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南陈大帝 明末之热血太子 情定今生 夜色撩人 萝莉 丈母 
村少 支教 老吴 简爱 乞丐 和后妈一起的 柱子张三婶儿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我的血,薛先生可还满意?

发布时间:2021-04-26 14:36:34

恨白烟云吗?白汐月不由得也在心里问了一句,也许有过吧,而已现在的从她母亲嘴里听见这个字的时候,她了不明白恨是一种什么会觉得了,只会觉得自己的心犹如被一根冰冷刺骨的钢针她微微扬头,苍白的脸上只剩下一片苦涩,“妈,您错了,我不恨她,我恨的是我自己。”。

>>>《情我所欲,爱不可及》章节目录<<<

《第23章 我的血,薛先生可还满意?》精选

恨白烟云吗?白汐月不由得也在心里问了一句,也许有过吧,而已现在的从她母亲嘴里听见这个字的时候,她了不明白恨是一种什么会觉得了,只会觉得自己的心犹如被一根冰冷刺骨的钢针她微微扬头,苍白的脸上只剩下一片苦涩,“妈,您错了,我不恨她,我恨的是我自己。”。...

恨白烟云吗?

白汐月不禁也在心里问了一句,或许有过吧,只是现在从她母亲嘴里听到这个字的时候,她已经不知道恨是一种什么感觉了,只觉得自己的心如同被一根冰冷刺骨的钢针狠狠的扎了进去一样,疼的让她几乎快要昏厥了过去。

她微微扬头,苍白的脸上只剩下一片苦涩,“妈,您错了,我不恨她,我恨的是我自己。”

刘雪梅和白烟云对视了一眼,都觉得白汐月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我恨我自己怎么那么傻,以为您总有一天会像疼爱白烟云那样的疼爱我,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您从我进家门就认定了我是故意伤害的她,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白汐月淡漠的说着,脸上却闪过了一丝拒绝,“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用针扎她的,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现在就补偿她!”

白汐月从她们身边直接越过,走进了厨房里,拿起刀加上最锋利的那把尖刀。

“白汐月你想干什么,快把刀给我放下!”刘雪梅被白汐月的举动吓了一跳,生怕她会突然发疯伤害到白烟云,将她紧紧的护在了身后。

白汐月高举着银光微闪的尖刀,淡漠清凉的扯过一丝冷笑,“妈,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宝贝女儿的,我只是想要补偿她而已...”

“噗”的一声,白汐月迅速手起刀落,尖锐的钢刀就从她的右手插进了她的左手里。

刘雪梅身子一僵,怔怔的看着白汐月。

白烟云也是浑身一颤,看到瑰丽鲜红的血从白汐月的左手里流出,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躲在刘雪梅的怀里不敢抬头。

刘雪梅惊愕的看着白汐月一步一步从厨房走出来,她从来没有想过一向沉默寡言又平淡的白汐月,会做出这么决绝的事情来。

白汐月当着刘雪梅的面,咬着牙强忍着的剧痛,重新握住被插入的尖刀,用力一拔,浓郁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

白汐月没有急着处理自己的伤口,而是对着已经惊到不敢说话的刘雪梅冷然问道:“妈,您看我这样的补偿可以吗?”

“我...”刘雪梅眉头深锁,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来应该是可以了。”白汐月将手里的沾满鲜血尖刀随手扔到了地上,右手紧紧按住左手的伤口,决然的从刘雪梅身边走过时,她用带血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仍在地上,“钱给你,我尽力了......”

即使她的左手受伤严重,她还是费力的打开了大门,因为这个让她感到窒息的家已经连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

可是谁又能想到,被打开的大门后面竟然会站着一个她最不想见到的男人。

薛朗手里正拿着各式各样的补品,正准备敲门,却没想到门自己打开了,惊讶道,“怎么是你,云儿呢?”

白汐月没有回答,冷冷的看了他几眼,便侧身准备离开。

忽然一阵风吹过,白汐月手上的血腥味一下子传到了薛朗的鼻子里,他低头看着白汐月鲜血淋淋的左手,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怒斥道:“你手上的血是怎么回事?云儿呢,你到底把她怎么样了?”

想到他心爱的女人有可能再一次被白汐月伤害,他一张俊脸就变的阴狠起来,“白汐月我告诉你,云儿要是有任何闪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她?

看来白烟云说的没错,他们是真爱,而她什么都不是。

“薛大少不用这么激动,我手上的血,不是你的云儿的,是我自己的。”白汐月努力的晃了晃有些失血过多的左手,“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

“你的血?”薛朗僵硬的松开了手,有些不敢相信。

白汐月眨了眨眼,冷静且平淡的问道:“嗯,我的血,我补偿给白烟云的血,薛大少可还满意?”

