宫此时显得十分兴奋,道:“今老天让我寻到一明主。”接着又说:“我愿弃官追随曹公,与之共图大业。”

  陈宫弃官,与曹操一起逃出了中牟县,穿过了一条羊肠小道,而后看到一座小宅子,曹操叫陈宫在外面等候,自己下了马。用手敲了宅子大门。一会儿,门开了,从里头探出一个脑袋,说道:“不知你找哪位?”曹操说道:“你家主子吕伯奢在吗?”那人朝里头说了一句:“老爷,门外有人找你。”之后出来一位略显瘦弱,背已成驼的老者,曹操看到她出来,道:“吕伯奢,我是小满啊(曹操的小名)。”老者一看是曹操,道:“原来是小满,快,进来进来。”曹操便示意外面的陈宫让他进来。来到大厅中,吕伯奢说:“小满啊,幸亏你逃到我这,你刺杀董卓未果,现在董卓下令查封你一家老小,小满,外面风声很紧,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曹操这才指了指一边的陈宫,道:“我在中牟县被卫兵擒住,幸得陈县令弃官助我逃走。”吕伯奢看了看陈宫,拱了拱手,道:“幸会幸会。”接着说,“现时辰已不早了,二位在我家住下,我已命下人宰猪去了,老夫去买几壶上等美酒,款待二位。”曹操,陈宫便去休息了。

  夜色已深,曹操,陈宫正睡在草席上,“钦钦钦。。。”时不时传来这样的声音,曹操便叫醒了陈宫,道:“宫,你听。。。”曹操起了疑心,想去一查究竟,陈宫便跟着去了,来到后院,“钦钦钦。。。”这声音略见分明。原来是几个下人在磨刀,曹操天性多疑,再加上现在的他可是个通缉犯,故以为吕伯奢命下人磨刀要害他。二话不说,拔出了随身佩剑,将那几个下人统统杀光,一边的侍女看见了,曹操也不放过,统统杀光,顿时,血光四溅。陈宫觉得事有蹊跷,便去后仓看了一下,后仓中有一笼子,笼子里锁着一头猪,陈宫这才恍然大悟,叹息:“我们杀错好人了。”陈宫认为曹操是误伤人,便与他一起逃出宅子。在返回的路上,吕伯奢骑马而来,发现曹操二人从对面而来,对着他们说:“今日天色已晚,小满贤侄何不住下,待老夫命下人杀了猪,赠上美酒,款待二位。”曹操想,吕伯奢要是回去,看我杀了他一家老小,必定恩将仇报,将我的行踪报告董卓以便行赏。于是骑马回来将吕伯奢杀害。陈宫有些看不下去了,说道:“太过分了,刚刚是误杀,这次又是为何?”曹操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陈宫心情十分沉重,刚刚有雄心抱负的曹操,此时不过是个人面兽心的杀人魔,算不得一个名主。

  陈宫看着矗立在远处的曹操,叹息道:“我今若杀你,是对天下人之不义,我走了,你成你的大业去吧。”说完,将马头调转。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yuesanguozhisanrenz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