薛朗低头凝视着这个曾经他视若珍宝的女孩,俊脸上闪过一丝连他自己没意识到的复杂情绪,双手僵硬在身体两侧,不敢再轻易触碰她一下,“汐月,我...我从来没想过要你这样做...”

“阿朗,阿朗是你吗,你快拦住妹妹,她的手受伤了,得去医院才行。”白烟云听到门口说话的声音,连忙从客厅里跑了过去,娇美的脸上满是担心的神色。

刘雪梅也紧随其后的跟了出来,在看到从白汐月手上留下的血差点滴到她昂贵的地毯上时,不禁皱起了眉毛,嫌弃道:“白汐月你要走就赶紧走,别弄脏我的地毯,好几万块呢!”

一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了,就连薛朗都觉得不可思议,比起小女儿流血不止的左手,她竟然更关心的是她新买的地毯会不会脏?

白汐月倒是没怎么太惊讶,毕竟在这个家里,向来都是任何东西都要比她这个活生生的人来的重要。

白烟云看到薛朗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便立刻出声低喊了一句,“妈!别说地毯了,汐月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我们得赶快把她送医院才行。”

刘雪梅无所谓的撇撇嘴,“她伤的是手,又不是腿,自己不能去吗,非要让人送,真当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啊。”

白烟云不想给薛朗留下她母亲自私的印象,便急忙把刘雪梅拉到一边,小声提醒道:“妈,别说了,阿朗还在这儿呢。”

刘雪梅会这么说,白汐月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在白家她一直都是那个可有可无的人。

白汐月绕开了挡在身前的薛朗,准备独自离开。

“等一下,我送你去医院。”薛朗及时的拦在了白汐月面前,“你的伤不能在耽搁了。”

“薛先生,就不怕我这手上血弄脏你那辆高级跑车?”白汐月自嘲的笑了笑,“我可没钱付你洗车费啊。”

“够了,白汐月,你一定要这么阴阳怪气的和我说话吗?”薛朗不悦的皱起了眉毛,但很快他平复了一下情绪,缓缓说道:“我说过我以后会像哥哥一样疼爱你,所以,汐月别在为了我伤害云儿和你自己了,好吗?听话,我送你去医院。”

这时一旁的白烟云,听了薛朗的话,有些不高兴,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和平时一样表现的十分的善解人意,拉着薛朗的手臂温柔说道:“是啊,汐月,你就听阿朗的话,怎么说他现在也算的上是你准姐夫,半个哥哥,就让我们送你去医院吧。”

但是白汐月却对薛朗和白烟云的示好,表现的不屑于顾,“我生来没有哥哥,也不需要你来当我的哥哥,我自己可以活的很好!”

白汐月不想在和他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浪费时间,冷着一张苍白的小脸,撞开了薛朗和白烟云,大步离开。

白汐月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他们两人被她那么一撞,都没有防备的便倒向了身后,幸亏薛朗反应及时大步向后退站住了脚,也扶助了摇摇欲坠的白烟云,才不至于狼狈的从门口台阶上摔下去。

薛朗有些错愕的回头去看白汐月,却发现早已没了她的身影。

刘雪梅立刻走了过来,担心的看着白烟云和薛朗,“你们没事吧?”

薛朗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大碍,但是他一想到白汐月刚才走的时候,脸色已经白的吓人了,肯定是失血过多的原因,他害怕白汐月独自离开有什么危险,就想要追过去。

可是刘雪梅却忽然惊叫出声,“云儿,云儿你的脚怎么了?”

白烟云一双美眸眼含着泪水,隐忍的摇了摇头,“妈,我没事,你快和阿朗追出去看看妹妹,我怕她出事。”

“你这傻孩子,怎么还说没事呢,你看你的脚都肿了!”刘雪梅心疼的揉捏着白烟云的脚踝。

这下薛朗所有的思绪都回到了白烟云的身上,“云儿,你脚扭到了怎么不告诉我呢,走,我抱你去医院。”

白烟云双手环住薛朗坚实有力的肩膀,吸了吸鼻子,柔声说道:“阿朗,我没事的,真的没事,但是我有点担心妹妹手上的伤...”

“别说了,云儿,我知道你是为了汐月好,但是她那么固执己见,不肯接受我们的帮助,我们也没办法。”薛朗体贴的安慰着白烟云。

刚才他当着白汐月的面,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是她自己不肯接受,那他也无能为力了,而且白汐月怎说都是个医生,自己应该能够处理好伤口。

但是他的云儿不一样,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孩,哪里会忍受这么大的痛苦,所以这时候他必须陪在白烟云身边。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qingwosuoyuaibukej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